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严峻的考验

    小心的锁上浴室的门,七海雪拉开领花,慢慢解开衬衫的扣子。脱下制服时,她不经意的转,梳妆镜里的自己表好奇怪。被冻的苍白的脸色,两颊却泛着压不住的粉色,摘下眼镜的眼睛又黑亮,水汪汪的,嘴唇红润的可怕,微微抿着,像在压抑着什么,又像是期待着什么。她伸手拉下束发的头花,乌黑的长发被雨淋得很狼狈,毛躁的卷起来,垂落在瘦而窄的肩膀上,凉凉的。七海打了个冷颤。

    白色的浴缸,白色的洗手池,银闪闪的金属莲蓬头,黑色的浴帘。化妆镜的架子上摆着三井君惯用的瓶瓶罐罐,发胶、爽肤水、面霜……四处都是三井君的气息……

    自己,正站在三井君的浴室里……突然间感到很羞耻,七海匆匆忙忙的拉上了浴帘。

    ……

    下楼的时候,三井寿还在回想着女生的样子,细瘦的肩膀,后背湿透的制服衬衫贴紧体,肩胛骨的轮廓带着色透出来……

    【你……你不会偷看吧?】慌乱又警惕的眼神让他恍惚了一会儿。

    竟然会担心这种事……三井寿勾起嘴角。

    说起来,此时此刻的七海少女……正在自己的房间里……在自己的浴室里……十七岁的三井少年忍不住浮想联翩。

    她没有换洗的衣服,虽然姐姐们的房间里还存着她们早年的衣服,但是三井下意识的还是选择了让七海穿自己的。

    想象着女孩子拉开自己的衣柜,伸手挑选着衣物……嗯……她会挑哪一件呢?自己的衣服对她来说肯定是太大了,于是——男朋友衬衫?下摆刚刚盖过大腿的男士衬衫,袖子长到完全看不到指尖,硬质的衣领立起来,引入遐想的白皙颈项半遮半露……又或者是纯棉的白色t恤衫,柔软的布料贴合着少女的曲线,对女生来讲过大的领口露出美丽的锁骨……

    三井轻笑着摇摇头,哈,自己在幻想些什么啊……七海她怎可能只穿着上衣……所以——下面是牛仔裤?

    白t恤加深蓝色的牛仔裤——三井仰头想象着:过长的裤脚翻卷起来,宽大的裤腿堆起褶皱。她的腰很细,自己的腰带扣眼对她来讲也不足以扣紧……于是只好用手提着裤腰?

    噗……好可

    她刚才还冷到脸色发白,也许会加上一件外……那么,湘北篮球队的运动服外衣……?

    从长长的袖口出露出一截纤细的手指,女孩子全上下都穿着过大的男生的衣物,她害羞的红着脸看过来,嘟起的嘴巴声音又软又糯:【三井君……】

    三井野狗被自己幻想的画面煞到了,他尴尬的捂住鼻子,下面的某个部位起了不妙的反应。

    “胡思乱想些什么啊……真是的……”三井挠挠头,拉开一楼的浴室门胡乱的冲了个凉。

    ……

    二楼的房间里,七海雪洗完了澡,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吹风机。她披散着湿漉漉的长发,围着浴巾推开了浴室的门。

    “吹风机……在哪里呢?”

    光着脚踩在木地板上,七海小步小步的在三井的房间里翻找着。

    不同于弟弟冬司的男生房,三井寿的房间明显属于青年男的装修风格。大片的白色的墙壁和天花板,黑色的家具,原木色的地板。简约的充满现代感的单人线条十分硬朗,深灰色的单,黑色天鹅绒的薄被……大约三井君也是喜欢音乐的,高品质的视听设备非常齐全,cd架上大量的黑胶唱片,按照出品公司排序的游戏,耳机和游戏手柄被随意的丢在桌子上。七海的视线在房间里随意漫游,墙上的nba海报,一把红色的木吉他,武石国中篮球队夺冠的合影……七海的目光倏地停驻了。

    衣架上挂着的是——湘北篮球队火红色的队服——黑色的14号像岩浆上的烙印一般醒目。

    鬼使神差的,七海拿下了那衣服。

    ……

    三井寿换好衣服,随手拿毛巾擦了擦短发,自从剪短了头发,打理起来轻松多了。忽然想起来七海那边貌似没有吹风机,三井寿转了转眼睛,起向楼上走去。

    走到房间门口时,三井坏笑着放轻了脚步。

    “七海,你好了么?”他装模作样的咳了一声,“我来送吹风机给你……”

    不等里面的人应声,三井拿出钥匙拧开了房门。

    “我进来了。”三井拉开门,“吹风机在这里……”

    他整个愣住了。

    七海雪穿着他的球衣站在房间的中央,火红色的14号队服,滴水的黑色长发披散在雪白的肩头,女孩儿用惊慌失措的小鹿眼神看着三井:“抱歉,三井君……我……我……”

    她慌慌张张的一边摆手,一边后退,宽大的队服短裤顺着她修长笔直的双腿滑落——她被绊倒了——她小声惊叫着仰面摔进黑色天鹅绒的被子上……

    黑色的大,红色的球衣,玉色的肢体莹莹横陈——三井寿的瞳孔微微缩紧,那一刹那的画面充满了><色气息!

    三井寿上楼的时候根本就没想到会变成这样子……只是有那么一点儿恶作剧的心思,突然冲进来,听着女生的尖叫,被不痛不痒的拳头打两下,然后亲过去……只是这样而已。

    只是这样而已……谁知道推开门看到的景象完全出乎意料。

    三井寿嗓子一阵阵发干,他嘴唇:“七海……”尾音破碎在空气里,烫得七海一个战栗。

    “你怎么穿成这样……”男生的眼神紧紧贴在七海的上。

    湿润的长发卷曲着贴在少女的颈项和前,队服的领口露出大片晶莹的肌肤,球衣侧边的开口对于女生的胳膊来讲太过宽大了,稍一转便露出水玉点点图案的内衣。

    砰砰!砰砰!砰砰砰……

    整个房间像一个扭曲的心室,膨胀收缩,膨胀收缩……围绕着黑色的大,巨大的心脏中央躺着他的七海少女。

    没有办法移开视线。

    三井的脚像被钉子钉在了地上,一步也无法迈动。

    “三井君……”女孩子缩着双腿扭过脸去,羞耻的声音都在发抖:“别……别看我……”她轻轻咬住下唇,淡粉的嘴唇因为牙齿的咬噬而微微泛白。

    纤细的腿长而直,陷在黑天鹅绒布料中那蜷缩着的粉红色的脚趾……

    就像被妖精惑了一样,三井寿失神的走了过去。

    他火烫的手抚上那带着水汽的肌肤,下人轻轻颤抖着,好像经受不住似的。

    “你……穿成这个样子……在我的房间……我的上……”三井咬牙切齿,声音嘶哑,“别怪我不放你回去……”

    “三井君……?”三井寿的视线烧得七海整个人都僵住了,那目光滚烫有如实质,似曾相识……那是属于男生的目光……

    “三井君……”护在衣摆上的手被不容置疑的拉高,压制在她头顶,七海有些害怕的扭动着,“三井……你生气了?”

    三井寿没有说话,他低头埋在七海的颈项处,深深的吸气。

    她用的是三井的洗发,三井的沐浴液,三井的爽肤水……小兔子的上,沾满了野狗的味道。

    ——【她是属于我的。】

    他张嘴叼住了女生的耳朵,继而是下颌骨,颈动脉在他的唇舌下惊人的搏动着……

    ——【我的。】

    七海不明所以的仰头,脆弱的地方被无的啃噬着,微疼,发麻。她张口想要问为什么,脱口而出的却是一声软绵绵的呻,吟:“哈啊……嗯。”

    三井俯亲吻的动作猛地一顿:“七海……七海……”他用力地吻她,吻到两人一起颤抖着喘息。

    事瞬间脱轨,心跳在失控,理智就要被血冲散……

    “三井君……不要……停下来!”七海害怕的推搡挣扎,然而三井已经停不下来,他用力拉高七海的腿,大手顺着红色队服的下摆伸了进去。

    ·

    “霹咔——!!轰隆隆……!”窗外一道闪电划过,惊雷在耳畔炸响!

    “住手啊!”七海用力咬在三井的肩上,“呜……”

    疼痛感终于招回了三井的理智,他愣愣的松开七海的双手,放下架在臂弯的女孩儿的小腿:“抱歉……”

    他大口喘息着,口起伏不停,待到真正停手,这才发现七海已经吓得哭了出来。

    心中涌上沉重的愧疚感,三井单手扶额站起来:“抱歉……我出去冷静一下……”

    窗外是电闪雷鸣,房间内却寂然无声。

    正离去的三井被女生从后抱住:“七海……?”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偷穿你的队服……请不要生气……”七海慌乱的抱紧三井,“别走……别讨厌我……”

    “我不是讨厌你……”三井挫败的仰脸,“部……部不要贴过来啊!”

    “欸……?”

    三井捂着血激涌的鼻子,内心泪流满面:“我才刚刚十七岁……”总是要这么忍耐真的可以吗?

    拥有一个过于天真无邪的女朋友——这种考验真的是……太过严峻了。

    作者有话要说:三井十七岁,七海十六岁,渣作者表示现阶段的高能就只能帮大家到这里了。

    放上渣作者的渣图,实在来不及上色了,请多包涵:【七海雪队服惑】

    看看谁能抢到一千留言~!

    诸君晚安。

重要声明:小说《[SD]野狗的逻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