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心疼情动

    祁银舜追问:就像你周围的那些人一样?

    她轻描淡写地回答。远远不止,所有的人,都是一样的。

    他目光闪动,嘴角轻扬:这会儿,你似乎又豁达和看得开了。

    红唇上翘,沈盐盐云淡风轻地笑:我一贯都是这样的。经历过太多的事,纵然有些小伤悲、小哀怨,我也学会了告诫自己,别往心里去。而且,看人要多看看对方的优点,不能抓住人家的缺点不放,否则难为的其实是我们自己。

    轻声谢过帮她夹菜的男人,她谈起了自己对周围人的真实看法:我的同事们,她们都是普通人,有平凡人的喜怒哀乐,每个人的人生都不是一帆风顺的。曲函丽纵然过于高调与浮夸,但她的格真的蛮天真可的,不可否认她有率真善良的一面。田一跟她的老公聚聚散散、分分合合,一个人承受了很多,但她依然很坚强。程津阳确实很霸道,吃不得一点亏,但她也会为了父母放弃她喜欢的工作,回到父母边。虽然说大家每天勾心斗角,争名夺利的,我会倍感厌烦,但和谁在一起不会这样?所以,她们虽然令我反感,却并不让我憎恨。

    脸上依然保持着好整以暇的笑容,祁银舜毫不掩饰自己的欣赏。看得深,看得透,有时不免狭隘,却也做到超然。果然,有经历的女子就是与众不同。

    怎么从来不见你提起你的父母?他们在做什么?还没有退休吗?

    我不知道。可能这一刻的氛围真的是足够温馨与美好吧,沈盐盐终于放开了她最忌的话题,谈起了她的父母。酸涩的心让她骤然爆发,将心中的苦水一股脑地倾倒。

    他们早在我和我姐上初中的时候,就分开了。

    她轻轻摇头,感受到一种落寞从心底涌起:我们被送到了寄宿学校,房子都卖掉了,我们从那时候起,就再也没有了一个完整的家。你知道吗,那个时候,我最怕放假。因为放假的时候,都不知道投奔到哪里去。过年,也不知道应该去哪里跟哪一些家人团聚。

    还好,他们准时支付每一笔抚养费、生活费、读书费,一直到我们两个大学毕业。

    流转的秋波蒙上了一层凄清,眉宇间的愁绪挥之不去,让她看起来那么萧瑟忧伤,自惜自艾,顾影自怜。

    我和我老姐,就像是没有了根的飞花,飘零,独自飘零。

    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坚持要收留紫仔,给她一个家了。我不想因为父母所犯的这些不该犯下的错误,而让我姐犯了不该犯的错误,最后却让一个完全无辜的孩子,来做补偿。我们两个当时已经上了初中,最起码还具备了独自疗伤的能力。紫仔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上,大人的苦痛,为什么要她承受?太不公平了。

    无言地凝望她,湛深的黑瞳中,幽幽然地漫开一种释然,仿佛清晰地触及到了她的心扉。 这令他的中蓦地涌上一种难言的滋味,带着淡淡的苦涩,还有一点点的疼。

重要声明:小说《独宠极品剩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