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如果是你的话

    大约三分钟左右,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七海睁开眼睛环视四周,好像过去了。

    唔……嗯。三井含糊的应着,舍不得松手。

    三井君……七海转头看向三井,三井的眼睛隐在黑色的发丝间,他们靠的这么近,这么紧……

    咚咚,咚咚咚……

    心跳在蠢动。

    喜欢,喜欢着这个人。

    这种感觉,就是喜欢。

    红晕缓缓爬上女孩的脸庞,她不知所措的推了推三井,三井君……我,我有话想对你说。

    【别说。

    是……非常非常重要的话。

    【请别说了……

    三井绝望的放开七海,他坐起来向后退去,拉开了距离:嗯,你说吧。

    ·

    谢谢三井君,保护了我。谢谢你为我上药。七海有些害羞的顿了顿,径自小声说下去,谢谢和我一起上下学,谢谢糖果,谢谢邀请我跳舞,谢谢你辅导我功课……

    她的头低下又抬起,直视着三井:谢谢你……做我的英雄……

    全都充满着想要这个人的力量,七海的眼睛温柔又明亮,想要倾诉语,想要说……

    我喜欢三井君。七海微笑着望着三井,好像整个人都在发光,我想要了解三井君,因为……我喜欢你。

    因为我喜欢你,所以……想要了解你。七海笨拙的重复着,所以,所以……请相信我。请你相信我吧。

    ·

    口涌动着一阵喜悦,却从更深的地方泛上苦涩来……三井颓然的揉乱了长发,他笑笑,感觉有一点想哭。

    这家伙……这家伙啊……真是败给她了。

    三井抬起头,回望着七海:那么,你想要知道些什么呢?

    七海正襟危坐:可以的话……三井君过去的一切,我都想要知道。

    呵呵……一切么?三井看着七海,女生的眼睛是那样的清澈坚定,毫不动摇。

    真是个难缠的家伙……不过,如果是你的话……

    如果是……如果是你想要的话……我什么都撕开来给你。

    ·

    要从哪里说起才好呢? 那些……忘也忘不掉的过去呵……

    深深吸了一口气,三井指指自己的左膝:这里面,最开始的时候,被医生钉了两颗钉子。

    七海敬畏的看着三井的膝盖。

    我花费了整整八周的时间才让膝盖能够弯曲到90度,被许慢慢的拄着拐杖单腿挪动。而在此之前,这条腿连弯曲和伸直都无法做到,只能坐在轮椅上,或者靠拐杖慢慢地走。三井的手无意识的抚过左膝,醒悟时又飞快的撤离。

    ……你知道十字韧带撕裂是什么意思吗?

    七海摇摇头。

    对于一个篮球运动员来讲,这是至少需要静养六个月,骨骼和肌完全痊愈需要一年半的伤。

    三井的讲述格外平静,甚至带着一点麻木的冷漠。

    之前钉进去的钉子,还要再动手术取出来。至少有一年半的时间,不可以剧烈运动。要避免冲撞,注意保暖,防止湿寒,稍有不慎就可能留下旧伤。一旦伤口再次复发,很可能导致韧带彻底断裂,即使及时做手术修补,也很难再回到球场了……他黑色的眼睛看向无尽的虚无,然而一年半之后,我就是高三了。高中运动社团能够参赛的时间又有多少呢?湘北篮球队距离打入全国大赛又有多远呢?我是……我是……要让湘北称霸全国的人啊!

    三井的声音破碎了,握着拳的手不断的颤抖。

    是谁剥夺了我的梦想,是谁让我磨灭了光芒,是谁让我学会妥协,是谁让我不再奔跑!

    无法回去的……篮球场……

    击球的声音,空洞的在腔回响。

    ·

    三井没有再说下去。那些经历一遍就痛的全大汗的物理治疗,那些让人忍不住嘶声哭叫的按摩,那些在康复中心不断的重复着的肌复健,还有每当想要用力时,左膝却力不从心的绝望感。当三井忍耐着,忍耐着这一切拼命的想要回到球场上的时候,曾经连运球都不会的赤木已经飞一般的成长起来……

    三井想起那一天,当自己终于被医生批准,可以拄着拐杖去体育馆观战。

    自己是怎样怀着喜悦的心,艰难的,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挪上楼梯,踏上二楼的观众通道。

    恢宏的体育馆里灯光雪亮,赤木在奔跑,招手的瞬间,木暮传球,然后猩猩灌篮——巨大的欢呼声震慑全场!

    【干得好啊!赤木!

    【了不起啊,赤木!

    没有人会再提及三井寿。

    我已经被大家抛下了……

    黯然转的那一刹那,心中是那样的不甘。

    是我软弱吗?是我不够坚强?是我选择逃避……是我错!

    ……我只是不想被同伴们落下,我只是想要实现进军全国的梦想,我只是……等不及……那么的那么的喜欢篮球啊啊啊……好悔恨好悔恨!悔恨的没有办法发出一点声音!!

    我是那么的……那么的喜欢篮球啊啊啊啊!!!

    ·

    失去了篮球的子,无聊的让人想要发疯。每天躺在上,房间里满满的都是从前的痕迹。

    那些耀眼的,一去不返的子呵……荣耀和胜利,伙伴和自己,欢声笑语,为了梦想奋进的自信……慢慢被磨灭,统统被击碎。

    收起了奖状和相片,撕掉所有的海报,房间一夜之间变得空,母亲消去了过去的一切痕迹。然而这种小心翼翼的体贴却更加令他感到耻辱!

    无法挽回的,逐渐变消沉。刚升入高中不久就受伤入院,返回时已错过和班级建立关系的时机。不想被人同可怜,于是和旧朋友通通断了联系。独自游离在人群的边缘,失去了篮球的三井寿,就像带着沉重镣铐的囚徒。看不见的牢笼紧锁着,隔绝了整个世界。

    只剩下满腔愤懑!困兽一般暗暗低唁……

    常常想毁灭,常常打架。为了一点小事,大打出手。

    赤手空拳,满是伤,仍不自量力的还手!体的痛楚又算得了什么?我知道什么更痛!我知道什么更痛!

    ……

    从那以后我便不再打篮球了。

    三井只是这样平淡的总结。他甚至还试图笑了一下,但是没有成功。

    我不再打篮球,而是跟着铁男他们混。认识了德男,然后,就像你知道的……每天混子,打架什么的……

    七海伸手去握三井的手,却被避开了。

    这两年,自己大概是不成了。但是赤木那家伙,可以信任吗?三年级再复出,也不过是更漫长的忍耐……其实也不是没有这样想过。

    然而湘北篮球队却仍是一支弱旅。

    有元三吉,关健太郎,征太造……曾经追随三井加入篮球队的武石国中的篮球手,纷纷因各种原因退部。县大赛失利后,三年级的老队员也退出的退出,毕业的毕业。残存的湘北篮球队水平低不说,队员间的关系也并不紧密。好不容易有一个相对有能力的宫城加入,却因为格太过嚣张处处得罪人。湘北的整体水平根本没办法好好发挥,整个团队都缺乏凝聚力。

    次次比赛都是大比分惨败!

    赤木那家伙……说是要称霸全国,倒是给我好好的干啊!

    可恶!如果我在的话就好了……

    可来不及了,不可能了,就算回去又如何?

    你问我喜不喜欢篮球……三井费力的忍住眼里不断上涌的潮意,其实我也不知道。太过渴望,却无法碰触……我已经失去太久,等待太久,忍耐了太久了!

    三井……七海的泪水不断的滑落,三井君……

    呵……我已经,分不清到底是喜欢……还是憎恨了。

    每当膝盖的旧伤隐隐发痛,郁的绝望感便幽魂般从左膝盘旋而上,令他窒息。

    三井垂着头看向自己的左膝:就是因为这个伤口,我的十五岁有一半时间呆在医院和复健室。

    七海哽咽着:三井……君……

    尽管我花了那么多的努力去复健,可是还是不行。三井的拳按着榻榻米,用力到指节发白剧烈运动的时候还是会突然的使不上力气。直到现在,打架的时候还是会下意识的护住这条腿……所以,我就连打架也不行。

    三井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常常被人揍,总是得靠铁男和德男帮我报仇。

    看到七海的表,三井笑了:别这样。抱歉,让你难受了。

    七海用力的摇头。

    三井别过头去:总之,我就是这么没用。根本不是什么英雄……

    像是要用尽全的力气,背对着七海雪,三井寿一字一顿的说:篮球队什么的,已经回不去了。

    三井要非常努力,才能让声音颤抖的少一点。

    有着这样的伤,这样的膝盖,这样的我,已经回不去了。

    曾经那么倔强那么骄傲那么多努力与坚持,死也不肯认输的自己……最后还不是撞得头破血流……呵呵,天压海也低,不得不低头……这世界教会我很多。只不过懂得的那一刻,真的是……刻骨铭心。

    三井的手下意识的覆在左膝上,然后慢慢抓紧,握拳,狠狠的捶下去!

    不是的!会好的!

    七海一把握住三井的手:你的伤会好的!不是说至少需要一年半的时间吗?!现在、现在也许还不到时候啊!

    三井就像是哭一样的弯了一下嘴角:嗯,是啊。也许是现在还不到时间。

    七海努力的点头:还不到时间。所以,会好起来的。

    三井点点头:嗯,也许会好起来吧……可是我已经回不去了。

    怎么会……?七海愣愣的看着三井一点一点的抽出自己的手,缓慢却又坚决。

    我已经把自己弄得太脏了。三井悲伤的笑着,我陷泥沼。

    我早已深陷泥沼,无力自拔。这样的我,满肮脏……怎么还能踏上神圣的篮球场,怎么还能去面对昔的队友……

    你说过……喜欢打篮球的三井学长。三井悲伤的笑着,眼里流着泪,那个三井学长……已经不在了。

    你曾经喜欢过的那个三井寿,已经死了。现在的三井野狗……不过是个……丧家之犬。

    三井转头看向窗外,天空暗沉沉的,一片霾。

    啊啊……想想真是奇怪呢……我是怎么,怎么……变成了这样的?

    谁能还给我健康的十五岁,谁能还给我……那本该荣耀闪亮的子……

    可恶啊,可恶……

    哭泣的样子……好狼狈……

    太难看了……

    ·

    七海一句安慰的话也说不出来。

    对着这样的三井寿,七海雪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语言,太无力了。在这样的事实面前,说什么都无法改变。

    七海的眼泪不断的掉下来。

    三井仍是背对着七海,仿佛自嘲的笑了笑:其实你骂的没错……我就是无胆的丧家犬……软弱,胆怯,只想着逃避……野狗怎会是什么英雄?我早已败给了这个世界,一个小伤就让我一蹶不振。

    让一个骄傲的人展现他的软弱,让一个呼唤胜利的人来讲述他的失败,让一个永不放弃的人,来承认他的逃避——七海雪终于明白自己的残酷。

    三井仰起脸看着天:我就是丧家犬,所以……别再管我了。

    不,不是的……不是这样的……七海流着泪无声的摇头。

    谢谢你……对我说喜欢。三井慢慢站起来,可惜,我没什么好给你的,不想再这样欠着你……请不要再管我了。

    七海猛地伸手抓住三井的衣角。

    求求你……求求你……请不要这样子……请不要……

    松手吧……不要可怜我……

    我不想被你可怜。三井轻轻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这是……三井野狗仅剩的一点自尊了。

    手中的衣角一点点、一点点的被扯开,最终握住的,什么也没有。

    七海失神的看着三井的背影,一步一步,不回头的走出去。

    不想就这样……就这样让他走出自己的世界……可是,声音像卡住了一样憋在喉咙里,就是发不出来。

    泪水擦掉又涌出,擦掉又涌出,走出房门只看到,寒冬的庭院里空无一人。

    七海雪呆呆地站在原地,她向前走了两步,然后又失落的退回来。

    三井君……三井君……

    七海雪突然不可抑制的颤抖起来,她知道她就要失去了。

    虽然,也许她从未得到过,但是她明白,这就是失去。

    原来,竟然是这样的痛啊……

    七海雪跪坐在地,觉得口里有什么东西被撕裂了。

    ……

    三井寿径直走出七海宅,没有回头,因为他自己也止不住泪流满面。

    走出街口好远,三井才胡乱的擦了擦眼睛。摸出电话,熟练的拨下号码。

    喂?铁男,是我。……嗯,收留我一晚上吧。

    挂下电话的那一刹那,有什么冰冷的东西落下来,轻柔的擦过被冷风吹皱的面孔。

    三井傻傻抬起头。

    啊……下雪了啊……

    十二月二十一,神奈川降下了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

    作者有话要说:放上原作曲版的《直到世界的尽头》,想听的同学可以点开。

    大都会に 仆はもう 一人で

    孤一人 彷徨在大都市

    投げ舍てられた 空间のようだ

    就像被随手丢弃的空啤酒罐

    互いのすべてを 知り尽くすまでか

    如果非要探究彼此的一切

    ならば いっそ 永久に眠ろうか.

    才叫的话 还不如永久长眠

    世界が终わるまでは 离れる事もない直到世界的尽头 也不愿与你分开

    そお愿っていた 几千の夜と

    无数个夜晚 我这样许愿

    戻らない时だけか 何故辉いては

    一去不回的时光 为何却如此耀眼

    やつれ切った 心までも 壊す.

    终於斩断的曾经 将我的心狠狠击碎

    はかなき想い.この trgedy night

    怀着渺茫的思念,在这悲剧的夜

    そして人は 答えを求めて

    而人们总是追求表面答案,

    かげかえのない 何かを失う

    结果错失无可取代的珍宝

    **たらけの 街じゃ 夜空の

    在这充斥着**的街头

    星屑も 仆らを友をせない

    夜空的繁星也抛弃了我们

    世界の终わる前に 闻かせておくれよ在世界终结前 请听我说

    満开の花が 似合いの ctstrophe

    盛开的花一夕毁灭,这比喻多么贴切

    谁もか望みながら 永远を信じない

    谁都满怀期待,却又不相信永远

    なのに きっと 明を梦见てる

    然而也一定梦想着明天

    はかなき々と この trgedy night回想起空虚的子的这个悲剧的夜晚

    世界が终わるまでは 离れる事もない直到世界的尽头 我们也不会分开

    そお愿っていた 几千の夜と

    无数个夜晚 我这样许愿

    戻らない时だけか 何故辉いては

    一去不回的时光 为何却如此耀眼

    やつれ切った いまても 壊す...

    终於暂断的过去 却令我心粉碎

    はかなき想い.この trgedy night

    空的心漂在这悲剧的夜晚

    最后放上作者的渣手绘,三井温柔看雪图。

    大家晚安。

重要声明:小说《[SD]野狗的逻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