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下放总裁

    要说知识青年就是聪明,这不,转悠了还没超过10圈呢,他就看见售票口了。

    你好。不慌不忙地排着队,反正也不知道前面的目的地,终于排到了他。他兴冲冲地问候售票员。换来的是人家一心一意盯着面前的电脑,连睬都不睬他一眼。

    祈银舜也不介意。我要买一张去东北的车票。这个可不是他临时起意的主意,是天意。不过天意是什么?他也不知道。

    东北的地方多了。你要上哪儿?又等待了2秒钟,却不见他东北之后的下文,售票员终于斜着眼睛看他,语气不耐。纵然眼前的男人亮眼得如同韩剧男猪脚,售票员的想法却是:帅也没用。后面还排着大长龙呢!

    祈银舜不加思索:随便哪一个村子吧!越偏僻的越好。

    售票员只差没翻白眼给他:没有精确到哪一个村子的车站。你究竟有没有目的地?

    祈银舜回答得更痛快:没有。就要最偏僻的,那种连老鼠都不拉屎的地方。

    年纪微长的女售票员再次嗤下鼻子,心想,果然现在的这些年纪轻轻的美女帅哥们全都没有大脑。那种不拉屎的小动物好像应该没准不一定是兔子吧?老鼠不拉屎,你把它当貔貅啊?

    啪!一张火车票拍到祈银舜那俊俏的鼻子底下。289元。东北沈家镇。

    随便帮他挑了个地方,管它偏僻不偏僻。售票员心说:井底之蛙。这个没脑子的帅哥,估计还以为就他住的地方是城市,别的地方都是乡下呢?

    走出售票大厅,正午的阳光格外耀眼,让这位高一米九零的帅哥,通体都闪烁着钻石般的光彩。刷新无数回头率新纪录,秒杀n多路人。但与他即将开始探险的畅快心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那张写着无座的车票,还有前方几天再加上几夜的未知旅程。

    **********************

    沈盐盐不愧叫得这么咸。她的每一天,都活在汤锅里那份水深火的咸味之中。哪怕坐在那里没事可做的时候,这种感觉也不会因此消逝。她不知道,是不是只要一个人过着自己不喜欢的生活,做着自己不喜欢做的事,就会有如此的心理呢?还是因为,只有自己才如此狭隘?

    化工厂坐落得略显偏僻,却也使她得以经常饱览一望无际的草原风光。风只有微微的,略带着些干燥,吹得无色无味却也心甘愿。草依旧青青的,随风轻轻摇摆着,只是她清淡的心里听不出它是否快乐。

    不远处的铁轨上,一列火车轰鸣而来,轰鸣而过。风声草声,瞬间淹没在它的嘈杂中。

    习惯了!

    她用尽力气,对着天空对着草原对着飞驰的列车对着自己的心,大声嘶喊。

    真的习惯了!

    晴朗的天空下,碧波漾的草原上,一个着黑衣的短发女人,轻飘飘地游

    这片是她钟的草原,每每闲暇必会造访之地。美丽,宜人,风光无限。然而之于她,却没有浪漫。一个已经三十五岁的女人,不可能再属于浪漫。

重要声明:小说《独宠极品剩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