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重逢的寒春

    冬司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已经两天了。

    七海雪十分担忧:我可以回神奈川的,爸爸。冬司他……

    不要去打扰他,让他自己思考吧。七海洋一只是笑着摸摸女儿的头道,这是他的事,阿雪你不要插手。

    妈妈,就这样放着他不管真的可以吗?爸爸那边的态度奇怪的强硬,不得已七海转而求助于母亲,一直关在房间里,冬司的体会受不了的吧?

    没有关系,吃饭睡觉他都有乖乖的,吃药也很按时。阳子径自做着针线活儿,不要太在意,他想清楚了就会出来了。

    可是……

    来,试试看这条连衣裙合适不合适?

    唔。话就这样被堵上了,七海心里着急却束手无策。

    ·

    第三天的下午,冬司终于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爸爸妈妈,姐姐。他目光坚定的微笑着,看起来仿佛长大了很多,我想和你们谈谈。

    七海洋一和妻子互看了一眼,颔首拉开了餐厅的椅子:那再好不过了。

    七海雪有些忐忑的坐在椅子上,真担心冬司开口就是要拒绝去茱莉亚音乐学院的决定。

    我想了很久,终于想清楚了一件事。冬司的手在桌下紧握成拳,我——决定要去茱莉亚音乐学院。

    是的,尽管我知道这就浪费了爸爸难得争取来的调职机会,即使要劳累妈妈一直跟随,就算姐姐没有办法进入好的私立高中,而且一家人可能好几年都不能团聚——!!没等家人有所反应,七海冬司语气急速的大声说了下去,可我还是这样任的决定了!

    冬司……?七海不知所措的看着突然间泪流满面的弟弟。

    爸爸妈妈还有姐姐,这么多年来都一直疼着我,而我却从未为你们付出过什么……都是姐姐在照顾着我,牺牲着自己……我知道这样对姐姐很不公平!但是……没有办法……早在第一次碰触小提琴的瞬间,或者更早,在听着姐姐弹奏钢琴曲的时候,我就已经离不开音乐了……

    七海冬司哽咽着,他低着头,额发挡住了含泪的眼睛:生病的时候,就在痛得快要死去,感觉到死神站在头的时候,我在心里默默的许愿:【即使失去双眼也好,失去双脚也好,请不要夺走我的生命,请让我活下去……只要能够拉琴就好,我还想要拉琴,我要把心中的声音演奏出来……请再多给我一些时间!就在我拼命祈求的时候,我看到星星从天上降落下来……光芒,包围着我……

    冬司用力擦去脸上的泪水:新年音乐会……能够站在那样大的舞台上演奏,我真的……非常的高兴。在光的海洋里,在声音的洪流中,在沸腾的人群注视下,脑海中的一切忽然幻化成一片纯金色的空白,就好像跌进了另个世界……那是,没有办法形容的快乐……一旦感受过这样的快乐,就没办法再回到那种普通的生活……

    他强撑着笑了一下,垂着头不敢看七海的眼睛:茱莉亚音乐学院是世界顶尖级的音乐堂,简直就像天堂一样……如果能够进入那里学习,就好像站在这个世界的中央一样,那里——是最高圣

    我没有办法拒绝……我根本没有办法让自己拒绝……冬司的头深深地埋在双手中,他全颤抖着,抽泣着说下去,登上那个充满着光辉的舞台,把心中的声音演奏给这个世界去听,这就是我的梦想!为了这个梦想,爸爸、妈妈、姐姐付出了那么多!为了这个梦想,我一直努力到今天!——我已经无法放弃了啊!

    冬司……

    听到七海的声音,冬司的肩膀猛地颤了一下,他缓缓,缓缓地抬起了头:姐姐,我是一个很自私、很自私的弟弟,因为我还是会继续走下去。背负着对姐姐的这份负疚感,就算被怨恨也好……我一定要走到那个光明的地方去!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他越说声音越低,弯着的背脊像祈求宽恕的罪人。

    冬司,抬起头来。沉默了一会儿,七海忽然淡淡地开口。

    习惯的听从姐姐的命令,七海冬司愣愣的抬起了一张花猫脸:姐姐……?

    一个脑瓜崩狠狠的弹在了小家伙的额头:啊!好痛啊!

    什么家人的牺牲啊!七海一字一顿咬牙切齿地狠狠戳着笨蛋弟弟的脑袋,什么付出啊,愧疚感啊!是谁——给你了这种自大的想法啊!

    欸?姐、姐姐?冬司被戳的一头雾水却不敢反抗。

    不——要——随随便便妄自揣度你伟大而无私的姐姐啊!梦想什么的,想要就拼命的去追寻啊!不要把我看扁了啊!混蛋!七海提高声调一句一句的骂道,什么叫一旦感受到了那种快乐就再也无法回到普通的生活!?眼界未免也太过狭窄了啊!!世界上有无数条通向光明的道路,天才有天才必须要走的道路,但是普通人的道路也完全不比天才差!像你这种除了音乐什么都不会的笨蛋就给我老老实实地向着目标冲刺好了!姐姐的事你给我少管啊!

    冬司捂着红肿的脑门完完全全的怔住了。

    只听七海尤不解恨地噼里啪啦一路骂下去:就算只是普普通通的公立高中,姐姐我也是每一天每一天都在拼命的认真的努力的活着啊!不管是成为超级强悍的家庭主妇也好,成为公司白领也好,成为公务员或者教职员工也好,就算是成为超市大婶——我也会为我选择的道路而自豪的!姐姐我啊,就是这么的自信!怎样的困难,通通的不怕!你这个做弟弟的,就给我好好的仰望姐姐大人的背影吧!

    七海居高临下的站着,两手叉腰恨恨不止的看向冬司:笨蛋弟弟啊,装帅耍酷什么的,你还差的远着呢……

    冬司的眼泪再次不可抑制的流了下来:呜呜……姐、姐姐……

    啧……七海雪皱着眉头递过纸巾盒,把眼泪擦干净先!

    唔……冬司听话的点头,小花猫一样乖乖的抽出纸巾擦脸。

    再来一张,擤下鼻涕。七海到底心疼弟弟,口气不自觉的温和下来。

    嗯。带着浓重的鼻音,冬司委委屈屈地大声擤着鼻涕。

    好了好了,这下子冬司的事算是解决了。七海洋一微笑着打断了姐弟俩的互动,冬司,爸爸很高兴你像个男子汉一样说出了心里的话。你不要怪爸爸妈妈不肯体谅你的心,梦想不是那么好追求的,很多时候现实会和梦想发生很大的冲突,在实现梦想的道路上,我们往往要舍弃很多重要的东西。爸爸妈妈就是想让你明白这一点。不论将来你们会选择怎样的道路,都要记得,自己想要的东西究竟是什么。一旦你下定了决心,那就不要犹豫悲伤,拿出魄力来,背负着那些沉重和失去咬牙走下去!我们七海家的人就是这样的!

    七海阳子含笑看了丈夫一眼:阿雪说的很好,每个人都要为自己选择的道路负责,认认真真的渡过每一天,无论那是怎样的道路,都足以令人自豪。妈妈相信你一直是这样做的,我为你骄傲。

    呜呜……冬司再次哭了出来。

    爸爸,妈妈……七海雪心中悸动,鼻子忍不住也跟着发酸,她不好意思的拉起冬司的手,好了,去洗脸去吧。简直都不能看了。

    呜呜……呃、呜呜……姐姐陪我去……

    好好好,走吧。

    唔。

    看着姐弟俩手拉着手的背影,七海阳子不笑着叹气:啊啊……孩子太懂事了就是这点儿不好。什么都自己解决了,既不撒也不任,当妈妈的有时候真的蛮寂寞的……

    阳、阳子?你觉得寂寞吗?!七海洋一大惊失色。

    阳子没有理犯傻的某人,她乐呵呵的站起:嗯,晚上来做个好菜吃吧!家里还有红酒吗?

    阳子!阳子~!没有关系的!七海洋一双目炯炯的拍脯保证着,我会任,也会撒,不会让你寂寞的!你不要担心!

    哎呀,洋一……七海阳子哭笑不得的摸摸二货丈夫的头,说起来,有一个这样的爸爸,孩子们真的是辛苦了啊……

    七海洋一:欸?

    ……

    吃过晚饭,七海洋一不经意的问起:那么阿雪是跟着我在芝加哥,还是跟着妈妈去纽约呢?说起来芝加哥这边貌似有几家公立中学评风还算不错……

    那个……七海雪顿了一下,不是芝加哥,也不是纽约……她抬头看向围坐在沙发上的家人,我准备回神奈川。

    回神奈川——?冬司敏感的跳起来,是因为那个叫福田吉兆的家伙吗!?

    七海洋一惊怒交加:什么——!?

    阳子略带惊讶的挑眉:福田吉兆是什么人?不是那个叫三井寿的小男生吗?

    七海洋一暴跳如雷:什么——!?竟然有两个吗!?

    她爸爸,你冷静一点。阳子一把按住老公的肩膀,所以说,到底是哪个?

    欸?七海被家人的反应吓了一跳,脑子一抽便傻乎乎的道,都不是,是野狗君啊。

    啊啊……七海洋一一下子瘫倒在沙发上,原来是狗啊……

    呃,其实不是的……不过……算了,就这样吧……七海雪默默吞下了心里的话。

    ……

    四月一,新学年开始了。虽然初的寒风仍然刺骨,但是湘北高校前的晚樱已经绽放的一树烂漫。

    分班的公示栏前围满了二三年级的学生。

    喔,小七海呀!第三学期你都没有回来,听说是去了美国吗?b子笑着打着招呼,今年我们也是同班呢,二年级一班!

    太好了,今年也请多多指教了,b子。七海雪微笑点头,子和c子她们呢?

    子是三班,已经去了教室了。c子就惨了,她被分到了十班,教室也和我们不在同一层楼。

    是吗?

    七海同学,我们又是同班呢。

    肩膀被人从后拍了一下,七海转头看过去:啊,是班长啊!请多多指教。

    班长什么的,今年可不是了,叫我五十岚吧。五十岚郁子伸出手道,数学和英语的笔记就拜托你了!

    没问题。

    欸——?班长每次都那么狡猾啊!b子不服气的抗议道。

    安田君和子一样分到了三班,佐藤君则是二班,吵吵嚷嚷的,大家各自去了新的班级。二年级一班的教室里,一进门就迎来了两张熟悉的面孔。

    花菜脑袋猛地转过来:小七海~~!

    宫城君?

    哟~!七海,这里这里!卷发的美人儿笑着招手。

    彩子!

    看来新的一年会非常的闹啊……

    ·

    新班级的班主任是暑期补习时遇到的浅野老师,冰山眼睛男的威力不可小视:关于十号一年级新生入校的接待工作,需要两名同学共同担当——啊,好麻烦。

    浅野的镜片倏地闪过一道冷光,只见他随意的大手一挥:你,还有你。就由你们两个负责迎新,好好努力吧!

    被指名的七海雪看了看五十岚,对方耸肩摇头,做了个鬼脸。

    有意见也不许提,放学后记得来拿表格。

    两人一起起立回答:是,老师。

    ……

    教学楼顶的天台上,三井默默地看着远处的楼群。

    崛田德男小心地走过来:三井,文太他们说,七海大姐她……回来了。

    ……三井一脸狠地转过头,……我知道了。

    三井脸上的表实在是太过吓人,德男不敢多说什么:那个,放学了,我们一起走吧……

    嗯。

    ……

    真是的,明明看起来一副严厉相,结果新班主任也不是什么靠谱的人啊。抱着新生手册,五十岚忍不住抱怨道。

    哈哈,我觉得浅野老师这样的人还是不错的,北村老师就太过随便了。

    随手指派工作还不叫随便吗?

    还好吧……七海突然愣住了,走廊尽头的楼梯口突然走出了两个高大的影,一个留着中分的长发,一个则是不良少年的飞机头。

    三井君……七海呐呐地道,一瞬间有很多话涌上心头,却一句也说不出来。

    对面的两人越走越近,越走越近,七海的眼眶也越来越湿润:三井君……

    然而对方并没有回应。

    就好像走廊里根本没有七海的存在一般,三井寿默默地走着,擦肩而过,然后远去……没有停顿,没有回头。

    三井君……

    七海,七海?五十岚奇怪的看着突然间怔住了的七海雪,你怎么了?刚刚的那两个不良少年是你认识的人吗?

    嗯。七海雪泪盈于睫,她抖着手哽咽着,是我……喜欢的人。

    ——————————————————————————————————————————

    无无义小剧场:

    是我……喜欢的人。七海满脸红晕的擦着泪道,这么久没见面了,没想到他更帅了……简直帅得我想死啊……

    【神马——!?你是在说真的吗七海同学?刚刚,刚刚那两个家伙?!那么凶恶恐怖的家伙——!?无论是飞机头的壮汉还是刀疤脸的不男不女长发男都完全的不帅啊啊!!七海同学你的审美观真的还在吗快醒醒啊七海同学!!

    五十岚班长在内心拼命的吐槽着,她镇定的扶了一把眼镜:是吗?不过他们好像都装作没看见你的样子呢。

    七海雪微笑着点头:嗯,虽然是这样……虽然,暂时是这样……不过我相信总有一天他会接受我的。

    【神马——!!?你还要倒追吗七海同学你真的是这个意思吗?!!全年级第一的优等生七海雪要去倒追可怕的不良少年神马的神啊上帝啊快告诉我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五十岚再次扶了一把眼镜:那么,你加油吧。

    嗯!我会加油的!七海雪信心满满的微笑着。

    季的冷风从窗户缝隙里透过来,这是七海雪记忆中最冷的一个天了。前几还略有绿意的花园又再次进入了冬眠的状态。不过没有关系,她知道那只是暂时的蛰伏——为了迎接真正的天而默默的守候。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七品人参果的火箭炮,谢谢芥末君的地雷,我总是对霸王票后知后觉。

    突然看到小沫的长评非常开心,幸福的决定今天双更。

    二更大约在午夜左右放上来,等不及的同学不要熬夜了,明早就看到了。

    你们,真希望每天都有野生长评砸下来啊~!

    附上渣作者的渣插图:

重要声明:小说《[SD]野狗的逻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