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黄巾事泄

    当夜,平舆县

    许劭正在凉亭悠闲的品着茶,突然从四周蹿出几个漆黑的影,他们每个人全都被黑色的衣物包裹着,只露出一双令人不寒而栗的双眼,腰间各带两把剑,左长右短,正迅速的朝许劭冲去。

    许劭似乎没有察觉似的,完全没有在意,就在那些黑衣人离许劭两三步远时,他们竟一同单膝向许劭跪拜,异口同声的说道参见大人!

    不愧是卑弥呼手下的六武众,手果然非同一般啊,竟然连我大汉越骑校尉都不能察觉到你们的存在。 许劭喝着茶说道。

    大人谬赞,我等不过是国主麾下六个最普通的下忍罢了!为首的一个黑衣人说道。

    许劭闻言放下茶杯,笑道哈哈,看来神武将军是在我中原呆久了,这个口是心非的毛病学得有板有眼的啊!

    大人误会了。神武低头说道。

    见神武已经终止这个话题,许劭便直接开门见山的说你们回去告诉卑弥呼,她要找的人今并未出现,看来她的占卜出了些偏差啊!

    国主的占卜从未出错过,这?黑衣人并不相信,迟疑的问道。

    许劭见此并未意外,于是说道你觉得我在骗你不成?卑弥呼的占卜确实灵验,但是她以前占卜的事和这次的事能相提并论吗?那个人可是至关重要的存在,他的价值想必为六武众的你们应该知道吧!若是这么容易占卜到。那么大汉天下岂不是人人都能坐拥了?

    大人所言甚是,那不知大人接下来有什么打算?神武恭敬的问道。

    汉室倾颓,天下将乱,哪里都不太平。我准备去洛阳避避难,顺便看看这帝都能不能有那个人的消息。许劭捋捋胡子说道。

    那好,大物主、天手力男、迦具土你们三人一路保护大人前往洛阳,五濑、须佐之男与我回国去禀告主公。神武吩咐道。

    许劭闻言思考片刻说道也好,有三位保护,想必我的安危足可保证啊!

    那属下告退。说完,神武和另外两个黑衣人蹭的消失了。

    许劭看着边的三个黑衣人,说道今天的事,想必你们都清楚,我想留下一人去帮我做一见事

    不知大人想要做什么事?大物主问道。

    如此如此许劭小声的说道。

    ??

    两之后 东都洛阳宫中

    陛下。越骑校尉伍孚有事启奏。现正在宫外等候。一个太监说道。

    让他禀告阿父就行了。不要坏了我现在的兴致!一个慵懒的人和边的妃子喝着酒,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汉灵帝,而他口中的阿父也就是十常侍之首张让。

    太监犹豫一下之后还是说了陛下。奴婢也是这么和伍大人说的,可他说此事关乎我大汉的千古基业,一定要向陛下禀告!

    灵帝闻言,没好气的说道这些个大臣真是烦人,每天就是各种理由要来朕这里告阿父他们的状,想不到现在连越骑校尉都当起谏议大夫了啊!宣他进来吧!

    稍许,伍孚跪拜道陛下万岁,臣有要事启奏!

    说吧!朕听着!灵帝不耐烦的说道。

    陛下可知那太平道教!伍孚虽然着急,但是还是很有条理的说道。

    略有耳闻。灵帝见伍孚所讲的并非弹劾十常侍的事,便饶有兴趣的回答道。

    太平道教。今有教众数十万,且甚得民心,如今他们已有造反之迹象,陛下当早平之,如若不然,必将撼我大汉之柱啊!伍孚激动的边说边顿首。

    什么?你说得可是真的?

    千真万确啊!

    快宣阿父进议事!灵帝激动的朝边的太监吼道。

    伍孚闻言,轻叹一声,对于这种国家大事,皇帝第一个想到的竟然是个宦官,这如何不让大臣们寒心啊!

    许久,张让和赵忠等十常侍一同来到宫之内,显然传令的太监将伍孚说得事报之了张让,因此张让才会集合其他九个人一起来。

    不知陛下唤臣前来所谓何事啊?张让明知故问的说道。

    阿父,刚才伍孚禀报太平道教要造反了,不知该如何是好啊?灵帝焦虑的问道。

    张让笑着说道陛下多虑了,伍大人不过是危言耸听,量那小小的太平道教翻得起什么大浪呢!陛下只管宽心便是了!

    如此的话,那朕就安心了。灵帝舒了一口气说道。

    伍孚闻言,立刻跪下说陛下,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啊,若不及早处理,必成心腹大患啊!

    陛下天威,那些民岂敢放肆,伍大人过滤了!张让笑着说道。

    伍孚你退下吧!灵帝不耐烦的说道。

    伍孚叹了口气,无奈的推出了宫,十常侍也和灵帝说了几句之后也离开。

    各位,今咱家有事要先走一步,就不和各位一同商量事了,咱们改再续吧。封谞满脸笑意的冲张让、赵忠等九人施礼说道。

    那几个人也没说什么,只是还了一个礼就目送封谞离开了,只有张让不动声色的看着,知道封谞离开,他才缓缓说道找个信得过的小太监,让他去盯着封谞,看看他耍什么玩意!咱们回去商议一下刚才那件事

    ??

    当夜,洛阳

    不知各位急匆匆找咱家来干什么啊?封谞在受到张让强烈邀请之后。匆匆的赶来了。

    其他人都面无表,只有张让咧着嘴笑道封公公,您说我们共事也有三四十年了吧?咱们十常侍也算是兄弟一场吧!

    张公公说的极是,咱们十常侍当然是患难兄弟啊!封谞迎合道。

    张让笑容依旧的说道封公公。既然你都说我们是兄弟了,但你这卖兄弟的买卖做得还真不含糊啊!

    张公公,你?你这话?何意啊?封谞闻言结巴的问道。

    张让收起笑容,喝道今天你未和我们一同回来去干什么了?

    今咱家刚巧有些家事需要处理,所以没能和你们一同回来,怎么,这样还让你们怀疑了不成。封谞巧舌如簧。

    哦?原来去通风报信就是你所谓的家事啊!张让皮笑不笑的说道。

    什么什么通风报信啊!咱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封谞大惊,慌张的掩饰着。

    张让背着手慢悠悠的走来走去,说道封公公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你派去报信的那个人被蹇公公(蹇硕)的手下拿下了。盘问之后才知。原来封公公和太平道教的人早有联系。而且关系还不浅啊!

    封谞见事已经瞒不住了,也就不再客气了,找了个位置坐下后。笑着说道张公公,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咱家给自己留条后路无可厚非吧。这样,只要诸位不将此事张扬出去,咱家与诸位还是有福同享的。

    封公公可真是会做生意啊,不过杀鸡取卵这等事也就只有你这等无谋之辈才干的出来了,普天之下能容得下我等的也就只有当今皇上,天下人都对我等恨之入骨,恨不得食吾等之,饮吾等之血。我等若助贼灭汉,岂不是自寻死路。你自己找死也就算了,还想连累我等?张让老谋深算的说到。

    啊!封谞闻言大惊,一下子跌坐在地上,子瑟瑟发抖,稍许,他跪拜道张公公救命啊!咱家一时鬼迷心窍,还望诸位高抬贵手放过咱家吧!

    哎!封公公,事到如今,也只有向你借一物才能解我等劫难。张让无奈的说道。

    封谞如见救星,激动的说道若能活命,别说想借,只管拿去便是!

    张让险的一笑说道我所借之物,正是你的项上首级!

    啊!

    只见一把钢刀斩下了封谞首级,下手之人正是蹇硕。

    各位,弃车保帅这招,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要做。不过今若封谞不死,他若事败露,我等必受牵连,倒不如今除之,来个大义灭亲,让陛下知道我等忠心,这样就一举两得了。张让险的笑着说道。

    张公公所言甚是,那我等现在该如何行事?赵忠问道。

    张让指指封谞首级说道自然是拿着它去找陛下了啊!

    ?

    洛阳宫

    陛下,伍孚大人所报之事事关重大,您怎么可以如此轻视啊!一个膘肥体壮的人抱拳的对灵帝说道,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大将军何进。

    大将军言重了,那些人不过?灵帝正慢悠悠的说着时,却见张让等人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陛下,臣等有罪啊!张让哭拜道。

    灵帝一头雾水问道阿父何罪之有啊?

    陛下,封谞与那太平道教密谋造反,我等方才察觉,已将其斩杀,现特来向陛下请罪!说着张让将封谞的首级从后拿出。

    灵帝一见封谞首级大惊,而后便叹息道朕如此善待封谞,想不到此逆贼竟然造反,真是让朕寒心啊。

    陛下,此时就不要再叹息了,还是趁早将拿货逆贼擒拿吧!何进不乐意的进言道。

    对了,那此事就全有大将军你全权做主吧!务必将逆贼全部缉拿。至于阿父等人,揭发有功,赏金千两!灵帝下了一个他自己很满意的决定,当然其他人对于这个决定也都是满意,毕竟在出现统一的敌人时,外戚和宦官还是很有共同语言的。

    不过至此,黄巾起义提前爆发了。

    ps:

    最讨厌写过度章,但是为了剧连贯,又不得不写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三国之王朝霸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