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湘北文化祭(中)

    三井寿拂开半空中晃来晃去的头骨,继续大步向前走。用透明的钓鱼线拴着头骨这种小儿科的把戏还吓不到我们的炎之男。

    鬼屋里风阵阵,迷宫甬道幽暗难辨,诡异的音乐合着一两声怪叫弄得人人心惶惶。这一路潜伏的妖魔鬼怪不少,比如充气儿童游泳池做成的沼泽里住着会抓人脚的河童,被三井一脚踹倒了;墙角石堆里只有一只独眼的伞妖,里面的人大概在站着睡觉吧,毫无动静;草丛里猛地冒出来吓人的无头鬼,个子真矮,被三井瞪一眼就吓回去了;还有蹦蹦跳跳的僵尸,棺材里的木乃伊,披着黑斗篷的吸血鬼之类的,个个弱的要死。而且看那形也不可能是七海,三井脚步都不停留的往下走去。

    挥开面前伪装蜘蛛网的棉絮,三井轻声冷哼,这些东西不过是当年他玩剩下的。迷宫倒是设计的不错,三井几次走到了死胡同,不过凭着过人的方向感,他依然能推测出出口的大致位置。

    走进一扇画着眼睛的破门,里面的摆设像是保健室的样子,可惜空空如也,值班的护士一定是玩忽职守了。啊,那个前插了一把刀还在摊位上吃得很欢的家伙,大概就是负责这里的吧……?

    三井推开对面的暗门,眼前出现一座微缩的断桥,旁有垂柳,浅浅一滩水洼配上顶灯的绿光幽幽,和乱草丛中音箱放的水声潺潺,仿佛桥下真的有一条河流。桥姬吗?三井暗中提防着从哪儿冒出个女妖要引他跳河。

    这桥大概是塑料泡沫做的吧?三井小心的踩上去,还好桥很结实,没有断裂塌陷什么的。前面是一堆乱石,墙角一口不起眼的枯井,看起来也藏不住人。三井摸着右侧的墙壁,其上贴满了挣扎扭曲的人手残肢。奇怪,这里明显已经是教室的后墙了,怎么还没看到那家伙扮的女鬼?难不成中间的迷宫走岔路错过了?还是她中午出去吃饭还没回来?三井有些纳闷的想着。

    算了,如果前面再没有,就重新再走一遍好了。

    有什么东西在微光的掩映下泛起一丝红芒,好像是一只玻璃眼球,正粘在墙角的枯井上面。

    道具倒是做得精致的,三井凑过头去细看。

    忽的,一声似嗔似喜如泣如诉的幽叹紧贴在耳边响起,三井的体陡然一颤:是谁?!

    左脚被不知名的东西猛地抓住,低头看去,一只苍白纤细的手臂从枯井里探出来,正紧紧的掐着三井的脚踝!那手的力气奇大无比,三井几次试图抽腿都动弹不得。

    披头散发的女鬼渐渐从枯井里爬出:我~~好~~恨~~呐~~!

    魔音穿脑,鬼气森森,然而三井却哭笑不得。

    放手!七海,是我!

    纳~命~~来……欸?纳尼?

    七海另一只手已经攀上三井的大腿,她仰起脸来,视线却被头发挡住,什么也看不清楚。

    是三井君吗?

    嗯,是我。

    唔哇~!抱歉,我这就出来。

    七海雪松开抱紧的大腿,努力想从乱石掩藏的洞口脱,谁知和服腰带背后的小包袱却卡在了井壁上。

    三井君,帮我拉一下,我的和服腰带好像卡住了。

    喔。三井蹲下来去拉七海,黑暗中不辨方位,伸手过去却触到一片温润柔软的肌肤……

    啊!少女轻声惊叫。

    呃、抱歉!

    三井猛地缩回了手,还退后了两步:啊啊,抱歉,我、我没看见……那个,碰到……什么了没?

    七海的脸成了一块红布,也不出声,只是掩紧了衣领——刚才钻出来的时候没注意,衣领都开了好大一块……口都被碰到了~!~(>_

    作者有话要说: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不过下次更新大概要到17号,姑娘们晚安~!

重要声明:小说《[SD]野狗的逻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