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夏侯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不以木为剑 书名:斩天尊
    舞台之下。

    我们要求,重新选择我们靳氏家族的下一任族长!

    人群之中,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开始挑拨。

    不公平啊!不公平啊!

    自然,在人群之中,其他的方位,也很快就出现了遥遥的呼应。

    我们靳氏家族,这是怎么了?公平,公正,希望和理想,都到哪里去了啊?

    苍天啊,谁能够告诉我,我们靳氏家族,这到底是怎么了呀?

    当越来越多反对的声音,开始在人群之中,出现的时候。

    舞台之上,显耀位置处五位份尊贵老者的脸色,亦开始变得愈发难看了。

    原来,早在天外族群插手靳氏家族高层的时候,在靳氏家族的高层之中,便已经是出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意见。

    而靳文正是跟天外族群走得,很是近的那些高层人员之中的代表人物。

    因此,那些坚持靳氏家族一切靠自己的老辈人物,就很是对靳文有些意见了。

    只不过,在天外族群的帮助下,这些反对的声音,很快就被强行给镇压了下去。

    现如今,面对场中突然出现的意外况,这些蛰伏下来可以发出反对声音的人们,再也忍不住要爆发了!

    这些人,在短暂的惊讶之后,很快便制定了计划,那就是尽了一切可能的制造混乱。

    因为只有在混乱之中,他们觉得他们才会有机可乘啊。

    这样的事,不剑却是不知道的。

    而此刻,在不剑的眼中,唯有对面那个突然出现的男人,那个更是突然自称是不剑仇人的男人!

    不剑,一点也不会假的,其实,发生在你上的所有的不幸,一直都是我故意给你造成的。

    那个男人冷漠的看着不剑,如此说道。

    看着对面,那个嘴角勾起嘲笑的男人,不剑的眼中,几乎就要喷出火焰来!

    是他,就是这个家伙,毁掉了我的家庭。

    是他,就是这个家伙,害死了我的母亲。

    是他,就是这个家伙,让我的人生充满了原本并不属于我的苦难。

    很是突兀的,不剑的心中,竟是猛然间就涌现出了这种种的想法。

    杀了他,杀了他!

    下一刻,一个充满了无尽惑的声音,在不剑的脑海中响起。

    尔后,就在这充满了无尽惑的声音里,不剑的右手牢牢抓住黑色长剑不屈的剑柄,并将剑尖指向了他对面那个自称是不剑仇人的男人。

    同一时间,不剑的脸色,竟也开始变得狰狞,变得扭曲起来。

    你该死!

    不剑口中发出,完全不像人类应该有的那种声音。

    不剑的眼睛,就变得愈发血红了起来。

    很显然,这一刻的不剑,在那个自称是他仇人的男人的刺激下,很快的就失去了应有的理智!

    哈哈哈,是吗?

    那个男人,虽然看起来像是在高兴的大笑,但是他的眼睛里,却有种越来越冷的东西。

    那你就过来,杀我吧。

    冷冷的,那个男人,冷冷的这样说道。

    不过,此时,不论是千年杀,还是冰哥,还是那个漂亮的小姑娘,由于他们都被舞台之下混乱的人群暂时给牵制住了。

    由此,以至于,舞台之上,不剑的反常表现,他们并没有能够在第一时间之内发觉。

    给我去死!

    怒吼一声,不剑动了。

    但见,黑色的剑光亮起。

    不剑手持不屈,血红着眼睛,以一种拼命般的速度,不顾一切的冲向了那个男人!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面对不剑不要命般的攻伐,那个男人嘴角原本嘲笑似的笑容,却变成了残忍的模样。

    隐隐的,就在这之中,更是透露出一丝丝非比寻常的东西。

    死!

    但见那个男人,猛然张口恶狠狠的吐出一个字来。

    不过,紧接着,那个男人就冲着不剑,有力的挥出了自己的拳头。

    而且,这拳头,还是其左手的拳头!

    刹那。

    一股如同海啸卷起千丈巨浪般的大气势,便自那男人左手的拳头之上蔓延开来。

    也在那一瞬间里,那个男人的左拳,竟是给了不剑一种高山大岳般的压抑之感。

    某一刻,就在间不容发之际,也正是那男人无比可怕的左拳就要打在不剑体上的时候。

    面对致命的威胁,不剑的理智,竟是奇迹般的恢复了一丝。

    不好!

    暗叫一声糟糕,与此同时,不剑的心跳,却是猛然加快。

    可是,已经晚了。

    在这危急的关头,不剑也只是来得及,尽量避开自己体的要害而已。

    碰!

    伴随着一声拳头和体猛烈相撞的声音,不剑只觉得自己口,就跟被火烧了一样的痛。

    然而,更让不剑心惊的还是,这一次,他口的骨头只恐怕是断了最少有三根!

    哇!

    忍不住的,不剑喷出一口鲜血来。

    这个时候,不剑的后背,更是有种被汗水给湿透了的感觉。

    要知道,现如今的不剑,那也是经历了很多很多值得回味和深思的事

    在这许多事的磨砺之下,按理来说,不剑是绝不应该这样冲动才对,毕竟那个突然出现的男人,也只是在口头上说他就是不剑的仇人而已。

    至于,这个男人,到底是不是不剑的仇人,真实说来,不剑根本就是不能够确定的。

    可就是因为不能够确定,才让不剑感觉到一阵阵后怕,你想,这男人就只是出言挑衅,结果,不剑还真就上当了。

    这样以来,让你说,这个男人可不可怕?

    不过还好,现在自己也只是口重重的挨了一拳而已,幸好也并没有什么生命的危险。

    不剑心中这样想着,同时,他也暗暗开始对那男人打起了十分的警戒。

    你究竟是谁?此刻,不剑看着那男人的眼睛,已经是开始慢慢浮现出原来就有的睿智了。

    咦,不剑,你竟然会没有死掉?这事,还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那个男人有些吃惊的看着不剑,说道:既然如此,不剑你也算是有资格,可以知道我的名字了。那你可要记好了,我的名字叫做‘夏侯渊’。

    夏侯渊?

    不剑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因为这个名字,他还真是从来也没有听说过。

    看着不剑摇头,表示并不知道自己,在那夏侯渊的眼睛里,只有一股冷的杀机,愈发浓重了。

    你刚才,为什么要杀我?

    逐渐冷静下来的不剑,也很快就找到了问题的关键之处。

    为什么?

    夏侯渊看着不剑,轻蔑的一笑,方才说道:难道杀一个人也需要理由吗?

重要声明:小说《斩天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