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风云突变

    比如我们的男主角,高富帅到惨绝人寰的祁银舜,老天给予他的这方面的才能,同样是--天怒人怨。

    他唱的是整首歌的**,却没有一句--不跑调,而且眼看着大屏幕上闪动的歌词,还看不准偷着改。我用尽一生一世来将你‘放养’,只期盼你停住‘婉转’的目光,请赐予我无限与被的力量,让我能安心在‘什么’下,静静的观想。

    歌曲是女声版的,男声原本就唱得很吃力了,偏偏祁银舜一个调都找不到,还偷着改词儿。一会儿‘放养’一会儿‘圈养’,他这是唱哪出呢,养鸡还是养猪?大家心里都笑抽了,表面上却不敢笑,无奈地忍受着魔音的观众们,表千变万化。

    一曲终了,忍俊不的沈盐盐正色地看着祁银舜,用她特有的天籁之音告诉他:感谢时间,终于走到歌曲结束了;感谢总裁,您终于住嘴了,不再折磨大家的耳朵。

    祁银舜爽朗大笑,大家这才敢于放开自己,笑得流眼泪。

    台下,另一个帅得人神共愤的男人--印潇卓,正站在聚光灯下。今晚,他是一位不请自来的不速之客。尽管如此,他沉稳的模样与神态,散发着阳刚迷人的气质,帅得让女人腿软。于是公司的女员工们全都有意无意地留恋在他的周围,极其努力地显示着自己的不着痕迹,其实都在偷偷窥视他,兴奋得小脸儿泛红,只差流口水。然而他似乎无暇顾及,巨细靡遗地目睹了台上深相拥的一幕,没有放过任何一个微小的细节,俊美无俦的脸上始终带着一丝微笑。四周的激光灯不停闪烁,此时正在发出蓝绿相间的冷调光芒,映衬着他的脸色,一片暗。

    什么,回上海?沈盐盐惊讶地看着祁银舜,突来的这一消息让她有些适应不过来。她连忙又关切地问道:怎么了,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吗?

    拧皱着两道眉毛,祁银舜摇摇头:听说,是有一些事,要宣布。具体我也不知道。

    母亲在告诉他这个消息时,脸上的表是从未有过的严肃,这也让他多少有些摸不着头脑。在他的印象中,没有什么事,是这个女强人解决不了的,她从不会因任何挑战而烦恼。所以,这次公司遇到的问题,应该不止用不简单来诠释。

    那,我一定要去吗?盐盐有些迟疑。回上海总部处理集团的事宜,这是人家的家事,她只是一个外人啊,搀和什么,也轮不到她啊!

    妈妈让我务必带你一起去。其实,我也不太明白。盐盐在这边,工作的还算蛮开心。他的意思,也希望她多留一段时间,从不同的工作中感受到生活的不一样的乐趣。带她出来,不就是为了她开心吗!

    没关系,我去。我还没有去过这么大的城市呢,有生之年有幸去参观一下,真是倍感荣耀。沈盐盐调皮地笑着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独宠极品剩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