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一物降一物

    隔了一会儿,铃声响起,果然是程津阳的号码。

    沈姐,对于沈盐盐,程津阳还算保持了最起码的尊重,在电话里面还知道叫上一声姐姐,至于曲函丽,在她听不到的时候,程津阳根本连她的名字都省了:我的例会摘要不见了,我想知道是不是你们删的?

    沈盐盐据实回答:应该不会吧?我没动过,别人我就不知道了。

    程津阳冷冷地说出她的看法:我估计就是曲函丽,别人干不出这样的事儿来。

    纵然程津阳根本看不到她的表,沈盐盐清澈的眼依旧仿佛平静得没有一丝涟漪:是吗?

    程津阳不依不饶,细细数落起曲函丽的种种:怎么不是?她负责的普法工作,她让你们部门主任找我们主任多少回了?一口咬定这个应该是我的工作,就应该分配到我们部门来。我真想问问她,她还有没有个做人的底线?啊,她的工作都应该是别人的,那还要她干什么?我真是想不通,就你们主任竟然还帮她说话,你们政治部还准备怎么欺负人啊?

    程津阳愤愤不平,意犹未尽:真是无法无天,我就不信了,还没人了呢!一会儿我还要问问她,肯定就是她动的。下三滥。

    沉静的表丝毫未变,沈盐盐的语气依然不疾不徐、不高不低:是吗?如果真是她的话,那这也太过分了。毕竟妹妹你平时这么忙,都是挤时间好不容易弄出来的。妹儿啊,那你可一定要说说她,看她下次还敢不敢。

    **

    你有没有问出来究竟是谁删除了我的会议纪要?程津阳开门见山,咄咄人。

    没有,大伙都说……

    曲函丽的解释还没有说完,程津阳却不想听她那么多废话,切入正题。

    是不是你?

    当然不是我。你刚才打电话的时候我不是都告……

    还没人了呢,你们部门是怎么干活的?怎么管理网站的?重要的东西能说删除就删除吗?就没个人管了吗?

    不是我做的,我也不晓得是……

    我找你们主任去,你们这管理也太混乱了。这样下去还了得?

    程津阳不由分说挂断了电话,留给曲函丽的,只有嘟嘟的余音。

    曲函丽烦恼地对着电话大吼:找去找去!有能耐找厂长也行!

    她站起来,气得粉脸涨得通红,不得已拿手当扇子扇着燃烧的双颊,嘴里还念叨着: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转念一想,不行啊,这万一程津阳找了主任,主任要是打电话来质问我,可怎么办?左想右想,她还是决定争取主动,自己得先撇清自己再说。她连忙拿起电话,拨通了主任的办公室。

    主任,程津阳给你打电话了吗?曲函丽的语气小心翼翼的。

    主任的声音却没有任何异常:打了。

    曲函丽顿时觉得心口堵得慌:她想怎么样?

    她要我彻底彻查一下,谁这么大胆,肯定是有意要跟她过不去。

    曲函丽不等主任说完,连忙接上:这件事真跟我没关系呀,我可没有删除她的会议纪要。网页有管理权限的又不是我一个,你看田一、沈盐盐还有中心下属的几个编辑都有权限啊,我可真没有删除她的东西。

    主任听得笑了:哎呀,这算个什么事儿啊!我不会去查的,没准是她自己忘记放到上面了呢,难道没有这个可能吗?再说,就算谁删除了,肯定也是无意之失,不就是鼠标误点了一下吗?不可能是针对她的,没事没事啊!

    放下电话,曲函丽长出一口气,吓死了。

    *****

    怎么了?

    一个熟悉的声音关切地响起,这让她莫名心安。没事。

    眼神黯淡低垂,坐在那里不言不语,是她标准的难过表,她这个样子让他不担心。看着就不像是没事。又怎么了?

    她释然地笑笑:解决了,你有明枪暗箭,我有绝地反击。

    挑起浓眉,他表现得兴趣浓厚:哦,真的,这么棒?

    平静的脸上满满都是苦笑:自己再不鼓励支撑一下自己,还不死得了?

    不赞成地板起脸,他不同意她的自怨自艾:说什么呢?

    转过头去,她给了他一个如花的笑靥,但那份灿烂却没有到达她的眼中:没什么,想一想关于人生的大道理,看看我能不能勘破生有何恋,死有何惧。

    执意紧盯着那个充满失落的容颜,祁银舜没有时间理清此时的绪是否是一种心疼。这女人,是不是有点抑郁的倾向?如果真的是,他能不能想办法帮助她?

    其实,这个做起来真的很容易,关键是:他愿意不愿意。

    没有女人能够拒绝灰姑娘的惑吧?

重要声明:小说《独宠极品剩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