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你行他不行

    司徒嫣就这么在沈宅落住下来了。

    她在沈家醒来的第一个早上,可能是因为换了一个地方,睡得不怎么好,她早早就起来了。

    只是她起来的时候,并没有碰到沈丹瑶。

    前来伺候她的小玉说,丹瑶这个小丫头出去晨跑了,不需半个时辰应该就会回来了。

    只是等到早饭饭桌上,一家人都齐整了,偏偏却缺了沈丹瑶一人。

    司徒嫣可谓是除了跟沈丹瑶还能说得上几句话之外,这里的其他人,包括御景宸,对她而言都是陌生人,她根本没办法跟他们说些什么,融入他们的氛围里。

    所以,没看到沈丹瑶的出现,司徒嫣吃饭就吃得有些心不在焉了。

    她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碗里的米饭几乎是一粒一粒扒拉进嘴里的。

    那沈乐驰跟无痕本来就不擅长跟姑娘家打交道,这种况下,他们两个人只能快速地吃着早点,然后以求快速地离开饭桌。

    而御景宸通常都是不关注旁人的,尤其还是一个女人。

    毕竟前世,对他伤害最深的,是他边最亲的两个女人。

    此生,若不是沈丹瑶救了他,若不是沈丹瑶只是一个小丫头,御景宸恐怕也无法放下心结跟沈丹瑶那般和睦相处的。

    说到底,御景宸这个人对于年岁在十四岁以上的姑娘,或者说,可以称之为女人的,他都是怀着戒心的,哪怕这个人是司徒骏的妹妹,御景宸其实也是不愿意跟她多说几句的。

    所以,体贴姑娘,对御景宸来说,那就是天边的浮云。

    就算他看出了司徒嫣的窘境,他也没有为此说些什么,只顾吃着自己的早点。

    当然,他跟司徒嫣一样,此时也在奇怪,为何这个时候沈丹瑶还没有回来。

    难道这小丫头出去晨跑的时候出了什么事?

    御景宸皱了皱眉。

    至于沈乐山,他其实很想替他家小妹照顾好司徒嫣的,可是男女有别啊,御景宸这家伙都不帮忙照顾了,他若冒出来照顾司徒嫣,搞不好会让人误会什么的。

    所以,沈乐山也自顾吃着早点,连一句话都不敢跟司徒嫣说,就怕说一句错一句,倒不如不开口为好。

    说实话,他也没有跟姑娘家相处的经验,更没有照顾过什么姑娘,因而沈乐山思虑再三,决定还是等他家小妹回来,让小妹自个儿照顾司徒嫣好了。

    这不,沈丹瑶回来的时候,她立马就察觉到了今天早上这吃饭的气氛完全不对。

    怎么一个个看着都怪怪的。

    “丹瑶,二舅吃好了,衙门里还有案子要处理,先走了。”

    “哦,二舅,那你慢走啊,记得小心保重,有危险千万别冲第一个啊,记得保护好自个儿才是最重要的。”沈丹瑶每天都这么嘱咐着无痕。

    “嗯,”无痕淡淡的弧度一扯,带上佩剑,出门了。

    沈乐驰忙扒拉完最后两口米粥。“二舅,等等我,我跟你一块儿走。”沈乐驰随意胡乱地抹了一下,就冲了出去。

    沈乐山此时也站了起来。“小妹,大哥也要去书院了,你好好照顾好你的朋友,大哥走了。”

    几人当中,只有沈乐山走的时候提及了司徒嫣。

    沈丹瑶顿时明白过来了,为何早上的氛围如此怪异了。

    敢他们一个个都没照顾司徒嫣,就让司徒嫣一个人呆着了。

    沈丹瑶觉得对司徒嫣很抱歉,本来她想着司徒嫣应该没那么早起来的,却没想到她起得那么早,而她因为去山里忙着事,赶回来就有些晚了。

    当即,她落坐在司徒嫣侧,有些不好意思道:“嫣儿,我这次晨跑跑得时间有点长了,对不住啊,让你久等了。明天我不会这样了,我会带你一块儿晨跑的。”

    今天实在没有办法,她必须要将答应给韩墨池的荞麦,从空间移到山里,要不然等韩墨池派人来收割荞麦的时候,她可就没办法给韩墨池荞麦了。

    那司徒嫣倒没觉得什么,她略微有些羞涩道:“丹瑶,你回来就好了。其实我的朋友并不多,往常能跟我说得上话的也没有几个人。我,我,我也不知道该跟你的家人说些什么,所以,所以就只能一声不吭地等你回来了。希望你的家人能够谅解我,我真不是故意失礼的。”

    “我明白的,明白你的意思。放心,我家里的人,他们想法都很简单的,他们不会多想的。”沈丹瑶握着司徒嫣的手,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背,安抚她。

    “还有,这事都怪我,我该将你介绍给我的家人的,这么一来,你也就不用这么尴尬了。”

    “不不不,这事不怪丹瑶。”司徒嫣摇头道。“是我有点笨,不怎么会说话,往后希望丹瑶你不要介意我笨嘴笨舌的,那样我就很开心了。”

    “嫣儿,你不是笨,你是跟我的家人还没熟悉起来。等你熟悉起来,那么你就会跟你哥哥一样。你哥哥到我们家多么随意啊,那就是因为他熟悉了嘛。往后你也会这样的,一开始到陌生地方难免会不自在的,等适应一段子就好了。”

    沈丹瑶笑着眨眨眼睛道。

    司徒嫣却道:“不是的,我哥哥从小就比我聪明,我哥哥做什么事都比我做得要好。所以,就算往后我适应了,熟悉你的家人了,我哥哥能在你们家这么随意,而我却是做不到跟我哥哥那样随心所的。”

    “你做不到那就对了嘛,天下间像你哥哥那般自来熟的人还是很少的。再说了,有一件事,你哥哥就算努力一辈子,也比不上你的。”沈丹瑶一脸笑容地看着司徒嫣。

    司徒嫣好奇的,究竟什么事是哥哥比不上她的?

    沈丹瑶瞧司徒嫣好奇的神,压低嗓音道:“是不是想知道究竟是什么事?”

    “嗯。”司徒嫣连连点着头。

    “那把耳朵靠过来,我告诉你。”沈丹瑶朝着司徒嫣招招手,司徒嫣带着疑惑靠了过去,她歪下头来。

    这个时候,沈丹瑶对着她的耳朵轻轻地吐了三个字。

    司徒嫣从一开始的呆愣,转而恍然大悟,而后又红了满脸。

    “丹瑶,你——”

    “事实啊,最能证明的事实,不是吗?难道你认为你哥哥在这方面比得上你?”沈丹瑶还振振有词。

    边上的御景宸一脸无奈地看着沈丹瑶。

    这小丫头该不会认为她那么说话,他就没听见吧?

    习武之人的耳力本来就异于常人,她虽然跟司徒嫣说得那般轻声,可是还是被他听得清清楚楚。

    她说的那三个字是——怀宝宝!

重要声明:小说《空间之锦绣田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