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击杀刘洪!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月仙 书名:苍穹乱武
    你小心点。琴天慢慢偏过头对着王幕雪嘱咐了一声,随即乘风诀展到极致,子化为一道黑影袭向刘洪。

    见琴天竟敢主动攻击,刘洪嘴角涌上一抹嘲讽的笑容,接着他右拳缓缓扬起,土黄色的武之力在手臂上顿时流转不停,空气中被分离出的道道黄色气体顿时从全毛孔中渗入。

    刘洪满意的看了看右拳,他能感受到其中蕴含多么狂暴的力量,他有十足把握绝对能一拳击败琴天。

    望着刘洪此时充满力量的右拳,琴天不敢喝他硬碰,只是凭借乘风诀闪避,时不时在刘洪松懈的地方补上一拳。

    风剑诀,风斩!风属功法,玄阶武学!

    见刘洪出手狠辣,王幕雪没有丝毫犹豫,长剑在她前画个圆,顿时长剑按照圆圈的轨迹急速旋转起来,渐渐形成一个青色圆盘。

    青色圆盘由于剧烈的旋转,已经带起一个直径两三米的巨大的风刃。

    呼呼!风刃的带起的阵阵疾风冰寒刺骨,极为不弱的攻击之气从中渗透出来。

    去!风刃旋转到极点,王幕雪玉手缓缓收回,而急速旋转的风刃则是飞快对着刘洪斩去。

    在王幕雪风刃送出的瞬间,琴天子诡异出现在刘洪前,挡住他视线,看着样子倒像是琴天要为刘洪挡下王幕雪这一击。

    啊?琴天这一举,吓得王幕雪可不轻。想要收力,可早已经送出的风刃岂能收回?王幕雪施展这一击时,抱着一击必杀的决心,因此风刃此时去势极是迅捷且有力,根本来不及收回。

    听着背后呼呼风声,琴天眉头高锁,眼睛里却有一丝笑意。

    劈掌!琴天武之力疯狂运转,一掌缓缓击出。刘洪知道琴天掌法的怪异,不敢小觑,只得凝神应对。

    岂料琴天这一掌乃是虚掌,并没和刘洪击在一起,并且在他出掌的瞬间,他子已诡异移开,再度出现已在刘洪后。

    忽然刘洪脸上一凝,此时王幕雪施展出的圆盘已经近他边,他根本没法闪避。

    王幕雪见琴天忽然闪开,心下松了口气,随即剑诀一捏,又是一个青色风刃划出。

    刘洪确不是寻常人,百忙中泛起黄光的拳头一拳砸掉一个圆盘,并且子借助反弹力急速向后退开,又避开王幕雪的施展出另一个圆盘。

    砰!然而刘洪子尚未稳住时,刘洪顿时只觉后背一阵剧痛。琴天威力十足的一掌已经落在他后背上。

    琴天做这一切的均在他意料之中,他先是让他子挡住刘洪视线,将刘洪的注意力全部引到他上。在王幕雪攻击风刃快近他子时,他再凭借快捷无比的速度避开,最后打刘洪个措手不及。

    哼!琴天强劲如山洪迸发的掌力让刘洪脸色一阵苍白,低沉的闷响从喉咙里传出,紧接着他子跨前一步才卸开琴天一掌之力。

    小杂种,你找死。稳住子的刘洪大怒,猛然转,黄光耀眼的大拳头一拳砸向琴天膛。

    咔咔!强劲的拳风向四周卷出,碗口粗细的树直接被棵棵刮断。

    琴天眼瞳微微一凝,兴奋的嘴唇。他很想试试他潜力到底有多大,人只有在危险的环境下才能将隐藏的力量挖掘出来。

    劈掌!

    琴天手掌上武之力不再萦绕,而是尽数被收敛到手掌内。看起来竟然变成而来平平无奇的一掌,也感受不到丝毫的掌力,甚至连地下落叶都没能卷起。

    然而这样平平无奇的一掌里却包含着无比浑厚的力量与狂暴的毁灭

    砰!琴天手掌和刘洪拳头重重撼在一起,一道眼可见的红色和黄色涟漪急速向回周回而开。

    噗噗!两道闷响几乎同时从两人体里传出。霎间琴天只感全武之力一阵翻涌,口犹如被人用重锤重重锤了一计,显然已经轻微受了些伤。

    刘洪此时体状况同样不容乐观,被琴天震得头脑有些发晕。

    逞能的家伙。王幕雪见琴天竟敢和刘洪硬碰在一起,又气又担忧。长剑一震,对着刘洪刺去。

    望着王幕雪攻来,刘洪冷笑一声,跨出一步,一拳对着她门面砸去。刘洪此时已经认识到他处境的危险,琴天和王幕雪联手起来他是丝毫讨不到什么便宜。打算一击干掉王幕雪,在料理琴天。

    死吧,人。刘洪咧嘴一笑,森白的牙齿在黑暗中极是吓人。紧接着手掌上武之力包裹,急速下劈,往王幕雪头上招呼。

    瞧着黄色武之力流转的手掌,王幕雪并未表现出慌乱、害怕。长剑上挑隐隐又有个风刃形成,刺向刘洪手腕。

    经过观察,王幕雪已发现刘洪手上武之力分布最弱的地方就在手腕处,其防御也必定是最为脆弱的地方。

    啊?瞧得王幕雪竟然刺向自己罩门,刘洪吓得一跳,若是真劈下去,恐怕还没劈刀王幕雪,自己手腕就撞到长剑上了,那还了得?恐怕非得被齐手腕被削下来。

    危机中刘洪招式一变,该直劈为横扫,击向王幕雪白嫩的脖颈。

    折梅剑法,梅花盾!王幕雪长剑划出,剑顿时又形成一个蒲团大小的剑盾,此时剑盾和风刃两重叠加,即刻攻又可守,长剑倒转,当即护在她脖颈前。

    嘭!

    低沉的闷响从剑盾中传出,青色剑盾在刘洪一拳之下,早已经是裂纹横生。

    就在这时琴天自此诡异出现在刘洪背后,劈掌使出来,一掌对着刘洪击出。

    哼,愚蠢的小子,老子还会再上你当么?刘洪忽然转对着琴天一拳击出。

    轰!又是一声巨响,巨大的力道让琴天脸色苍白,子急速后退,最后噗的一口鲜血喷出。

    你没事吧?王幕雪见琴天受伤,腰肢一摆,子越在琴天旁,问道,话语中透露出一丝关心之意。

    哈哈,今晚就成全你们做对亡命鸳鸯。刘洪擦了擦嘴角鲜血,缓缓走近琴天和王幕雪。

    刘洪每走进一步,王幕雪手里的剑就握紧一分。琴天则是双手放在后,掌心缓缓冒出结界之力,随即他手印一变,掌心的结界之力渐渐凝聚成一道光芒流转的符文。

    你又上当了。琴天本已萎靡的子忽然跃起,脚下青色和红光交替一闪,霎间闪现到刘洪旁。

    你恐怕连遗言都没机会说了。话音刚落,琴天双掌齐出,右掌使用的是武之力,左掌却是结界之力。

    劈掌!

    锢术!

    感受着琴天双掌蕴含的两种不同力,刘洪面色终于变了。

    轰!

    嗡!

    琴天右掌刚刚打在刘洪上,跟着左掌也打在上。在巨大力道攻击下,刘洪子先是一阵后退,跟着只见他脚下忽然生出一个淡白的光环,光环上说不出的神秘也狂暴,小小的一个白色圈子竟死死将他钉在原地。

    尊灵之术?刘洪难以置信的瞧着脚下紧紧缠着自己的淡白光环。旋即他脸上涌上一抹狠色。脚下武之力急速一圈圈漾,势要挣脱锢之圈的束缚,毕竟在这种形下,处境是件极为危险的。

    这?王幕雪诧异的瞧了一眼琴天,这家伙也太让人看不透了吧,他竟能把尊灵之力掌握到这么娴熟的地步。

    琴天一击得手,动作没有丝毫的停留,手腕一翻,一柄长枪出现在他手里。

    噗!一声闷响,刘洪脸庞迅速扭曲,眼睛似乎都要凸出来。只见殷红的鲜血猛地从他口中喷涌而出,喉咙仅能发出咯咯的声音。琴天手里的长枪已经插进刘洪咽喉,跟着他子轰然倒地。

    你?王幕雪望着地上已经彻底失去生机的刘洪,眼前的血腥使她眼瞳急速收缩,胃里也是一阵抽搐,忍不住要吐出来。

    她今天所见的琴天和以前简直没半分钱的关系,今琴天就是恶魔的化,是死亡的象征。

    琴天杀伐果断的子不让她后背一阵发毛,她怎么也想不到平里和她嬉皮笑脸,大大咧咧的琴天,现在竟会如此狠毒、镇定。

    走吧!琴天简单将刘洪尸体做了处理后,脸上又恢复人畜无害的笑容,脸上表并没什么变化,仿佛杀个人在他眼里比杀只鸡还简单。

    你很镇定?王幕雪深吸了口凉气,看来今晚以后她对琴天是要重新定位,对他刮目相看了。

    琴天淡淡笑了笑,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灭他满门!咳咳…没说完这句话,他便是剧烈咳嗽,脸色苍白到了极点,虽然他击杀了刘洪,但他自己也受了不轻伤的。

    之后琴天捂着口,头也不回的走了。

    人若犯我,必杀之,人若犯我,必杀之…王幕雪见琴天离去,秀眉微蹙,口里喃喃自语,今晚琴天给她的震撼,恐怕一这生她都忘不了。

    还好他不是王家的敌人。她很庆幸琴天并不是王家的敌人,可却不怎么乐意让琴天做王家姑爷。随即她也不多想,轻轻叹了口气快步跟上琴天。

重要声明:小说《苍穹乱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