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十八章 该属于谁?

    “七下?”廖晨风抬头见是御景宸,心下一颤。

    他似乎预见了自己的结局。

    “请吧,七下。”廖晨风心里清楚,御景宸既然能够带人围了他的府邸,那么他手里必然掌握了证据,他定然也知道了该知道的一切。

    他眼下就算是挣扎,那也是无济于事的。

    既是如此,他也不打算向御景宸求饶什么的。

    他想,反正事都已经到这种地步了,何必堕了自个儿的尊严,在最后的时候,还是给他自己留点颜面吧。

    那御景宸折扇一收道:“廖将军这般盛相邀,本王自然是要给将军这个面子的。就算不是冲着将军本人的面子,本王还得看在五哥的面上,不是吗?”

    廖晨风听着御景宸这话,倒像是有回旋的余地。

    什么意思?

    他难道不打算将他处置了?

    怀着疑问的廖晨风,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他让开来,带御景宸去了书房。

    他府下的人跑了好多,留下的仆人不是府中的老人,就是在他杀鸡儆猴的手段下不敢逃跑的。

    眼下,他吩咐一下,令底下的人端上茶点,好好地招待贵客。

    那些原本认为死定了的仆人,倒是没想到此时会峰回路转,主子竟然跟围着他们府邸的头头坐在书房里商谈事了。

    这是不是表示对方根本没想着要主子的命?

    这是不是表示他们的安全得到保障了?

    而一想到他们的小命抱住了,他们那是一个个卖力勤快得很,拿出他们最拿手的最擅长的手艺,想着讨好了御景宸,就此添加活命的筹码。

    只是,他们的一番心思都落了空,御景宸根本不用廖家府上的茶点。

    就算廖晨风怎么招待他,他还是未曾动过一口。

    廖晨风见御景宸这般,好像又没有要跟谈和的意思。

    加上从进了书房之后,御景宸就只顾打量着他的书房,时不时地看看这个摆设,又看看那个摆设,根本无视他这个主人家。

    而且,他一句话都没有,他这耐心自是被磨得差不多了。

    这作为武将,本来就不像文人那样,说个话要七绕八弯的。

    他按耐不住脾气,霍然站了起来。

    “七下,你给个痛快话吧,究竟要如何处置末将,直说吧,不要用这种法子折腾末将。”

    “廖将军急什么啊,坐下来,静一静心,缓一缓脾气,慢慢来,时间多的是,不急的,不急。”御景宸抬起右手,朝着廖晨风的方向往下拍了几下,示意廖晨风坐下来。

    可廖晨风这个时候哪能坐得住,他道:“七下,你围了我府邸那么久,到现在我的一万兵马都没有出现,可见他们都被七下拿下了吧。既然是这样,那七下想来已经知道所有的事了,那你我之间就不需要来这么一虚的了,直接说正题吧。七下,究竟要怎么处置我?”

    话到这里,廖晨风一手用力拍向他的膛道:“还有,七下请明察。这件事是末将一人所为,与我廖家无关,跟五皇子更是没有瓜葛。七下若是要做什么就直接冲着我廖晨风一个人来,别想着利用我廖晨风对付廖家或者五皇子。”

    御景宸听到此言,像是听到天大的笑话一般。

    “廖将军,你的所作所为你觉得可以将廖家还有五皇子撇开吗?你在云家村谋划的事,还有你对云家村村民做得那些事,传扬出去的话,你觉得谁会相信是你一人所为?”

    廖晨风心里咯噔一下,怒道:“七下这是打算追究到底,想要通过我廖晨风灭了我廖家,然后拉五皇子下水吗?七下不觉得这么做太绝了一些?五皇子对七下可素来是不错的,七下这般咄咄人,将人全都往绝路上,对七下而言,这么做有何好处?”

    御景宸轻轻地哼笑了一声。

    他手中的折扇拍打着手心,一下,一下,又一下。

    他走向廖晨风,凤眸微挑,唇角漾开一抹惊人的笑容来。

    “廖将军总算说到点子上面了,本王这么做有何好处呢?”

    廖晨风听着御景宸这话,倒是反应过来了。

    “七下莫非是想要好处?”

    “这荆州城可是本王的封地,封地上面出了什么好东西,廖将军认为该属于谁的?”御景宸这般问着廖晨风。

    廖晨风忽然就明白过来了。“当然是属于七下的。七下的地盘,不是七下的东西,还能是谁的。”

    “廖将军果然是个聪明人。本王跟聪明人打交道就无须那么费力了。”御景宸似笑非笑地看着廖晨风。

    廖晨风领悟过来,马上道:“末将保证知道这件事的人一定会守口如瓶,而且末将会帮七下顺利拿到属于七下的东西。”

    有廖晨风这句话,御景宸知道那座金矿的事,廖晨风会帮他瞒得死死的,不会透露半点风声出去的。

    当然了,他自己吃,也得留点汤给他们喝喝。

    要不然,就这般让廖晨风白忙一场,难免会留下隐患。

    只有变成了利益的共享者,有着同样的把柄落在他的手上,他才能放心。

    何况,他打算分点给廖晨风,也是为了卖给五皇子御景瑞一个人

    想来五皇兄定然会感激他的,将来有一天用得着五皇兄的地方,想必他也会帮他一把的。

    这么一琢磨,御景宸手中的折扇当即拍了一下廖晨风的肩膀。

    “对了,廖将军。这件事既然廖将军出了力,那本王总要出点劳力费的。这样吧,那座金矿开采出来之后,本王只拿七成,还有三成就给廖将军还有你底下的那些士兵吧。”

    “这个——”廖晨风本来以为苦心筹谋之事已是一场红,白白为他人做了嫁衣裳了,倒到没想到御景宸还会来这么一出。

    他竟然将到嘴的肥分出了三成给他。

    可别小看了那三成的利益,那可是一座金矿的三成,数目不小的。

    “怎么?廖将军觉得不够?”御景宸笑看着廖晨风,语气淡淡的。

    “不不不,够了,足够了。”廖晨风惊喜道。

    就算是什么都不给,他能够逃出一条命来,能够不牵累到廖家还有五皇子,他都觉得这是御景宸给了天大面子了。

    如今还能得三成利益,不用白忙活一场,那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的事,是意外之财啊,廖晨风怎能不欢喜?

    “还请七下放心,此时末将一定办得利落干净,绝不会给七下带来任何麻烦的。”

重要声明:小说《空间之锦绣田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