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要被吃掉了!

    第二天是星期六,七海雪一如既往的坐在书桌前认真的做着功课。

    物理习题册摊开在桌面上,铅笔的笔尖戳在第一题的第一个字处。

    台灯的暖光照着七海红透了的脸庞,她已经拿着铅笔一动不动的坐了半个小时了。

    我竟然真的做了!

    我竟然真的真的做了!

    就在三井君辛苦的为我讲解物理题之后!

    我竟然……竟然——!?

    啊啊啊——!七海一头撞在铺开的练习册上,我一定是疯了!

    我一定是疯了……她刷的站起来,扔了手中的笔猛地扑倒在上。

    嗯哼~!七海把脸埋在柔软的抱枕里,侧打了个滚儿,仰望着雪白的天花板,她轻声的呢喃道,不过……总算是两清了。

    ·

    星期天,下午,天气晴好。

    复习什么的,七海已经彻底放弃了。这两天一直神不守舍的,就算是坐在书桌前也只是在发呆而已,根本就复习不进去。这次的期中考试,七海完全不抱什么希望了。

    反倒是做做家务能够稍微放空一会儿大脑,于是目前的七海雪正系着围裙忘我的在厨房里清洗马铃薯。

    现在只有做这种机械的手工活计还能让她获得片刻的安宁了。

    笃笃笃,笃笃笃……隐隐约约的传来一阵敲门的声音。

    关掉哗哗的水龙头,七海擦了把手便急急忙忙跑去开门:来了——!谁呀?

    大门一开,外面站着一只三井野狗,他咳了一下,举起了手中的袋子:那个……酒心巧克力。你上次说了想吃……前天的谢礼。

    喔……哦。七海连忙让开门,三井君客气了,请进吧。

    站在门口,三井不又回想起那天晚上的一幕来,他借着弯腰换鞋的姿势,遮掩着泛红的脸颊:刚刚在做什么呢?我敲了这么久才来开门。

    我在厨房洗马铃薯,水声太大,刚刚才听见。七海接过三井手中的巧克力,其实不必特意带礼物来的,这个很贵的吧?

    只是几盒巧克力而已。三井调整好了心跳,镇定自若的笑道,你洗马铃薯是要做什么?现在刚刚下午三点,距离吃晚饭还早吧?

    呃……没什么。就是……想炖咖喱,先提前准备着。总不能说是为了不胡思乱想吧?

    咖喱吗?三井感兴趣的挑眉,需要我帮什么忙吗?

    嗯……削马铃薯皮,三井君行吗?

    小瞧我啊!不是说了不要问男人行不行的问题吗?三井笑着揉揉七海的脑袋。

    欸?为什么不能问呢?七海懵懂的问。

    因为……英雄是无所不能的!三井勾起了唇,放心交给我吧!

    于是三井坐在餐厅的凳子上,面前摆了一大盆的马铃薯。

    这么多?三井目瞪口呆的拿起一个马铃薯问道,你确定要全都要削皮?

    呃……咖喱就是这样,材料要多多益善。七海顿了顿,再说又不是我一个人吃,三井君可是很能吃的呢……

    三井忍不住笑了:喔——好吧,为了能吃的三井君,我就拼了。

    拿起削皮刀,三井挑了个最大的马铃薯专心的干起活儿来。

    冬季的阳光淡淡的洒在他上,三井寿低着头慢慢转动着手中的马铃薯,长长的发丝不时的垂下来挡住了他的脸。

    头发,很碍事吧?七海从围裙的口袋里拿出两根发圈,最好还是扎起来比较方便。

    喔。三井心中一动,抬头看向七海。那你帮我扎起来好了,我的手……他一脸无辜的示意了一下手上的水和皮,你看……不太方便。

    七海眨了眨眼睛,缓缓弯起了嘴角:好吧,那你转过去。

    三井背转去,手中继续削着马铃薯,但心思已经被后的人吸过去了。一阵衣服窸窣的声音靠过来,然后,头发被一双纤细的手从眼前拢向脑后……

    七海的手指灵巧的梳理着发丝,时不时擦过头皮,力度不轻不重。三井全的感官都集中在了脑后,那微凉的指尖在三井的长发间穿梭,带来一阵阵酥麻的触感。皮筋在发根利落的绕了几圈,然后是另一侧。

    【很舒服。

    三井恍惚的想着,一不留神,削皮的刀子划破了手指。

    啊!三井小声轻呼,殷虹的血从创口处流了出来。

    不是很疼,而是微微发麻。

    七海:天啊,三井君,你的手!

    三井满不在乎的道:没事,伤口不深,就好了……话音未落,食指已经被女孩儿捉了去。

    三井寿怔在了当场。

    受伤的手指被温暖湿润的口腔轻柔的包裹着,吸着。伤口处传来细细的麻痒……

    舌头、舌头在……

    体里猛然升起一道闪电,瞬间击中了他!

    七海雪轻轻吸着三井的指尖,微垂的眼帘小幅度的上下翕阖着,午后的光映红了少女圆润的脸颊,暖白色的开司米毛衣,粉红色的棉布围裙,苹果绿的呢子裙……

    三井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他头晕目眩目眩神驰神驰天外……

    ·

    七海最后动了一下伤口,抬头笑了下:好了,我去找创可贴。

    三井野狗呆呆的点头。

    七海轻快的脚步渐行渐远,三井寿这才挫败的把头埋到了双手之间……

    啊啊啊——!!刚才……差一点就要扑过去了……

    可恶……不要总是突然做些挑战我神经的事啊!

    可恶……别……看起来那么可啊……

    有时候这种少女的天真真的会要人命的——三井少年现在深刻的体会到了这一点。

    ·

    创可贴好像都用光了……嗯,用纱布和药棉代替可以吗?七海小跑着过来,犹豫的举起手中的纱布。

    其实不管它也没问题的。三井看了七海一眼便飞快的扭头不敢再看。

    混蛋,再看一眼沸腾的血就要从手上的伤处飙出来了!

    三井仰头研究天花板:呃,算了,还是包上好了。

    七海痛快的点头:那我帮你绑上。

    嗯。三井配合的伸出手。

    七海细心的用药棉按住伤口,然后将纱布一圈圈缠绕绑紧,最后眨了眨眼睛,抿嘴忍笑在三井修长的食指上绑了个蝴蝶结——看起来充满了喜感。

    看看蝴蝶结,再看看三井的头发,七海突然噗的一声乐了。

    三井奇怪的挑眉:笑什么?

    没……没什么……噗哈哈哈……七海抱着肚子笑的到发抖。

    到底怎么了啊?三井看看手上的蝴蝶结,觉得还蛮可的,有这么好笑吗?

    啊哈哈哈哈哈……七海颤抖的更厉害了,指着三井的头发笑得前仰后合。

    三井后知后觉的去摸头发,这才发现竟被扎成了双马尾的发型!

    你……你这家伙!三井怒而扑之。

    七海大笑着转逃命。

    ·

    呀哈哈哈……双马尾什么的,明明很适合三井君呀!啊哈哈!救命——!

    别跑!可恶,给我站住!

    才不听你的呢!

    两人隔着餐桌你追我躲。

    看我抓到你!

    啊哈哈……

    两人一路从餐厅跑到玄关,又从玄关直追到和室。七海抢在前面想要关上和室的抽拉门,三井眼疾手快的一脚卡住门槛,慢慢挤了进去。

    ·

    小小的和室没有可以躲避的家具,七海像一只穷途末路的兔子一样无助的退到角落里。

    哼哼,看我怎么收拾你!三井坏笑着一步步靠近,再靠近。

    你……你不要过来啊!七海脸上还带着笑,水润的双眸睁得大大的,又是警惕又是可怜的瞧着三井。

    三井只是冷笑。

    随着野狗君的脚步越来越近,小兔子随手抓起一只坐垫来挡在面前:三井君……

    不过,这种无声祈求的样子让人看了更想欺负一下了。

    三井摩拳擦掌,笑得一脸坏人像:呵……这次看你再往哪里逃!

    垫子扔过来的瞬间,三井猛地冲了过去。

    七海大声尖叫,面对三井的咯吱呵痒全无反抗之力。她边躲边笑,不一会儿就笑倒在地上。三井野狗毫不犹豫的扑了上去,一双大手在七海的脖子、和腰侧连连扫过,直引得对方笑到岔气,连连求饶。

    还敢不敢了?

    不、不敢了!再也啊哈哈……停手呀~!七海用力推着三井依旧捣乱的手,救命呀~!啊哈哈哈!真的……受不了了……哈哈……哈哈哈!

    三井单手握住七海的双手,将它们拉高压制在少女的头顶。

    他俯□笑问:你很怕痒吗?

    嗯,超级怕的。七海喘得厉害,眯着双眼老实的回答。

    哦?哪里最怕?三井松了松手里的力道,握住的那双手腕,纤细的仿佛稍微用力便会折断。

    是……七海突然醒悟了过来,咬住了下唇不说话了。

    是这里吗?三井的手坏心眼的拂过七海的脖子。

    呀哈哈~!快住手~!七海缩着脑袋拼命的躲着。

    那么,是这里?大掌移到了七海的小腹。

    不……呜呜,不要呀~!

    还是……这里?滚烫的掌心顺着因为挣扎而掀起的裙角伸进去……三井的眼神变得深邃无比。

    哈……嗯啊……七海的体猛地一颤,她张大了眼睛,嘴唇微张发出一声呻、吟。

    两个人都被这奇怪的一声吓到了。三井的手僵在了七海的大腿上。

    心跳如鼓,七海剧烈的喘息着,疑惑的看向三井:三井君……?

    ·

    三井寿如坠梦里。

    就像曾经在梦中发生过的一样,他恍恍惚惚的发现自己正压在七海雪的上,一只手压制着女孩子的双臂,另一只手则丧心病狂的探入了女生的裙底……

    七海的脯在他的下剧烈的起伏,她黑而亮的眼睛眯成纤细的两弯,有种奇异而慵懒的妩媚。她的眼角上还挂着一滴笑出来的泪,在阳光下水晶般闪着光……

    【那一定是咸的。

    三井寿无意识的想着。

    少女贝壳一样洁白可的牙齿轻轻的咬住红润饱满的下唇……

    【也许那是草莓牛的味道,又或者是桃子……三井忍不住的猜测,【水蜜桃还是白桃?有必要好好的……品尝一下……

    他慢慢的俯,手掌顺着那温软细腻的触感滑下去……

    ·

    被三井君的手抚上大腿的瞬间,体奇怪的颤抖了一下,一股麻痒的电流从小腹直窜上来,七海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呻,吟。

    七海模模糊糊的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心又开始失序的剧烈跳动,和刚刚疯跑的时候不同,和笑到肚子疼的时候不同,和被吓了一跳的时候也不同……这是怎么了……?

    三井君……?她有些疑惑的开口。

    三井君的表也变得古怪起来。那种疯狂的,痴迷的目光……就好像……

    【要被吃掉了!

    刹那间闪过这样的念头。

    七海害怕的扭动着体,试图挣脱三井的掌控。谁知对方的大掌竟顺着抬起的腿滑向更深处……

    哈啊……七海猛地仰起了头。

    ——————————————————————————————————————————

    无无义小剧场:

    哈啊……七海猛地仰起了头。

    映入眼帘的是古怪表的三井野狗——扎着俏皮的双马尾辫儿~!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

    七海瞬间破功,笑得直打滚。

    暧昧的气氛被笑声打破,三井不知所措的松开了七海的手——不松开的话,真怕这家伙笑得扭断了骨头。

    怎、怎么了?难道最怕痒的……真的是大腿?

    啊哈哈!啊哈哈哈……七海笑得说不出话,三井君……的,三井君的双马尾……啊哈哈哈哈!!

    哈?!三井愣愣的怔了一秒,这才狠狠的把皮筋扯了下来,恼羞成怒再次扑了过去。

    混蛋!看我怎么收拾你!

    呀~哈哈哈~!饶了我吧三井君!再也不敢了~!再也……唔哈哈哈——!

    有时候这种少女的天真真的会要人命的。

    三井野狗现在深刻的体会到了这一点——不能再深刻!!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是moku_chennie同学的600留言指定内容【甜蜜蜜的扑倒~!请收好~!

    之前还有纠结的小心绪つ姑娘一直没有想出来合适的指名番外,给你保留了权利,一直在等你哟~!

    三井君快要被我玩坏了呢,默默的放上作者的渣手绘:【双马尾野狗君

    看到这样的野狗君,会笑场也是当然的吧?

    ps:貌似,700留言也不远了呢……

重要声明:小说《[SD]野狗的逻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