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极品反目

    就在周氏快要窒息绝望的时候,村长带着村民,拿着锄头,到了季家上房,看到这画面立刻出声阻止道:大胆狂徒,光天化朗朗乾坤之下居然跑到季家村来闹事儿,还有没有公道?

    公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他们收了我们的银子,却拿不到货物,不找她们找谁?刀疤男,看家季家村大办人都出动了,松开了手,毕竟他们人少,虽说都是些练家子的,但是蚁多咬死大象!

    周氏听到了村子的呼声,眼里全是欣喜,她知道自己不用死了果然,一会儿这刀疤男就把自己放了下来。

    周氏捂着自己的口,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喘着出气,心里全是劫后余生的恐惧和害怕,就差那么一点儿,她就去阎王了,这笔账要算在季枫家的两个小人上,不愧是狐狸精的孩子,都是人。

    有一种从来不知道自我反省,出了事儿就怪在别人上,大概就是说的王氏和周氏了。

    难道无忧和无双还要感激涕零地等待着醉仙楼把她们抓进去?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但是又不能闹出人命呀?

    我们有闹出人命吗?没看到她们两个都活的好好的,我们只是实用些手段,让她们把钱还回来罢了!

    周氏摸着自己青黑的脖子,疼得厉害,她非常清楚的知道刚才醉仙楼的管事的确想要她的命,可是看到刀疤男眼中的警告,周氏闭了嘴,吓得说不出话来!

    你说周氏和王氏欠了你们的钱,有什么凭证吗?村长看着敢怒不敢言的弟妹和周氏,维护道。

    怎么会没有?说着从口袋中掏出一张白纸黑字儿还按着红色手印儿的契约。显然是周氏和王氏这两个存货的。

    上面明明白白地写着,把无忧和无双卖给他们醉仙楼,一共三十两银子,并且送契约,若是哪一方违反规定,那么她们就赔偿十倍的价格,也就是三百两银子!若是不能赔偿,那就用周氏和王氏的命作为赔偿。

    虽然卖契被无忧和无双拿回去了烧了,但是醉仙楼做事儿向来小心,从不做给亏本生意,因此还留有案底,但是没有无忧和无双的手印儿,这承担责任人就落在了周氏和王氏的上。

    周氏和王氏不识字儿,完全没想到醉仙楼留着给她们留着这样一个空子?还以为需要按手印才能领取到银子,因此吃了一个暗亏!

    村长和村民们看着这契约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没想到王氏和周氏这样绝和咄咄人,季枫已经分出去独立了还打他家闺女的主意,真是太缺德了,太可恶了,太不值得大家同和怜悯了。

    可是她们毕竟是季家村的人,又不能见死不救,毕竟大家是乡里邻居抬头不见低头见,更何况这是村长二弟家,就算他们再怎么不好,也要村里的长老出面教训。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救人。

    既然大家都看清楚了这白纸黑字儿,那么对于我们处理王氏和周氏的事儿,大家都没有意义吧,这东西拿到衙门去,我们都是合法的!刀疤男不是小罗罗,虽然喜欢暴力,但是不代表他脑子笨,不会说理。

    村长看了这上面的内容哑口无言,想要帮忙又不知道如何下手,眼中满是焦急。

    说完就一步步走向周氏,周氏仿佛听见了死亡的步伐,看到死神的召唤,心中满是恐惧和绝望,大吼大叫道:大伯,你们一定要救救我们呀!大伯我们可是一家人呀,你们不能见死不救呀!

    宛如杀猪般的哀嚎直冲云霄。大家看着也无能为力,谁让她们自己那么坏!

    救你?谁还会来救你?交不出人,拿不出钱,今天就算天王老子来了,我们也不会放过你们这两个臭娘们!刀疤男脸上挂着狰狞的笑容,今天他们吃了瘪,一定要好好出口气,这两个臭娘们就是他们的出气筒!

    刀疤男的话提醒了王氏,王氏立刻看着村长道:大哥,你一定要救我们呀,您可是我的亲大哥,您快去把季无忧和季无双那两个小人抓来,他们就会放了我们!

    弟妹你这样不是强人所难吗?更何况无忧和无双可是你的亲孙女,你怎么忍心把幼小的她们往火堆里面推呀?村长听了王氏的话,脸上满是心痛和失望,没想到弟妹对季枫一家,绝到这个地步!

    村里人看着周氏要和王氏,激烈的议论着,脸上全是不屑和嘲讽,知道王氏对季枫一家不好,可是没想到会绝到这个程度?简直完全不像是亲人,反而像是仇人,不然怎么会把自己的亲孙女往火坑里推呀!

    就是因为她们是我的亲孙女儿,所以我才有处理的权利,既然为季家人,就应该为咱们家出份儿力!两个赔钱货,养着也是浪费粮食罢了!送去醉仙楼,才会实现她们的价值!王氏完全没有任何愧疚感和负罪心里,理所当然地决定了无忧和无双的命运。

    村长听了更是恼怒不已,没想到这个时候了弟妹还没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卖女求荣这是他们季家村所不齿的,更何况是分了家的孙女,她们更没有处置权!

    看着村长和大家的表,周氏谎了神,立刻拉出歪理道:是呀!大伯!她们两个小赔钱货品,可以用来换取我和娘的命是她们的荣幸,她们应该孝敬长辈,为我们季家出一份力!更何况她们被卖去醉仙楼又不是去死,但是她们不来换我和娘,我们的下场就是等死呀!

    村民听了这些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见过无耻的却没见过如此无耻,若是无忧和无双这两个小姑娘被送去醉仙楼,那么一生都毁了,她们是不用死,但是却生不如死。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突然觉得周氏和王氏的麻烦是她们自找的!

    村长听了周氏的话,恼怒出声道:你们真的太让我失望了!居然能够说出如此灭绝人的话来!这些下场是你们的自找,我们不管了!

    周氏和王氏听了村长的话,心里咯噔一声糟糕,因为村长最注重公平正义了。

    于是立刻哀求道:大伯!你救救我们吧!我们刚才是气糊涂,吓傻了,才说出这样的话,看在公公的份儿上,您就帮帮我们吧!

    周氏知道况不妙,立刻认错上演苦计期期艾艾道。

    王氏一听也立刻反应了过来,刚才自己吓傻了才说出这样的话来,立刻哭泣道:是呀!大哥,你也知道我就是嘴巴毒,心里气不过才说这话的,您一定要救救我们呀,老爷可是您的亲弟弟呀,他为了您能上学,从小就被送到了别人的府上当下人,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欺负···

    说着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声震天。

    果然村长一听,想起了二弟小时候是多么乖巧懂事,经常跟在自己后面叫着哥哥,后来家里穷得揭不开锅,娘亲他们也没办发才把二弟卖到大户人家当小厮,能挣银两,还能有饭吃!在看着哭得一塌糊涂的王氏和周氏,心里一软,脸上有些松动。

    刀疤男站在一边欣赏着猎物挣扎的闹剧,用来娱乐一下郁闷的心

    村里人虽然也看不惯周氏和王氏两个泼妇,但是也不想眼睁睁地让她们去死。

    村长想了很久,下定决心出声道:你们去把季枫叫来,顺便让人把无忧和无双叫过来!

    周氏和王氏听了这话,心里松了一口气,满是喜悦,但是却不敢表现出来!认为自己有救了。

    就在这时候刀疤男充满戏虐的声音响起:晚了!卖契已经没了,我们醉仙楼看不上那两个小姑娘了!我们想要你们的命!

    刀疤男才受到主人的叮嘱不能对这两个姑娘出手,否者就是找死!他还不想死,只是咽不下去这口气罢了!

    周氏和王氏听了。子一抖,知道她们被刀疤男戏耍了,脸上满是恐惧和绝望,但是她们不想死呀!

    村长听了立刻道:好汉!有事儿好商量,杀人不能解决问题,还毁了声誉,得不偿失,做人要以和为贵,你不是还有第二个办法吗?只要还得了三百两银子就放了她们!

    不错,只要你们还得了三百两银子,我们也很好说话,毕竟我们醉仙楼也是开门做生意的!刀疤男听了村长的话赞同道,三百两银子在他们醉仙楼这样的消金窟算不得什么,但是够几个兄弟去吃一顿了,只要王氏拿得出来,他们不介意放过她们,要对付她们,以后若是有机会。

    听了这话周氏露出了希望,只是下一刻就黯然了,三百两银子这么多,别说她们家没有,就算有这老太婆也不会交出来的。

    果然,王氏尖利的声音响起,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杀猪般的声音响起:什么三百两银子?你们怎么不直接要了我的老命!就算三十两银子我也拿不出来!

    果然是个贪婪的人,为了银子连命都不要了。

    周氏虽然也贪婪,但是她更惜命,而且知道王氏这十多年在季枫和几个媳妇儿上榨了不少银子,而且还在大户人家做过下人,积蓄应该不下于三百两!

    于是对着王氏劝解道:娘,若是有钱,您就把银子拿出来吧!毕竟命都没有了,还留着银子干嘛?难道留给公爹娶填房,霸占咱们家吧财产,欺负您的儿子!

    王氏听了周氏的话,冷静了下来,她可不能便宜了别人,跟他人做嫁衣,若是自己死了那死老头肯定高兴地要死,正大光明地把那个臭寡妇娶回来,霸占她的家产,她才不要这样,要留住这些首先要惜命。

    于是对着刀疤男道:英雄,您不要伤害我们,我这就去给你们拿银子来!

    刀疤男看了看王氏谄媚的嘴脸,恶狠狠道:不要给我玩什么把戏,否者就拿你们的鲜血来洗刷我的宝刀!

    王氏看着刀疤男凶恶的嘴脸后退一步,立刻去了房间,半开夜壶,去取箱子,发现箱子里面的东西都没有了,一声巨大的咆哮声响起道:是哪个杀千刀的把我的银子给取走了!我要他不得好死!呜呜···

    巨大的咆哮和叫骂声不绝于耳,哭声比刚才伤心了一百倍!那个声音真是撕心裂肺,若是让她抓到那个头钱的人,绝对会给她拼命,简直是偷了她的命根宝贝儿。

    周氏听到王氏的叫骂声立刻跑了过去,心里咯噔一声难道银子没了?那她们的命?这后果不敢想象!

    王氏看到周氏到来,立刻伸出粗糙的大手给了周氏耳光打得周氏晕头转向找不着北道:人,一定是你拿了我的银子,这屋子里除了你没有其他人,说,你把我的银子拿到哪里去了,快给我乖乖吐出来,不然的话,我要你好看!

    周氏被王氏打得耳朵嗡嗡作响,头晕眼花,嘴角流出了血丝。

    人也懵了,等会过头来,眼中闪过一丝狠辣和暴虐,迅速消失不见,一副委屈的样子道:娘,媳妇儿没拿您的钱,刚才我一直都和您在一起,有什么时间去拿银子?更何况娘把门关的严严实实的,我连娘把银子放在哪里都不知道?

    这么说若是你知道我把钱藏在哪里,就会去取我的银子了?而且你也不是一直和我在一起,我中途曾经上过一趟厕所!王氏听不进去周氏的解释,立刻抓住语言漏洞,看着周氏恶狠狠道,恨不得吃她喝她血。

    娘我没有!

    没有?银子怎么会不翼而飞?家里就你我二人,你这个养不家的白眼狼,长得丑,还喜欢出来作怪,心肠狠毒,贪婪自私,胡搅蛮缠的刁妇!王氏咒骂起来中气十足,完全忘了自己狼狈为的事儿。

    周氏听了脸也沉了了下来,她本来就是沉不住气的人,哪里受得了王氏如此的辱骂,而且她也不是一个好媳妇儿,立刻上前对骂道:我是刁妇白眼狼?我贪婪?这还不是你怂恿的,卖这两个人还不是你同意的,这手印儿还不是你让按得,现在出了事儿却来怪我,您老人家没有老眼昏花,头脑发昏吧?

    王氏听了周氏的话立刻气不打一出来,平时在自己面前乖巧的媳妇儿竟敢顶撞自己,想也没想立刻伸出左手给了周氏右脸一个耳光。

    周氏这下怒不可遏心里最后一点儿理智也没有了,深处吧右手抓住王氏的头发道:你这个老不死的,我忍你很久了,要不是看在你银子的份儿,老子会来讨好你?长得又老又丑,还有口臭,喜欢掌控别人,以为别人都尊敬你?你自己才是被人牵着鼻子走的傻!···

    周氏的话越来越难听,王氏气得嘴角抽搐,上前就给周氏招呼而去,周氏也不是好惹的既然撕破了脸,她怎么还会忍耐,虽然不如王氏魁梧,但是胜在年轻,打起架来半斤八两,你扯我的头发,我甩你的巴掌,手脚并用,抓咬上场,两人打得难舍难分。

    进来的人看见了立刻目瞪口呆,没想到一转眼事就发展成了这样!

    婆婆和媳妇儿打了起来,这怕是乡里八村头一回,而且两人都很彪悍,美名远扬,刚才还亲如母女,现在却宛如仇人!

    过了好一会儿大家才回过神来,上前阻止两人继续斗殴!

    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周氏和王氏拉开来,一个个鼻青脸肿,头发散乱。

    村长气得话都说不出来,季家二房的事儿他是管不了,也不想管了。

    村民看着王氏和周氏脸上满是鄙夷。

    这时候刀疤男走了上来,沉沉道:看来二位是没银子还了,既然这样你们就跟我去醉仙楼走一趟!

    刀疤男的话刚落,几个汉子就立刻把她们围住,磨刀霍霍的样子,吓得王氏出声道:英雄,您不要抓我,银子被这人藏了起来,你要抓就抓她吧!王氏指着周氏的鼻子道。

    周氏闻言勃然大怒道:英雄,你不要相信这老不死的话,我才没拿银子,我连她把银子藏在哪里都不知道,怎么会拿银子,明明是这个老不死的舍不得银子,把它藏了起来,却装作丢了,您要银子找她去!

    王氏听了立刻反驳道:你这个人,居然敢污蔑我···

    ···

    刀疤男对泼妇骂街的闹剧没啥兴趣,看着骂得昏天黑地的二人,冷冷道:把两人都给我带走!

    不!你不能这样!二人一口同声道。

    不顾周氏和王氏的哭喊,几个大汉拖着二人上了马车,然后消失不见。

    村长也无可奈何,对旁边的年轻人道:快点儿把这件事告诉老二和季枫他们!越快越好,让他们想想办法,希望她们还有命才好!我们也只能帮到这个样子了!

    几个年轻人点点头,想着季枫和季家上房的人的方向跑去!

    季枫赶着牛车搭着无忧一行人回到了村口,突然看见一个小伙子匆匆跑来,气踹嘘嘘道:季先生,季先生!不好了!你娘出事儿了!

重要声明:小说《空间之锦绣田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