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双重人格

    无忧也从季云逸眼中看到了担忧。心里也有了相同的猜测,她永远忘不了自己牵着大哥走时皇太女那暴虐的眼神。有着志在必得,也有着黑暗和毁灭。

    不过蛊什么的她倒是完全不担心,无忧把金蚕蛊放在自己的衣袖中。拉着季云逸走进了帐篷。

    那位负责的女官兵看着无忧道:“两位请把手放入这个箱子里就行了!”

    无忧凝视异能于双眸,透过黑布看到了一条白嫩肥大的虫子,果然是蛊,无忧眼中闪过一丝了然。把黄金蛊捏在手中,然后把手伸进去,黄金蛊恍如打了鸡血一般,欢快无比的朝着白嫩的毒虫袭去,大肥虫还没反映过来,就已经被吞入了肚中,无忧顿时傻眼了,没想到黄金蛊这个只吃毒物的家伙居然把自己的同类给吞了,这可不得了,顿时哭无泪。

    估计那个倒霉的控蛊人已经察觉到了吧?看来他们要速战速决。

    无忧虽然知道他们已经被察觉到了,但是她在赌那位尊贵的皇女下没在周围,还需一段时间过来。

    不得不说无忧妹子还真的有那么些好运,的确皇太女还在来城门的途中,中途感觉到雌蛊失去控制,因此遭到反噬,从马背上摔了下来,受了轻伤。知道事有变,忍着体里的伤痛带着熊熊的怒火朝着城门的方向飞速而来,计划有变!没想到这位空有美貌的家伙还真有两把刷子,居然直接把自己的雌蛊给弄死!

    立刻吩咐手下前去拦截,自己随后跟来,是必要的把无忧碎尸万段。

    没错这位下的蛊非常特别,一般的蛊虫只有一母蛊一子蛊,而她下的蛊是一母蛊两子蛊,母蛊乃是喂养在她的体中,而两子蛊乃是一雌一雄,雄蛊被下在季云逸的体中,雌蛊用毒喂养在其他的地方,一旦雌雄双蛊相遇,中蛊则毒发,若是没有她体中母蛊的控制就会死亡,本来一切都计划地非常完美,但是却没想到无忧上有黄金蛊这种蛊中至尊,还害得她受了不小的内伤。

    大家都知道蛊的可怕,但是却不知道下那种恶毒的蛊之人,也会付出相应的代价,若是没有深仇大恨的人一般都会在对方上下恶毒的蛊术,否则凤羽早就用两人闻风丧胆的蛊术称霸紫云了。

    下蛊,也是要付出代价的,例如现在这位皇太女下就遭到了反噬。

    不过季云逸也好不到哪里去,因为雌蛊死亡,他体里的雄蛊失去了伴侣,开始暴动,不够他一直稳住自己的心神,好像什么事儿都发生一般,淡定从容地把手伸进黑色的幕帘当中。

    官兵见二人没有任何异常,于是对二人道:“两位老人家,你们可以出城了!”

    无忧离季云逸最近,感觉到了他体的异常,立刻相互搀扶着离开了官兵的视线,出了城门。

    在走出众人视线的那一瞬间,季云逸再也控制不住喷出了一口鲜红色血来,人不可抑制地朝后仰去,衣襟上开出朵朵红梅,把无忧吓得不轻。立刻眼疾手快一个公主抱,一米七的姑娘吧一米的九的汉子抱在怀中,那画面无比诡异,却无比和谐,在女尊国也再正常不过了。

    可是咱们的美人大哥却囧囧有神,软软香香的怀抱,美人大哥如玉的耳垂红了一半,强忍着体中横冲直撞,气势汹汹地蛊虫道:“小妹让我自己走!”

    无忧无视美人大哥的意见,她体里多了三十五年的内力,抱起美人哥哥健步如飞地朝着郊外赶去,现在不是纠结此事儿的时候,现在季云逸迫切需要解蛊,否则以那位皇太女的手段,恐怕很快就会把他们追上。

    不错这位下感觉道事有变,就以最快地速度到了城门口,走进屋子,发现黑幕帘后面空空如也,顿时喷出一口血来,给了那位女官兵一耳光,咆哮道:“还不跟我追!”

    女官兵也反应了过来,她刚才放掉的那两个人就是他们要追捕的人,立刻带着人出了城,展开地毯式搜索。

    无忧则抱着季云逸快速狂奔,去了他们约定的地方,立刻上了一辆马车,侍卫们策马扬鞭,朝着紫云的方向狂奔。

    无忧上了马车之后,立刻把季云逸从怀里放了下来,拿出拿出金针,刺了他的昏睡,然后扒开他上的衣服,发现他腿上有一个凹凸的东西在动。看着季云逸苍白的面色无忧就确定罪魁祸首乃是这东西。

    于是在季云逸笔直修长的白**上化开一道伤口,鲜红的血液流淌了出来,在如玉的肌肤上显得触目惊心,接着无忧把盒子中的黄金蛊拿了出来,这只金灿灿的小家伙异常欢快,宛如见了骨头似的把季云逸体中的雄蛊给召唤了出来,然后吞入肚中,打了个饱嗝,满足无比地趴在季云逸如雪的肌肤上,呼呼的睡了起来。

    看的无忧哭笑不得同时也松了一口气,看来哥哥没事儿了。

    但是事真的只是这样?无忧童鞋太天真了,取了蛊虫之后,季云逸居然脸色大变,脸上上都开始火潮红,似痛苦似欢愉地声音在马车中响起,这是怎么回事儿?

    无忧听得面色通红。

    无忧不懂蛊,以为只要把蛊虫从体中灭掉,就完事了。

    一般的蛊的确这样,但是这队蛊虫却完全不同,此乃雌雄蛊,用最毒的花喂养,解蛊的步骤比较简单,和拥有母蛊,控制雌蛊的人交合便可解蛊,但是现在况不一样,雌雄双蛊被金蚕蛊吃掉,蛊虫在体中喂养,寄宿者体中的花毒没有了蛊虫的控制,因而才会发作起来。

    怎么办?无忧现在手足无措,看着美人大哥越来越红的脸,暴跳的青筋,在这样下去,大哥怕是会爆体而亡。

    而失去了两个子蛊的皇太女下,也不好受,脸色红潮,眼中一片猩红,在街上直接抱着一个男子就去了客栈,接着里面发出了令人面红心跳的声音,街上的人们面面相觑。

    无忧半刻钟之后才冷静了下来,她是一位医者,一定能够想出治疗的办法。

    看着飞奔的马车,对外面的侍卫道:“没有我的吩咐不能进来!”

    众人点头,听到里面这令人喷血的声音,就知道里面可能要发生的事儿,虽然为他们的竹子不值,但是他们又没有任何立场去阻止他们现在的主子。

    无忧现在没时间去解释,立刻抱着美人大哥闪入了空间。准备把他放入凉水之中,使他冷静下来。

    哪知道季云逸虽然昏迷,但是一靠近无忧仿佛就找到了上好的寒玉,缓解了上地潮,紧紧的抱着无忧,无意识地在她上摩擦着,来缓解体的燥,完全不配合无忧童鞋的冷水治疗。

    无忧无语望天,不论她如何扒,都无法把自己上的绝世美男扒开。

    这令人喷血的美景,无忧童鞋表示吃不消。

    清冷绝美仙气人宛如月下仙人的天颜上已经染上了妖娆魅惑的红,湿漉漉地墨发散了一地,贴着如雪的肌肤,白玉般的膛,完美的材,感地一塌糊涂。宛如堕落的神邸,入魔的仙人。

    一双浩瀚如夜空般的眸子睁开,里面仿佛蕴含着九天银河,深邃灼火辣无比地看着无忧,宛如深邃的漩涡和魔咒,让人不可自拔,沉溺其中,艳红的薄唇,香艳无比,男色撩人,却宛如罂粟一般,危险无比。

    弄得无忧面红耳赤,水灵灵的眼睛望着季云逸道:“大哥,你醒了!你可不可以放开忧儿,忧儿这就帮你解毒!”

    谁知季云逸听了无忧的话,脸上露出一个魅惑妖孽勾魂夺魄地笑容,似嘲讽,似讥笑,反而更加紧密地抱着无忧,下的火还坏心眼地顶着无忧的小腹,艳红的唇亲启,如仙如魔的容颜上露出坏坏的笑容,含住无忧的耳垂道:“记住,我不是你大哥,叫我宸!风凌宸!”

    火地气息喷洒在无忧的耳垂,她感觉颤栗无比,打个了机灵回过神来,整个人宛如煮熟了虾子,下那火地东西更是让无忧羞得想要钻进洞里,不断挣扎道:“大哥,你在干嘛?忧儿可是你妹妹呀!”

    “妹妹?没有血缘的妹妹?”宛如仙人的容颜上露出如魔的笑容,一手按住无忧地脑袋,双唇印在了无忧的唇上,辗转反侧,嬉戏逗弄,弄得无忧完全没有招架之力。

    体被扣在地上死死的,三十五年的内力在他上宛如石沉大海一般,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为什么会这样,大哥到底怎么了?

    接着衣服碎裂的声音响起,如雪的肌肤,绝美的酮体暴露在他的面前。

    一只大手在无忧的上游移,无忧被压在地上,双手双腿被扣住,完全无法动他,小嘴被堵住更是无法呼叫,怎么会这样?

    水汪汪眼睛望着“季云逸”,难道今天她真的逃脱不了了?一滴清泪从无忧的眼角滴了下来,晶莹透亮,滴在了“季云逸”的手上,这凉凉湿湿的感觉,让原本狂无比的“季云逸”听了下来。

    漆黑无比的眸子中闪过一丝清明,双手抱着头,无比痛苦道:“忧儿快理我远点儿!忧儿快走,不要管我!”

    漆黑的眸子闪过,另一个慵懒的声音响起:“我帮你扑倒梦中人,你非但不感激我,反而还想拿回主动权?怎么可能?”

    “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家伙,你不能这样对待忧儿!”

    “卑鄙无耻又怎样,难道你就不想吗?要不是你心中有这样的想法,我怎么会有这样的行动,要说卑鄙无耻的人是你吧!”

    “你给我滚开!”

    “被我说中了吧!那丫头的味道可好!放心交给我吧,保证你尝到死地味道!”

    “你太过分了!你若是敢这样做,我就和你同归于尽!”

    “同归于尽?只要你敢,我就拉上那丫头垫背!”

    “你···”

    “你什么?要不是你突然夺回体控制权,毁了我的婚礼,破坏了计划,我现在已经在洞房里面了,现在赔上一个新娘在正常不过了,我就是要你看着你的心上人被我压在下的苦苦挣扎!”

    “你敢!”

    ···

    无忧看着季云逸抱着脑袋,痛苦绝,眸色不断变化的样子,就知道况不对劲!得到了自由,但是没有离开,看着季云逸眼中满是担忧。

    听过这翻对话,无忧心中掀起了狂风巨浪,双重人格!

    居然是双重人格!大哥在这五年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怎么会变成了这样!

    按照现在的况看来,恐怕大哥在这五年中受了很大苦难,否则也不会为了识保护自己,生成一个黑暗,强悍,冷酷,随心所的次人格。而且次人格会认为他就是真正的主人!

    听他们的对话,这个次人格霸占了大哥的体将近三年?自己的到来破坏了他的计划,那么慕清奕的报是真的,大哥真的彩云国皇族后裔,到来也是为了更换皇室血脉,那双漆黑带着精神力攻击的瞳孔,就非常清楚地说明了这个问题,只是被见面的欣喜冲昏了头脑!没去想那么多。

    但是不管大哥经历了什么,他永远都是自己的大哥,她不能把他扔在这里,自己逃掉,而且大哥上的毒还没解。那么首先要让大哥的主人格夺回体的主动权!虽然次人格也是大哥人格的一部分,但是没进行融合,所以才会失去控制,造成人格分裂。以后她会想办法,让两个人格融合。

    想清楚了这些,无忧水灵灵的眸子中全是坚定,缓缓地站了起来,绝美地酮体,妖娆的长发,美得如梦似幻,一步步坚定地走了过去。

    然后上前轻轻地抱着季云逸的后背,温香软玉,如玉般的肌肤紧紧贴合在了一起,让风凌宸(季云逸)子一震,轻灵的声音响起:“大哥,忧儿相信你!忧儿会在这里陪着你!”

    夺回主动权的风凌宸听了无忧的话,眼中闪过似暴虐似讽刺的笑,深邃幽暗的眸子闪过一丝危险的光芒,黑暗无比的低气压从上散发开来,无比渗人,顿时一个漂亮地翻把无忧压在下,子完全契合在一起,鲜红的薄唇勾勒着无忧的耳垂,丝丝温的气息染红了无忧的粉颊,充满磁残酷的声音响起道:“相信?真是可笑!我会用事实告诉你什么叫做相信!”

    说着红唇贴着无忧的脸颊,鼻子,额头,唇,辗转反侧地在无忧的丁香口中逗弄着,双手在无忧的上挑逗着,眼中全是火和疯狂,整个人狠狠地贴着无忧上,似乎要把无忧揉进子里。

    无忧水灵灵的眼睛盯着风凌宸清澈无比,红肿不已的唇瓣亲启,轻灵的声音带着精神攻击道:“大哥,忧儿相信你!”

    上的风凌宸子不可抑制地颤抖了一下,接着无忧一个翻,把风凌宸压在下,趁着他不注意狠狠地咬上了他的唇,风凌宸觉得唇上一痛,唇瓣张开,空间灵泉的水从无忧的口中渡到了季云逸的口中,风凌宸咕噜噜地吞了下去。

    接着无忧用尽全力狠狠地压制着风凌宸的体,对上那双暗黑深邃的眸子,带着精神催眠道:“大哥!忧儿相信你能赢!”

    暗黑宛如的眸子清澈的眸子交互替换,直到暗黑的眸子变得无忧清澈如海,无忧才松了一口气,脸色已经惨白。

    精神力之间的较量,无忧虽然赢了,但是也消耗巨大,整个人无力趴在了季云逸,季云逸夺得了体的控制权,一把抱住无忧,宛如海水般的眸子满是自责愧疚,天人般的容颜上却透着淡淡地红晕。

    这时候无忧的声音响起:“大哥快跳到水里!忧儿去帮你配置解药,否则毒发作,忧儿只能以解毒了!”

    天人般的耳根更是红得可以滴出血来,眼睛不敢直视无忧,二话不说宛如逃跑似的,跳入了池塘里,这池塘的药力很强,泡在里面就算不能解开上的毒,也可以进行缓解,让无忧有充足的时间去配置解药。

    无忧喝了灵泉的水,精神力恢复了许多,看着刚才美人大哥无比狼狈的样子,嘴角微微上翘,她就知道美人大哥最纯了,心一片大好。想到刚才那个满黑暗的可恶家伙,真是两个极端!

    心中不可抑制地一痛,大哥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拥有那样黑暗绝望暴虐的人格?欺负了她的大哥的人就等着她惨烈的报复吧!

    接着无忧拖疲惫的子,去了药田,采摘了需要的药材,花毒虽然厉害,但是也不是无药可救,花令人中毒,但是花的叶子却是毒的解药,这东西她在山谷的时候收刮了几颗,没想到还真的派上了用场。

    无忧小心翼翼地把花叶子给采摘了下来,配上辅助药材,熬成汤药,给季云逸送了过去。

    季云逸在空间的池塘里,体中的毒完全被压制了下去。

    看着无忧到来,美人大哥把整个子都没入水中,宛如天人般的容颜上漫上了丝丝红霞,温柔似水的墨子看着无忧,结果无忧递来的汤药,喝得干干净净,脸上的红终于退了下去。

    无忧站在岸上,水灵灵的眸子紧紧地盯着季云逸观察着他的面色,知道毒已解才松了一口气。

    但是过了好一会儿却不见季云逸上岸,灿若星辰的眸子盯着季云逸,闪过担忧道:“大哥你怎么了?为什么还不上来?难道体还有什么异常?”

    天人般的容颜上闪过一丝窘迫,耳根蔓延着红晕道:“忧儿,去帮大哥弄一件衣服来!”

    无忧顿时恍然大悟,眼中闪过一丝笑意,立刻去宫中把衣服给取了过来。然后转过头,在门外等候。

    季云逸才从药汤里起来,把无忧送来的天蚕丝织成的白色锦袍穿上。拍了拍在门外蹲门等候的无忧道:“忧儿,咱们走吧!”

    无忧转过来,一张宛如画中仙人的容颜出现在自己眼前,青丝飞扬,衣袂飘飘,白衣墨发,绝世倾城,宛如看到了簌簌而下,漫天飞舞的梨花!

    绝美的小脸上带着如花的笑颜,宛如归巢的燕扑到季云逸怀中道:“大哥,你终于弄好了,忧儿等得可久了!”

    不得不说无忧这孩子是个不长记的,一会儿就把美人大哥的“调戏”忘得一干二净,清澈无比的眸子满是眷恋依赖,仿佛刚才的事儿完全没有发生一般。

    季云逸觉得松了一口气,全上下都暖暖的,心里满满的,温柔似水的眸子宠溺无比地看着无忧道:“都是大姑娘,还这样淘气!”但是动作却毫无含糊把无忧姑娘给接住。

    “我就是喜欢这样!”无忧嘟着小嘴,露出小女儿姿态道。

    “你呀!真不知道该拿你怎么

    办?”季云逸嘴里满是无奈,嘴角微微上翘。伸出白玉般的手,摸了摸无忧毛茸茸的小脑袋。

    过了一会儿才感觉到不对了,这个地方太过美丽,连他这个游历三国的人都没见过如此金碧辉煌,华丽无比的宫,而且建筑风格和紫云大陆任何一个国家都不相同。

    白玉筑成的宫,琉璃铺成的地板,翡翠制作的门窗,水晶制作的花灯,夜明珠作为照面,暖玉寒玉打造成,千年檀木制作的座椅,这样的奢侈程度,远远超过他们家的地下室!

    各种奇花异草满园秀色,生机勃勃,最让他惊讶的是,这里种植地东西地土地全是紫土!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重要声明:小说《空间之锦绣田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