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用尽一生的疼爱

    我没有选择。黑眸再次黯淡。

    非得已。说出这句话,他心如刀割。

    非得已?她凄惨的笑,目光充满讥讽:你的形容未免太过了。不好意思,我真的难为你了。

    毓儿。每叫出一次她的名字,就像有一把刀在不断凌迟着他的体,那么痛,那么痛。

    不要再叫我。女孩儿说出来的话,格外清冷,格外决绝:既然你已经做出了选择,我尊重你的所有决定。还有几句话,是我最后能够对你说的,请你听好,我绝不再说第二次。有一天,我们说好了,今生今世的路,要两个人一起走,纵然风雨相伴,我也愿意和你一起,绝不回头。但是现在,我的这份信念,已经变成了可笑的孤军奋斗,我等来的,只不过是一无所有。我绝不为你为我自己,感到悲哀。我不怪你,不怨你,不恨你,不后悔。我希望你也能够别怪,别怨,别恨,别后悔。这一别,我们永不再见。

    她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子,没有任何一个女人,可以比她更骄傲,可以比她更坚强。她不会求他留下,不会告诉他自己有着多么显赫的家世,可以带给他怎样的帮助。她要的是纯粹的,不是金钱背后的交易。

    她只在他转之后,没有人看见的那一刻,留下、然后义无反顾地抹去,她的泪水。

    **

    脸色平静,没有人能够看得出,她的思绪曾经穿越到过去,忆起了那一段难忘的时光。收敛了所有激扬的心绪,她平心静气地询问着:你怎么来了?

    就算她说过的是不再见,她也想过一百次一千次一万次他们的再次邂逅,这一刻,她做过了太多的心理建设,她有这个自信:气场有余,应对十足。

    在订婚宴开始之前,我有一件事要宣布。

    他环顾四周,发现不需要再请人维持秩序了,所有人因为他的到来,已经自觉自动地停止了所有的交流和活动,全场早就在他那一声呼唤之后,就变得鸦雀无声。

    他表轻松地微笑着,接过了在场的工作人员递给他的话筒,朗声说道:大家好。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台湾荀氏集团的董事长兼总裁荀奕恒。我在这里宣布,我自愿出售荀氏集团的部分股份,获得流动资金300亿元,无偿用来支持蕲昰集团实现私有化。

    瞪圆眼、再张大嘴。在他宣布的一瞬间,所有宾客,都无一例外地流露了这样的表。也许有人见过他,打过交道,但更多的人与他并不熟识。只是,他和祁银舜站在一起的场景,让人们瞬间领悟了些什么。

    很快,有人已经反应过来。笑声、欢呼声、喝彩声、掌声,此起彼伏地响起。更多的人们开始簇拥在董毓翡边,向她表示祝贺。恭贺雨过天晴。

    就连小张魔术律师也走过来凑闹,他彬彬有礼地向荀奕恒点头致意,然后接过了他手中的话筒:在订婚宴开始之前,由于已经具备了所有必要的条件,请许我现在宣布蕲昰集团老太爷的第三份遗嘱。

    等等。董毓翡突然发声,让所有人为之惊异。最重要的是,她脸上有着十二分的凝重表,却没有一丝欣喜。

    小张律师,你忙着宣布什么。究竟具备什么必要的条件了?我还什么都没有答应呢!

    她是谁,董毓翡。开玩笑,她怎么可能轻易答应他的帮助。更何况,他要付出的代价太大了。200亿拿出来之后,他的董事长兼总裁的地位铁定不保。他这样做是对他辛苦经营的公司怎样的不负责?他的夫人得被他气成什么样?这个城市最报道花边的杂志报纸,明天会出现一条什么样惊天动地的新闻?天啊,她都不敢想象。这一切的一切,她都绝不许它们发生。

    小张律师老神在在,对于她的焦虑与急于撇清不屑一顾:董事长,我已经说了,宣读第三份遗嘱的所有前提条件,都已经具备了。您是答应还是不答应,不在必备的条件之中。

    董毓翡皱起眉头。这一刻,她忽然茅塞顿开。潜意识里面,似乎已经有人为她解开了问题的答案。

    清清嗓子,小张律师走到了众人瞩目的中心位置,所有人都屏息凝神,不知道这位作古多年的老太爷,又要经由这位年轻律师之口,弄出什么幺蛾子。

    然而小张律师的口中,老太爷的这份遗嘱,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蕲昰集团的私有化进程,到此结束。

    他的话,犹如一声炸雷,瞬间轰得在场的人们晕乎乎的。人们心说:这老爷子,还真不是一般的作妖啊!这都什么跟什么,就一意孤行要外孙女把他一手创办的集团私有化;然后又是什么跟什么,就跟川剧变脸那么快的,就到此结束了?

    眼泪一对一双,不受控制地滑落,董毓翡静默无声,任凭它去。这一刻,她已经完全明白了外公他老人家的良苦用心。那些连续不断地充盈着充盈着的泪水,终于不再受到任何的控制,如绵密的雨丝般线线滑落……

    小张律师打开一个尘封已久的信笺,继续尽心尽力地宣读着。董毓翡外公的遗言还没有说完,他就像亲参与了此时此刻的神明。

    乖女啊,你哭什么?你还不相信你外公吗?我什么时候难为过你呢?但我最大的心愿,就是你也不要难为你自己。我相信我孙女的眼光,能够被她看上的男人,一定是一个肯担当有责任感的好男人。你们的结晶--小舜子也长大了,他应该有他自己想要的生活。如果他和禄家的后人,有缘分当然好;若没有,又岂能强求?孩子啊,此刻,感受你的幸福吧!即便你们两人,今生不能在一起,外公也希望,你发自内心的快乐和幸福。

    信的最后,老人最后一次强调:乖女,要永远的幸福哦!外公在天上,为你祝福。

    颤抖着双手,董毓翡接过了小张律师递过来的信笺。乍见到那熟悉的字体,熟悉的语气,立时有久违的熟稔的亲人的气息扑面而来,她控制不了自己,控制不了心的激越,控制不了无数颗泪滴,扑簌簌地流淌下来。一切都一如从前,老人依旧那么温柔和善,语重心长,带着融融的亲和浓浓的关切。她搂住一直坚定地站在她边的两个死党,金翡翠和佟玉锁,哭得容颜惨淡,天地无光。两个最好的朋友陪着她,一起尽哭。

    最慈的面庞,最温暖的关怀,在他有限的生命中给予她所有无微不至的照料;直到绚烂的生命燃尽余晖,世上最疼她的那个人去了,却选择将上所有可散发的余光普照于她,他给她的挚,始终与她同在。

    没有人见过董毓翡这个叱咤风云的女强人,这么彻头彻尾的哭过。今天参与订婚宴的人,还真是好福气啊!这么感天动地的祖孙谊,也让很多局外人触景生,红了眼眶。

    哇塞!超圆满的大团圆结局啊!金翡翠不比董毓翡好到哪里去,眼睛都哭肿了。她咽下抽泣,却还是意气风发地说道。

    佟玉锁也是眼睛红红的,但还是不赞成地嘲笑她:这才哪儿到哪儿啊,你就结局了?

    金翡翠给了她一个斜眼表示不屑,可恶,竟然质疑她的话:旧的有人呢,久经岁月的考验和生活的历练,依旧有。新的一对有人呢,也即将成为眷属。你说,这不是大团圆结局是什么?

    佟玉锁拍了她一下,又气又笑:仪式还没开始呢!

    哦,可不是吗!这会儿人们才想起了今天真正的主角。于是,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准新郎的方向。

    准新郎正在面临抉择。

    意料之外的,难题已经解决,他不需要再用订婚这个手段,向世人昭示他的决心和坚持。况且,他早就有了这样的认知:如果订婚仪式继续举行,那就意味着,他与盐盐的朋友份即将被改变,在这个戏假的仪式结束之后,或许会衍生一些他也无法控制的真。会吗?他不知道。

    但他可以选择。

    可是,他可以选择吗?

    准新郎看看自己的母亲,又看看母亲旁那个让他有一些陌生又莫名地熟悉的男人,他们微笑着等待着他的决定;还有盈门的宾客们,今真是不虚此行,连看了好几场好戏了,正在翘首企盼着压轴大戏的上演;还有最重要的,是那个二楼的平台上,第一次经历这样特殊的场面,却表现得分外平静的女子,她巧妙地掩饰了所有心的激越,只有他能够在她淡定的笑颜中,看出她的不安。

    一抹了然的笑意终于盈在嘴角,他欣然点了点头。

    主持人立刻激动地宣布:订婚宴,继续举行。有请准新郎。

重要声明:小说《独宠极品剩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