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一个有故事的人

    于是这次她竟然没有躲出去,听得沈盐盐心里很是气不过。

    这话稳妥吗?纵然郁钰只是一个副主任,暂时主持部门的工作,难道她一直都对部门工作不闻不问吗?

    话怎么能这么说?

    低头思忖片刻,她似乎下定了决心,一扭就出了门,来到了就在隔壁的郁钰的办公室,把自己刚刚听到的话,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郁钰。

    原本正处在极度的郁闷之中的郁钰,在沉默中听完了沈盐盐的讲述,脸色铁青,双唇紧抿,她愤愤地摇摇头:沈姐,你看着吧,瞒得过一时瞒不过一世。一个人什么样,早晚别人都会知道。

    *****

    祁银舜笑翻了。他殷勤地站起来,将一杯水递到怒气未消、依旧气哼哼地女人面前。

    正义凛然。来,喝点水消消气。

    沈盐盐依然愤愤不平:反正她不对。

    祁银舜想也没想地连声附和:对对对,她不对。

    见沈盐盐不再言语,满眼尽是疾风骤雨,嘴唇下弯着,显示了心极度恶劣的同时,似乎还有另外一份不宁的心绪。祁银舜再度忍不住莞尔,这妞儿的心事,在在地都写在脸上,一点点也藏不住。

    其实,你是故意的,对吧?祁银舜一语道破。心里却明白,她显然是故意的,却又觉得自己这样做正义虽有余,磊落却不足,所以才这般烦恼。

    沈盐盐不服气地高声说:她敢说,难道还怕人家知道?

    你呀!祁银舜高大的影凑近她,拍拍她的肩膀,招牌式的阳光笑容中带着一丝明显的宠溺。

    心绪烦乱的沈盐盐竟然没有留意到他的接近。那个徐缓深沉的呼吸,已经靠近到轻轻拂过了她的发丝;那个熟悉的男气味,弥漫在办公室不大的空间里,距离她是那么的近。这一切,沈盐盐都浑然不觉,似乎已经习以为常。

    祁银舜也没有留意到两人已越过同事界限的距离,还在温和地劝着她:要我说,你就是太无聊了,是吧?

    有工作做的时候,沈盐盐就像一个陀螺,转个不停,一定要把所有手头上的工作都忙完了,才肯停下来歇歇脚。难怪部门里的同事们不管与她的关系如何,都交口认可——这个女人是一把干活的好手。

    是啊,沈盐盐无奈地承认:没想到我居然也有无聊的时候。

    祁银舜笑意更深:是啊,你这个工作狂也有没工作的时候。

    没意思。沈盐盐一脸懊恼。

    祁银舜出主意:没意思?那不如听歌吧!

    沈盐盐皱起眉头:听歌?

    祁银舜摊开手:你知道的,人不能总是钻牛角尖。一件事,你越是想越是不肯放过,往往它可能就会越让你生气。不如你把它放一放,做点别的,或者就会好了。我知道你喜欢听歌。

    她的电脑里面,专门设置了歌曲的文件夹,里面都是不同时期不同风格的歌曲,一看就知道肯定都是她多年来的最

    至于她的电脑是有开机密码的,平时离开时又从来不忘设置成密码恢复式屏保,祁银舜怎么知道这些的?祁银舜的回答自然是:就不告诉你。

    沈盐盐居然也忘了问。不知何时开始,当他的嗓音带着只给与她的低沉徐缓时,对于她的意义,似乎就意味着说服力。听歌?

    祁银舜肯定地点头:听歌。

    沈盐盐豪迈地点头:好啊,没问题。

    盐盐开心地在她的电脑上打开千千静听,翻找一下她喜欢的大把歌曲。然后一一选定。祁银舜则起去关闭了办公室的门,把一切声音留在了办公室内。

    一首歌唱完,两人相视而笑,这种感觉蛮好。接下来是第二首。

    为了你,我变成狼人模样;为了你,染上了疯狂;为了你,穿上厚厚的伪装;为了你,换了心肠。我们还能不能能不能再见面,我在佛前苦苦求了几千年,愿意用几世换我们一世缘,希望可以感动上天;我们还能不能能不能再见面,我在佛前苦苦求了几千年,当我再踏过那条奈何桥之前,让我再吻一吻你的脸。

    太好听了,曲美词美歌更美,盐盐做陶醉状。

    可是无意中看向祁银舜的她,却发现了他早已变了脸色。眼睛不再看向她的方向,黑眸中闪动着复杂的光芒,目光仿似没有焦距,眼底却有苦苦压抑着的,万千的绪。

    看来,这人是穿越了。

    一个有故事的人哦!

重要声明:小说《独宠极品剩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