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我可以追你吗

    沈盐盐正在祁银舜的办公室里面,和他讨论着新一期的公司内刊确定好的内容。然而沈盐盐仅仅交待了几句之后,就在电脑的那一边没了声响。

    最近一段时间,沈盐盐出现在他的办公室的频率越来越频繁。可是大多数时候,不是跟他交待工作,就是在电脑那一边噼噼啪啪地写文章。

    祁银舜分析,这一次她之所以如此沉默,可能与刚才的会议上,曲函丽的发言有关。

    虽然只要他不问,她就绝对不说;甚至就算他问了,也不一定会得到明确的答复。但是她并不是一个善于隐藏自己心事的人。心的好与坏,对人的喜与恶,都写在她的脸上。她是如此真实,很容易就被人轻易看清。这一点,她自己知道吗?

    在刚刚的会议上,曲函丽提到了她正在临时代替郁钰负责的青年员工捐款献心工作。能够替代郁钰开展工作,正是她求之不得的事。因为那几乎就可以代表着,领导对于她未来有接任副主任机会的认可。因此此番她不遗余力,多方奔走,最终提出了一个受捐助人,并口若悬河地讲解着,希望大家都能够踊跃支持她,让这个处在贫困中的学子顺利完成他的学业。原本这些话并没有任何的不妥之处,大家都在认真倾听着,但她话锋一转,又说了一句:我就想着,就算咱们公司没有一个人捐款,我也会拿出我自己的钱来,坚持资助这个孩子上完大学。

    回到办公室之后,沈盐盐坐在对面,就曾经低声嘟囔了一句:作秀!

    其实早在会议结束,一行人回来的路上,田一就低声对沈盐盐说出了她自己的看法:你瞧瞧她那话说的,合着别人都是没觉悟的人,只有她是菩萨转世的是吧?什么东西吗!雷锋叔叔说做了好事不留名,她没听过啊?再说了,就算要留名,你做完了再吹好不好,还一分钱没花呢,急着表白什么啊?要我说啊,我就算拿出钱来,我都怀疑她究竟有没有把我的钱,真的用于那个可怜的孩子上。再退一万步说,我都怀疑,那个孩子到底存在还是不存在!

    *****

    看来,大家好像都不是太喜欢某个人?祁银舜跟在沈盐盐后面,也听到了田一的话。看着办公室里沉默却显然也有些不高兴的沈盐盐,他忍不住问道。

    曲函丽在会议上誓言旦旦的时候,部里有一个年轻的男编辑还曾经叫了一声好,表达对她的认可,让曲函丽掩饰不住地得意。可是,她的表现看在田一和沈盐盐的眼中,似乎就变了一个模样。政治部的几位女将,皆是极有个之人。却似乎彼此之间,无法做到和谐相处。甚至表面上的和平都很难,真是让人觉得非常有趣。同相斥,异相吸?同行是冤家?朝夕相处又有利益冲突就注定了要尔虞我诈?似乎,一切皆有可能。

    点点头,沈盐盐同意他的分析: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大家其实都只是对事不对人。

    说到曲函丽,祁银舜似乎从来没有特别留意过,毕竟他的兴趣根本不在她上。但是在一起共事也有几个月了,他也多多少少发现了一些曲函丽区别于他人的特点:我怎么觉得她的电话好像很多,每次要是有事过去找她,她几乎都在聊天。

    你说的没错,而且都是蓝颜知己,绝对不止一个。不过她的态度好像都差不多。祁银舜的评价说到了点子上,这让沈盐盐来了兴趣。她正眼看着祁银舜,说出心中的疑惑:我有一个问题很不理解,你能不能给我解释解释?

    没等祁银舜说什么,沈盐盐自顾自地说出了自己的分析:男人是不是都很?难道真的以为她只对他这般温顺可人,让人酥骨?能这样对你,也会这样对别人。以前我不懂,可是自从见识了她的出神入化的媚功,我算全懂了。

    祁银舜想要说什么,可是他很快就发现自己根本插不上话,因为沈盐盐此时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她像是在对他说话,又好像根本就是自言自语:我记得她曾经跟我说过,一位公司里面我们并不是很熟悉的同事给她的评价,说她就像晴雯:不是是非人,偏惹是非事。由此我还想起了那句歌词:风流灵巧招人怨,多公子空牵念。原本我很喜欢晴雯的。可是你看看她,假如晴雯就像她这个样子,那怎么就不是是非人呢?

    他着迷地凝视着她,根本没留意到她说了什么。当她认真到专注的时候,那双澄澈的眼瞪成了杏核大小,标准的五官堪称完美,声音如流水一般沁人心脾,这样的她,值得任何人凝聚炙的目光。而他亦无法例外。我……可以追你吗?

    沈盐盐正在有板有眼地评价着,却不想祁银舜接下来的话完全不着边际,她吃了一惊,想也没想地断然拒绝:当然不行。

    祈银舜的话,几乎是未加思索,脱口而出。其实,话一说出,他有些自恼,虽然盐盐的个蛮可格也投缘,但上的对象可以不考虑别的因素,追求的对象则不同。自己显然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真的要追求这个比自己大六岁的大妈。可是,他还没来得及想到后悔,这位沈大妈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速度,把他给否了。这让他的男自尊着实受伤。他感到异常懊恼。

    为什么?

    沈盐盐的回答干干脆脆,认认真真:因为你是弟弟,而且还是小弟弟。

    大义凛然的大姐姐撂下这句话,扬长而去。

    这下好了,盐盐把他的顾虑斩钉截铁地还给了他。此时的祈银舜真不知道该怎么想才是对的。他翻翻眼皮,低低地嘀咕道:很好,合着我是那众多男人们的——老二。

重要声明:小说《独宠极品剩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