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谈话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月仙 书名:苍穹乱武
    琴天淡淡瞧着地上躺着的王泽,搽了搽嘴角的血迹,长长吸了口气。显然和王泽交手,他也受了些伤,此时他武之力已经运转了一周,体里况好了一些。

    王胜怒视一眼王泽,喝道:蠢材,来人呐,把他抬下去。顿时从人群中涌出两人,将王泽架下去了。

    王泽确实让他丢了不小的脸。

    哎,真不知道王泽这半年来在清风阁是怎么修炼的?王胜苦笑一声,瞧向琴天,眼神中大有无奈之意。

    琴天微微一笑,道:我和他也是相互切磋而已,家主不必太放在心上。

    血龙团长哈哈大笑,道:是啊,王家主不必太计较,就当是小辈间的比试切磋了。

    接下来,琴天和王胜谈论一阵,便找个借口溜了,以她对王幕雪的了解。那女人必定会紧追而来,找他算账,所以他一出王家,乘风诀就施展到极致,丝毫不给王幕雪追上他的机会。

    可惜这世上你越是怕什么事,什么事他就偏偏找上你,王幕雪好像算准琴天的去路,早就站在路中央,拦下他去路。

    琴天暗叫不好,这臭婆娘还真是冤魂不散,看来和她又要纠缠一阵了。

    可奇怪的是,王幕雪今见到琴天竟没发作起来和他拼命,她只是背对着琴天。

    她不敢面对琴天,她怕一看到琴天就忍不住要出手砍他几剑。

    有事?琴天停下脚步,笑问道。

    王幕雪沉默了良久,缓缓说道:我想和你谈谈。她说的出奇的平静,但也是出奇的冷,简直不带丝毫的感

    琴天愣住了,旋即他也松了口气,毕竟这次王幕雪终于不再找他拼命了。

    谈什么?琴天不因为她的平静而放松警惕,双眼一直盯着王幕雪手里的双手。

    她的双白皙而纤弱,看起来并不像是能握剑的手。她的手指纤长而美丽,更看不出她的手指竟能握稳剑,可她手里的剑不但稳而且很危险。就连琴天也不敢小觑她手里的剑。

    王幕雪淡淡的道:无论如何,我和你都不会有任何瓜葛的,你别以为有我爹爹的话,我就嫁给你。

    琴天忽然笑了,道:我也认为我和你不会有任何关联的,可惜…

    王幕雪忽然冷声道:可惜什么?

    琴天微微笑道:可惜你不敢违背王家主的话,说不定你还是得嫁给我。

    王幕雪声音更冷,仿佛能令周围的空气结上一层冰,道:这事我自会和爹爹说的,不用你瞎心。

    琴天道:真的?

    王幕雪道:哼。

    她已经告诉琴天绝无回旋的余地,既是死她都不会嫁给琴天的。

    琴天拍了拍手,笑道:好极了,我有个法子能让王家主死了让你嫁给我的这份心。

    王幕雪好像很有兴趣听他说下去,并没有出声阻止他说。

    琴天当然接着说下去:你若是已经嫁人了,王家主自然不会再让你嫁给我了。

    王幕雪豁然回头,冷冷瞧着他,道:这是我的事不用你来管。

    她真是气极了,这贼竟然真把他自己当根葱了,敢来管我们堂堂的王家大小姐的个人私事。

    琴天苦笑,摇摇头,道:以后这是事确实与我无关,不过现在却与我有关。在你没有嫁出去之前都与我有关。

    王幕雪狠狠的道:那是你自作多罢了。

    琴天一副很正经的样子,板着脸道:在你没嫁出去之前,王家主便会把全部的注意力放在我上,这让我很为难啊。

    王幕雪更气了,脸上一阵铁青,哼了哼,道:我长得又不丑,追我的人没一个比你丑。

    这贼竟然自恋到这种程度,好像搞得我们的王家大小姐像是嫁不出去,非得着他娶一样。

    琴天笑了笑,道:你长得还算马马虎虎,可是你的这幅大小姐脾气,整对人冷冰冰的,没几个人能受得了你的。

    他话音刚落,忽然唰的一声,王幕雪手里的长剑已经出鞘,森寒的剑气对着琴天笼来。

    琴天叹了叹,道:我就说吧,你这种脾气以后没人能受得住的。他瞧了一眼王幕雪,忽然笑了笑,道:我倒有个提议。

    王幕雪静静听着,等他说下去。

    琴天这时已经运起武之力,他相信他这句话说出来王幕雪绝对会暴走,不顾一切上来砍他一剑。他做好这一切准备,他才把话说下去:你的脾气若是能改改,我或许能考虑下娶你的。

    贼。王幕雪一声喝,全气的发抖,可她并没出手,只是手里的长剑握得不住颤抖。

    她气得简直要疯了,连话都说不出。半晌才道:你个贼,本姑娘死也不会嫁给你,你不用做梦。

    琴天慢慢后退了一步,盯着她,问道:绝不改变?

    当!王幕雪长剑已经插入地上,剑尖直直没入石里。她已经用行动告诉琴天,他说话最好能掂量下,不然他的头就会像脚下的石板。

    琴天忽然大笑,不断拍着手,道:好极了,好极了。

    听琴天这么说,王幕雪心里微微松了松,若是这家伙死缠烂打不放手,再加之王胜迫,她恐怕还真得嫁给这个家伙、贼。

    琴天接着道:既然如此,那你可得快些找到你喜欢的人,尽早嫁了,我也好尽快解脱。

    王幕雪银牙紧紧咬在一起,她已经打定主意,今不管琴天说什么,她都要忍住。不然她一旦发火,动起手来,这家伙将会比兔子跑得还快,而且走了之后又是几月不露面。那以后恐怕很难有时间和机会与他谈了。

    琴天好像得寸进尺了,继续说道:以后若真的没人敢娶你,我倒也不是不能考虑下你。

    王幕雪气得肺都快炸了,险些有些透不过气,这恐怕就是传说中的被活活气死。插在地上的长剑此时插得更深,琴天每说一句话,长剑都会插得深一点。

    琴天这时得意极了,不仅抛掉了王幕雪这个麻烦,而且还狠狠把她气得半死。

    每个男人遇到这种事都是值得高兴的。

    王幕雪终于说话了:你说够了吧。

    琴天想了想,点点头,道:好像暂时没想到的了,以后我想到在和你说吧。

    王幕雪强忍怒气,道:你最好在今想完,以后本姑娘没时间和你浪费口舌。

    这家伙竟然还想有下次,这次都险些被他气死,若不是她强忍怒气,恐怕还真把琴天一剑抹脖子了。

    琴天长长舒了口气,好像是放下了把压得喘不过气来的包袱一样。王幕雪越看越像动手,她怒极了。

    那以后我们就什么关系都没了,你见到我最好不要打招呼了,今之后,我们就是陌生人了。说完这句话,琴天头也不回的走了。

    贼,自恋狂,混蛋。王幕雪一把拔出插在地上长剑,对着琴天消失的方向一阵乱劈,好像她此时的每一剑她都劈在琴天上。

重要声明:小说《苍穹乱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