第二百五十六章 她的那抹亮光

    沈丹瑶拍了拍无痕的手。

    “二舅你就安心躺着养伤,其他的事,都由我来处理。我要放**散了,二舅,你就好好睡一觉吧。”

    她手中的帕子一起,无痕似乎有所预料,避开了。

    只是就算他避开了,他还是软软地躺下去了。

    她还真是有先见之明。

    幸好提前给二舅吃了沉醉丸,要不然,单凭迷糊散还弄不倒二舅了。

    这下好了,可以好好地给师父看一看伤处了。

    意念一动,踏雪瞬间连同空间里的那张软塌一起出现在了沈丹瑶面前。

    而后,沈丹瑶便给踏雪喂了一颗沉醉丹的解药,在旁静静等候。

    不到半刻钟,踏雪便缓缓醒来。

    她一睁开眼睛,看到面前站着的是沈丹瑶,那戒备之色当即从那双眼睛中褪去。

    随后,她不断用手比划起来。

    沈丹瑶仔细地看着,道:“师父,你是想要笔墨纸砚?”

    踏雪狠狠地点了点头。

    “那师父稍等,我马上去拿过来给师父。”沈丹瑶去门口那里,将那个大包袱拿过来。

    解开,从里面取出了一文房四宝。

    接着,她从茶壶中放了点凉白开到砚台上,用墨条不断地研磨起来。

    等研磨得差不多了,她将宣纸摊放好,再搀扶着踏雪下了软塌,走到八仙桌边坐下来。

    由着踏雪书写,她在旁边继续磨墨。

    大概过了小半个时辰,踏雪将该写的全都写下来了,递给沈丹瑶。

    沈丹瑶就着踏雪书写的内容,快速地阅览起来。

    这一看,她顿时怒从心起。

    “师父,鲁阳侯敢这么欺负师父,徒儿我会替师父报仇的,师父放心。”

    踏雪忙拉住的沈丹瑶的手,摇了摇头。

    她在纸上写道:“丹瑶丫头,不可以。那个地方危险重重,你不能去,你去了别说为师父报仇了,你自己都得搭进去,不值得的。”

    “可是师父,你都被人欺负成这个样子了。不但被废了一的武功,还被穿了琵琶骨,下了哑药,他们将师父折磨至此,徒儿实在是,实在是控制不住。”沈丹瑶红了眼眶,晶莹的泪珠在眼里打转着。

    她的手颤颤的,不敢碰触踏雪上的任何一处,就怕碰疼了哪个地方。

    踏雪继续写着。

    “丹瑶丫头,别哭,师父这不是好好的吗?师父没事,师父很快就会好起来的。你要知道,师父还有很多事没有办完。师父要尽快好起来,还得去找恩公,还要打听流盈,寒烈还有你二舅的下落。”

    沈丹瑶抬起袖子,往眼睛上那么狠狠一抹,又用力地吸了吸鼻子道:“师父你都这样了,还有心思顾虑旁人啊。你放心,二舅没事,你瞧,二舅不就躺在那里吗?”

    踏雪听到沈丹瑶这话,先是一愣,转而拿了八仙桌上的烛台,步履不稳地冲向卧榻那边。

    烛火照着无痕的面容,看到那熟悉的容颜,踏雪忽而捂住脸庞,喜极而泣着。

    她指了指无痕,又指了指沈丹瑶,比划来比划去的,沈丹瑶看了半天也没看明白。

    踏雪只好去八仙桌那边,又书写起来。

    “丹瑶丫头,你二舅怎么会在你这里的?他怎么样?为什么看着昏迷不醒的样子?”

    “师父你真是关己则乱。你自己就是一个厉害的大夫,难道你看不出来吗?二舅只是被迷昏了过去而已,他很好,并无大碍。倒是师父自个儿,伤得这般厉害,还是好好地关心关心你自个儿吧。”

    踏雪一听沈丹瑶这话,倒是差点忘了她本是做什么的了。

    最近这半个月的经历,跟在地狱里行走没有两样。

    那样的噩梦,她的意志一点一点地被磨尽,差点就要崩溃撑不住了。

    好在每次被折磨得快要崩溃的时候,便想到了沈丹瑶这个小丫头。

    想起这个徒儿,便想起了在沈家生活的美好子,让她怎么样都舍不得就这般死去。

    凭着这点牵挂,这点执念,倒是撑了下来,最终等来了丹瑶这个丫头,等到了她人生里的那抹亮光。

    “师父,你在想什么呢?想得那般出神?”沈丹瑶见踏雪盯着她的脸,望得有些出神,便开口问了问。

    踏雪浅浅地扯出了一抹弧度,笑着摇了摇头。

    转而,她又走回到八仙桌那边,落坐下来,提笔书写起来。

    很快,她写完了,放到沈丹瑶的手中。

    沈丹瑶一瞧,竟然是药方子,便明白了。

    “师父放心,我会按照师父开的药方子,将师父需要的药材全部采买齐整的。”

    沈丹瑶将药方子贴藏好,而后道:“师父,对于你的武功,徒儿可能没有能力帮你恢复。不过你上的外伤,徒儿倒是有自信帮师父医治好。还有,我给二舅下了沉醉丸,不到天亮二舅根本就醒不过来的,所以师父可以放心让徒儿医治,不用因为二舅在而害羞。”

    踏雪被穿了琵琶骨,那铁链子刺穿了师父的锁骨。

    沈丹瑶宽下踏雪衣衫的时候,看到这一幕,忍不住眼泪簌簌地落了下来。

    “师父,我帮师父用上麻药,这样取下铁链子的时候,师父就不怎么疼了。师父这会儿再忍一忍,徒儿马上帮师父解决了这铁链子。”

    沈丹瑶一抹眼泪,强行压制住内心绪的翻动。

    她穿好一白衣,戴好白帽,口罩还有手,接着取出一排的医治工具。

    她先将所有的医疗工具扔进一坛烈酒里泡着。

    而后用棉花沾着烈酒将踏雪伤处清洗消毒了一遍,再上了麻药。

    等麻药的药效上来了,沈丹瑶拿着尖刀,挑开伤处,将那铁链子慢慢地,慢慢地挪出来。

    取出了铁链子后,沈丹瑶拿出针线,用着羊肠线,将伤处缝合起来。

    缝合完毕,她抹上了最好的金疮药,再用纱布包扎好踏雪的伤处。

    那踏雪是脑子清醒地看着沈丹瑶那般手法娴熟地帮她缝合伤口的,这会儿她突然想起了当初小丫头跟她说的那番话。

    有一天,她那惊世憾俗的手法指不定能够挽救一条人命。

    那时,她不想打击小丫头,笑着支持了她,但是心底里对于这种医术还是持有怀疑态度的。

    不想,现在这形,倒是让她亲自验证了这种医术的可行

    “师父,你笑什么?”沈丹瑶看着踏雪发笑,不解地问着。

    踏雪再次笑了笑,抓过沈丹瑶的手,轻柔地拍了拍。

    “师父,你是在夸赞我做得很不错,是不是?”沈丹瑶颇有几分得意。

    踏雪笑着点了头。

    沈丹瑶见此,笑得越发得意了。

    “看来师父的确是在夸赞我了,嘿嘿。对了,师父,我先帮你将这衣衫换了。”沈丹瑶将一干净的衣衫从大包袱里拿出来,给踏雪换好了,搀扶着她到软塌上躺好。

    之后,她将所有东西清理一遍,觉得没什么遗漏的,这才道:“师父,我去外面将这些东西处理了,师父乖乖躺着养伤便好,其他的事就别多想了,至于药材,我明就去办好。”

重要声明:小说《空间之锦绣田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