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十天十夜(三)

    我呢,只不过给他弄来了一块小磁铁,让他无论怎么扔,都只能扔到东北三省的范围之内而已。

    然后在铁路售票处再做上一些手脚,轻松将他支到了他们想要让他去的地方。却不想,祁银舜没和那位出禄家的名门之女有任何交集,倒是带回了一个同样年纪的大婶,而且还奉若珍宝,实在令人匪夷所思。这是祁银舜想要得到幸福的节奏吗?他休想。因为他印潇卓,不许。

    他的话,收效不错。沈盐盐陷入沉默。印潇卓不住心奇佳。你能想象他当时的样子吗?

    沈盐盐不答,她只是平静地接过印潇卓递过来的碗,又把漱口杯和小毛巾递过去。等到他漱口擦手之后,又再拿回来,放回到厨房里面。然后才走回到印潇卓的前,依旧坐到她放在近前的椅子上。

    我能想象。她说话的神分外平静,就像两人谈论的,是于己无关的事。我们第一次见面,他是被我捉的。目视着印潇卓惊讶的表,她再强调:青草铺的

    没什么有必要隐瞒躺在上的男人,他对于祁银舜的了解,远远多于她。

    印潇卓摊开没有受伤的左手,没有给予他们的神奇初遇,任何的评价。祁银舜无论做出多么出格的事,他都不会意外。他只是觉得,男人不坏女人不,真是一个亘古不变的真理。哪怕看起来那么清高特儿的沈盐盐,也无法免疫。

    沈盐盐也没在意。上这样一个小自己那么多的花心大少,如果说自己的不是人家的富家子的份,这话谁信?她也累了,反正一切都已结束,她也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释。她只是有些感想,想要对他表达,为了帮他,当然,也帮她自己。你知道李纯吧?

    印潇卓点头。

    沈盐盐沉稳地坐着,用如轻盈流水一般的声音娓娓道来:她是我大学的同班同学。我们两个的寝室,面对面。在大学里的四年,我们抬头不见低头见,一起学习,一起温习,一起整整一宿不睡觉在班级里面看电视,一起抄写我们都的却找不到歌词的歌。我还记得,她把‘痴换来一生回忆’愣是给听成了‘痴换来一生没人理’,我们为此笑话了她好几年。后来,我们毕业了,竟然一起被分配回了沈家镇,来到了化工厂。她很有领导才能,而且还嫁了一个能在事业上对她有所帮助的老公,而且她总是能够遇到欣赏她的贵人。于是,她平步青云。可是,自己取得了不俗的人生成绩之后,她是怎么做的呢?她在我有机会被从普通工人提拔为主管的时候,痛下杀手,将其他人提拔上去,而让我非但不能提升,还要承担别人留下来的双份工作。后来因为我对此表示了不满,她险些让我下岗。当时要不是级别高于她的领导们考虑到我非常适合我正在从事的工作,换了别人可能达不到我的程度,我就真的要下岗了。我没有屈服,但我拿她无可奈何。可是,排挤我,她又得到了什么?快乐吗?优越感吗?我不知道。但最起码,我知道我自己的想法。我不会因此恨她,更不会因此而把我的人生定义为:一生何求,只为打倒她,报仇雪恨。我曾经对祁银舜说过: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今生今世,有缘相识,有缘朝夕相处,是一种不可强求的缘分。不管善缘抑或孽缘,平常心最重要。我不会因为边的同事有缺点,就觉得他们是天底下最难缠的人。即使我只能面对平淡无奇的生活,我也依然选择忠实于自己真诚的内心。

    她的经历,虽然听起来不过是平淡平凡,没有一丝起伏。但这就是真实的人生,老百姓最普通的生活插曲。她希望能够用她的经历,告诉印潇卓,一个最普遍的真理。她和李纯,他和祁银舜,还有其他的他们和她们,地位不同,财富不同,拥有的不同,但大家的心境,都一样。

    印潇卓低着头,长久无言,长到沈盐盐以为他又睡着了,刚想离开,他终于又再次开口:你有隐形的工作吧,是不是做老师的?不然怎么这么说教?

    她那么真诚地袒露自己的心扉,就为了对他的病能有所帮助,他居然这么揶揄她,沈盐盐一脸阶级斗争的表甩给他看,可恶的倔男人,一辈子也看不到后脑勺:我只不过是经历过,有一些感触而已。

    他的表让人看不懂,既没有邪气又没有诡异,就是淡淡的,平静的,看不穿心里在想什么。别感触了,你不就是历尽沧桑吗!等我体好些,我带你去玩旋转木马。

    盐盐听得一头雾水,这个男人总是有能力让人吃惊:什么意思?

    他慢条斯理地回答她:你没听过一句话吗?和女人相处,如果她纯真简单,你就带她去看繁华世界;如果她历经沧桑,你就带她去玩旋转木马。和男人相处,如果他窦初开,你就宽衣解带;如果他过尽千帆,你就炉边灶台。风亦芜和祁银舜现在正在做的游戏,就是去看繁华世界。这个,看来不适合你。而我呢,你的办法用的不错,粥很好喝!

    平静地看了他十秒钟,沈盐盐冷冷地告诉他:繁华世界看在我的眼里,都是一个样子。台北和上海,我并未感受到有何不同。至于旋转木马,看来你从来没有坐过吧,都是看的言剧?那我告诉你,玩木马是有高和体重的限制的,我超重了,上不去。

    上海。

    沈盐盐的临时家中,一干人等齐聚,心急如焚。

    怎么会,怎么会这么多天音讯全无,这孩子能到哪里去?

    金翡翠有些怨恨自己,怪她,明明很喜欢这个孩子的,怎么就这么多天不闻不问。可是,这毕竟是年轻人自己的事啊!她原本以为,小舜子能够圆满的解决所有的问题的。

    佟玉锁要更加冷静一些:有没有问过邻居,她们怎么说?

    祁银舜急切的心溢于言表:不仅问过了邻居,而且还调取了小区的监控录像。她失踪的那天,手上只拿了一个不大的背包。看不出来是要到哪里去。看起来她走得蛮轻松的,也没有人跟踪她,或者是强迫她。盐盐的警惕最强,绝对不可能受骗上当的。

    相对于三个人锅上的蚂蚁一般的焦虑,董毓翡冷静许多:孩子,是不是你跟她说了什么?

    祁银舜心虚地低下头:没……没说什么。

    没说什么,这个女孩子会不辞而别?董毓翡认定沈盐盐绝不会这么做。就算要走,她也一定会找到她,还有翡翠和玉锁,正式地跟她们说再见。除非……这一次离开,她不想让别人知道她的去向。那就意味着……

    你是不是要和她分手?

    三个女人全都瞪大眼睛,等待着他的回答。

    黑眸暗淡,这些天,他被心中的愧疚反复折磨,满脑满心全是盐盐伤感的神:我还没有想好。

    佟玉锁眼见两个死党的眼神犀利,怒气冲冲,连忙站出来纠正她们的偏离:先不说他了。我们现在怎么办?是否有必要报警?我们可以报失踪,如果警察介入的话,就可以彻查火车、飞机、汽车等等的行程记录,只要她做过任一交通工具,找到这个孩子就容易一些。

    我不同意。祁银舜断然否决了这个提议。

    金翡翠立起眼睛,不可置信地瞪着他:为什么?你怎么还不同意?你知道不知道,这个孩子跟你那么要好,你给她这么大的打击,她的心是什么样的。你不担心,她有可能放弃自己的生命吗?越快找到她,就越少一分危险啊!

    连连摇头,祁银舜的回答万分肯定:盐盐绝不会这么做的,我很了解她。她非常非常坚强,而且,她还有亲人,她是绝不会放弃紫仔的。如果她只是出去散散心,而我们却报警让众多的警察去找到她,那个景,她会多么尴尬?

    只有他,最了解她的个。她其实是非常面子的一个人。如果心糟糕的她,只是简单离开几天,到外面去散散心,却不其然地被警察围住,自尊心很强的盐盐,一定会感到万分难堪。他已经让她那么伤心,怎么忍心再给她添乱?

    金翡翠急得走来走去:可是她手机关机,网络上也联系不上,家里也没有回去。这看起来难免让人不担心啊!

    佟玉锁思前想后,倒也赞成祁银舜的意见:小舜子说的也有道理。也许,这孩子只是想要摆脱她目前的生活状态,暂时遗忘所有边的人,自己安静一下。去旅游了,也说不定。

    董毓翡点头,以她对于沈盐盐的了解,她赞成佟玉锁的话:也许,整理好了自己的心绪,有勇气面对现实的一切了,她就会回来的。

    我还是好担心。

    金翡翠看向佟玉锁,佟玉锁同样点头,她也很担心。

    祁银舜安慰着三个女人:妈,翡姨锁姨,你们别担心了。这几天,我会继续找的。如果再没有消息,我就去报警。

重要声明:小说《独宠极品剩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