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风起时,我心亦荒芜

    优美的乐曲声随之响起,看了这么多的好戏,真感谢敬业岗的音响师还记得忠实地履行他的工作程序。祁银舜手中环抱着一束鲜花,徐徐走向典礼正中。一的锦衣华服,将他健硕的躯衬托得完美无缺。一动一静间,步履徐缓、气度沉稳、顾盼之际、英姿飒爽。

    准新郎与准新娘,四目相对,经历了刚刚的惊喜一刻,她为他和他的家人开心,脸上满满的都是分享到的幸福;而他的脸上,也洋溢着喜悦,温脉脉。

    接下来的仪式,是这样被预想的。没有戒指也没有起誓,他只需信步登上代表着的承诺的13-14式台阶,并献上手中的鲜花,代表了他的一份甘愿奉献自己的心意和一个有希望被天长地久的承诺。

    唉!

    就在祁银舜已经登上了几阶台阶,即将走到二楼平台,准备送上鲜花的那一刻,全场静谧,却不知道从哪里,悠悠地飘来了一声女子的叹息,很轻很轻,仿佛怕人听到。可是,在场的所有人却听得如此清晰。

    祁银舜只觉得,自己周的血液都因此而变冷,然后那一份来自心灵的认知,又让他登时血沸腾。

    --风起时,我心亦荒芜。

    那声音不容他错认,因为他将那个声音的主人在心中思念过千次万次,想念过百转千回。

    然而他转之时,看到的只是一个从门前飘然而逝的女子的背影。

    沈盐盐追到二楼的平台处,只看到祁银舜在门口毫不犹豫地扔下了手里的捧花,义无反顾地追了出去。

    她木然呆立,如同一尊雕像。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景,瞬间让她想起了一首歌曲的mtv。

    不要问我一生曾经过多少人,你不懂我伤有多深,要剥开伤口总是很残忍,劝你别作痴心人。是不敢不想不应该,再谢谢你的,最怕这样就是带给你永远的伤害。在这首《谢谢你的》的原版mtv中,女主角也是在二楼的平台上,凝望着下面正准备落跑的男主人公,眼含泪,将手里的捧花扔给了他。然后,楼上楼下,两人独自伤悲。

    惊人的巧合。区别只是,祁银舜不只是不要她,连她的花,都不要。

    她相信,没有多少人,记得这首歌曲中的景。甚至看过这首mtv的人,都太少了。能够在这样一个时刻,想起二十年前发行的这首歌曲的mtv,只能证明,自己太老了。而刚刚,虽然她看到的也只是一个离开的背影,但,那女子材高挑,袅袅婷婷,婀娜多姿,一头乌黑的长发,几乎垂到脚踝,看背影也知道,是一位不可多得的绝代佳人。也许,这就是祁银舜离开的原因。

    全场静谧。从订婚宴开始前的剑拔弩张,到有如琼瑶戏里天神般现的台湾荀氏集团总裁,再到令人潸然泪下的史上最煽遗嘱。就是最狗血的电视剧里,他们也没有看到过这么激动人心的剧。可是,所有人的幸福还没有机会延续,在听到一个女人的一声叹息后,男主角竟然脚底抹油、毫不犹豫地落跑了。没有人议论纷纷,这样出人意料的形,让人们面面相觑,鸦雀无声。

    被孤零零地丢在了风暴最中心的女主角,此时的表,竟然也是出人意料的平静。虽然她不愿意受人瞩目,但此时此刻此此景,确实是轮到她说话了,她想不说都不行:大戏已经散场了,大家都走吧!

    董毓翡、金翡翠、佟玉锁同时上前,金翡翠泪眼汪汪地拉住她的手:孩子……

    明明是一场可遇而不可求的言大戏啊,却在应该进入**的时候,戛然而止。这算是怎么一回事呢?小舜子啊小舜子,你也太不是东西了。现在的沈盐盐,楚楚可怜的模样,太让人心疼了。

    沈盐盐笑笑又摇摇头,安慰着心疼她的几个人。她不知道的是,她的笑根本就没有在她的脸上形成哪怕类似一个笑容的形状。她的话说给董毓翡:阿姨,您也回去吧!就算有大大的惊喜,今天也够您受的了。

    佟玉锁担心地望着她:那你……

    我还不能走,我还得……等他回来。

    董毓翡言又止,不忍心伤害看起来已经如冷凝的玻璃一般的心碎女子。刚刚那个女子,虽然她没有看清,但是,小舜子的表现,让她隐约猜到,来者为谁。可是,对于这个女人的存在,沈盐盐知道多少呢?

    您放心吧,不会让我白等的,他会回来。因为,她的悲伤如此透明,她的话依旧有如先知:他欠我一个交待。

    **

    订婚礼堂中,人去楼空,只剩她一人。大家都够好心,没有人留下来陪她,连酒店里的工作人员都走光了,只为了,不忍心看她独自伤悲。

    一场订婚大宴,最终演变成了一幕狗血的剧

    无助地屈下来,就近坐在了二楼的平台之上,盐盐的心里是空的,她没有做好任何心理准备,不知道应该以什么样的姿态来面对。什么所谓的狗平静,她根本不是平静,她只是傻了蓕钼,呆了,不知道该有什么样的回应而已。

    疯狂大哭?疯狂大叫?疯狂歇斯底里?就算她喊,她也换不回心已经跟着走了的人。就算她叫她闹,换不回他的回应,她岂非自取其辱?

    这是为什么?今时今的一切,是怎么发生的?究竟是为什么?

    **

    祁银舜疯狂地奔跑着,他要找到她,他一定要找到她。这一次,他不会放任她再次离去。

    只是听到她的声音,看到她的背影,他就可以第一万次地再度确定:她依旧是那个他第一眼便上并认定的女子。

    一双灼而惊艳的黑眸,男人屏气凝神,盯着历经岁月洗礼依然不改的那一抹绝色丽影,炯炯清亮的眼神中,有着无比的认真与深

    他的心,一如十年前一般悸动;他的眼神,一如十年前一样目不转睛。眼睛里熊熊燃烧的火苗,直勾勾地燃向她,一瞬也不瞬。她依然是她,明艳不可方物,如同一团冰火,魅惑他的心,蛊惑他的神智。

    如果这个人世间真的有痴的男人,那就是他。苦苦守候十年,不变的是对她的恋。

    她可知道,为了她,他冰封了自己所有的恋,只等待着她的归来为他溶解;她可知道,十年来他的心灵,每一刻都在孤独地承受着想念的悲哀,在每一个黑夜里留下多少挣扎的苦痛?

    等过多少花开花落,度过多少来,依旧从来不曾遗忘,他曾经对她许下最简单却也是最甜美最长久的誓言。盼望着盼望着,她的,能够为他苏醒。

    她对他而言就像是一道美好的阳光,照亮了他的生命,他曾经对天承诺,要用尽一辈子的时间,只为好好她。

    这,就是祁银舜给风亦芜的

    **

    ——

    真没想到,这些年,我沉浸在自己的忧郁里,你呢,也活在对前女友的怀念中。这样的两个人,未免可笑。

    盐盐。

    盐盐在心里狠狠地冷笑。可能在他的心里,现在也只剩下这个名字他还记得了。可是现在,她不需要他的任何解释。她不需要。她不会强求他,一刻都不会强求。她是天底下最拿得起放得下的女子了,一直都是!

    我们都冷静一下吧,你需要时间,我也需要时间。

    说完这些话之后,不再看他歉意的表和急切想要解释的脸庞,她毫不犹豫地转离开。

    ——

    沈盐盐呆坐在沙发上,深夜里,她没有开灯,执意将自己陷入无边的黑暗。或许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真正的平静下来。

    没错,上面的对话,全是她脑海中的想象而已。人家那位祁银舜大虾,落跑之后,便一去不复返。她一厢愿地以为他最起码还记得她的名字,却原来,那个女子一出现,他根本就忘记了,世界上还有她沈盐盐这号人。

    她笑,笑出了声,声音中带着哭音。她在狠狠地嘲笑自己,嘲笑自己的天真。亏得她还信誓旦旦地告诉所有的人:他会回来,因为,他欠她一个交代。可是,最讽刺的事是,她从上午等到下午,又从下午等到了晚上,没有等来祁银舜,却等来了酒店夜晚守门人。虽然说,整个酒店都被董毓翡包下了,但晚上总不能不让人家看门吧?当那位毫不知的老大爷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打开了酒店的几盏光芒有些微弱的壁灯,竟然赫然看到了呆坐在二楼的她时,吓了好大一跳,险些哭爹喊娘。

    她不想让这位心地善良的老人家不断战战兢兢地揣摩这个看起来颤巍巍走路仿佛没有根的女人是否来自于另一个世界,敷衍了几句,就连忙离开了。

    就这样,她精心筹措的那几句祁银舜回来找她的时候,要对他说的话,一句也没有派上用场。

    你的过去曾经是怎样的伤,为何到现在都不能忘。难道我不能弥补你的缺憾,你不把心意转。

    一首歌的歌词突然自己蹦到她的脑海中,她轻轻哼唱起来。

    我的心是沙漠海,多总无奈,你的伤痕一直到现在,有谁看不出来。我的心是沙漠海,等不到你的,在你眼中看不到未来,看到你要离开。

    ..

重要声明:小说《独宠极品剩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