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加油湘北

    与翔阳的比赛胜利之后,湘北篮球队终于获得了挑战王者海南的入场券。

    这注定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上半场刚刚过半一半,赤木刚宪便意外受伤下场。失去了主心骨般的银背猩猩王,本就处于弱势的湘北顿时雪上加霜。幸而两位一年级新生在此时知难而上,樱木花道和流川枫各自爆发出天才的运动能力和鬼神莫测的进攻技术,湘北队靠着两个新人的出色表现将比分直追至四十九平——赤木带伤勉力返场。

    下半场的海南拿出了看家本领,两队比分逐渐拉大,湘北落后。比赛逐渐进入白化的抢拼时刻。

    倒计时一分24秒,流川枫在投入了最后一球后体力透支退场,86比90,分差终于缩小到了四。

    最后三十秒,三井歪斜着体勉强突破海南的防守:“樱木!赤木!交给你们了!”球几乎是被大力砸向篮板的方向!

    然而樱木的技术比拼不过久经沙场的海南,高砂一马抢下篮板!

    海南的教练高喊着:“我们赢了!”然而湘北根本未曾动摇——宫城良田盗球瞬间传给樱木,樱木一个假动作仿佛神来之笔,瞬间晃过了高砂一马带球冲向篮板!

    牧绅一站在篮板前,如同铜墙铁壁,神奈川高中篮球界第一人猛地跳起拦截!然而此时的樱木花道连神也不能阻挡!

    “我们必胜——!!”

    樱木怒吼着迎头而上,双臂狠狠灌下!牧绅一坦克一样的体被撞得横飞出去!

    哨声猛地吹响——“防守犯规!进球有效!加罚一球!”

    88比90——终于只差两分了。

    倒数十九秒,赤木刚宪拖着伤腿拼死抢下了篮板,吼叫着传球:“这是唯一反败为胜的机会了!三井!!”

    三井寿站在三分线上,接球的瞬间稳健出手,清田信长飞起拦阻——球越过少年的指尖,直指篮筐!

    然而十拿九稳的三分竟然在最后一刻与胜利擦肩而过——球没进!

    【篮板球!】

    电光石火的一刹那,每个人的心里划过相同的语句!

    倒数九秒,牧绅一的手触到了球面。

    倒数八秒,樱木花道跃起夺球。

    倒数六秒,樱木花道抢下了篮板,奋力传球——“大猩猩!”

    ——球传到了高砂一马的手里。

    时间仿佛静止一般,秒表终于归零,比赛结束。

    湘北以一球之差败北。

    ……

    【——输了?】

    三井看向湿滑的手心,下意识的搓了搓手指。

    【输了。】

    【我们……输了。】

    终于意识到这一点,体仿佛瞬间脱力一般,他大口的呼吸,用力到口撕痛。

    明明就之差毫厘,却偏偏逆转不了乾坤——沉重的无力感。

    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并不难过,也许有一点失落,脑子里全是一片空白。三井寿无意识的跟在队友的后走向场中。

    “好险呀……”清田信长笑着长舒一口气。

    三井转头看向那长毛猴子,略带怀疑的开口:“你……真的碰到球了么……?”

    清田信长举起左手,露出一个坏笑:“只是指甲而已。”

    那家伙中指的指甲正汨汨地流血。

    一瞬间,三井的心里像是有一块石头猛然落了地。

    三井这才发现刚才自己竟是在怀疑……在拼尽全力的比赛中,第一次对自己的技术产生了怀疑。怀疑自己投球的手感,怀疑多年来对篮球的判断……

    【如果连三分球也不能投好……】【是我的失误最后无法反败为胜……】这样的念头他连想也不敢去想。

    【连最起码的自信都动摇了么?三井寿,可真不像你呀。】

    嘴角泛起一个苦笑,三井低头走向开始列队的战友们。

    “三井……”是木暮公延。

    木暮从后面走上前来,伸手拍了拍三井的肩膀:“走吧。”

    “嗯……”

    三井默默攥紧了拳。

    ……

    “……三井君?”补习归来的七海有些惊讶的看着倚在路灯下的三井,“三井君不是刚比赛完吗,怎么会突然跑来……”

    话音未落,人已经被紧紧搂在了男人的怀里。

    “三井……君?”七海手忙脚乱的扶好差点撞掉的眼镜,“出了什么事么?”

    “没事……”三井的声音低低的,震得七海的耳朵发麻,“就是突然想要抱抱你。”

    “欸——?”

    “嘘……”三井收紧了手臂,沉默的拥抱着七海。

    感受到那人手臂的力量,膛的度,七海雪眨了眨眼睛:【大狗,好像心有些低落呢……】

    心里瞬间变得柔软起来。胳膊环拢在对方后,手掌轻轻地拍打着结实的背,七海将额头抵在三井肩上,一腔柔都化作一声模糊的:“嗯……”

    【加油呀,三井君。】

    【加油。】

    ……

    海南战的第二天,风清气朗,艳阳高照。

    借着一整个白天的课堂补眠,三井等人充分的休息了过来。湘北众人纷纷振作精神,一放学便直奔体育馆而来,倒叫挥舞着大扇子准备鼓舞士气的彩子白费了心思。是的,现在的湘北已经到了背水一战的时候,哪来的闲功夫沉浸在失败的消沉中?大家毫不气馁,高涨,积极备战,喊声震天,为抢得最后一张全国大赛的入场券而拼命努力的训练。

    唯独我们的樱木天才失踪了整整一天。

    “他大概还在为最后的误传而自责。”放学的时候,三井这么对七海道。

    “樱木君……”七海担心的问,“没问题吗?会振作起来吗?”

    三井闻言一笑,大掌揉上女孩的脑袋:“放心好了。猴子的智慧哪能记得住要难过那么久,太难为他了!呵……也许明天便看到那家伙又活蹦乱跳的大言不惭了。‘我是天才’什么的……啧!真是狂妄的后辈呀。”

    “哈哈,三井君你呀……”七海被模仿樱木的三井逗笑了,她举目望向远方,“但愿如此吧。”

    ……

    次清晨,樱木花道果然如三井预料一般迅速的归队了,并且一归队便吓了大家一跳。

    ——好一颗红彤彤的毛球头!

    三井和宫城一大早便被晨光下那耀目的新红惊呆,继而被戳了笑一般笑到癫狂。新鲜出炉的和尚头激起的连锁反应很快传染了整个篮球队,甚至引发了全校轰动,一整天一年七班的教室都围满了前来参观的人。樱木军团很会抓住商机,迅速组团在门口兜售起红毛猴子新形象参观费来。

    倒是真有人愿意掏这50元的门票来看,比如说——七海雪。

    “来来花道!生意上门了!”水户洋平皮条客般笑着搓手道。

    樱木花魁一脸郁闷的转过头来,挑眉一看:“啊,是七海大姐啊!”

    “午安。听晴子说樱木君换了很可的新发型呢!这么一看果然非常的帅气呀!”七海一脸诚恳的夸奖道。

    “欸哈?真的么?”樱木被夸的脸红了。

    “嗯!”七海大力点头,视线在对方的脑袋上逡巡着,目光迷离,一脸梦幻,“啊啊……看起来也很好摸的样子呢……”

    喂喂,七海大姐,你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我可以摸摸看吗?”

    樱木傻眼:“哈?”

    七海不好意思的低头解释:“那个……我对毛茸茸的东西都没有抵抗力……那个,我、我可以再多加一百元!可以吗?”

    “当然可以!请摸!请随便摸!”高宫望等人用力卖队友。

    樱木妄图挣扎反抗,被四人组残酷镇压。

    七海雪两只手揉乱了一把猴子毛:“好柔软呀,果然好好摸……嗯……怪不得三井君总是喜欢揉我的头发……”七海喃喃的感慨,然后突然醒悟了什么似的,红着脸慌乱的跑掉了。

    “为什么突然跑掉了?”大楠雄二疑惑的道。

    “似乎是害羞的样子。”水户洋平道。

    “害羞?”高宫望摸着下巴,“会出高价强烈要求摸男人头的七海大姐,害羞?”

    野间忠一郎:“真是个谜一般的女子呀……七海大姐。”

    此时,“谜一般的女子”七海雪正一边捂着脸一边在心里呐喊:【呀啊啊——!三井君喜欢摸我头这种事竟然也当众说出来了——没脸见人了啊啊!】

    ……

    放学后的训练,七海和晴子等人一起站在体育馆二楼的看台观战,湘北队的分组练习赛似乎比平时更加认真,也更加激烈。

    球在空中传递着,场地上运动鞋摩擦地板的声音连成一片。三井急停投篮,三分球精准的入篮,光照在那人的上,分外耀眼。

    汗水挥洒着,大声的呼喝。肢体碰撞着肢体,跑动,跳跃,假动作过人……眼前的景象忽然一花,大团的光跃动起来,七海下意识地揉了揉眼睛。

    红的光、橙的光仿佛炽烈燃烧着,少年们奔跑过的轨迹闪出白的炎芒。如同焰火一样,金色的辉煌的光芒,在这火的夏天里无遮无拦地绽放——沸沸扬扬。

    【太过耀眼,太过遥远。】

    那一瞬间七海忽然想起小林的话来。

    啊啊……原来,就是这样的感觉。

    那家伙在球场上奔跑时的背影,看起来离我如此的遥远。那是——无法介入的世界。

    “……他们大概不会知道吧?”赤木晴子突然轻声的开口。

    “欸?”

    “男孩子……为了梦想拼命努力的影,女孩子是怀着什么样的心在注视着……他们大概不会知道吧?”

    顺着晴子的视线看过去,七海不自地点了点头,继而又微笑着摇了摇:“你不觉得,这样的影反而让人不想要为他们大声声援么?”

    “七海学姐……?”

    七海雪脸上的微笑渐渐加深:“执着的追逐着梦想的背影,这一点,我最喜欢了。所以,会努力的为他们声援的!难道晴子不正是这样做着的么?”

    “七海学姐……”晴子也跟着露出微笑,“不愧是七海学姐呀。不像我这样,会软弱迷茫,总是这样的正直呢!”

    七海闻言微微一怔。

    【不,我也是会迷茫的。不过,迷茫又有什么关系?犯错也好,会跌倒,会后悔,会痛苦的哭泣……这些都是正常的。】

    她的目光穿过人群,准确的落在那个人的上。

    【只要继续向前走就好了。】

    【只要继续向前走就好了,不要停下脚步啊。】

    “男孩子为了梦想拼命,我们女孩子也有属于女孩子的工作呀。”七海转头看向晴子,“一起努力吧。别被他们丢下了。”

    晴子笑着用力点头:“嗯,七海大姐!”

    “为什么……连晴子你也这么叫。”

    “啊哈哈……被樱木君他们传染了。”

    这一天,湘北队的训练一直持续到深夜。

    ——————————————————————————————————————————

    无无义小剧场:

    “让开,让开!别挡道!”德男小分队用凶狠的眼神和犀利的造型如摩西分海般顺利杀入一年七班。几人一见樱木就捧腹大笑,眼角飙泪:“哇哈哈哈——!这家伙谁呀!?樱木你简直帅毙了!!”

    忠太甚至伸出手来:“看起来手感果然不错……”

    被揍。

    “可恶!明明七海大姐就可以摸的!”忠太含泪表示很受伤。

    野间忠一郎好心上前解惑:“傻瓜,七海大姐那是付了钱才摸的。”

    忠太傻傻抬头,愣愣地问:“买、买/?”

    被德男揍。

    忠太蹲地捂包:“说什么都被揍!你们这些坏人……”QAQ

    作者有话要说:忠太:七海大姐摸得,我摸不得?

    被揍。

    忠太:打滚求花花QAQ

    谢谢菜菜,夜L和小狱姑娘的地雷。谢谢还在蹲坑未曾放弃的大家。

    渣作者终于放假了,恢复更新!

    太久不写了,时间线可能有点乱。一次更不了太多字,不过大家放心,不会弃坑的。

    糖会有的,剧也会有的。

重要声明:小说《[SD]野狗的逻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