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苦肉计

    几个时辰之后,叶俊来到了波才渠部所在地,不过此时的他面色苍白,毫无血色,而与之有着鲜明对比的,则是他体上依旧留着血的伤口,至于那只左手也早已不翼而飞了。

    这是郭嘉的计谋,傅洋的杰作!不过郭嘉给叶俊的建议是,当着至孝村的村民来做这种自残事的,那场面,就和杀猪一样。不过其主要目的是收拢人心,以便其下一步计划更好的实行!

    叶俊蹒跚的走到守卫处,有气无力的说道我有``重要``事``向渠帅``汇报,还请``

    还未说完叶俊就直接昏死过去了,当然这个昏迷只是他假装的,为的是把戏演的更加真。如果是以前,这种等级的自残,叶俊估计早挂了,但是现在他已经觉醒了,相对于以前的标准而言,实力也有很大的提高。因此虽然伤势惨重,但是还不至于让他昏死。

    没过多久,叶俊就感觉好像被人抬进去了,又过了一会儿,他听到一个熟悉的女人声音,怎么会这样!你怎么会伤那么重啊!渠帅,麻烦你快救救他啊!

    救他?这种人死有余辜!要不是阳翟县令派人来传信,我还真没想到他是个吃里扒外的东西!他最好是自己死了,要不然老子亲手解决他!波才愤怒的说道。

    黄宁一想到刚才接到官府的信件,也是一阵犹豫,但又见到叶俊奄奄一息的样子,还是说道渠帅,此事必有蹊跷,你想他如果真想出卖我们,为何会受如此重伤,并且还傻傻的跑到这里来送死啊!

    波才闻言也是一愣,觉得黄宁所言有些道理,便很不愿的替叶俊治疗了一下。没过多久,叶俊觉得自己的血量恢复了近半,于是慢慢悠悠的挣扎着醒来了。

    当他一睁眼,见到波才和黄宁,于是大呼渠帅,我们上当了!

    说完再一次昏死过去,而波才在听到叶俊的话之后,体一颤,立刻加大对叶俊的治疗。

    而黄宁见叶俊刚才的大呼,又见波才更加卖力的治疗,以为叶俊刚才只是回光返照了,现在可能已经死了,竟然控制不住的流下来眼泪。这是她从开始修炼太平要术起,第一次流泪,还是为了一个才认识几天的陌生人流泪!

    又经过一段时间,叶俊觉得差不多了,就再次醒来了,可是当他再次睁开眼的瞬间却见到黄宁激动的抱住了自己,口中还呜咽的说道你没死真是太好了!

    叶俊被抱得有些愣住了,随后单手扶在黄宁的肩上,双眼对视,笑笑说你还没教我太平要术呢!我怎么会舍得死呢!

    黄宁知道叶俊的为人,所以一下子就听出了叶俊是想逗自己开心,因此在听了之后,破涕为笑。

    然而波才对于这番话却大为震惊,太平要术是太平道教的镇教之宝,分为天、地、人三卷,其中练成天、地、人三卷的就只有大贤良师张角,他的两个胞弟张宝、张梁也就只练成地、人二卷,而像波才这样的三十六渠帅练成的只不过是人卷,至于太平道教其他信徒,学的不过是人卷上的一些皮毛而已!

    不过波才从上回张角的回信中了解到,眼前这个圣女已经掌握地、人二卷,就连天卷也即将大成,这也就是波才一再对她礼敬有加的原因之一。

    可是现在听到叶俊说这番话,令他有一丝不喜,但更多的是嫉妒。不过当下之际,他也没有过多的去管这些事,而是冷冷的说道我问你,你刚才说什么上当了?还有你最好把之前的事交代清楚,否则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叶俊一听,心理暗笑,果然一切都在郭嘉掌握之中,于是便装作一脸无辜的样子说渠帅!原来我们中计了,上回偷袭我们的人,并不止是那些世族的人,还有官府的人也参与了此事!

    胡说八道!官府的人如果真参与此事,为何会在事前通知我,分明是你想勾结世族之人,然后从中取利!波才愤怒的说道。

    勾结世族?这是我第一次来阳翟,我连这里有什么世族都不清楚,叫我如何去勾结世族。叶俊声并茂的说着,然后右手又搭在自己的失去手臂的左肩上苦笑说哈哈!从中取利?为了利,我连命都不要了!哈哈!我还真实要钱不要命啊!

    波才见叶俊如此模样,心里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

    叶俊继续说道,只不过这回是看着黄宁苦笑说道你要小心哦!官府想要我们和世族两方拼个你死我活,到时候他们就可以渔翁得利,你切记一定要小心他们的偷袭!打不过就一定要逃!你一定要活着哦!

    黄宁听着这番话,一向坚强的她,再一次不争气的流下来了深的泪水,冰雪聪明的她,知道叶俊说这番话必是有以死明志的打算!

    果不其然,叶俊对着波才说道渠帅!我有负我们寨主所托,和我来的兄弟也死的差不多了!我也没有独活的理由,还请渠帅给我一个痛快!让我可以和地下的兄弟团聚!

    波才看着叶俊,思索许久,觉得事实正如叶俊所言,其一叶俊没有理由为世族做事;其二豁出命来给别人办事,图什么啊;其三官府确实是一再怂恿自己与世族交战;其四,以他与牛霸的关系,牛霸的亲信理应是值得信赖的。

    可是现在波才并不是一个会知错认错的人,认错太伤他的面子了,于是他犹豫着该怎么来挽救这尴尬的局面。

    正在这时,黄宁好似爆发一般说道波才,这样忠心、义气的人会是那种见利忘义的人吗?如果你杀了他的话,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黄宁看向波才的双眼冷若冰霜,与刚才看叶俊时那双柔似水的眼神截然不同,并且直呼波才之名,而不是像之前一样称呼他为渠帅。

    波才被黄宁的眼神看着,体不寒而栗,唯唯诺诺的说道圣女所言甚是!是我上了险小人的当,害得狗蛋兄弟蒙受如此不白之冤,是我错了!

    叶俊见此,觉得自己的苦戏比郭嘉告诉自己的苦计更加来得有效果,不过他现在当真有些怀疑自己对于黄宁的关心,到底是出于真心,还是为了自己个人的目的。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叶俊不希望黄宁受到伤害!

    渠帅!这怎么会是你的错呢?是那些人用心太险恶了,还请渠帅早做打算!叶俊充当起烂好人为波才辩解道。

    阳翟县令这个墙头草,我绝对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的!对了你为何会伤得如此严重啊?波才似乎是在为叶俊出气,但是仍旧不忘再对叶俊一番询问。

    渠帅,当我带着剩余的兄弟们前往县里,那县令看了您的信之后,又殷勤的向我询问了关于您的一些事,我觉得他问得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便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但没想到,我刚说完,就有一伙官差冲进来,对我们刀剑相向,一副杀之而后快的样子!我们奋力反抗,兄弟们为了掩护我撤退,都被杀死了。我在逃亡中被追赶到一座山崖上,无路可逃时,被追来得官差一刀砍断了左臂,而我也随势滚下山崖,上的伤就是在滚落山崖时所造成的!索我大难不死,走了那么久,终于坚持来到了这里,见到了渠帅!我现在就算死也无憾了!叶俊就这样巴拉巴拉的胡扯着早已准备好的一番说辞。

    不过显然叶俊的生动形象的描述已经让波才和黄宁深信他所言不虚。其实叶俊知道,像波才这种智商不高的统帅,想事不会深入,在没有人提醒的况下,只能看到那些浅显的谋。对于叶俊这种心计过人的家伙,这种人自然是被耍的团团转了,而且还有鬼才郭嘉的一臂之力,耍的波才摸不到北。

    死?你死不了的!死的会是那个阳翟县令,我会亲手宰了他,为你的兄弟报仇,为你报断臂之仇!波才恶狠狠的说道。

    多谢渠帅!不知渠帅有什么具体安排!叶俊激动的说道。

    安排?自然是直接打入县城啊!活剐了那个狗官啊!波才的冲动易怒的格暴露无疑。

    不过叶俊早已料到如此,于是便说道渠帅!您现在去打县城的话,恐怕会被世族来个背后偷袭,到时候我们就真完了!

    渠帅,他说的有道理,切不可如此冲动,反让他人得利啊!黄宁虽然也想为叶俊报仇,但是此事关乎颍川黄巾军的未来,因此也只能暂时放弃这个想法了。

    不错,我刚才是太冲动了,可是我一想到那阳翟县令拿我当猴耍一般,而且还离间我的兄弟,我就气不打一出来,我把他生吞活剥了,我绝不罢休!波才依旧难以停止发泄满肚子的怒气。

    渠帅,我觉得现如今,无论我们打谁都讨不到好处,倒不如我们按兵不动,那么他们就绝对奈何不了我们了,到时候我们再找时机,将官府与世族一举歼灭!叶俊分析的说道。

    其实这一番计策是郭嘉所出,原本叶俊的计划是让黄巾军、官府、世族三家来个混战血拼,那么等到最后关头,他便可以带着五一特种兵来个渔翁得利。

    谁知半路杀出个谋士郭图,破坏了他的整个计划,好在天无绝人之路,上天又派来一个郭嘉,为他出谋划策,这次来颍川他还真是和姓郭的有不解之缘。

    郭嘉认为让这三家打起来倒不如让这三家各自猜忌的对峙起来,那么他们谁也不会先动手,以免被另外两家合力先灭掉。而在这段对峙期间至孝村会相对安全的,但这不过是缓兵之计,毕竟三家打起来是迟早的事

    他真正的目的是为了在这段期间让至孝村的人安全转移到无双村,而让叶俊当着村民自虐的目的,就是希望让村民了解到,叶俊为了他们牺牲有多大,让他们于于理都无法拒绝接下来迁徙的提议。

    波才一听叶俊提议,顿时恍然大悟,心中的怒火被降下了许多,但他紧接着有些吃惊,吃惊叶俊会这么提议,不过更多的则是释然,如果叶俊怂恿自己不顾一切去战,他倒是会觉得叶俊别有用心。

    于是波才威严的说道好,此计甚妙!那就这么定了!你先在这里好生修养,到时候我们一同前去宰了那个狗官!

    叶俊内心暗笑道:郭嘉,我这边已经圆满完成任务了,不知你那边进展如何呢?

    平安夜快乐,希望大家今后可以更加平安快乐,也希望更多的朋友来看这部小说!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三国之王朝霸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