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达成协议

    紫月辉和无忧的手紧紧扣在一起,跟着带路人去了祭台。舒悫鹉琻

    皓月当空,一个巨大的鼎放在祭台上,下面是柴火,烧的很旺,难道他们是要当众煮人,无忧缩了缩脖子。紫月辉紧紧地握着无忧的手,让她的心安定了下来。

    “呜呜呜!”下面的人看着紫月辉和无忧一个个激动无比,双眼放光,看着紫月辉差点儿没流口水了。

    而看向无忧则是各种羡慕嫉妒的目光。

    这让无忧和紫月辉宛如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

    这时候族长站了上来,对大祭司道:“尊贵的大祭司!今天咱们捉到加餐的美味,还找到了您命定的新娘!”

    说着一手抬着无忧的下颌,宛如月华,绝美如雪如仙,如诗如画,如梦如幻的容颜,就出现在大家的眼中,简直晃花了所有的人的眼,除了紫月辉和大祭司是纯粹的欣赏之外,所有的人眼中都闪过一丝痴迷和贪婪,连族长也不例外。

    “比男人还要美的女人!”

    “居然是比男人还要美的女人!”

    “比大祭司还要美!”

    “我的神呀!”

    ···

    大家在看到无忧的容颜的一瞬间,整个地方都沸腾了起来。

    这个地方的女人长得五大三粗,男人反而更加精致,因此无忧这个外来女子,一点儿女儿气的没有,倒是和她们欣赏的男人比较相像。遭到了各位女子的垂涎。

    紫月辉感觉到这些女人用恶心的目光看着无忧,一双紫眸变成了幽暗的紫黑,黑暗的气息让所有的人都打了个寒颤!无忧下意识握了握紫月辉的手。

    无忧抬起头来发现自己面前出现了一位绝代风华的绝世美男,宛如月神,他有一双无比清澈干净纯粹的银色眸子,穿着圣洁无比的祭祀服站在人群中,和周围的人格格不入。

    特别是那双眼睛银色眸子,宛如九天银河,包含着世间万物,但是却干净纯粹,似乎什么都无法人他的眼,让他自成一个世界,就算站在紫月辉面前,他也好不逊色。美,美到极致,干净到了极致,同时也无到了极致。

    无忧眼中闪过一丝惊艳,只是纯粹的欣赏。

    族长见大家都惊艳无比的眼神,她也回过神来,邀功般的声音响起:“大祭司这位女子午时三刻出现在天神崖下,根据咱们族的规矩,您一定上任期间,出现的第一位外来女子就是您命定的新娘,只要您让她诞下诞下血脉,那么下一届祭司继承人就会出现!”

    说完族长看着大祭司眼中冒出贪婪的光芒。

    这让无忧特别无语。

    大祭司看了看无忧点了点头。

    边的紫月辉听了之后,一双紫眸简直可以冒出火来,要不是无忧紧紧抓住他的手,让他不要轻举妄动,估计紫月辉早就挥着刀剑,血流成河了。不过他们的代价也是巨大了。

    在刚才来的路上无忧就观察了一下,发现这些人都步履轻盈,显然都是有武功的人,无忧不能评判出这些人有多厉害,只知道这里将近一千来人,若是他们反抗,不论紫月辉武功多高,带着无忧这个累赘,怕是很难全而退,因此他们需要见机行事。

    紫月辉现在只能把怒气往自己肚子里咽,看着无忧的眼神带着小幽怨。

    无忧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无视紫月辉的表

    然后对大祭司道:“祭祀大人,今天是您老的大喜子,可不可以不要见血呀?毕竟在外面若是大婚之流血是非常不吉利的!”

    无忧一双水灵灵的眸子看着大祭司,把自己想要说的话说了出来,毕竟现在可不是动手的好时间,她只能把时间往后推了推。

    果然大祭司迎上了无忧满是期待的眼神,点了点头。

    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但是大祭司是她们心中的神,他的命令她们只能眼中满是羡慕嫉妒,当然不乏幸灾乐祸的,看得无忧莫名其妙。

    紫月辉一人被众人押了下去,而无忧则被洗的干干净净,然后强制穿上了祭师新娘服,送入了洞房。

    在大家的祝福声中,大祭司去了婚房,这里的摆设非常简单,房间里面都布置上了满红色的花朵,非常美丽,但是无忧却无心欣赏,现在她正无比着急地在屋子里走来走去。

    一头青丝随意披散,长长的可以拖到脚踝,头上戴着一个红色的花环,穿着一宛如雅典娜般庄重的祭师新娘服,露出圆润的肩头,如雪的肌肤,平坦的小腹,着白玉般的小脚,配上那倾世容颜,美不胜收!

    这个房间里面没有一个人,但是房间外面却守着人,以无忧这种不会武功的菜鸟,是无论如何都跑不掉。

    就在无忧思考如何逃离的方法,门被人推开了,一声穿着神圣祭祀服的大祭司从外面走了进来,披星戴月,宛如月下神人,高洁冷傲,不食人间烟火。

    特别是那双银色的眸子,仿佛可以洞穿一切。

    无忧站在船上愣了愣。这时候大祭司吩咐守门的人离去,然后关上了屋子。

    无忧紧紧握住袖子里的白玉簪,看着一步步踏着月光而来的大祭司道:“你!你要做什么?”

    空灵宛如绝世仙音的声音响起道:“你说我要做什么?”

    看着无忧的眼中纯粹干净完全没有一丝波澜,这让无忧有一种自己自作多的感觉,毕竟这样干净的人应该不会对自己做什么,因为大家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于是无忧把心放了下来。

    接着淡淡的声音响起,让无忧的心高高提起:“把衣服脱下!”

    “什么?”无忧一双美眸睁得老大,显然以为自己听错了,看着大祭司纯净的双眼满是疑惑。

    接着清风朗月般的声音再次响起道:“把衣服脱下!”

    无忧顿时警戒心被提到了最高,对着大祭司结结巴巴道:“你,你不要过来!否则我给你好看!”

    说着无忧把白玉簪拿了出来,指着大祭司道。

    无忧清楚地看见了大祭司眼中的不解,大祭司空灵的声音响起道:“难道你不像和我交配?”

    “交配?”这两个字,差点儿让无忧破功,这人也说得太重口味儿了吧?

    但是无忧还是顺着大祭司的话,摇了摇头。

    其实无忧不知道,这位大祭司是这个部落中,所有女子眼中的男神,她们都想成为他的伴侣,当然除了大祭司相貌之外,还有其他的原因,那就是第一个得到他体的人,将会提升十年的功力,这可是对所有的人不可避免的惑。

    只不过由于他在部落中的地位,没有人敢动他,还有一个最大的原因是因为,第一个和他交合之人若是部落中的女子,那么都会中毒而亡,但是若是第一个和他交合的女子,是外来者,那么此人就会受益。这是五百年不变的法则。

    五百年几乎每一代大祭司都是女子,她们第一位男人都是外来者,外来者听到这样大的惑,都纷纷原因效劳。

    而只有这一代大祭司男子,因此她们一直在等待女子到来,只是没想到无忧拒绝得如此彻底,大祭司第一次用正眼目光瞧了无忧一眼,可以看出他对这件事儿也带着排斥和厌恶。

    无忧高高提起的心才放了下来。

    然后对着银眸美男道:“你可不可以放了我的同伴,让我们出去!”

    大祭司看了无忧一眼道:“可以!你们得先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你说出来看看!”无忧眼中闪过一丝疑惑,让这位大祭司都做不到的事儿,他们能够做到?

    “毁灭!”两个冰冷的字眼儿从这位银眸绝世美男的嘴里吐出来,让人狠狠地打了个寒战!

    “这个腐朽肮脏的部落,只能用鲜血才能洗净它的罪劣,我要它灭亡!”宛如来自地狱的修罗。

    让无忧狠狠地打了个寒战,没想到这位看上去宛如仙人的大祭司大人,会这样?不过这个部落的人的确让人难以接受,以虐待和吃男人为乐,想必这位大祭司为男同胞,肯定深恶厌绝吧!看着大祭司毫不眼神的仇恨,心里道:事恐怕没有自己想象地那般简单。

    无忧正想要回答,紫月辉的声音先一步响起道:“你和我的想法还真是不谋而合!”

    紫月辉武功本来

    就没有被封,听到无忧要成为这位大祭司的新娘之后,心里就一直很烦躁,于是装作肚子痛,把看守的人引了进去,趁着那里的人不注意,将其打晕,并且把牢笼里面的奴隶全部都放了,对他们道:“你们想不想要逃离这样的生不如死的生活?你们想不想要换新生?你们想不想要把害得你们认不认鬼不鬼的人压在脚下?你们想不想要安定的生活?若是想要,你们就听我的!”

    果然里面的奴隶看着紫月辉就像是看到了救星和希望。

    于是紫月辉把他们安定下来等待他的指示。

    他们点点头,好好地在牢笼里等着紫月辉的指示。

    紫月辉弄好了这些之后,才急匆匆地赶过来,就听见了大祭司和无忧的对话,于是立刻给出了答案。

    虽然他对这位大祭司想要取无忧为妻非常不满,但是现在知道了真相,觉得可以和这位大祭司合作,毕竟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于是三人带着婚房里面,开始商量明天的细节。

重要声明:小说《空间之锦绣田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