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紧紧拥抱你

    短信内容的输入框里,键入符号一闪一闪的等待着。

    七海犹豫了一下,斟词酌句的打了满满的一长段话。指尖在发送键放了好久,最终还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删去了短信。

    喜欢什么的,还是想要亲口对他说。

    七海抬头看向窗外,月辉淡淡,星隐云间。

    三井君……三井君……我喜欢你。

    ……

    第二天下午,商场五楼的游戏厅,阿龙正紧张的注视的屏幕。仍旧是不知火舞对战草薙京,但是这次的火焰男却频频失手,大失水准。

    伴随着一声怒吼,草薙京落败倒地,对面机器的玩家开心的和同伴击掌相庆。

    阿龙懊恼的捶了一下机器,真是的,你怎么了,三井?我可是压了你两千啊!

    三井寿失神的看着屏幕里被击倒的草薙京,烦躁的起:抱歉,钱我下次还你。

    喂!你要去到哪里?阿龙被三井撞了一下,纳闷的闪开,游戏币还剩好多呢!

    我出去透透气。三井边走边不回头的道。

    啧,真是的……损失惨重。阿龙被对方围上来要彩头,他心不甘不愿的磨蹭着,摸了摸口袋,我只有一千,要不要!甩下纸钞便追着三井走了出去。

    ·

    五楼的游戏厅外面有个直通天台的小门,不少人打完游戏在这里抽烟透气,不过今天的风冷极了,整个天台只有三井一人独自站着。

    嘶……好冷!阿龙缩着脖子走到铁丝网的围栏前,嘿,在看什么呢?

    他探头环顾四周,不过是普通的商业区的街景,楼下模型大小的车辆往来不停,行人熙熙攘攘,步履匆忙。

    没什么。三井闷闷的道,两条眉毛紧锁着,抬手撩了下头发,就是……有点儿烦。

    看看你这张郁闷的脸,怎么,还在想那个眼镜妹?阿龙掏出烟来点上,那家伙就有那么好?也不见得哪里漂亮啊……

    没有……我是在想其他事。三井看向灰色的天空,云层厚重低沉,不见阳光。

    其他的事啊……阿龙没有问下去,他低头抽出一支香烟推了推三井的胳膊,喏,要不要试试看?烦躁的时候,很管用哦。

    三井挑眉看了看阿龙手上的烟卷,没有接:你知道我讨厌烟味。

    试一试又不会死。阿龙不耐烦的再次递过去一点儿,快接着啊,一直举着很累的!

    三井皱眉不语。

    拿着!阿龙态度强硬的把香烟塞进三井的手里。

    三井僵硬的拿着烟,那是一支pece香烟,蓝盒子,细长精致的烟卷印着pece的logo,拿在手里很好看。

    混街的不良们几乎都是抽烟的,铁男是黑色七星,广志是骆驼,而阿龙永远只抽pece,虽然没看出来他到底哪里和平了。

    三井的指尖摩挲着烟卷。

    每天待在一群吞云吐雾的人中间,其实并没有讨厌过烟味。父亲也是抽烟的,万宝路。香烟的味道对于三井来讲,总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要火吗?阿龙抛过来一支打火机,三井下意识的接住了。

    自己点,我可不要像小弟一样给你点烟。阿龙叼着烟吊儿郎当的笑道。

    三井看了看手里的打火机,机上印着草薙京的图案:哪里来的?

    游戏厅的老板给的。阿龙双手插袋,跺了跺脚,本来是给你的,不过你不抽烟,我就先帮你保管着……你看,现在就用到了。

    原来你我东西。

    说什么呢!我们不是兄弟吗?

    亲兄弟也要明算账啊。

    你这家伙,我这不是看你用不到嘛!阿龙气急败坏的道,好了,现在还你了!还不快点点上收起来!别在我眼前乱晃,小心我又你东西喔!

    呵……三井笑了出来。

    拇指擦动齿轮,一丛火苗倏地冒了出来,松开手便又消失不见。三井把玩着打火机,火焰出现又消失,消失又出现,拿着烟卷的手却迟迟没有凑上前去。

    阿龙看不下去三井的磨蹭:喂。你到底要玩到什么时候啊,我要把打火机收走了哦!

    ……你还是自己留着吧。三井顿了顿,把火机抛还给阿龙,果然我……还是讨厌烟味。

    呿,奇怪的家伙。阿龙挑了挑眉毛跺脚道,这里太他妈冷了,你还要在这里吹风吗?

    嗯……你先回去吧,我一会儿就来。

    喔,你多吹吹冷风也好,清醒清醒头脑!振作起来给我赶紧把那几个、蛋的家伙打败!看着那家伙的金牙就超级不爽的。阿龙骂骂咧咧的。

    知道了。三井笑了一下,下次不会再失手了——我可是炎之男三井寿啊!

    阿龙嘻嘻哈哈的转走了。

    天台一下子空下来,风冷冷的吹着,三井搓了搓脸颊:振作起来么……

    ·

    阿龙关上天台的门,气一下子扑过来,他掏出打火机看了一眼,草薙京的头像让他微微莞尔。

    抬头就看到一个女生站在游戏厅门口向里看着,湘北的制服,金丝边眼镜,双麻花辫子——这不是三井的马子吗?阿龙撇了撇嘴走过去:喂,丑女,你挡到我了。

    啊,是你……七海被推的一个趔趄,她稳住了子看过来,请问三井君在这里吗?

    你找他做什么?阿龙冷的瞥了一眼七海,又想来说教吗?竟然专门跑到这种地方来,你不觉得自己很烦人吗,优等生小姐?

    不……不是说教。我是有些话想要对三井君说。七海鼓起勇气道,要当面说给他听的,他在这里的吧?

    他不在。

    真的吗?

    哼,不信你可以进去找啊,站在门口算什么?阿龙转了转眼睛,鄙夷的上下打量着七海,看到你的样子就觉得恶心……本大爷要进去了,别站在这里挡道!

    抱歉……啊!七海后退了一步,没想到对方却故意用胳膊撞过来,她脚下一扭跌坐在地上。

    哈哈哈……不长眼的家伙!阿龙嚣张的大笑,弯腰蔑视着七海的脸,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小心下次就不是这么……

    这么什么?三井沉着脸推开了天台的门,阿龙,我不知道你还会对女生出手。

    呿,是她自己跌倒。阿龙撇脸看向别处。

    三井君!七海心中一喜想要站起来,脚腕却猛地抽痛起来,啊……她皱眉捂住脚。

    你怎么样?三井快步上前,没事吧?

    七海摇了下头:好像扭到了脚。

    啧,又是英雄救美啊……阿龙不识时务的插嘴,被三井狠狠的瞪了。

    我送你回去。三井板着脸扶起七海。

    ……

    出租车上一路无话,七海忐忑的看着三井的脸色,三井却始终看向车窗外。

    车很快停在了七海宅前,三井一把抱起七海走进了大门。

    还是和室的榻榻米上,不过这次却是三井为七海上药。

    掌心轻微的擦伤被小心的消毒包扎,感受着脚腕上拂过的烫的大掌,从刚才被抱着进来,七海的心便砰砰直跳。

    冰袋的凉意,和三井君指尖的温度……她悄悄低下了头,耳朵和脸颊一片烧

    三井的眉毛一直皱着,敷好冰袋,他淡淡的开口:以后不要到那种地方去了。

    我是去找你的。七海抬头看向三井,眼睛亮闪闪的,三井君不去的话,我便也不去。

    ……傻瓜,别这样。三井苦笑着,这样没用的。

    那怎样才有用?

    怎样都不会有用的,别再管我了。三井站起来,我走了。

    你又要逃了吗?七海失望的道,我有话要对三井君说,而你却又要逃了吗?

    三井没有说话,背转站在那里。

    我不知道三井寿是这么胆小软弱的家伙……七海攥紧了拳头,我心中的三井寿是一个英雄!

    英雄?英雄?!

    你又知道些什么!?

    那就让我知道啊!七海大喊着站起来,告诉我,让我明白啊!

    啪的一声,相框突然从五斗柜上跌落下来。远远地仿佛巨石滚过大地,地板不断上下起伏着,玻璃窗咯啦啦响成一片,地声隆隆。

    是轻微地震,一会儿便会过去……七海的话音刚落,地面猛地剧烈颤抖,她脚下不稳,倾跌着向后倒去。

    小心!三井一把将人拉到怀里,两人相拥着倒在地上。

    天地动摇,相拥着的两人如同一叶小舟,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紧紧依偎在一起。

    别怕,有我在。一会儿就好了……三井整个人护在七海的上小声道。

    护着自己的膛结实而有力,明明外面一片混乱,七海的心却一派宁静,她轻轻把头靠在他肩上:嗯……我不怕的。

    三井眼神一暗,垂目收紧了手臂。

    ·

    大地震颤着,一切都是那么的脆弱而不堪一击。但是他的怀里有她,他便是最坚强的存在。

    七海的手指攥着三井的衣服,缓缓闭上了眼睛。此时此地,她的世界只有他臂弯般大小,但这小小的世界却是她最安心的地方……再没有什么比这里更可靠了。

    地震断断续续,停停又抖抖。一切声音仿佛全部静止,天地间别无他物,唯有彼此而已。

    七海伸出双臂轻轻揽住三井的腰,放松体,整个人都缩进三井的怀里。

    ·

    她是那么的柔弱,全然信任的依赖着他……

    三井感到自己的血液在奔涌、沸腾,燃烧!

    即使到了这个时候,脑子里满满的还都是想抱她的念头。

    想抱她,想要她……想狠狠地占有她,吃掉她!就在这里撕碎她,毁灭她……有一瞬间,强烈的冲动几乎让他就要那么做了!然而终究没有。

    即使体都忍耐到疼痛,他还是不会伤害她……

    三井寿自嘲的想着:自己,真的是无药可救了。

    他更紧更紧的拥抱着她。

    作者有话要说:恭喜rkus妹子抢到了777特别留言奖,请指定番外哟!

    最近写虐搞的我吃不下睡不好,什么也干不了……

    再有两章……大家别抛弃我呜呜

重要声明:小说《[SD]野狗的逻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