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虎追人,人逐虎

    阿嚏,靠,不知道又是谁在背地里骂我了。刚走出山寨的叶俊就打了一个打喷嚏,于是便习惯的吐槽了一句,就继续往山下走了。也不知道是福是祸,叶俊打喷嚏时体方位向左侧了将近九十度,可是他却并未发现,继续往他所谓的原路下山去了

    走着走着,叶俊发现这条路怎么不怎么熟啊,确切的说应该是——从没走过。这时叶俊可不淡定了:我去,难不成老子刚才磕头磕失忆了,或者是磕头磕傻了?明明走的是上山的那条路,怎么那两个孙子一不带路,我就完全不认得路了啊。虽然上山时没有专心看路,但是也不至于这样陌生啊。糟了,难不成是传说中的——迷路。

    一想到这叶俊突然急得团团转,在现实中他可是个地地道道的路痴,能够在同一地方迷路好几次,并且时间间隔还不是很久,对于这样的壮举叶俊只能弱弱的说句一般一般,倒数第三。

    现实中的路有很多路标且多为直路,但是在有这种条件下,叶俊都未必找的到回家的路。而这山林之中,一无路标,二无直路(山路都是九曲十八弯的),叶俊想要找到回村的路简直就和中彩票一样。但是常年迷路也让叶俊学会了许多自救的方法,比如说寻找路人帮忙指路,不过显然这个方法在这个环境下并不适合;再比如说大声呼喊,不过也许人没喊道,倒是把野兽给招来了。于是只剩下最后一个方法了,按原路返回,然后让山贼带自己下山。

    于是叶俊就调了个头,按原路返回了。也活该叶俊能在同一个地方迷路那么多次,这家伙一点都记不住教训,居然又忘了刚才自己太过紧张,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时,急得团团转了几圈。刚才叶俊能不能找到回村的路,还并不确定,不过这回可以肯定了,他绝对找不到了。

    就这样,叶俊在大山深处四处寻找了2个时辰,可是怎么没找不到出山的路。于是叶俊便坐在一棵树下休息起来,可没坐下一会儿,就见一个巨大的物体快速的移动过来。

    哇,大老虎耶,好帅噢。似乎是被那老虎所吸引,叶俊此时脑中想的只是好好欣赏一下这只老虎。也难怪,现实生活中,老虎是在太少了,能看见的也是那些关在动物园里的豪无野的观赏品。像这种拥有百兽之王气势的野生老虎,自然是叶俊从未见过的,因此被吸引住了,也是理之中的。

    咦,它怎么离我越来越近了啊,我去,救命啊。似乎意识到什么,叶俊连滚带爬的起来往后跑,还好这回他倒是搞对方向了,要不然直接就是往老虎嘴里送了。

    叶俊玩命似的往前跑,可是那只老虎好像也是玩命似的往前追,并且速度明显比叶俊快很多,追上只是时间问题。虽然可以初步推测到结果是什么样的了,但是象征的抵抗还是要的。于是叶俊继续使出吃的力气,终于在高强度的逃跑之下,他的体力值为零了(体力值为零,是无法做一些高强度的事,对于普通的行走可以进行,但是会持续扣生命值,生命值为零,才是死亡)。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这逃跑期间,他竟然莫名其妙的跑出了山,来到了一条小溪涧。

    于是他气喘嘘嘘的对疾驰而来的老虎叫道老虎大哥,我们往无冤近无仇,你不要这样赶尽杀绝啊,求求你了。你看我很瘦的,没什么的,我们村有一个叫王彦的倒是很胖的,你放我回去,我联系联系他,让他过来给你吃吧!

    见老虎仍旧是凶猛的往自己这里赶,叶俊又说道老虎大哥,这样吧,回去我给你介绍个母老虎怎么样啊,你看你一个人蛮孤单的,是需要有个伴了。

    见老虎的速度依旧,叶俊此时顿时觉得掌握一门外语是多么的重要啊。想不到自己不是死在那些山贼手上,反而是被这个畜生所杀,叶俊有些哭笑不得。不过本来最坏的打算就是死,只不过换了种死法而已,于是乎叶俊索坐了下来等死了。

    只见那只老虎离叶俊5米时便一跃而起,对叶俊来了个饿虎扑羊。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又见另一个不知名的物体急速撞向了空中的老虎,并将老虎弹飞了出去,而那不知名的物体也渐渐显出原形,竟然是个人。

    只不过这个人的形明显要比叶俊目前见过的所有人都要高大许多,虽然只能看到对方背影,但叶俊可以很肯定这是一个男人(我去,难不成还是女哪吒啊)。只见此人,在片刻停留之后,再次冲向了那只从地上爬起来的的老虎。

    叶俊这时才真真切切看清刚才那只老虎,这哪叫老虎啊,简直就是一个怪兽。它的高度相当惊人,竟然和叶俊的高没差多少;它的额头上的顶着一个威武不凡的王字,上有许多鲜明的条纹,宛如一个带着皇冠,穿着皇袍的王者;它的利爪就像一把尖刀一样,任何阻拦它的都将被撕成碎片;它嘴里发出低沉的声音,但是听起来却让人毛骨悚然;他的尾巴又长又厚,犹如一跟一根铁棒,要是被它打到,多半是废了。

    老虎见那个大汉朝自己冲来,便大吼一声,好似半天里的一个霹雳,震得整个溪涧都颤抖起来,然后使劲浑解数向大汉扑去。那大汉一见老虎扑来,竟不躲闪,反而看准时机,伸出双手,将老虎两只前爪抓住,然后往后一拉,将老虎摔了个狗吃屎。

    老虎见自己如泰山压顶般的攻击被眼前的壮汉轻易瓦解,而且自己还被弄得如此狼狈,不由恼怒不已,又咆哮了一声,支起后退,然后奋力想挣扎开被抓住的双爪。

    可是那壮汉的双手就犹如两把铁钳,将老虎的双爪牢牢地钳住了。一个使劲挣脱,一个用力抓住。一人一虎竟然角力起来。好似两个武林高手在比拼内力,谁撑到最后谁就是赢家。

    这一幕虽然只是短短几秒,但在叶俊看来,真是不可思议。那只老虎从体型估计,重量起码接近1000斤,而这样的老虎全力一扑,那力道可想而知。但结果却是出人意料,如此攻势竟被这个大汉轻松化解。虽然刚才的那一招,壮汉有些借力打力的感觉,但是接下来与老虎的角力却是实打实的,这不由让叶俊思考起这个壮汉到底有多大的力量。

    原本一人一虎力道差不多,壮汉作用在老虎前爪的巨力也因为老虎的反抗的力量而抵消掉了。但过了一会儿,老虎的力道似乎减弱了,而那大汉的力道却并未减少,因此壮汉那多余的力量直接作用在了老虎的前爪之上,因此它便开始吃痛起来,发出嗷嗷嗷的呼声。

    壮汉见老虎的力量已经被自己消耗的差不多了,于是力量不降反增,使出浑力气将老虎整个抛了出去。这个壮观的场面让叶俊毕生难忘,他只能一个词来形容当时的场景——飞虎在天。

    老虎被那大汉一扔,直接扔到了小溪之中,当然如果不是因为扔进了小溪,水的阻力缓解了那下坠的力道,那老虎估计这会儿不死也残了。溪中的老虎吃痛的起朝对岸跑去(老虎是侧掉到水中,水只是缓解了部分力,而水的深度并不足以淹没整只老虎,只能淹没老虎的四肢),叶俊一见,立马对大汉说道英雄,此虎今若得脱,他必定又会为祸乡里。

    那大汉一听,飞也似跑过去,竟然比老虎还要快的来到了对岸,然后对着将要上岸的老虎张开双臂大吼一声。那老虎竟然被这大汉吓的掉头跑了回去,大汉便不慌不忙的在老虎后面追赶了起来。就这样老虎硬生生被这个大汉从溪的那一头赶了过来,又从溪的这一头赶了回去,如此来回了好多次。

    当那只老虎被赶逐多次之后,便筋疲力尽了,于是它使出最后一丝力气爬上岸,然后便跪倒在了大汉面前,无力的喘着粗气,似乎是在向眼前的大汗求饶。

    那大汉见了之后,觉得玩得差不多了,就上前结果了老虎。而这时叶俊体力恢复了点,正常行动已经不再会扣生命值了,于是他站起来,来到壮汉边,劝阻道恩公,虽然这畜生虽然为祸百姓,但念它也是一条生命就放他一条生路吧!

    你刚才不是让俺不要放虎归山的吗,怎么一下子又要俺放了它?那大汉用如铜钟般的声音不解的问道。

    当叶俊见到那个大汉角力老虎之时便觉得他绝非等闲之辈,很有可能是三国时期赫赫有名的大将,所以便起了招揽之心。如果能招揽到他的话,那么再让他去收服这个老虎当坐骑什么的战斗工具,想必也不是什么难事。老虎是百兽之王,战场上己方有老虎存在一定会给予对方骑兵不可小觑的影响。因此叶俊此时的想法很简单——要人要虎。

    于是叶俊便将早就想好的一番说辞拿出来说道恩公,放任此虎回山自然有些不妥,但是如果能够把它驯服收为己用,那么即可以免增杀戮,又可以保护百姓,何乐而不为呢?

    收为己用?可是这老虎有什么用啊?倒是这虎皮些许可以卖点钱。大汉憨傻的说道。

    我观此虎体型比普通的老虎稍大许多,把它驯为坐骑也未尝不可。而此虎为恩公所败,普天之下,其所服之人恐怕也就只有恩公了。恩公若得此虎,那么必定是如虎添翼。对于大汉的想法,叶俊在心里鄙视一下之后就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俺是缺少坐骑,但是让这老虎当坐骑会不会不妥啊!并且俺家中贫困,无甚钱粮可与这老虎吃的。那大汉犯难的说道。

    这没什么不妥的。恩公不必担心,我听闻虎乃万兽之王,只要能够降服于它,它则会尽忠一生,绝不会做出背叛这种可耻之事。恩公可否看见此虎跪拜于你,这不正是它对你屈服的表现吗?至于这老虎的食物问题嘛,只要恩公愿意收它为坐骑,此事我自会解决。叶俊连蒙带骗的说道。

    如此甚好!这老虎确实不错,确实比俺以前所见略大许多,若成为俺的代步坐骑,说不定还真不输于当世良驹。一听最重要的问题解决了,那大汉便高兴地叫好起来。

    此时叶俊方才看清这大汉摸样,此人升高九尺,形貌魁梧,一脸络腮胡子,给人一种豪气冲天的感觉,于是叶俊突然很想知道此人是谁。三国中能斩杀老虎的人不在少数,但是能赤手空拳制服老虎的可并不多。叶俊此时突然想到一件事,刚才此人逐虎过溪,而三国中有这项纪录的人可是独一无二的一个。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三国之王朝霸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