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番外③+④

    番外3北村先生与三井先生

    时间跳到全国大赛结束后的冬天,临近新年。[******请到看最新章节******]

    北村去山崎书局买新年贺卡,付账出门时却被人叫住了。

    “北村先生?是北村先生吧?”

    北村回过头:“啊,是三井先生啊。”北村对三井建先生的印象还是很深的,两年前,他是三井寿高一时的班导。

    三井先生笑起来很精神:“难得遇见北村先生,之前犬子的事麻烦您了。”

    北村连忙回礼:“三井先生太客气了,我并没有帮上什么忙。”

    三井先生的道:“北村先生别这么说,对了,前面街角新开了一家冲绳风味的居酒屋很不错,北村先生如果不忙的话,一起去喝一杯吧!碎波酒的味道很好啊!”

    北村盛难却,推脱不成也便爽快地去了。

    这样的下雪天里,两个中年老男人凑到一起喝酒,没几下便都有了醉意。

    之前还开朗健谈的三井先生,喝了酒反而突然沉默下来。

    北村给自己斟了一小杯碎波:“这样的雪天,慢慢的谈天喝酒,真是好啊。”

    “是啊……”三井先生拿起面前的酒杯点点头,一仰头又干了一杯。

    北村劝道:“何必喝的这么急呢?我们这样上了年纪的人,已经到了要注意体的时候了。”

    三井先生闻言叹了口气:“北村先生比我小3岁吧。”

    北村微微一笑:“是啊,不过三井先生看起来比我要年轻。”

    三井先生西服考究,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法令纹不笑的时候看起来颇具威严,一看就是成功的社会精英。而北村相对来讲比较随意,不修边幅的样子,有时候都不如街头浮浪人士。

    三井先生摆摆手:“年轻什么的,哪里说得上呢。两个年长的女儿早年便嫁到国外,现在两个孙儿都会跑了……时光真是残酷啊,追着人不停的向前,等到想要停一停的时候,已经两鬓斑白了。”

    北村也有所感触,笑笑低头不语。

    三井先生仿佛一下子打开了话匣:“说来不怕您见笑,我这辈子的精力几乎都花费在工作上。公司里的竞争压力真是越来越大了,每天为了不被拉下来不得不拼命的奔跑,回到家只剩下一具空壳。儿子小的时候,我连他的头都没功夫摸一下,顶多板着脸训斥几句便躺倒睡死……我真是个不负责任的父亲……”

    北村端起酒杯,和三井先生碰了一下:“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好在三井同学现在发展的不错,您也能放心了。”

    三井先生摇摇头,把酒杯满上:“是啊……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呢。阿寿是个好孩子……啊,还是要谢谢北村老师,阿寿受伤的时候,帮了不少忙。”

    北村沉默了一下:“不,我当时并没有帮到什么……现在想想,常常会愧疚,如果我早些注意到就好了……到底是年纪大了,少年时的心,已经快要忘光……不能打篮球,对那孩子而言意味着什么……我这个当老师的竟然就这样轻轻的放过去了。是我的失职,真的非常抱歉!”北村双手扶膝,深深俯下头去。

    三井先生连忙去扶:“北村先生说的哪里话,我当时不过是个去医院付账的人而已,北村先生做的,已经比我这个父亲要好太多了。”

    北村不置可否的叹了口气。

    气氛一时间沉默了下来。

    三井寿初入学时,是个意气风发的少年,上的锋芒挡也挡不住。而北村从儿时起便一直是个平庸的人,对着这样的三井寿,难免有些羡慕。那种朝气,眼睛里散发的光芒,常常令北村一阵怅惘。

    这样的好孩子,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因而当那孩子受伤之后,北村只是想当然的以一个成年人的想法认为,受伤了好好养病就是了,比赛什么的,伤好之后再参加又有什么呢?等到三井寿伤口没好就跑去打球,北村也只当做年轻人不懂事的乱来。在三井寿二次受伤入院后,北村还严厉的训斥了三井。

    现在想来,那种成年人的自以为是,大概伤得那少年颇深吧……

    北村给自己和三井先生各斟了一杯酒,酒液清亮,徐徐注入杯中。

    北村举杯:“那么,不负责任的教师和不负责任的父亲,来干一杯吧。”

    三井先生苦笑两声,酒杯轻碰,各自饮下。

    真是一杯苦酒只自知。

    三井先生回忆起两年来的种种,自己为儿子所做的,不过是最好的病房,可靠的医生,划卡支付一切昂贵的治疗费用……

    烦乱的工作已经足够让人头疼,回到家里,更年期变得古怪敏感的妻子更是快要把他疯。在儿子最需要父母帮助的时候,自己却在咨询律师准备跟明美离婚……阿寿他……一定是知道了吧……怎么会没有察觉呢……受了伤,却只有整哭泣的母亲,没有任何人可依靠……

    阿寿他……一个人又是怎么过来的?

    阿寿是什么时候不再笑了的?又是什么时候脾气变得暴躁,什么时候脸上带着伤回家,什么时候不再和自己说话,又是什么时候突然开始变了的?自己竟完全回忆不起来……想着那天回到家,突然看到儿子一头清爽的短发,那副满脸是伤却神采奕奕的样子……三井先生的眼睛湿润了起来。

    三井先生:“阿寿是个好儿郎……”

    北村点头:“他会很好的。”

    三井先生以手掩面扭过头去,北村体贴的看向别处。

    三井先生:“今天的雪下得真是大啊。”

    北村望向窗外:“瑞雪兆丰年。”

    “来,干杯。”

    “干杯。”

    ……

    这一天,北村大醉而归。

    ——————————————————————————————————————————

    番外4小别重逢

    时间跳到一年后的七月,三井寿去了东京上大学,七海雪升上三年级的第一个学期期末。

    神奈川县立湘北高中,三年级三班的教室里,彩子正板着脸教训宫城。

    “良田,你都已经是三年级的考生了,能不能告诉我为何这次的考试竟然还能挂掉四门!?作为队长,你就不能以作则一下吗!?”井上彩子狠狠地拎起宫城良田的耳朵,大声喝道,“连樱木都只挂掉三门,全湘北篮球队就你一个人需要通过补考,你是白痴吗!?啊?!”

    “痛痛痛痛痛啊——彩~子~!”宫城一边拼命喊痛,一边毫无反抗的被彩子拎着耳朵左晃右晃。

    “你的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啊!?”

    “我的脑子里满满的都是彩子酱啊~!”

    “去死——!”大扇子猛地罩头乎下。

    三年级三班的每常又开始了。

    “不愧是名景啊,每天看都看不厌。”轻轻合上几乎满分的社会科试卷,七海雪微笑着感慨道。

    “小七海~!快来救我~!你怎么还在那里看闹!不要太冷血了啊!”宫城被揍得凄惨,含泪呼叫盟友支援。

    七海垂目整理着补习班的笔记,淡定的开口:“什么嘛,我看宫城你明明一脸享受的样子啊。对了,这个有一个专门的形容词叫做什么来着?”她困惑的歪头。

    “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安田凑趣的道。

    “不~不,是s&m啊!”七海颔首微笑,以拳击掌。

    “不愧是七海大姐啊,真是博闻强识啊!”文太狗腿的扇着扇子道。

    “你……你们!小七海你学坏了~~!”被告人宫城含泪控诉,但是被彩子法官无的驳回了。

    “不要给我嬉皮笑脸!你这家伙的脸皮究竟有多厚啊!?”彩子单手拧着宫城的脸颊,“今天开始通宵补习,在全国大赛开始前,一定要给我通过补考啊!混蛋!”

    “是的~!彩子小姐~!”宫城一脸扭曲笑的仰头看向彩子,“能不能先松开拧着我腮帮子的玉手呢?”

    “哼!现在跟着我去教室办公室向任级老师请罪!”彩子霸气侧漏的斜睨了宫城一眼,终于高抬贵手放了不称职的期末挂科四门的队长大人一马。

    目送湘北篮球队魔鬼夫妻档妇唱夫随的走出教室,七海忍不住羡慕的叹息:“虽然每天都在打打闹闹,不过,他们俩的感还真是好啊……”

    同班同学就意味着几乎每天都要见面,又在同一个社团,集训时也不会分开……

    真好啊……彩子。

    七海一手支着脑袋,转头看向窗外的晴空。

    神奈川今天非常的晴朗,但是东京据说却下起了大雨呢……明明那么近的距离,明明那么近……却连天气都是两样。

    三井君他……在东京还好吗?

    训练一定很辛苦吧?七海下意识的摸出粉红色的翻盖手机,屏幕亮起,标记着【hero】的号码显示在电话簿的第一位。

    【想见我的话,就打电话,我会立刻回来见你的。】送他去东京的那一天,被伏在耳边说了这样的话。

    但是……只是因为想要见他就叫他从东京赶回来……是不是太任了一点儿?

    想到前几天在电话里提到的,三井最近正在准备一场练习赛,笑称忙得连剪头发的时间都没有……

    屏幕的光一暗,七海雪合上了手机。

    【要忍耐啊。】

    马上就是暑假了,那时候……不,暑假正是体育比赛最多的时候……那么,下个学期?秋天的话,补习班的课一结束……不、不,秋天的时候距离全国联考就太近了,那时候正该拼命冲刺才对……那么过年的时候……

    眼泪忍不住的涌上来……

    【好想见三井君啊……】

    从来没有,从来没有分开过这么长的时间。明明都在一起一年多了,却没办法像恋人一样在他怀里撒……

    【想见面,想见面,每天都想要见到他!】

    虽然天天都会短信互道晚安,偶尔还可以电话聊天,但是那样反而更加不能满足了……

    【我……真是没用啊……竟然会,这么的想念三井君……】

    七海雪噙着泪,默默把脸埋到双臂间。

    【东京今天下了雨呢……三井君,今天又在做些什么呢?】

    与此同时的东京。

    “停——!好,大家过来集合——!”教练拍着手大声道。

    三井寿停下了手中的练习,一边擦着汗,一边慢慢走到场边拿水喝。

    “三井,你刚才的发挥很不错,这几天要注意保持。”

    “是,教练!”三井连忙大声回到。

    “我来说一下下个星期的邀请赛,下周三下午,在神奈川县xx体育馆,我们和海南大学队要进行对决……”教练拿着资料本大声讲解着。

    三井在听到【神奈川】三个字的时候猛地一愣,而【海南大学】四个字又让他清醒了过来。

    终于能够见面了……三井忍不住微微一笑。要不要告诉她呢?

    还是给她一个惊喜吧,那家伙总是一副冷淡的样子,这次就突然出现,吓她一跳好了。

    在心底下定了决意,三井正容肃穆认真听起教练的讲解来。

    星期三这天下起了缠绵的细雨,放学后,七海雪独自撑伞向家走去。

    这几天三井君的电话渐渐变得少了起来,短信大多也只是回复【:)】的笑脸,据说是练习赛的对手十分强大,要好好准备的原因。可是这样一来……

    七海落寞的垂下眼帘。

    这样一来,就更加思念三井君了啊……

    沙沙的雨声连绵不绝的敲打着伞面,偶尔会有屋檐上积聚的沉重的雨滴,高高的落进路边的积水里,发出叮咚叮咚的声响。

    七海慢慢的走着,沿着无数次和三井一起走过的那条放学的小路,熟悉的风景,熟悉的招牌,熟悉的电线杆……

    她越走越难过,越走越难过。

    一个人走在两个人曾经走过的路上,一个人看着两个人并肩看过的风景,独自生活在充满了两个人回忆的城市里——真的好寂寞,寂寞的要死。

    【好想要……见到你啊,三井君。】

    不自地这样想着,七海抬首极目远望。

    虽然明知道那个人不会出现在神奈川的街道上,但是……视线还是忍不住的在人群中搜索他的影……

    远远的从路的那头走过来一个高个子。七海看不太清楚。他穿着蓝白条纹的衬衫,牛仔裤,打着黑色的大大的伞。

    【那个人……看起来真像三井君啊。】

    突然间感到了委屈,鼻子酸酸的,眼睛被泪水渐渐的模糊了。七海用力的擦泪,呼出的气在眼镜上泛出一层白雾。

    【不知道他会不会是三井君。】

    【他会是三井君吗?】

    【也许只是太想见三井君了,所以产生了幻觉……】

    【三井君,还在东京啊。】

    七海对自己说。

    【可是……他真的好像。走路的姿态,单手插袋的样子……说不定就是三井君。】

    【希望会是三井君。】

    【如果是三井君的话……】

    对面的高个子突然挥了挥手,快步向这边跑来。

    【如果是三井君的话……那我就太幸福了……】

    被有力的双臂紧紧的拥入怀中,眼镜狠狠地撞上对方结实的口,一瞬间,呼吸里满是雨水的气息,还有三井君上淡淡的汗水味道……

    七海的眼泪再也止不住的流下来。

    “三井君……呜呜……”

    “傻瓜,怎么哭了?”

    “我……我好想你……”七海紧紧的抓着三井的衣服,哭得浑发抖,“好想你……三井君……”

    “呵……傻瓜,真是个傻瓜……”三井寿的心柔软的一塌糊涂,他紧紧的抱着他的女孩儿,温柔的吻去少女脸颊的泪水。

    “我也好想你……”拥紧怀中的泪人儿,他笑着呢喃。

    “呜呜……呜哇啊啊——!”七海哭得更加委屈了。

    ……

    “啧啧,哭得眼睛都肿了。”三井用纸巾擦着七海的脸,“既然那么想我,怎么不打电话叫我回来?”

    “我……不想打扰三井君的训练……你那么辛苦,那么努力……只是想要见你就把你叫回来……太任了。”断断续续的抽噎着,女孩子的声音细细的颤抖着,牙齿轻咬下唇,“我……可以忍耐的……”

    “不要忍耐啊!”三井伸手擒住女孩儿的下巴,轻轻抚慰着紧抿的唇瓣,“我……希望你更任一点啊!”

    “三井君……?”

    “再多依赖我一些,再多思念我一些,再多对我撒……”

    他缓缓俯,微微侧头,吻住了令人心疼的小可怜。

    “不要顾虑那么多,让我来好好保护你吧……”咬着女孩子红透了的耳垂儿,三井轻声道,“谁让我是你的英雄呢?”

    “三、三井君……唔!”

    再一次被吻住了,不同于上一次的温柔缱绻,而是烈的充满了占有的深吻。

    七海被男人亲的几乎喘不过气来,手软脚软,全的力气都被吸一空。如果不是三井大力的紧紧的搂着她,她简直都要瘫倒到地上去了!

    手中的雨伞无力的脱手,旋转着滚到街边的一角停住了。然而伞的主人却无心关注这些。

    的、烫的,浓的亲吻,七海雪觉得自己化成了一滩水,就要随着这万千的雨丝蒸发于天地间。

    “三、三井君……唔,我……喜欢你……喜欢三井君……”她泪眼朦胧的抬起头,努力的用笨拙的话语将内心最深的思念告诉他,“好想你……真的好想你……想得不得了……”

    “啊啊!你这家伙!!”三井寿猛地恶狠狠的抱紧了七海,“可恶啊!”

    “三井君……?”七海被三井铁铸般的手臂勒得难受,她困惑的抬起头。

    “可恶啊……”三井咬着女孩儿的耳垂,凶巴巴的威胁,“别老说这么惹火的话啊……害得我好想现在就把你吃掉!”

    “三、三……唔嗯……”

    又被亲了。

    蒸腾的水汽雾霭一般的笼罩着两人,大大的黑伞不知何时被风卷着滚落到一边,恰好和女孩子粉红色的雨伞相偎在一起——如同拥抱着吻的那对恋人一样。l3l4

重要声明:小说《[SD]野狗的逻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