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黑马的奇袭

    “山王工业——!好好打!”“泽北荣治!我们支持你!”“河田雅史!最强最强!”

    满场都是为山王助威的欢呼声。首发哦亲湘北的观众席这边却连一个统一的旗帜都没有。

    “山王,好像非常厉害呢。”堀田德男呐呐地道。

    “嗯,山王,可是历年来全国高中篮球界的霸主啊。”七海担忧地望向场内。

    “霸主……?小三他们,没问题吧?”

    这一次,七海雪却没有回答。

    “山王——!山王!!山王——!!山王!”巨大的几乎座无虚席的体育馆几乎已化为山王的主场。

    “湘北加油!湘北努力!”文太忠太拼了命地大喊,瞬间便变被众声喧哗的“山王”声裹挟,消失不见。

    “这样可不行啊……”七海猛地站起了,“我去去就来。”

    “七海大姐?”

    <

    “好厉害的助威声。”小金忍不住感叹道,“和他们对阵不仅是技术上的较量,心理压力也是一大问题呢。湘北……也许一出场就会被馆内的气氛吞噬呢。”

    “啊。”土屋淳双臂抱,轻轻颔首。

    “湘——北——!!”气贯长虹的一声怒吼将“山王”的呼声通通打断,场上出现了瞬间的空白,“fight——!!”

    “喔喔喔喔————!!”

    土屋淳挑了挑眉毛:“看来,湘北的气势也丝毫不弱呢。”

    三井的心里憋着一股劲儿,他跑动着,眼睛却打量着山王那边的对手。一之仓聪吗?跑得不算快,长得也不高嘛……哼,我三井寿难道会怕你们吗?

    樱木花道突然动了,他把球抛到山王那边,剑及履及地冲了过去:“传球!”

    山王持球的新生下意识的传球,樱木一把接过,高高跃起——如同静止了一般,少年鲜艳的红发白色t恤黑色运动裤停滞在空中!连眼也不敢眨的瞬间,橘色的篮球被那长而有力的手臂狠狠扣入篮筐!!

    slamdunk——!!

    土屋淳睁大了眼睛。

    “刚刚那是——?我没看错吧?!那家伙是从——罚球线起跳的?”小金惊讶的合不拢嘴巴。

    “嗯,是挑衅啊。”土屋莞尔一笑,“竟然对着山王的球篮灌篮,真有意思呢……”

    面对满场哗然,樱木天才轻轻抛球,又伸手接住,脸上挂出一副标准的坏笑:“哼,我只是打个招呼。”

    众:【才怪啊!!】

    宫城良田:“虽然是个笨蛋……”

    三井寿:“……不过,干得漂亮!”

    三人默默依次击掌,有志一同的瞪向山王。

    【瞧见了没?给我看着吧!山王!】

    木暮公延默默捂脸:“啊啊……我就知道……”

    赤木刚宪只是哼了一声,破天荒的没有多话。

    >

    “泽北。”河田雅史瞧着湘北的三人,抬手把球丢向木暮,“你也去打个招呼。”

    话音未落,泽北荣治已疾风般冲了出去,瞬间越过还在发愣的木暮,单手接球跃像湘北的篮板!!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泽北即将还以颜色的刹那,篮筐的上方突然飞出两颗干扰球!!泽北一时晃神,体失去平衡从空中跌了下来。

    “呜啊!!是谁!?”他捂着鼻子狼狈的回头。

    赤木&流川的手仍摆着丢球的姿势:“哈!”短促的一声笑,轻蔑嘲讽之意已溢于言表。

    “连赤木你也——!?”木暮公延表示无力阻止,事态究竟会如何发展已经完全失去了控制,“哈哈……也许这样火药味十足也很不错呢……”副队长妈妈自暴自弃地在心中泪流满面。

    一声尖锐的哨响,两队人马纷纷集合在场中心。裁判高高扬起手臂:“秋田县立山王工业高校——对战神奈川县立湘北高校!比赛——现在开始!!”

    全场为之一肃,紧接着是巨大的欢呼声!

    “湘北红色球衣,山王白色球衣,两队准备跳球——!”

    “河田雅史!冲啊冲啊!!”“湘北!加油加油!!”两队的拉拉队拼命的呼喊着。

    “喔……湘北。”土屋淳顿了顿,“士气竟然毫不逊色呢。”

    小金推了推眼镜:“哼,初生牛犊不怕虎。”

    <

    【来吧!】三井寿目光炯炯地注视着站在圆心的赤木与河田。

    【来吧!】此时的湘北,每个人都在心中默默呐喊着。

    【来吧——!】

    赤木刚宪高高跃起,手臂如擎天的大树般尽力伸向高空——【来吧——!!】

    球被赤木狠狠拨向三井的方向,三井寿伸臂断球,球太高了,紧擦着指尖飞过——被樱木夺抱住!

    球传到宫城手中,宫城疾步运球,正对上山王的队长深津一成。

    “深津一成……防守的技术几乎全无漏洞呢。”土屋淳低声赞叹道。

    看来宫城良田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放缓了步伐,抬起手臂:“稳住,慢慢来!先进一球!”

    话音未落,一道影从侧擦过,一之仓聪盗球!宫城又惊又怒,起便追,有如电光石火!控球权瞬间再次易主!

    “你爸爸的球你也敢抄?!”宫城再不敢大意,转头挤眉弄眼,“樱木!”

    “那个……巨丑无比的扭曲怪脸是什么意思?”小金皱眉撇嘴。

    土屋:“……便秘?”

    樱木花道也做了个和宫城良田如出一辙的便秘表,紧接着,如同魔术一般,两人配合默契的吊高传球——第一时间灌篮!!

    湘北出人意料的拿下了本场的第一球!

    “湘北……很强吗?”场上的观众们开始了动。

    然而山王无愧于王者称号,深津一成几乎是在一瞬间便还以颜色,比分再次拉平。

    “注意回防!”“回防!回防!回防!回防!”山王的铁杆球迷们再次呐喊了起来。

    “吵死了!”堀田德男不爽地喊道,“这些观众是怎么回事?怎么只给山王加油?”

    高宫望握拳:“我们也不能输给他们!”

    于是湘北的观众阵营里突兀的传来一阵巨大的喧哗声:

    “流川流川!l~o~v~e~!流川流川!”

    “小三!小三!加油!小三!”

    “进攻进攻进攻!湘北!进攻!”

    口号……完全不统一呢……

    然而场上的三井寿完全没注意呼喊着自己名字的巨大噪音,他专注的观察着全场的形式。

    安西教练说过,上半场的奇袭之后,会以我的三分球为中心来进攻……

    赤木的眼神瞟过来了!好——!我已经站好了位置!

    三井抬手要球,中锋有如巨舰的指挥塔一般扬起手臂——高空长传!

    一球落手,三井果断出击!>

    球,切实有力的压在掌心的感觉,力量由脚下向上升起,手臂甩腕直至指尖,在脱手而出的那一瞬间,就像有一道橙红色的弧线将指尖与篮筐相连——没错,这个球会进!心中无比的确信着,三井抬头看过去。橙红色的轨迹仿佛静止的影像般一格一格地前进——径直向篮筐的中心坠去——空心入篮!

    三分!!

    “好呀——!!”他用力握拳大声吼道!

    “喔喔喔——小三!!”堀田德男大力摇动旗帜,“小三!小三!加油啊!小三!!”

    三井轻轻甩了甩手腕:【进球的感觉……果然爽极了!】

    <

    七海换装回来时,看到的就是三井寿狂风暴雨般投入三分球的影:“三井君!”

    欣喜的红晕染上少女的面颊,她眼睛闪闪发亮的注视着场上的那个人。

    又是一个三分!

    “三井君!太帅了——!!”七海站起来高声赞叹!

    “七、七海大姐?!”德男等人却齐齐盯着七海的衣服吞了口口水。

    七海放下了长发,额头上绑着“三井命”的绑带,高领的黑色男款应援团服用白色的带子在肩背处扎出飘逸的带花。长袖长裤的制服布料质地厚实括,收腰的设计将少女修长的材凸显的分外好看,有一种难以用语言形容的中美。

    被众多眼镜注视着,带着白色亚麻手的手局促不安的推了推黑框的眼镜。

    “啊……之前订的应援服……那个,虽然天气很,不过既然带来了……”七海不好意思的将长发抚向耳后,“总觉得,穿着应援服来助威……可以更好的把这份期待胜利的心……传达出去……”

    “文太——!”

    “干得好!”

    堀田等人纷纷向订购应援服的文太比起了大拇指。

    七海:“都、都不要看我了!看比赛吧!”

    >

    三分球的威力让一之仓聪加大了防守的力度。

    “唔哇,那个白色八号……简直像是要黏在红队十四的上似的!”小金俯趴在栏杆上,“腰腿压的真低!不愧是山王……恐怖的防守能力!”

    “这样那个十四号也很难再出手了吧?”

    “毕竟光是应付这种攻击的贴防守已经压力很大了。”

    大荣的队员也纷纷讨论起来。

    <

    【真是令人恶心的防守……】三井专注的与一之仓聪对峙,【不过——你还差得远呢!】

    瞬间闪过人!

    “喝啊啊——!!”假动作骗过跃起的大河田,三井曲臂一记妙传——球到了赤木手中!

    “传得好!”赤木一声低吼,高高跃起,“喝啊啊——!!”

    大猩猩灌篮——!!

    “三井——!传得好啊!!”七海欢喜雀跃的挥手大喊。

    “喔喔——!三井,帅毙了!!”德男嘶吼着挥舞旗帜。

    三井寿遥望看台上蹦跳着的黑白影,捂着脸背转去:“啧……一个两个的,吵死了啊……”嘴角却忍不住向上弯起。

    和樱木击掌庆贺,三井的目光无意识地看向教练席,白发苍苍的安西正站在场边注视着自己。

    三井:“安西老师……”

    安西光义默默曲臂在,握紧了拳头。

    一瞬间,骄傲、喜悦、满足……各种复杂的绪在口鼓。三井寿也握紧了拳头,向敬的先生默默致意。

    【安西老师……】

    转就被激动的赤木迎头狠狠撞了过来:“干得好!三井!!”

    三井:“呜啊——!痛死啦!赤木!”

    山王对湘北,八比十三,湘北领先。

    >

    “湘北,应该是c级队伍吧?第一次参加全国大赛,之前的比赛是对战丰玉。嗯,比分是87比91。”小金翻看着赛程记录,“虽然丰玉本就是一盘散沙乱七八糟的……不过这个比分,看来是有效遏制了南和岸本他们的快攻呢。”

    “唔……湘北?”土屋摸摸下巴,“一匹黑马呢。”

    ——————————————————————————————————————————

    前世今生小剧场:

    “红子……是花街的游女。”七海从竹屋回来时,简短的解释道,“她……每个月的这一天会到我这里来集中拿药……今天下了大雨,本以为她不会来了。之前那个人来敲门,还想可能是来拿药的,这才开了门……”七海说到这里便停了。

    因为卖药给花街的游女,所以才不好启齿吗?也是,一个未婚独居的姑娘,和不正经的女人有所牵连……毕竟事涉女儿家的清誉……

    三井也不好多问,挠头干笑:“是、是这样啊……”

    “还是要……多谢三井大人的回护之。”七海正坐行礼。

    三井更尴尬了:“哪里,私自自称为你的丈夫什么的……你不见怪就好。”

    “伤口……该拆线了。”七海红着耳朵低声道。

    被女孩子的手轻轻捧着脸颊,下巴感受到对方指尖的温度,三井只觉这雨后凉爽的气温陡然又闷了起来。

    金属的小剪刀仔细的挑起线头,剪断。镊子灵巧的引动,几下线便拆好了。

    感觉到脸畔的吐气渐渐移远,三井这才长舒一口气。

    “不要用手摸啊。”七海拉住了三井的手腕。

    肌肤相触的那一刹那,仿佛有细小的电流瞬间传过体内。两人齐齐一怔。

    七海闪电般的松手,膝行着挪坐到远处:“手,不干净的。不要触碰伤口。”

    “啊,呃,是……”三井觉得自己变得怪怪的,好像不能直视那个小小的少女似的,一门心思地研究着榻榻米的花纹。

    长久的沉默。

    “我、我去做饭了!”七海忽然想到了什么般,满脸通红的跑了出去。

    “哦,喔……”

    三井望向犹自摆动的门帘,愣愣地点头。

    啊啊……糟糕……自从说了“丈夫”这样的话,好像做什么都有了别样的意味了!

    <

    小跑着奔入竹屋,七海双手紧紧地捂住发烫的脸颊:“丈夫啊……啊呀呀~!!”

    苦涩的香气萦绕在鼻端。

    心跳一点一点平静了下来,女孩用力拍拍自己的脸颊:“清醒点吧,七海雪。”

    她面无表的看向隔着帘子的竹屋内间,玻璃的试管、烧瓶、研磨的钵和杵,以及石板的桌台上一小瓶白色的药粉……女孩的视线逐渐转冷。

    我,哪里有资格呢?

    这样的……罪孽深重,苟活于世的我……

    她一步一步,慢慢走进了里间。

    蓝染的土布帘子摇晃着垂下,少女的影慢慢被黑暗吞噬。>

    作者有话要说:正文完结倒计时,大纲还有三章。

    诸君晚安。

重要声明:小说《[SD]野狗的逻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