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三章 离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月仙 书名:苍穹乱武
    重剑加持成灵剑的基本路子已经走完了,剩下的就只是时间,所以的现在的琴天心很好,他为了老伯打了一壶上好的碧波竹酒,并且还为水灵嫣买了一些胭脂水粉。

    他还顺便看了下水家如今的局势,水家现在基本况还算正常。

    做完这一切他才匆匆赶回山谷。

    水灵嫣一个人静静坐在边,琴坚和琴晴此时已经醒来了,乌溜的眼睛不断转动,时不时还咿咿呀呀的笑个不停。

    孩子总是令人羡慕的,他们也是幸运的,不用经历人间的悲欢离合和相思的折磨!

    孩子在笑,可水灵嫣此时却是愁眉不展,一点开心的样子都没有。

    吱呀一声门打开,琴天进来了。

    水灵嫣忽然一下子扑到从上站起,扑到琴天怀里,紧紧抱着他。

    嗅着他上浓厚的男子汉气息,她心里忽然变得镇定。

    感受着他怀里的温暖,她忽然变得踏实起来。

    你回来了。半响水灵嫣才说出这么句简短的话,可这么句简短的话却蕴含着多么深的,多么浓的,一句话简直抵得千言万语。

    嗯,我回来了。琴天轻轻说了一句,手慢慢抚摸在水灵嫣头上。

    这一刻他上好像所有的疲惫都一扫而空,他的心灵此刻是前所未有的宁静,他现在觉得他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孩子现在已经醒了,你前些子一直在外奔波劳累,还没来得及好好看看他们呢,你现在好好看看他们吧!

    水灵嫣慢慢从琴天水里分离出来,她视线避开琴天的坚定而温暖的眼睛,子也慢慢转了过去,她害怕她再看一眼琴天,她的眼泪会掉下来,她会没有勇气离开!

    哎,是我这当爹的没尽到责任,苦了你和孩子,以后我们天天在一块,我会努力补偿你和孩子。琴天笑着道,慢慢走到琴坚和琴晴边,在他们粉嫩的小脸上亲了亲,然后将他们抱在怀里,细细凝视起来。

    可惜现在孩子还没法说话。水灵嫣轻轻道,声音是那么无奈。

    是啊,不然孩子定然可以叫我一声老爹,叫你一声老娘。琴天微笑道。

    水灵嫣强笑道:老娘?我有这么老么?

    我们孩子都有了,还不算老么?都快成老夫老妻了。琴天眼睛一直盯在孩子上,逗孩子不停,嘴里对着水灵嫣戏谑道。

    噗。被琴天这么一逗,水灵嫣果然忍不住,咯咯一声笑出来,心里的霾好像一下去了很多。笑骂道:鬼和你才是老夫老妻呢。

    鬼?琴天忽然回过头,愣愣的瞧着水灵嫣,道:鬼?什么鬼?他假装想了一会儿,才道:哦,我知道了,是什么鬼?

    什么鬼?水灵嫣大眼睛眨了眨,脸上充满了好奇之色。

    这个鬼呢,必定是一个年轻貌美,温柔端庄,清丽可人,闭月羞花,沉鱼落雁,贤惠大方…琴天滔滔不绝的一直说下去。

    听琴天说了半晌,水灵嫣心里幽幽叹了口气,面上却是嫣然一笑,道:好了,好了,你再说下去都要把我说成老妖怪了。我哪有你说的那么好。虽然口头上她这么说,但心里却是喜滋滋的。

    琴天忽然盯着水灵嫣,脸上的笑容收敛了起来,一本正经的道:奇怪了,你怎么知道我想说你是老妖怪?

    哼。水灵嫣假装不乐,板起脸,走到了琴天边,轻轻在掐在他手臂上:你再敢说我是老妖怪我和你过不去。

    女人往往最忌讳的就是什么妖怪、妖精狐狸精等一系列的词语,何况现在琴天不止用了妖怪,还用了老!

    老本来就是女人最为害怕的事物之一!

    呵呵,不敢了,不敢了。琴天忽然笑了起来,连连摇头道。

    哼,油嘴滑舌,你别把孩子给教坏了。水灵嫣白了一眼琴天,嘴上坏坏笑道,心里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嘿嘿。琴天笑了笑道:孩子还小,学不会的。

    哎,可惜就是孩子太小了,他们都还记不住你啊。水灵嫣脸上的笑容忽然缓缓收敛,幽幽叹了口气,道:所以你必须得记住我们的孩子。

    厄…琴天微微一愣,道:灵嫣你说的是什么话,我怎么会记不得我们的孩子?

    我就怕…就怕…哎…不说了,你还记得你买给我的那条裙子眉黛留香裙么?水灵嫣忽然转过话题,道。

    当然记得,怎么了?琴天眉头微微皱起,他今天越发察觉水灵嫣的言语极是反常,似乎有什么不寻常的事要发生一样。

    你等着。水灵嫣忽然笑了笑,走进内屋,不一会儿她出来时已经换上了那件琴天当初买个她的那件眉黛留香裙。

    裙子淡青色,一股清幽的淡淡香味,配上水灵嫣上特有的独特体香,如酒一般的醉人。

    果然好看,这裙子要是穿在别人上,难免侮辱了这裙子。琴天展颜笑道。

    哎,丫头,真的就这么难开口么,你不说,老伯我替你说。就在这时,老伯忽然走进门来,苦笑一声,道。

    不,不,老伯,我…我自己说。水灵嫣咬了咬牙,垂下了头。

    哎,好吧。老伯淡淡一笑,又退出了房门。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琴天已经肯定有事了。他抱着孩子走到水灵嫣边,深无限的望着水灵嫣,问道。

    我…我和孩子…要走了。水灵嫣低声说着,她说这句话好像已经用尽了全的力气,终于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如断线的珍珠夺眶而出。

    什么?你和孩子要走?琴天全忽然一震,如被雷电击中一般,脑子直接空白了一片。

    半晌他才回过神来,轻声问道:你要离开我?

    嗯,我和必须走。水灵嫣含泪点头,话语中尽是无奈和不舍,说着这里她再也忍不住,扑到上呜呜哭起来。

    你去哪里?我和你一起。琴天喉咙上下滚了不止百遍,慢慢走到边,将孩子放下来,最后轻轻抚摸着水灵嫣才说出这句话。

    他手继续抚摸着水灵嫣头:我说过,无论如何,以后都没人敢再欺负你。

    不,你不能和我一起,绝对不能。水灵嫣忽然从上做起,一下子扑到琴天怀里,眼中两行香泪缓缓滚落下来。

    为什么?琴天眼中露出了痛苦之色,他能此刻已经能感受到水灵嫣的无奈和不舍。

    不为什么?老伯这时再次走进屋来,道:小子,你别再问了,她离开对你和她都是件好事。你们之间本就是不可能的。

    是你要让带她走的?琴天忽然盯着琴天,眼睛骤然便得狰狞可怕,全散发的气息冷得可怕,一字一字的声音从他牙齿间钻出来:你想带她走,先得问问我,同不同意!

    呵呵,小子,有魄力,有胆识,老伯我喜欢。老伯淡淡一笑,点头道:不错,是我要带她走的,这无论对你还是对她都是一件好事。她必须走!

    琴天忽然站起来,眼神变得可怕,重剑唰的从背上拔下,心里暗自道:婉儿,这次算我求你,帮我一次,我绝不能让他带走灵嫣和我的孩子!

    放心吧,这老头虽然有点实力,但有我在,他绝对讨不了便宜的。界婉儿声音淡淡的琴天心里响起。

    你想动手?老伯瞧了一眼琴天,有些诧异的问道。

    我没得选择!琴天眼神冰冷,话里极是无奈和痛苦。

    他现在只恨他为什么那么弱!为什么没有足够的实力让水灵嫣留下!

    他的弱所以导致了他的痛苦!他的弱导致了水灵嫣的痛苦!

    呵呵,小子,你想动手?你现在实力太弱了。老伯淡淡一笑,摇摇头道:当然我知道你修炼天赋很好,可惜没用的。你在他没眼中依然翻不起什么浪花。

    强者也是从弱者修炼出来的,将来我一定会变强,再强的人我也会将他们踩在脚下!琴天眼中深处无比坚定的神色,一字一字的盯着老伯道。

    好好好,很好,小子,难得你有这份魄力和信心,看在老伯喜欢你的份上,我就告诉你一条明路。老伯脸上的笑容忽然收敛起来,整个人变得沉着,严肃。

    将来等到你强大到足够让人仰望你,甚至你比老伯还厉害的时候,我会告诉你一切,那时候你也会见到这小丫头。记住,从今起,你必须努力修炼,因为他们真的很强,已经强到不是现在的你所能想象的,现在你在他们眼中恐怕连只蚂蚁、臭虫都不如。老伯很郑重的道,脸上神色极为恭敬,显然对他口中所说的这些人很是崇敬!

    老伯那可是应帝强者!在这片大陆都是一流的顶尖高手,能让他神色这么恭敬的人那强到什么程度了?琴天连想都不敢想了,现在他觉得自己的实力还真得太低了,恐怕在那些人眼中还真的不如路边的一坨狗屎!

    那我怎么才能找到你们?琴天双拳紧握,坚定的话语再次从牙间蹦出来。

    小子,等到了你真能强到入我老伯眼的时候,我会来找你的。老伯淡淡道:只是希望这一天来的不要太迟。他话里并无一丝嘲讽之意,相反倒是在鼓励琴天。

    我一定不会让灵嫣和孩子等太久的!琴天全又剧烈的颤抖起来,双拳紧握,指尖深深刺入他掌心的里,鲜血滴滴下掉。

    无乱等多久,我和孩子都会等着你!水灵嫣此时已经没了眼泪,眼泪能让男人的心变得软弱,能消磨点男人的锐气,她现在想给琴天的是信心和勇气!

    她缓缓拉过琴天手,从话里掏出一块丝帕为琴天包裹好手,道:记住,无论如何,我和孩子都等着你。

    嗯。琴天声音微微嘶哑,重重点头道:我一定会来的。说着他手腕一翻,已经从尊灵空间里取出个那个封印青叶九灵草草根的卷轴。这卷轴里有对你修炼的有用的东西。

    嗯。水灵嫣轻轻点头,眼泪又滚下脸颊。

    好了,走吧。老伯缓缓走到水灵嫣边,瞧着琴天道:小子,希望真如你说的那样,愿你能做的!不然你以后一定会后悔终生!

    说完这句话,空间一阵蠕动老伯、水灵嫣和孩子都已经消失了,屋里现在就只剩下琴天一个人!他手上还残留着佳人的味道,可是佳人却已经走远!

    这是多么无助与痛苦的一幕啊!

    木屋里一片沉寂,不知道过了多久,琴天才轻轻叹了口气。

    现在他很冷静,这种令人心碎的冷静,差点得他自己发疯。

    一个人要讨出多痛苦的代价才能保持这种冷静?才能经得起这种痛苦的折磨?

    人既然亨受过相聚的欢愉,为什么不能忍受别离的痛苦?

    未曾经历过别离的痛苦,又怎么会知道相聚的欢愉?

    界婉儿此时从神邸里飘了出来,她美目轻轻在琴天上扫了一眼,道: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她的声音比平常柔和了一点,虽然话语还是同样的冷淡,但琴天却能感觉到这平淡中的一丝甘心之意。

    我必须加快修炼的进度,现在还有什么多事等着我去做。琴天叹了叹,忽然从地上站起,眼中露出前所未有的坚定和执着。

    他整个人此刻好像一座山镇定而坚韧。

    等着他做的事的确有很多,如今林思思还在血遭受残忍而血腥的训练,水灵嫣此去能不能在相聚还是一个未知之数。

    想要加快修炼进度,唯一的法子就是疾风神碑。界婉儿缓缓点了点头,道:疾风神碑为天地间八大神物之一,你若是能得到,以后的实力的确会突飞猛进。

重要声明:小说《苍穹乱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