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无忧遇险

    章节名:14.无忧遇险

    无忧的心顿时高高提了起来,飞速奔跑着,拼尽所有的力气!不要!千万不要!

    可是狼群似乎没有听到无忧的祈祷,成百的狼狼群朝着紫月辉发起了进攻,紫月辉拔出手中的剑,潇洒自如地挥舞了起来,血色的花朵在纷纷落叶中绽放,鲜艳,瑰丽,宛如绝望之花在无间地狱绽放。

    狼群的尸体高筑,脸上白玉的白玉面具染成了血红,黑色的袍子淌着血,一双紫眸深邃宛如夜空一般,散发着黑暗,暴虐,杀戮,残酷,宛如名副其实的死神修罗,一步杀斩杀一只,无忧到了这里看到的就是这样惨绝人寰的无间地狱。

    终于第一次深刻体会带鬼面阎罗这个称号,也终于理解了死神的真正含义。

    扑面而来的血腥,群狼的断肢死体,无忧不可遏制地呕吐了起来,严重闪过一丝恐惧,但是最后却被担心和心疼所代替。

    群狼也被紫月辉不死不休的屠杀以及渗人无比的杀气所慑,不敢再盲目进攻而是在离紫月辉三尺远的地方把紫月辉团团围住,相互对峙,似乎在发动下一次进攻。

    无忧看着这个况,为了紫月辉的安全,也为了减少狼群的损失,无忧没被注意到的时候,爬上了树,狼的鼻子非常灵敏,生人的气味绝对不会放过,因此无忧在自己上撒上了隐匿气味儿的药粉。因此到现在都没有被发现。

    不过这种药粉的药效有限,时间已过,就会凸显出来,于是无忧打探了一下周围的况,看了一下风向,爬上了树。

    然后打开一个大纸包,接着东风,把里面的升级版迷药到了出来,这东西只需要一点点就可以迷倒一头大象,可是价值千金的好东西。

    无忧精致的脸上出现了一个疼的表,但是想到紫月辉的安危,想到救了紫月辉之后可以趁机敲诈一笔巨款,无忧立刻坚定了起来,不要钱地把升级版的迷药挥洒开去,毕竟救人如救火。

    紫月辉早就发现了无忧,非常担心无忧的安全,一直注视着无忧的方向,同时还要警惕着上前偷袭的群狼,因此分了心,不可避免的受了一些伤。

    狼是个独特的动物,残忍,狡诈,血腥,暴虐这些恶毒字眼都可以用到它的上,但是它却有一样无忧欣赏的地方,为了同伴的生命不死不休的决绝。

    无忧在树上计算着药效发作的时间:十、九、八、七三、二、一!倒!

    果然原本还生龙活虎的狼,一个个都都倒在了地上。

    无忧立刻从树上下来,压制着内心的担忧,快速地朝着子紫月辉的方向奔去。

    原本还高高立在狼群中,霸气令人,杀气人宛如暗夜王者的死神下,倒了下来。

    无忧看着倒下的紫月辉,心一慌,立刻跑了过去。

    走近了才发现紫月辉手指颜色乃是红色,难道?

    无忧翻开衣服,发现他的手臂上有一个牙印,还有一条红色的线,已经到了他的手肘!

    中毒了,而且还是赤练蛇毒!

    这家伙真顽强,中了这么厉害的蛇毒,还和狼群大战了这么久,若是一般人早就毒发亡,他居然只是晕了过去。

    无忧看了看已经暗下来的天色,周围的树木森,到处都是狼群的尸体,和血腥,若是这样下去,不知道还会引来的多少野兽,而且群狼过半个时辰就会醒。

    此地不宜久留,但是她又拖不动紫月辉,看来只能进入空间了,毕竟他需要马上解毒,否则会有命之忧。

    于是无忧拖着紫月辉进入了空间,幸好空间里可以随着自己的心意而动,无忧把紫月辉脱光了衣服,白玉般绝美的材完全暴露在无忧的眼中,只是无忧现在无暇欣赏,看了看紫月辉脸上的白玉面具,无忧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取下来,毕竟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

    看了看紫月辉手臂上的红线,已经走到了胳膊上,若是游走到心脏,那么就死定了。

    看了看红得发紫的伤口,用丝巾把他胳膊扎紧,防止毒素扩散。

    然后从白瓷碗中,把黄金蛊取了出来,放到了紫月辉的伤口上。

    黄金蛊酷毒素,闻到了赤练蛇的毒,立刻欢快地吸了起来。

    一会儿黄金色的蛊虫喝饱了毒素变成了一条通体晶莹剔透宛如红玛瑙般美丽的胖嘟嘟小肥虫,紫月辉手上的红线也消失了,无忧才把它取了下来,放进白玉瓷里,松了一口气。

    虽然大部毒素都被吸了出来,但是余毒未清,赤练蛇的余毒就可以伤害一个人大脑和神经,让人窒息而亡。

    想到这里,无忧把洗澡用的大木桶搬了过来,里面放上药塘的水,还弄上满满一锅药材,都是清毒,强健体的药材。然后把紫月辉方法进了木桶里,进行蒸毒。然后自己在一旁加火!

    火炉被烧得旺旺,紫月辉白玉般的肌肤,一会儿紫,一会儿红,然后红色最后被紫色的替代。

    无忧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睁得大大的,这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会这样?难道?

    无忧立刻拿出白瓷碗,把黄金蛊拿了出来,这小家伙吃得圆鼓鼓的,肚子很饱,但是闻到了紫月辉的气息,却无比欢快和激动,抖着圆鼓鼓的子,朝着紫月辉的方向爬去。

    无忧把紫月辉的手臂拿出来,用手臂在他的手上划出一道伤口,红色偏紫的血就从体里留了出来,黄金蛊更加欢快了,朝着紫月辉血液的方向爬去。

    无忧接触了紫月辉的血,除了颜色偏紫色,没有任何异常,但是金蚕蛊却无比喜,而且还有吞噬毒素的功能。

    难道紫月辉的体质百毒不侵?

    怪不得他重了赤练蛇毒经历了这么久得打斗,都只是昏了过去,看来自己刚才还真是多此一举,就算是没有解毒他估计都会非常嗨皮!

    想到这里无忧把紫月辉从药水了弄了出来,真是白白浪费了她这么多珍贵的药材,看来以后一定要好好敲诈一笔。

    接着无忧把紫月辉丢尽,掺杂了灵泉和药塘的水里,这水可以提升精神力,恢复体力,提升内力,虽然提升内力的作用不是很大。

    但是无忧秉承着救人救到底的原则,给紫月辉浸泡恢复体力,毕竟在这里面就他有武功,自己要出去,也需要靠他,无忧可不相信自己一个人可以走出这个地方,多一个人照应,无忧才有安全感。

    于是用金针扎了紫月辉的睡,然后把去空间了取出一件她为三哥用蚕丝制作的亵衣给紫月辉穿上,穿衣服很简单,但是无忧却穿了将近一刻钟,没办法,无忧闭着眼睛,小手一直抖个不停,手总是不小心碰到了一些不该碰的地方,脸红得惊人,连无忧自己都无比怀疑她是不是故意吃紫月辉的豆腐?不过死神下的皮肤还真的很滑很细腻,手感相当不错!

    大概磨蹭了一刻钟,无忧才把紫月辉的衣服穿好。然后给他盖上被子,才发现自己已经饿得头昏眼花,于是去了菜园。

    菜园子里的蔬菜长势喜人,一年四季的蔬菜都很齐全,无忧摘了一些茄子,辣椒,姜葱,蒜,青菜。

    去河水里捞了不少鱼虾,无忧琢磨着是否要在空间里养一些动物和鸡鸭?以后自己吃的时候更加方便。

    毕竟这里面的面积太大,她种植的面积只有百分之一不到,现在高山河流都已经出现,就是否需要补一些动物回来,形成一个自然地生态系统,无忧一时觉得自己想多了,毕竟现在最重要的事儿是出去,这些想法以后再说。

    天大地大吃饭睡觉最大。

    于是无忧把自己做饭的素材都带了回去。

    首先弄了个辣椒红红的水煮鱼片儿,油焖大虾,番茄蛋汤,炒青菜和蒸茄子。

    再弄了一锅香喷喷的白米饭,欢快地吃了其起来。

    剩下的一大半都被小狐狸解决得干干净净,

    小狐狸也一脸满足:主人做的饭菜就是美味,一双狐狸眼眯了眯。

    无忧想着还在睡觉的家伙,于是让小狐狸去山上给她去抓野鸡。于是小狐狸出了空间。

    无忧看着做饭剩下的几条鲫鱼,想了想,决定好好慰劳一下人鱼宝宝,顺便给那个睡觉的家伙留几条。

    于是去了荷塘采了一些新鲜的荷叶,把弄干净的鱼用荷叶包上,在空空的鱼肚里放了不少调味的作料,姜蒜却腥,然后在放上自做的调料,用紫土包裹了起来,放入火堆里。

    不一会儿小狐狸弄到了两只野鸡,无忧杀鸡拔毛,弄掉内脏等东西,洗干净,再弄上荷叶,姜蒜和自制调料,包裹上紫土,丢进火里翻烤。

    弄好了之后无忧奖励了一只鸡给小狐狸,然后弄了十条鱼给人鱼宝宝。

    剩下的一只鸡和三条鱼,无忧放在一边,等紫月辉醒了之后再给他。

    一个人吃独食不好,而且他也是为了给自己弄吃的才惹上狼群。

    弄好了这些之后,无忧才发现自己已经筋疲力尽,去浴室里舒舒服服地泡了个水澡,穿上睡衣,弄干了头发。

    接着就去了她的卧室。这里有空间里唯一的一张榻。

    是按照她现代宽大的来设计的,紫檀木制作,八米宽,八米长,就是七八人也能够睡得下,被子也是按照榻的样子做的,非常柔软舒适暖和。

    无忧再掀开被子,爬上了榻,和紫月辉两人一左一右各睡一边。

    因为紫月辉被无忧用金针赐睡,没有六个时辰,也就是十二个小时,他是不会醒来的,无忧对于自己的医术无比自信,这也是无忧放心上榻的原因。

    八个小时之后,无忧睁开了懵懵的睡眼,发现自己躺到了一个温暖安全的怀抱里,紫月辉一只手被她当做了枕头,一只手搭在她的腰上,两条腿固定着她喜欢捣乱的左腿,整个人被箍在怀中动弹不得。

    她一手抱着紫月辉的腰,一手探进了紫月辉宛如白玉的膛,食指和拇指见居然捏住一颗红红的朱果,小脸立刻着了火。

    感觉纠缠的呼吸,无忧觉得自己有些缺氧和晕眩,于是动了动子,想要把紫月辉弄在自己上的东西挪开,哪知道不动还好,动了之后,紫月辉宛如烙铁一般把自己箍在下,肌肤相贴,子更加紧密地贴在一起。

    无忧在怀里动了动,却发现温度越来越高,小腹间居然被一个宛如硬铁的东西抵住,非常难受,伸出手一抓,这东西烫人无比,还以惊人的速度变得巨大。

    无忧原本朦胧的睡意,立刻一扫而光,小手宛如抓到了烙铁一般立刻放开。

    却发现紫月辉居然动了起来,力气却大得惊人,更加得贴近自己,无忧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被他揉入了怀中。

    而且最要命的是他不断地用那个惊人的东西,在自己的小腹上磨蹭,呼吸也变得无比急促,无忧被紫月辉的动作,惊呆了,吓得一动不动,一双水灵灵的眼睛满是惊恐,刚想要大叫,却发现这家伙还闭着眼睛,显然还在睡梦中,那么他现在应该是无意识的举动。

    这家伙居然在睡梦中发,真是大色狼!大种马!大坏蛋!无忧在心里不断地咒骂着,希望他*尽人亡,再也立不起来!

    可是却事与愿违,这家伙居然在这几上磨蹭了将近半个时辰,弄得她全,在紫月辉无意识地低吼之中,一股湿的东西喷洒在她的小腹上。一股麝香味儿在屋子里蔓延。

    无忧觉得自己宛如打了一场仗一般,提心吊胆,胆战心惊。其实他很想把这个色狼弄醒,再赏他两个耳光,送他一双熊猫眼,但是想着他们现在在空间里,于是咬着牙一动不动任他折腾,现在无忧趁着紫月辉放松的一瞬间,立刻找到了空隙,整个人从紫月辉的怀抱中逃了出来,立刻去了浴室,把上那恶心的东西洗掉。

    无忧洗了将近一个时辰,全洗得红红,皮都快要褪下一层。

    才换了一件干净的衣服,去了卧室。

    把窗户打开,在紫月辉上放了迷药和麻药,再刺了睡,然后把人从榻上拖了下来,粗鲁地扔进浴室里,把人给按到水中。现在无忧连谋杀的念头都有了。但是想到走出这个地方需要借助他的力量,无忧放弃了谋杀。

    把在浴缸里咕噜咕噜地吐着泡泡的紫月辉扶了起来,立刻走人。

    接着无忧把所有的单、被、窗帘、垫子都弄了起来,泡入自制的胰子粉,在河水里不停地捶打,清洗,洗了四五遍,才把起洗净晾干。

    最后无忧决定自己一定要去找些场子回来,趁着紫月辉昏迷不醒,无忧也不管他全湿透,逮住他的双腿,头朝下把他拖出了空间,在地上拖着走,上的衣服被地下的石子儿磨得破破烂烂,头和子也被撞到了石头石子儿上,到处都青青紫紫,头上也弄了几个大包。无忧才觉心中的闷气纾解了。

    紫月辉原本的那件衣服全是狼血,因此不能穿了,无忧直接丢掉,让紫月辉只穿一件湿亵衣,接着天空下起了大雨,无忧估计这紫月辉快要醒来,于是把他拖到了附近的一个山洞里,放在冰冷的石头上。

    叫他这个坏蛋种马色胆包天,居然敢在梦中对着姑动手动脚,偶就给你点儿颜色看看。

    然后自己在一旁升起了火,然后把原本在空间里考好的鱼全部吃掉,不给这家伙留一条,让他欺负自己,接着把那只烤鸡送给了小狐,小狐看着无忧欢快无比,还兴奋地朝着无忧撒

    无忧心中的怒气才全部泄了出去,伸出白玉般的手,顺了顺小狐的头,眼睛里全是委屈,没想到自己被这个大种马非礼的彻底,又亲又摸,只差真枪实弹上阵了,呜呜

    然后就抱着小狐狸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森林被乌云笼罩,雨一直下个不停,无忧不管石板上的紫月辉,在一旁该吃就吃,该喝就喝,直到第二天下午,紫月辉才醒了过来。

    睁开眼睛刚想要坐起来,就发现不对了,他居然全火辣辣的痛,仔细一看自己只穿了一件无比单薄,脏得惊人破烂无比的衣服。全上下青青紫紫,皮肤上没有一处往后,特别是背部被伤残地厉害,子上还有一些地方骨折,怎么会这样?

    明明自己杀狼的时候没怎么受伤,而且他是看到了无忧到来才倒下的,怎么一觉醒来况就变成了这样?

    难道在他昏迷的时候,无忧又遇到了什么危险?

    想到这里紫月辉眼中闪过一丝担忧,于是出声喊道:“无忧!无忧!”

    声音干涸嘶哑,喉咙里感到了一股血腥,紫月辉吐出了一口血来,发现自己还有不算严重的内伤,只是伤筋动骨一百天,他的武功和体特殊,三天之内也不能动用内力。

    若是无忧知道紫月辉的况,估计肠子都悔青了,毕竟她还非常需要紫月辉的武功和力量。

    于是紫月辉开始流畅自如地接骨疗伤,准备弄好了之后出去找无忧。

    他一点儿也不担心自己,眼里心里都是无忧那坏丫头,毕竟那小丫头从小没吃过什么苦,子弱,一点儿武功都没有,而这森林里面这么多豺狼虎豹,若是这小丫头遇到了,那样的后果不堪设想。想到这里他就一阵心慌。

    接骨运功了之后,紫月辉勉强可以站立起来,他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才会发生这样的变化,现在自己除了全疼痛以外,还头昏眼花,看着外面下着倾盆大雨,紫眸中闪过一丝幽光,不知道那丫头去了哪里?也不知道那丫头有没有吃东西,饿不饿?只要一想到那小丫头可怜兮兮的小脸,紫月辉觉得自己一阵心疼。

    于是也不顾外面雷电交加,大雨倾盆,拖着受伤的子,杵着拐棍走了出去。

    而紫月辉放在心尖儿上担忧的小丫头,这时候正一脸灿烂跟着小狐在深林中穿梭。

    话说是这样的。

    无忧坐在山洞里,等着紫月辉苏醒,整整坐了一天,特别无聊,于是森林探险的想法,在无忧的脑海中生根发芽开花结果,说不定还能够找到什么好药材,或者寻找到什么宝贝儿让自己的空间再升一级。

    想到这里无忧的双眼都亮了起来,但是又不敢一个人去深林冒险,虽然有空间这个护符,但是深林杀手却无比强悍,万一自己还没反应过来就一命呜呼了,该怎么办?

    于是无忧把小狐放了出来,小狐属于森林,还是圣兽,再加上有灵,一般的动物对它没有什么威胁,就算遇到危险凭借小狐堪比闪电貂的速度,逃跑应该不成问题。

    小狐被无忧放了出来,在无忧千叮咛万嘱咐下,出发了。当然无忧的叮嘱就是一定要给她寻找宝贝儿之内的话。

    小狐满是灵气的眼睛眨了眨,然后从山洞出发了。

    果然,过了三个时辰之后,小狐一脸欢快地跑到了无忧的面前,叼来了半颗紫色泛着幽光的草,无忧整个人顿时愣住了,没想到幽冥紫草这种几乎是传说的东西都被小狐叼了回来。

    一双水灵灵的眼睛光芒大盛,宝贝儿呀!真是宝贝儿呀!

    这可是用来制作玉雪膏这种美容圣药,她一直想要给娘亲四姐,还有几个哥哥制作一瓶,因为这东西除了美容之外,还有止血去疤的功效。

    珍贵程度可不比人参还有雪莲差,甚至比它们稀有,更受到女的追捧和青睐,有市无价。想到这里无忧的双眸冒起了星星,一闪一闪,非常可

    可惜小狐只叼回了半颗,不是把整棵草都调回来,否则依着空间里的生长速度,一瓶瓶天价的玉雪膏还不滚滚来,倒是她可就财源滚滚来。

    想到了这些,无忧就立刻迫不及待地站了起来。

    其实经过一天多时间无忧对紫月辉的气儿已经消散地差不多了,毕竟血气方刚的男子这样的反应很正常,紫月辉他也是无意的,而且这件事儿也不能全部怪他。

    虽然明白是一回儿事儿,但是理解接受却是另外一回儿事儿。

    无忧无法咽不下去那口气,所以任凭紫月辉躺在石板上不闻不问,就是要给他一个教训。

    想着他应该马上就会醒来,伤也不重,留在这里应该没问题,于是在地上写了几个字儿,然后抱着小狐离开了。毕竟这样的千古难逢的好机会错过了就不会再回来。

    只是没想到紫月辉起来没看到无忧,心里一阵着急,哪里还能顾得上看地下的字儿,于是也出了山洞。

    由于下雨的原因,路面很滑很湿,但是也挡不住无忧的寻宝,她一定要把幽冥紫草弄到手。

    紫月辉也跟着无忧的脚印,从后面跟了过来。

    走啊走,山路越来越陡峭崎岖,甚至一不小心就是万丈深渊。但是也挡不住无忧探险寻宝的,终于走了两个时辰之后,小狐停了下里,朝着无忧的方向比划了一下,无忧顺着小狐指示的方向望去,发现在悬崖边上还有半颗幽冥紫草,应该就是小狐摘断的那颗。

    茎部和根部还非常完好地生长在崖壁上,因此只要把这个后半部分弄下来,放进空间里种植,绝对会成活,甚至还可以长出更多的幽冥紫草。

    想到这里无忧眼中闪过志在必得地光芒,从空间里取出一根结实的绳子,结实无比地绑在自己的上,另一头绑在一块巨大的岩石上,幽冥之草离山崖的距离大概有十五米,不算长,无忧小心翼翼地收放着绳子,一步一步往下放,近了,更近了,无忧精致的小脸上闪过一丝欣喜,伸出纤纤玉手朝着半截幽冥之草抓去。

    正要往上拔,动作却立刻顿住了,一条通体晶莹透亮宛如玛瑙般美丽的环形东西蜷缩在那里,大三角的头正保持着攻击的姿势,张开着大嘴,正要像无忧发动进攻。

    无忧吓手一抖,挽在自己上绳子一下子往下掉,幽冥之草随着无忧下落,咔嚓一声,是绳子磨损的声音。

    掉落了五米左右无忧又重新稳住了绳子,而赤练蛇发现无忧居然敢在虎口夺食,立刻快如闪电地朝着无忧咬去,小狐银光一闪,出现在赤练蛇前,一口咬住蛇头不放,赤练蛇也不是吃素地圈住小狐不放。

    看着和赤练蛇战斗的小狐,无忧眼中闪过一丝担忧,但是现在她自顾不暇帮不上忙,于是把幽冥紫草放进了空间,立刻顺着绳子朝着山崖上攀爬。绳子在岩石上磨损得更加厉害,越来越细,无忧额头上隐隐除了细汗,但是还是稳住,咬咬牙向上攀爬。

    十米,九米,八米,七米,六米,五米,四米,三米,眼看就要上了山崖,去听见绳子咔嚓咔嚓的声音,被磨损了一大半,还有细细的一丁点儿,无忧心里焦急,但是却冷静无比,咬了咬牙继续,还有两米,还有一米,卡擦,绳子全部断裂,无忧一滑,立刻抓到了一米下的小树上,白嫩的手指磨破了皮,鲜血直流,手上的力气也几乎用完,脸色变得无比苍白,小树咔嚓一声,有着隐隐断裂的趋势,难道天要亡她?

    小树再次咔嚓一声断开!

    无忧闭上了眼睛,隐隐听到了一个无比焦急的声音。

重要声明:小说《空间之锦绣田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