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所谓的交往

    放课后的保健室只有三井和七海两个人。白色隔间的帘子被风吹的飘飘,下午的光照在七海的脸上一晃一晃。

    坐在边看着三井翻翻找找的拿出纱布棉签什么的,七海忽然间有些感慨:“最开始遇见三井君就是我摔伤了膝盖,被你送到保健室……那还是在武石国中呢。”

    <“唔……去年你也摔伤了膝盖,我正好逃课来保健室睡觉。”三井想了想,挑眉看过去,“那次还砸碎了温度计……当时你也是坐在这张上。”

    “嗯。”七海微微一笑,“现在我又摔伤了膝盖,又被三井君送到了保健室……已经是第三次了呢。”

    发生了好多事,从没有想过当初那个高高在上的学长和自己的关系会变成这样。

    “我们是在交往么?”七海突如其来的问道。

    “哈?”三井一下子不好意思起来,他撇过微红的脸,顾左右而言他,“我只找到了红药水,可以吗?”

    “我们是在交往么?我说了喜欢三井君,三井君也说了喜欢我。”七海继续锲而不舍的问。

    “……是、是啦!做什么?不想和我交往吗?”三井虚张声势的佯怒道。

    “……没什么。”七海顿了顿,有些羞愧的低下头,“就是……我从来没跟人交往过,想问问男女朋友间的交往都要做些什么。”

    “做做做……做些什么……?”三井的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许多美妙的事来。

    “三井君你怎么了?耳朵好红啊。”

    “没什么!”三井寿急火火的蹲下来,用沾好药水的棉签清理七海的创面。

    红药水蘸的太多了,一下子顺着白皙的小腿流了下去,殷红的晕染了雪白的鞋袜。

    “啊,抱歉。”三井手忙脚乱的拿纱布去擦,却被七海按住了手。

    “交往,到底要做些什么呢?”七海直视着三井的眼睛。刚哭过的眼睛雾蒙蒙的带着水光,轻轻抿住的嘴唇因为刚才的激吻而红肿着。

    三井寿别过脸去:“交往……就是一起上下学,一起吃饭,周末或者放学后会一起玩……然后……接吻,拥抱……之类的……”声音越说越小。

    “喔……”七海以拳击掌,恍然大悟,“我们以前不就这么做的么?”

    “那不一样!”以前想要吻你抱你都要拼命忍耐才行,那怎么能一样!

    “交往究竟要做些什么?有什么规定么?”

    “也没有什么规定的必须要做的……”三井挫败的抓抓头,努力的寻找措辞,“所谓的交往……就是……你可以对我做任何事。同样的,我也可以对你做任何事……彼此互相属于对方……差不多是这样……”

    三井说到这里便不再说下去了,垂着头专心处理伤口。用纱布覆盖住创面,再用医用胶布固定住,三井的肩膀随着动作晃动着,白T恤上那个血牙印微微的刺眼。

    “还痛么?我咬的……”七海的手覆上三井的肩膀,“对不起。”

    “没事。”三井摇摇头,“你对我做什么我都不会生气。”

    “我对你做什么都不会生气……是因为是恋人了吗?”七海非常善于投直接快速球呢,打棒球一定是王牌投手。

    三井被这直接的一击弄得面红耳赤:“就、就是这样……”

    棉签擦过七海胳膊肘的伤口处,一个用力过猛,红药水被措手不及的某人差点洒到了单上。

    “真的做什么都不会生气吗?”七海眨眨眼睛,“我想对三井君做很多奇奇怪怪的事,这样子也没问题吗……?”

    你、你到底想对我做些什么奇怪的事啊……三井不由自主的脸红心跳起来。

    “三井君……”注视着三井的双眼,七海慢慢伸出手。

    指尖掠过三井的眉峰,痒痒的。他眨了眨眼。那手指继续向下,划过脸颊上的伤,落到下巴上的疤,然后是颈动脉……三井咽了口口水,喉结上下滑动——那手立刻感兴趣的捉住了凸起的喉结。

    “你、你要干嘛?”三井脸色爆红,血都要从未愈合的伤口处喷溅出来了!

    “三井君……剪了头发呀。”七海笑眯眯又慢悠悠的说,“以前的脸都被长发藏起来了,这么久才第一次看清。”

    “唔……那个,长头发……太麻烦。”感受到那小手好像还有下滑的趋势,三井连忙抓住了那家伙,“喂……”再摸下去真的要扑到你啊!

    “短头发的样子很帅气啊。”七海直言不讳的夸奖道。

    “喔。”那只没被捉住的小手轻轻摩挲着短发,让三井一阵阵的头皮发麻。

    “不过其实我也很喜欢长发的三井君呢。”七海继续笑眯眯的摸摸狗毛,“本来还想着要给你绑成麻花辫子……冲天辫也很不错。”她深感遗憾的叹了口气,“可惜现在太短了啊……”

    “喂……”三井突然无力了。你想做的就是这些么?

    “除了扎辫子之外,我还想对三井君做很多事……”七海微微倾过去,“像这样子的……”咬住狗狗的耳朵。

    “你……!”三井完全僵住了,耳朵那里传来湿的气息,敏感的让人抓狂!

    “很奇怪对不对?”七海红着脸松开口,“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这么做……大约是因为……三井你总是对我听而不闻。”

    “你……还想做些什么?”三井寿努力严肃的板着脸,可惜通红的脸颊和发亮的眼睛完全暴露了某只大野狼的心。

    “还想要……亲你的眼睛。”

    一个吻落在三井的眼睛上,稍纵即逝,如同蜻蜓点水。

    “因为你对我视而不见。”七海吐吐舌头,羞涩的微笑。

    心跳声好似擂鼓。

    不行了,太可了——

    三井野狗扑了上去。

    ……

    说时迟那时快,保健室的门被猛地拉开——“七海雪同学,你竟敢社团活动迟到!”

    浅野导师寒气人的冲了进来。

    还好三井寿手灵活,保健室的帘子又遮挡了视线,他狼狈的从七海的上爬起来时,浅野的脚步正在迅速的靠近。帘子被彻底掀起来时,三井已经装模作样的在收拾药品了。

    怀疑的看了看动作僵硬的三井,再看看浑是“血”伤势严重的七海,浅野推了推眼镜:“佐藤原来没骗我,你真的受伤了。”

    “浅野老师……我……我很抱歉。”七海磕磕巴巴的解释着。糟糕了!刚才真的完全忘记了来学校的目的,而且资料还丢在晴子那里……

    “听说你急着赶过来,飞奔的时候不小心摔伤了?”浅野随意的摆了摆手,“这次就算了,下次注意。”

    “是……”七海松了口气。佐藤君,谢谢你。

    “不过计划已经定下来了,明天便开始实施,你没参与会议讨论,我就算你同意了。”浅野面无表的道,“希望你好好养伤,配合摄影社后续的活动。”

    七海眼睛研究这地板的花纹,只管没头没脑的点头:“是,是的。”

    浅野满意的颔首笑了笑:“北村老师说你不是很听话,那是因为他太过随和的缘故。我可是不会对学生放水的,七海同学可不准松懈啊。”

    七海用力点头:“是,不会松懈的!”

    浅野的眼神转到了三井这边:“你,一会儿记得送她回家。”

    三井:“喔。”

    “明天不准再请假逃课!”抛下一句退场白,雷厉风行的浅野又雷厉风行的走了。

    “呼……”三井和七海同时舒了一口气,两人面面相觑,同时笑了起来。

    七海整理了一下散乱的头发:“三井君还要去社团活动吧?篮球队的练习。”

    “先送你回家好了,也不急于一时。”

    “可是我想看。”七海急急的打断了三井,“我想看……想看三井君打篮球的样子。”

    “……呵,那就等我练习结束再送你回去。”三井莞尔一笑,伸手揉乱了七海的头发。

    “怎么这样……我刚整理好的……”

    女生小声抱怨着什么,伴随着男生爽朗的大笑,脚步声绕出门去,隔间的布帘子被风吹得飘起又落下,保健室再次恢复了宁静。

    ……

    湘北高中篮球馆,队员们分组进行着对抗。

    七海雪坐在井上彩子的边,怀里抱着三井寿的运动外。她的唇角含着止不住的笑意,眼睛里闪闪的星子一样。

    “没想到会是三井寿……”彩子挪揄的笑道,“喂,刚才你们俩做了什么?明明之前都哭了,现在怎么这么开心?”

    “好球!漂亮!”

    三井寿凌空一个三分球入篮,七海兴高采烈地大力鼓掌:“咦?彩子你刚刚在说什么?”

    彩子一脸黑线:“啧……重色轻友的家伙……”

    ·

    伸手拦下弹出界的篮球,宫城良田撇了撇嘴:“没想到竟然是小七海……我说,三井……那天你不是说喜欢彩子的么?”

    七海敏感的转头:“嗯?”

    三井:“喂!宫城!”

    宫城斜着眼睛瞟了瞟七海:“当时在场的人可都听见了呢。你说彩子是你喜欢的类型。对不对呀?”

    三井气急败坏的瞪眼:“闭嘴啊!笨蛋!”

    樱木花道捧腹大笑:“哇哈哈!没错耶!小三你死定了!”

    三井无意义的怒吼:“不要叫我小三!”

    七海惊讶的转头看彩子:“彩子?”

    彩子捂嘴一笑:“嗯……虽然三井前辈没有亲口说喜欢我什么的,不过意思差不多就是这样。不信可以问安田哟~!”

    七海面无表的看向安田。

    三井寿也紧张地瞪向安田。

    接受着两人杀人死光般的灼视线,安田靖同学表示不堪重负:“我、我真的不知道!请别这样看着我!我是无辜的!”

    七海转头又看向流川,流川枫沉默点头。

    三井寿眯着眼睛瞪过去,只得到死狐狸傲的白眼一枚。

    流川!你这是公报私仇!落井下石!

    “三井君……”七海温柔的微笑道,“原来你喜欢的其实是彩子吗?”

    三井野狗寒毛直悚:“七海……那个,你听我说……”

    七海的笑容更加温柔了:“你过来一下,我腿不方便。”

    樱木摸下巴:“为什么我觉得七海大姐笑得好可怕?”

    宫城点头:“我也这么认为。”

    “七、七海……”三井的背后冷汗直流,然而主人的命令是不可违抗的,三井野狗还是一步一步的挪了过去。

    “转过去。”七海摆摆手示意道,笑得一脸天下太平,“不要紧张,我没有生气。”右手却在三井的背上轻轻写道——【你死定了,晚上我再收拾你。】

    指尖划过背脊,窜起串串电流,酥麻的感觉直冲上头!更要命的是【晚上】【收拾】什么的……脑子里不由自主的就冒出了好多糟糕的东西……

    三井寿的脸莫名其妙的红了:“停、停手啊,混蛋!”

    “咦?三井你的脸怎么那么红呢?”七海天真的问道,声音陡然压低,“你——就那么期待么……?”

    一瞬间杀气四溢!

    旖旎的幻想瞬间被粉碎,冷汗顺着额角流下来。三井野狗咽了口口水——这下真的完蛋了……

    ·

    “好了好了,都愣着做什么!开始练习了!”上完物理补习班,我们英俊的队长赤木大猩猩沉声走进来,“三井,不要以为过去的经验还在就可以不努力练习了!过来跟我一对一!”

    三井:“赤木……”虽然很讨厌你,不过出现的真及时!

    七海微笑着拍拍三井的背:“去吧,要加油哟!”

    手底下写的却是——【输了要你好看!】

    三井野狗内心垂泪:这次……真的要拼了。

    ·

    “来吧——!赤木!让你看看我三井的厉害!”

    “哼!先过了我这关再说!”

    今天的湘北篮球队,依然是闹滚滚呢。

    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呀。

    ——————————————————————————————————————————

    无无义小剧场:

    三井野狗泪流满面:为什么,为什么……我知道我错了……请把那个温柔善良的七海还给我!

    作者微笑拍肩:虽然说浪子回头金不换,可是千金难买早知道啊!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me.腐女的地雷,感谢侃侃的长评!

    前几天忙翻天没空更新,今天双更补上来。献上温柔的第一更。

    虽然很想在保健室里放高能,还是拼命的忍住了!!

重要声明:小说《[SD]野狗的逻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