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出得厅堂 下得厨房

    临走的时候,沈盐盐浅笑着告别。她的眼神澄净,纤细柔美,姿态娴雅轻盈,看起来就像是一位大家闺秀。

    对于这一切,董毓翡几乎面无表,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翡翠,你有什么收获?室内的气氛静谧了一会儿,董毓翡望向最亲密的铁三角之一。金翡翠一向都是她的眼睛。没有什么能逃得开这双眼睛。

    金翡翠艳眸一眯,粉掌收紧,靥凝霜,提出犀利地质疑。连衣裙,新款限量版的;香水,5ml就要8000块;再加上名牌鞋、最新款的发型发饰,就那一行头,至少10万块。她一个国企小职员,她拿什么这么装?没有人在见到沈盐盐之后询问她任何问题,但关于她的事,没有什么是她们不知道的。

    明眸含冰,金翡翠继续奉上冷言冷语。我看啊,这女人哪,是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不定在小舜子上下了什么蛊了。

    一双不大的眼睛正在放光,脸上的表极度夸张,毫不掩饰她的惊讶。你再听听那声音,温婉多,娓娓动听,就是没有一个头发丝儿的东北味儿,那还是东北人吗?这得装到什么份儿上了?

    董毓翡看向佟玉锁,佟玉锁点头评价道:话糙理不糙。

    金翡翠不服气:话也不糙好不好?这叫阅历丰富,一针见血。

    佟玉锁突然想起了什么:可是,这孩子做的菜还真是蛮好吃的。

    金翡翠一拍大腿:是啊!我都有几十年吃不到这么好吃的猪炖粉条了。哪能噶先的啦!太好吃了。哎,冯姐,她忙着招呼着从上海带过来的管家,差点把这事儿忘了:是不是还剩下一些啊?这孩子鸡公啊,真没少做,大概知道我吃啊!快给我加一下,我刚才没吃饱!只顾着说上海话,让那个听不懂的小妞难堪了,她都没顾上好好尝尝久违了的东北菜。她刚刚已经打算好了,趁人不备就大吃一顿的。

    董毓翡不赞成地看着金翡翠飞奔着进了厨房,忍不住冲着她的背影嘀咕道:吃货。

    佟玉锁开心地哈哈笑:如果她是婆婆就好了。搞定了她的胃,还怕搞不定她的人?

    如果除去沈盐盐的寒酸家世不谈,也不看她究竟从小舜子那里得到了什么。今的沈盐盐,还给大家留下另外一个印象:大家闺秀,娴静端庄,出得厅堂,下得厨房。董毓翡不动声色,面色沉。拿起桌上的香茶,轻轻啜了一口,嫩白如玉的双手,与手中的白玉石制作的杯子,交相映照,绽放出夺目冷艳的白光。

    在祁银舜的车上,沈盐盐极度的沉默。

    这一顿饭吃下来,让她如坐针毡。那几双眼睛总在似有若无地打量她,却不曾提出任何关于她的问题。她就好像是一个局外人,再夸张一点说,她就好像根本不存在。好在祁银舜没有打算让她继续住在别墅里,而是为她找到了另一处距离不太远的小区。

    祁银舜已经向她介绍过,来自上海的铁三角,却是在上山下乡的时代于东北正式建立的,建成之后就像金字塔一样坚固了,这三个女人,就此再也没有分开过。她们风雨共担,生死与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从小到大,祁银舜习惯了这种感,也为母亲在茫茫人海中找到终相依的死党而开心。

    沈盐盐开心不起来。董毓翡、金翡翠、佟玉锁,标准的玉石三人组;空巢期的三个女人;1500只大麻鸭。祁银舜的生活,她是那个硬要中途闯入的人。然而此时高墙城堡之外,大门紧闭,她连一点点缝隙也看不到。

重要声明:小说《独宠极品剩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