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无交集的生活

    三井寿两手拎着袋子,推开拳击用品店的大门:铁男,阿龙他怎么样了?

    铁男从里间走出来,叼着烟:还好,只是左手腕错位,已经处理过了,不碍事。

    三井把手里的袋子递过去:给。绷带和消炎药,还有止痛喷雾。

    我要的朝生啤呢?阿龙掀开里间的门帘,表恹恹的,脸上一片青紫。

    没有啤酒,只有可乐是冰镇的。三井从另一个袋子里拿出一罐,扔了过去。

    可乐?好吧……阿龙单手接住,贴在淤血的眼角:嘶——谢了。

    这次是谁干的?三井垂目启开一罐可乐,是龙二吗?

    不知道,巷子太暗,没有看清脸。大概六七个人,没看到龙二。阿龙走回里间坐下,铁男拿着绷带走过去给阿龙包扎。

    除了龙二还会有谁?三井也跟着走进去,抽开一把椅子反着跨坐其上,两臂交叠倚在椅背,最近川崎、吉野也被偷袭了,广志那家伙现在还躺在医院里,肋骨断了两条。说到这里,三井皱了皱眉毛,举起可乐罐轻轻啜饮。

    这几天铁男一伙的成员被人盯上了,如果是在偏僻处落单,总脱不了被围攻痛殴。今次就轮到了阿龙,傍晚离开游戏厅的时候被人堵在了暗巷。

    铁男利落的给绷带打了个结,拍拍阿龙的肩膀站起来:三井,你最近也要注意。

    三井有些诧异的抬头看向铁男:放心,我一直有在提高警惕。

    铁男吸了口烟,慢慢吐出一个烟圈:不,我是说,最近这段子,你不要过来了。

    这是什么话?三井的心一沉,嘴角扭曲的笑了笑,你这是想跟我撇清关系吗,铁男?

    阿龙也抬头看向铁男。

    如果是龙二干的话,你没必要也跟着搅进来。铁男用不容拒绝的语气道。

    这种跟你没关系的语气激怒了三井,他觉得自己被铁男小觑了,有些恼火的站起来:你是觉得我帮不上忙吗?因为我是个累赘?

    这次是我和龙二的恩怨。而且……铁男背转,低头收拾绷带和药品,上次的事,我不想再重演。

    三井和阿龙都是一怔。

    铁男若无其事的掰开一小瓶药剂递给阿龙:喝了,消炎化瘀的。

    阿龙看看三井赌气扭头的样子,伸手接过药剂:铁男……其实三井他也……

    喝药。

    铁男的眼神让阿龙吞下了剩下的话。

    三井大口喝掉剩下的可乐,一把扔掉罐子:哼!

    铁男弯腰捡起可乐罐,还是没有说话。

    三井猛地站了起来:我回去了!

    拳击用品店的门被撞得来回转动,玻璃窗上的铜制风铃一阵叮当乱响。

    ·

    铁男淡淡抽了口烟,平静的看向愣住的阿龙:还不赶快喝药?

    喔……嗯。阿龙仰头吞下了药水,啧,好苦……

    你是小孩子吗?铁男用没奈何的眼神看向苦着一张脸的阿龙,话梅在那边的柜子上。

    喔……阿龙转头笑着找话梅。

    就算现在让三井不过来,也根本就撇不开关系的吧?阿龙嘴里含着话梅,含含糊糊的道,上次龙二还不是对他下了重手。

    铁男沉默着坐到旁边的单人沙发上,随手拎起一副拳击手在手中慢慢摩挲。

    铁男,你究竟是怎么想的?阿龙吐出话梅核,扔进垃圾桶,三井那家伙可是真生气了。

    烟头明灭间,灰雾缭绕升腾。铁男的表隐在烟雾中,让人参不透。

    沉默继续持续了一会儿,铁男终于开口:周六,晚上……去‘龙巢’海岸吧。

    阿龙的眼睛亮了起来:哈哈,该我们还击了吗,铁男!

    嗯,多叫几个人。一手按灭香烟,铁男眯着眼看向阿龙:你的手可以吗?

    没问题。阿龙露齿而笑,我还有一只右手呢,足够给他们点儿颜色看了!

    ……

    第二天早上,七海雪走进教室就看到佐藤一脸尴尬的站在她的课桌边。

    佐藤微笑着招手:早啊,七海同学。

    早上好,佐藤同学。七海的脚步顿了顿,点头致意道。

    呃,那个……昨天的事……佐藤支支吾吾的讪笑着。

    昨天是我不好,太冲动了。竟然对前辈们那么失礼……七海几步走到座位处,放下书包,对佐藤深鞠一躬,让佐藤同学为难了。

    呃,哪里。七海同学不必这样……

    请代我向关前辈和有元社长道歉,至于摄影社的事……七海雪垂下眼帘,请当我不曾加入吧。

    那个……七海同学……上次你拍的照片还是很不错的,也许可以先洗出来再考虑一下……?

    佐藤苦笑着还想再劝。

    七海再次微微鞠躬:拜托了。

    皱眉挠挠头,佐藤叹了口气:好吧……

    真没想到七海同学竟然会突然生气……想起七海拍案而起的样子,佐藤心有余悸的摸摸口。啧啧……好不容易有了新社员,却……

    佐藤的座位靠近后门,他慢慢走回座位处,从桌洞里掏出一卷胶片——七海同学那天走的匆忙,拍出来的胶片都忘在了桌上……

    昨天下午七海跑掉了之后,关和有元的脸色都很不好,佐藤见势不妙便托辞去追七海,拿起桌上的胶卷也跟着跑掉了。

    就这样直接还给七海同学吗?佐藤把玩着胶卷,暗暗看向七海的座位。

    子正央求着七海借昨天的数学卷子,七海一脸无奈的样子,虽然还是板着脸教训着作业还是要自己完成才好,但是手里递过去的数学卷子却没有半分迟疑。

    佐藤微微一笑,还真是嘴硬心软啊……七海同学。

    胶卷在佐藤的手心滴溜溜转了个圈——也许,可以先把胶片洗出来再试试看?

    ……

    午休时间,佐藤悄悄摸进了部活教室的暗房。

    唔……彩色显影液,停显液……这瓶是……漂白定影液?还有定影清除液。湿润剂……湿润剂在哪里?

    有元走进部活教室时,就听见某人像只大老鼠一样钻在暗房的帘子里嘟嘟囔囔。瓶瓶罐罐的声音听得一清二楚。

    大树?偷偷摸摸在干什么呢?有元猛地掀起了帘子。

    哇啊啊!佐藤吓得大叫起来,失手摔了显影液的瓶子,地上洒了一片显影药水。

    你看你!慌慌张张的做什么!有元心疼的低头去捡,还好用的是塑料瓶,要是以前的玻璃瓶,看你怎么救!

    抱歉,有元学长!佐藤弯腰去帮忙,却被有元拦住了。

    别乱动,彩色显影药水是有毒的。有元转去拿拖布,不是说了一年级不可以进暗房的吗?

    真的是,非常抱歉!佐藤低下了头,我,我就是想洗两张照片……

    你们班加洗的照片已经在做了,还洗什么……啊……有元拖地的动作停了下来,你是要给那家伙洗照片吗?

    对不起……是我自作主张。佐藤抬起头,七海同学拜托我向学长们道歉,她……她说不会再来了。我就想……起码,把这两张照片洗出来……佐藤的声音越来越低。

    你是笨蛋吗?有元皱着眉头把地上的显影药水擦干,转去涮拖布,胶片给我吧。

    欸?有元学长……?佐藤不可置信的看过去。

    看什么看?我难道是那种心狭窄的人吗?有元瞪了佐藤一眼。

    哈……当然不会!佐藤开心的笑起来,我们的有元社长最宽宏大量了啊!宰相肚里能撑船!

    去,少在那里油嘴滑舌。显影药水的钱你自己掏。

    欸——?

    有意见吗?

    是……小气。

    嗯?

    如果你教我怎么配药的话?

    少来。

    至少教我怎么把胶卷装进显影罐吧?

    不准讨价还价。

    ————————————————————————————————————————

    无无义小剧场:

    七海正拎着便当准备去天台吃,教室门口突然传来彩子的呼唤。

    七~海~雪~!井上彩子笑眯眯的倚在一年十班的教室门口。

    呃……午安啊,彩子……糟糕,被抓住了。

    午安啊~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好好谈一谈,某些问题。彩子不容置疑的走进教室,老鹰抓小鸡一般拎着七海向外走去。

    安田君,你怎能见死不救呢?七海用眼神无声的谴责着。

    七海同学,我也是莫能助啊……你就自求多福吧!安田君用眼神无声的回

    作者有话要说:发现了个bug,关于胶片机的。之前没有好好查资料,想当然了,是我的错,一会儿去改。

    11月很忙,8号有个学术会议要出差,月底论文开题。最近又总抽,更新会比较缓慢,不过有空就更新,出差期间会多写一点。

    你们,晚安。

重要声明:小说《[SD]野狗的逻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