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拒爱

    沈盐盐再度站立于上海某富人云集的华美小区的门口,一切恍如隔世。舒悫鹉琻她踟蹰了很久,才迈着沉重的脚步,走进去。

    心已倦,人疲惫。

    她的心中,已经开始想念那个有着仿佛没有尽头的辽阔草原的地方。绿草如茵,百花争艳。阳光闪耀中,大地充满了天苍苍野茫茫的遒劲神韵,还有曲曲弯弯的湖泊与蓝天竞秀,悠闲自在的羊群与白云媲美。让人不想要尽领略一次策马扬鞭的豪爽,夕下逐马的浪漫……

    轻轻地拧开门锁,她准备面对一个完全独立、静谧、只属于她自己的空间,却不期然,望进一双激洋溢的黑眸。

    室内温暖的光线,穿过无形的空间,照亮两个人的脸庞,一个纯美柔润,一个英俊雅,似乎跨越了年龄的界限,无比登对。

    他们静静地对视,她看着他,而他则静静地对她露出微笑。

    分别的时间并不长,可是对于两人来说,好像已经分开了太久。再见到彼此,他们才发现,他和她的一切,都深深烙印在她和他的心中,如此清晰。

    天地间格外沉静,四周没有一丝杂音,这让他们将这一切感受得更加深刻。

    这一刻的氛围,与他们相识之后的第一次别后重逢,多么相像。不同的是,那时候,她与他,能够坦然相对。而此时,他的目光中多了一丝狂,似乎代表了一份锥心的想念。而她则悻悻的,只感到无限的疲惫。

    他一动也不动地望着她,时隔多,风尘仆仆的她没有任何改变,看上去依旧沉静谧然,飘逸清灵,依旧有着不染俗尘的美丽。

    喉头几番抖动,他才将问候的话说出口:“欢迎你回来。”

    还没等沈盐盐说什么,祁银舜的手机突然响起。电话的另一端,传来董毓翡急切的声音。

    “儿子,妈有话要对你说。”

    祁银舜的开心溢于言表,他毫不犹豫地打断她:“妈,盐盐回来了!”

    董毓翡那一边,立时鸦雀无声。

    “妈,您听到了吗?盐盐回来了。”

    “……哦。”

    “我正在她这边。妈您有事吗?”

    “嗯,……没事了。回来再说吧!”

    “好的,妈再见。”

    “盐盐。”放下电话,他轻声地呼唤着,格外小心,仿佛怕她会随时消失不见。

    凝重的神态后,她给了他一个微笑,对他轻轻点头。

    “你……这几天……” 护在她的旁,仿佛急切地想用力呵护眼前的珍宝,又怕会一不小心碰碎了她。他将问题问得紧张兮兮的。

    “我出去散散心。” 她淡淡而笑。

    “哦,好。”他紧张兮兮地看着她,不再多问。

    沈盐盐轻声对他说:“没什么事,你就回去吧!走了这么多天,我也累了。”

    他立刻点头:“好的,你多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

    沈盐盐摇摇头:“你那么忙,不用总是来看我了。”原本想要告诉他,她已决意离开。想了想,她的话还是咽了回去。算了,过几天再说吧!她很累,不想听解释,也不想给他解释。

    “盐盐。”门已关闭,他却依然在门外久久地站立,喃喃地,叫着她的名字,直到她看不见的这一刻,他才许自己的眼神中流露出深切的怜。语气中带着无比的慎重,还有只属于她一人的狂烈如火的感:“我愿意和你,从朋友开始,我们重新再来。”

    这一次,他不会给她任何压力,他清楚自己想要的,是和她一生一世的厮守。

    “什么?您说她这十天,一直和印潇卓在一起?”祁银舜惊异地一跃而起,不可置信地望着他的母亲。

    董毓翡缓缓点头:“虽然你说盐盐只是去散心,最好不要找她,她会回来。我毕竟还是有些不放心。这孩子对你的心意,还是比较真的。我怕她承受不了失去你的打击。结果……”

    结果她就查出了这个令她震惊的事实。

    祁银舜连连摇头,一千个不相信:“怎么可能?他们两个,只有一面之缘,甚至都算不上相识啊!”

    这一点,董毓翡亦点头肯定:“我确定他们两个,此前确实不相识。盐盐在一个购物中心,得到了台湾十游的奖品。那个购物中心,是印潇卓的隐形资产。”

    十天时间,两个人一直在一起。十天之后,沈盐盐走出了印潇卓的家,哪里都没有去,乘飞机直飞上海。这一趟台湾之行,她的目的地似乎就只有印潇卓的家。印潇卓究竟有什么样的本事,让个极强的沈盐盐留在一个陌生男人的家里,整整十天?表象容易看到听到观察到,真相则依旧迷雾重重。

    俊颜冷绷,双手紧握成拳,祁银舜的眼中,尽是狂风暴雨。

    董毓翡一动未动。“儿子,你想干什么?”去杀了印潇卓。她肯定他会有这个想法。小桌子这孩子,内心的暗让人感到可怕,真是欺人太甚。先是风亦芜,再是沈盐盐,他就是看不得小舜子幸福吗?

    祁银舜心乱如麻。“您让我想想。我需要想一想。”

    董毓翡惜字如金地提示他:“杀了他,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祁银舜的傲气丝毫不曾减低半分:“杀了他?完全不至于。从前他不配做我的朋友,现在他也不配让我恨他。我的生活,不需要掌控在别人的手里。他想要主导我的喜怒哀乐吗?他太看得起自己了。”

    正色地望着他的母亲,他的心意早已确定:“妈,您放心。我的,我无论怎样都不会放弃;已经过去的过去,我会放手。”

    静谧的空间中,一男一女,静静地相对而坐。男人灼的目光,与女人清淡的眼神,寂寂呼应。

    他延拓良久,终于开口:“盐盐,回到我边吧!做我的女朋友。离开你的这些天,我想得很清楚,我不能忘记,我们的过去,我们俩一起走过的那些子,我不能忘记你。”

    女人惊异地望着他。他这番听起来深意重的告白,并不在她的意料之中,但是这一记重石,却无法在她平静的心头,激起任何涟漪。

    站起来,凝目瞪视他,她的心有些激动,但却无关他此刻的表白,而是其它。

    “三十年的人生中,你遇到过多少女人?你曾经拥有过多少女人?要我说,你比甄嬛的皇帝还牛,他都没办法像你这样,天天换,想换就换。”

    “我真的很怀疑,你和那么多女人一起走过那么多的子,你能记住几天?莫非你都不能忘记吗?你的大脑居然没被那么多无处安放的记忆搞到爆炸?我还真佩服这个脑袋的含金量,它还真是够--简约而不简单啊!”

    话音格外的清冷,她冷静得让人畏惧。

    “一生一世,生生世世,你都愿意,与她相随。”

    她扭头看向他,认真地对住他的眼:“这话很让我感动,我并不希望你改变。你不觉得,这一次,你又变得太快了吗?”

    毫不犹豫地,她撂下最后一句话,拍板定案:“我不同意,我不会再和你在一起。你应该了解我。”

    中的痛楚纠结着,让他几乎难以呼吸。他怎能不了解?她的决定,一旦成为决定,就不会轻易被改变。

    他怎能不了解?表面上的她,温和谦逊,待人待事彬彬有礼,是好是坏宠辱不惊,其实却是一个骄傲到骨子里的任女子。她不是那么容易上一个人的,而一旦断,也绝不会轻易复原。

    坚强的伊人站立在窗前,目视着窗外,视野何其狭窄,除了高楼林立,她什么都看不到:“好想念我的家乡,想念那片意盎然的草原。绿草青青、黄花点点。置于这一份蓝天碧草的氛围里,似乎走进了一个清凉的世界,那些尘世的喧嚣,都会在清爽中自然去。这一份恬淡,真让人心神愉悦,乐不思归。”

    回过来,她清澈的眼,与他心痛的黑眸相对,坦然、无谓:“谢谢你,这一次的邀请,让我终难忘。我决定了,我要回到过去。回到我应该去的地方。”

    此时,在沈盐盐的楼下,在房间内的他和她都看不到的地方,还站着另外一个男人。自从她离开之后,他就彻底放手,再没有跟她有过任何联络,任何交流。但他恰如祁银舜一样,会在每一个想念她的时候,放任自己的体脱离了大脑的控制,来到她的窗下,悄悄地来,静静地走。带来炙的心意,却带不走

    一片云彩。

    回忆让他深受折磨。

    要他怎样能够忘记,当他被她从马桶里“解救”出来,帮他擦着一头一脸的水,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称职“主妇”在得知了他的“卫生间奇遇记”之后,开心大笑的模样。虽然她狠狠地嘲笑他,算是给被他从心灵到体都深受折磨的十天出了一口恶气,但那个阳光般粲然的美丽脸庞,瞬间点燃了他腔中累积的所有。她扶他回到上,打来水,为他擦拭上半的时候,他几乎不敢看她。不是几乎,他完全不敢看她。他自知,只要一眼,他便会再也无法自控。侍奉一个大男人,甚至为他脱衣擦,这对她来说,也是从未有过的第一次吧!当她离开他几米之外,他偷偷望过去,还能够看到那个如桃花般艳的容颜上,有着粉嫩嫩的红润。

    回忆让他倍感温暖。这份意深深地熨烫在他的膛上,暖他一生。

重要声明:小说《独宠极品剩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