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十七章 别来无恙啊

    不过,她估计没想到她这番悄悄话全被他们听清楚了。

    踏雪回头狠狠地瞪了沈丹瑶一眼,其他人更是一脸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

    沈丹瑶被踏雪那一眼瞪得莫名其妙。

    她挪了挪位置,躲到了御景宸的后,偷偷地探出小脑袋来。

    “景哥哥,你说我师父是怎么了?突然瞪着我,我难道又做错什么惹她生气了?”

    “你师父没什么,可能看到你刚才举止不雅,所以瞪了你一眼。”御景宸吃着夹着牛干的白面馒头,喝着所谓净化过的水。

    说实话,这水的味道太熟悉了,这不就是他在沈宅天天能喝到的水吗?

    当即他似笑非笑地看着沈丹瑶。

    “小丫头,我记得你家里喝得水,就是这样的。”

    御景宸的意思是沈丹瑶刚才的理由不成立。

    沈丹瑶却眨眨眼道:“景哥哥,可你不要忘记了,你们水囊里原本装的水是从三河村带出来的,那可不是我们家的水。”

    她这般一提醒,御景宸似想到了什么。

    “这么说来,你家水缸里的水,你每次都用那种净化药物了?”

    “那是当然了,要不然,我家的水跟其他人家里的水又有什么区别?”沈丹瑶这么一说,倒是将御景宸心里早就藏着的一个困惑给解开了。

    “怪不得,怪不得我第一次在你家喝过你家的水之后,总觉得那水喝起来跟你之前将我藏养伤的地方一样。我还以为,你家的水都是来自那个地方,却不想是这样的原因。看来,那个地方的水,你也用了净化药物了?对不对?”

    沈丹瑶倒是没有想到,御景宸这个时候会提起空间那个地方。

    这得亏她今想着给他们喝卫生点的干净泉水,想出这么一个说法来给她们换了水,顺带还将御景宸藏在心底的那份疑问给消除了。

    要不然的话,他哪一天突然提出这个问题来,她还真不知道该给御景宸一个怎样的答案。

    幸好啊,幸好这个问题眼下凑巧地被解决了。

    沈丹瑶突然觉得,她的这番好心算是得到回报了。

    想着,她笑着露出了小酒窝道:“没错,景哥哥真是聪明,这样都能猜得到。”

    天一黑,御景宸便派无痕寒烈几人去夜探白天观察过的那个地方。

    沈丹瑶跟御景宸,踏雪还有流盈四个人呆在原地。

    时间,不知不觉,一点一滴地过去。

    沈丹瑶这萝莉的体有些熬不住,她不断地打着哈欠,开始犯困。

    而后,她的头一磕一磕的,最后撑不住地靠在御景宸上睡了过去。

    踏雪见到沈丹瑶靠着主子上睡着了,便走过来,想将沈丹瑶抱过去,给她安置一下。

    御景宸见沈丹瑶睡得安稳,便嘘了一声。

    “不用,就让她这么睡着吧。”

    他将上的狐毛裘衣披风解了下来,轻柔地盖在沈丹瑶上。

    接着,他换了一个姿势,干脆将她抱在怀里,让她以最舒服的姿态睡在他的怀里。

    睡梦中的沈丹瑶,感觉到暖意,越发地贴近御景宸的怀抱,此时的她,嘴角挂着一抹甜甜的笑容,像是在做着什么好梦一样。

    御景宸看着沈丹瑶这般,宠溺地帮她理了理散乱的发丝,盯着她的脸看了有一会儿,盯着盯着,他的唇角不断地朝上,扬起。

    这个时候,耳尖的他已经听到了动静。

    踏雪跟流盈很快也惊觉了起来,她们手握在了佩剑上,随时做好了跟人交手的准备。

    却在看到来人的瞬间,她们松了一口气。

    原来是无痕,寒烈等人探查回来了。

    “回主子,我们回来了。”

    “嗯。”御景宸帮着沈丹瑶拢了拢盖着的狐毛披风,而后音色低沉道:“况如何?”

    “回主子,我们查探清楚了,这件事就是廖晨风一手策划的。之所以说云家村爆发瘟疫,那是廖晨风发现了云家村后山有金矿,为了拥有这座金矿,廖晨风才找了那么一个借口,避免有人进云家村发现这个秘密。”

    无痕将得知的消息一五一十地告知御景宸。

    “至于那些被抓来干活的壮丁就是云家村消失的村民,那些壮丁家里的小孩老人跟女人都被关押在一个山洞里。属下打听清楚了,若是这些壮丁想逃跑去告密的话,那么他们的家人就得死。所以就算他们被虐待,他们也不敢反抗什么,就怕害了他们亲人的命。”

    这也就难怪那些人就算被打死也不敢抗议了,他们亲人的命捏在那些人手中,他们自然不敢妄动。

    御景宸得知这些,很快做出了判断。

    “寒烈,现在这个时候发烟火信号是最合适的了,你去放信号。”

    子时,人最容易疲乏的时候了。

    当然,这个时候也是最容易放松懈怠的时候,一般秘密行动,御景宸最喜欢选择在这个时辰派人出去处理了。

    眼下恰好到子时了,御景宸便毫不犹豫地下了命令。

    寒烈得了御景宸的命令,不用说,自是将随携带的信号烟花放上了天空。

    那在云家村二十里外驻扎的五万兵马,不用说,巡视的守卫在看到信号烟花的那一刻,立刻将消息禀告给了头领卢荣业。

    卢荣业这三天一直让底下的士兵们吃好喝好睡好,就是为了等这一刻。

    他当即就点齐兵马,带着五万兵马直往云家村奔来。

    廖晨风怎么都没有想到,在他还在睡梦里的时候,他底下的一万兵马,已经被御景宸派来的五万兵马杀得杀,降得降了。

    等他被门外的动静惊醒,府中底下的人已经开始乱起来了。

    他们一个个慌里慌张的,到处乱跑着,有些人甚至已经在收拾行李,打算逃跑了。

    “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廖晨风见得形势不对,他惊得顾不得穿戴什么,直接跳下塌,光着双脚就将一个正要逃走的仆人牢牢地抓住。

    “老爷,咱们府邸让人给围了,好多的士兵,好多啊。老爷,赶紧跑吧,逃命要紧。”

    什么?!他落住的地方已经被人给围了?!

    初听到这个消息的廖晨风简直不敢相信。

    怎么可能?怎么有人有胆子围了他的府邸?

    廖晨风怒红了双眼,转而双手一动,咔嚓一声,就将这个胆小想要逃跑的仆人给杀了。

    接着,他取下了壁上挂着的大刀,冲了出去。

    “门外究竟是什么人?为何要围了本将军的府邸?你们可知道本将军是谁?”

    廖晨风其实心里一点底都没有,不过,他还是厉声呵斥了。

    而随着他的呵斥落下,他府邸的大门被撞开了。

    门外有一人翩然而立,他一白袍,容颜倾城。

    他此时完美的唇角挂着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他手摇着一把折扇,轻轻地挥动着。

    那一双清冷深邃的凤眸,眼底有一道隐隐而动的暗色光芒,一闪而逝。

    “廖将军,别来无恙啊。”

重要声明:小说《空间之锦绣田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