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斗智与斗勇(上)

    夏祭当天的下午四点整,百货公司的田中小姐准时叩响了七海宅的门扉。

    一个小时后,七海雪穿着全的月夜雪樱站在了父亲的面前。

    拎着配的手袋,七海雪原地转了一个圈:爸爸,好看吗?

    七海洋一楞了一下,露出无比满足的笑容:美极了,绝对是本第一!

    真的?

    嗯!

    多亏了田中小姐帮我,爸爸你看,头发是先扎成麻花辫再盘起来的,流海也有好好处理呢。

    是吗?多谢田中小姐了。

    田中小姐被七海洋一的笑容晃了下眼睛,补救的笑道:不必客气,都是我应该做的。其实七海小姐还是太心急了,头发只是刚刚盘好,如果再把这个手工精制的樱花簪子戴上,一定会更美的。

    七海洋一伸出手:拿来,我来帮阿雪簪。

    啊?呃啊啊,抱歉。田中小姐慌忙递过簪子,好的,您请用。

    淡粉的丝绢配着月牙白色的绸缎被精巧的攒成樱花的形状,一朵朵花团锦簇的绽放在银色簪子的尾端,无数细碎的水晶珠子和雕成花瓣状的贝壳被不规则的缀成流苏垂落下来。七海洋一细心的调整好角度,将朵朵馨香在七海雪盘起的乌黑鬓边插好固定。

    我的阿雪真是个美人啊……七海洋一低头看着女儿,微笑着感叹道。

    爸爸~!快别说了,田中小姐还在看呢。也不怕人家笑话。七海雪推着父亲的手,不好意思的红了脸。

    哪里哪里,七海小姐本来就很漂亮,被这浴衣一衬,真是相得益彰。田中小姐拊掌叹道,时间看起来还有些早,要不要再来画个淡妆呢?

    七海雪一脸期待的看着七海洋一:爸爸,可以吗?

    七海洋一温和的点头:嗯,去吧。

    看着女儿兴冲冲的拉着田中小姐快步向楼上走去,七海洋一摸摸后脑勺:嘛……我也该梳洗打扮一番了。

    下午六点,天色还有些亮,七海洋一牵着女儿的手走出了家门。

    街上三三两两的,都是要去参加夏祭的人们。越往会场走去,人流越多,街道的两旁早有商家摆好了摊子叫卖起来。

    七海雪踩着木屐,慢慢的走在七海洋一的边:爸爸怎么不穿浴衣呢?

    七海洋一穿着米色的休闲长裤,白色衬衣的袖口被挽起,露出修长的小臂。

    啊,这样子比较方便,如果阿雪的木屐又掉了,爸爸可以背着你回家哦。

    什么啊,我才不会呢……

    如果阿雪走的脚痛,爸爸也可以背着你回家。

    真的不会啦……七海雪不太适应这种过分的宠溺,小声的抗议着。

    七海洋一笑了笑,攥紧了女儿的手:今天的人看起来也很多的样子,阿雪要拉好爸爸的手呀。

    爸爸,我已经长大了,就算不牵着手也完全没有问题的。

    爸爸会担心嘛。记得以前看书,好像有看到这样一句话——在女儿出嫁前,最好多牵牵她的手,否则以后就没那么容易牵到了。一想到阿雪也许有一天会嫁给别人,爸爸就好想哭啊……

    七海雪晃着爸爸的胳膊:好啦,我知道了。

    祭典的灯笼一盏一盏亮起来,小摊位前游人如织。

    七海着苹果糖指着对面的摊子道:那边有卖面具的,爸爸我们过去看看。

    阿雪想要吗?咸蛋超人还是小叮当?

    我……我已经不看卡通片了。七海雪脸红着撒谎,伸手拿过一只狰狞的天狗面具,就。就要这个吧。

    欸——?七海洋一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你确定吗?要不这边的狐狸面具也很好,或者这边的阿龟呢?

    七海雪看着努嘴瞪眼一脸滑稽的阿龟,犹豫了一下:那、那就阿龟好了。

    看见女儿松开了天狗大人,七海洋一暗暗松了一口气,爽快的掏腰包付款:走吧,阿雪。我们去吃炒面吧,垫垫肚子再去捞金鱼怎么样?

    好啊。

    不远处的影里,文太对着忠太比了个手势。

    忠太默默的点头,一条信息叮的一声传到德男的手机上:【目标已出现,正向你们的方向移动。

    德男:三井……他们要过来了,你看得见吗?

    三井眯起眼睛:还没有……不,看到了。计划启动吧!

    是!

    接到动手的信号,忠太深吸了一口气:啊——!!我刚刚有看到宫泽理惠!

    文太笼着手大喊:宫泽理惠?!在哪里在哪里?

    忠太:往那边去了!

    前面的人群中又不知是谁突然大喊了一声:啊!我看到了!在那边!

    周围的人都动起来,后面的人紧赶着向前方跑,有人暗中推挤着,七海父女俩被人流裹挟着往前走。

    爸爸。七海雪有些不安的抓紧父亲的手。

    没事,阿雪。抓紧我,别被冲散了。

    话音刚落,一阵猛烈的推挤从两人后涌过来,牵着的手松开了,好几个人大力的从中间挤过去。

    爸爸!

    阿雪!

    人流隔断了两人,七海雪被推着、挤着,不由自主的向前走着。

    爸爸!

    阿雪……!

    父亲的呼喊声隔得越来越远,最后被吵杂的人群声彻底掩盖。

    爸爸!爸爸!七海雪踉跄着想要停住,但是完全没办法,人潮涌动,周围的一切都乱哄哄的……

    一只手猛地伸过来抓住了七海的手腕。

    爸爸?七海雪惊喜的回头,然而那个高大的影却并不是父亲,三井学长……?

    跟我来,这里太乱了。三井镇定的握住七海的手,大步向斜对面的巷子口走去。

    七海被牵着手没头没脑的走了一会儿,她有些不辨方向:我们这是去哪儿?好像不是会场的方向。

    会场那边人太多了,我们先找个地方停一停,看烟花的话,我知道一个好地方。三井头也不回的继续向前走。

    可是……我爸爸还……

    这里那么乱,根本没办法找人。一会儿到了地方再跟你父亲联系吧,你带了手机对吧?

    嗯……也只好这样了。

    三井拖着七海在巷子里东拐一下,西拐一下,三转两转七海就完全不知道路了。

    三井的脚步又大又急,七海穿着木屐走得踉踉跄跄的,一会儿的功夫脚趾就痛了起来。

    三井学长……

    嗯?

    我们还要走多远?

    就快到了。

    三井停在一个无人的公园:在这里停一停吧。你要给你爸爸打电话吗?

    嗯。七海坐到一边的秋千上,从手袋里拿出了手机。

    喂,爸爸,是我。……嗯,嗯。我没事。……呃,这里是哪儿?七海突然转头看向三井。

    三井:啊,随便什么公园吧,我也不知道。

    七海回过头:大概是个废弃的公园,我不太清楚。……嗯,我遇到了认识的人……是平时很照顾我的学长。……欸?爸爸你要过来?可是我完全不知道……

    三井有些紧张的看过去。女孩子坐在秋千上,像一个盛装的人偶,不过这个人偶并不属于他,也许她的主人一会儿便会来寻她。

    ……我觉得不太可行……他?……很可靠,嗯。爸爸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嗯……嗯嗯。

    秋千一晃一晃的,七海几乎是不停的嗯着,看来电话那头的父亲叮嘱了很多。

    三井安下心来,摸了摸鼻子。

    好的,爸爸。……嗯,再见。

    七海终于收起了手机:爸爸让我先跟着你一起走,开场时再来会场的入口处见面。

    三井想了想心里的计划,点头同意了:可以。不过……我们现在要到哪里去呢?

    七海:要不然先休息一下吧,刚才走得太急了。

    嗯,也好。

    晃着秋千,七海看了看站在一旁的三井笑道:幸好遇到了三井君呢,要不然真不知该怎么办好了。

    是吗?

    嗯。

    三井回视着七海,今天的女孩看起来特别的……可……深色的浴衣衬得她的肌肤更加白皙,盘起来的头发露出纤细优美的脖子,鬓边一团樱花的簪子映着她的黑眼睛,那眼睛里泛着莹莹的微光,像星子一样。

    你……今天穿得真好看。脱口而出竟是这样愚蠢的一句,三井尴尬的背转,仰头看天,我是说……这件浴衣很适合你。

    是吗?呃,其实我很少这样打扮,这件浴衣也是我爸爸买的……

    三井的心瞬间就恶劣了,他克制着开口:伯父一定很疼你。

    应该说是过分溺吧……七海笑笑,我爸爸他啊,是个标准的笨蛋爸爸。平时做事总是弄得一团糟,不过对我却特别的好,比对弟弟还好哟~!

    是吗?

    嗯。

    三井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只好道:听起来不错。

    抱歉……是不是讲这些很无聊?

    不,没事,你讲好了。

    那我讲点儿有趣的。我国小五年级的时候有一天,爸爸他……

    七海就这么细细碎碎的讲着父亲的囧事,爸爸爸爸的,听起来好像一瞬间变成了小孩子。三井时不时的笑笑,心思早不在那些故事上,他有些失神的注视着七海。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远处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七海:好像有人来了。

    三井:听说这附近总有变态出没。

    啊?那怎么办?

    嘘,小声点……先把手机调成静音,再把面具戴上,跟我来。

    喔。

    ……

    七海洋一停在了废弃的公园前,果然,这里也没有吗?他微微驻足,便转向下一个公园方向走去。忽然,好像有什么东西的闪光划过,七海洋一猛地顿住脚步,转头向着树丛的方向疾走了几步。

    一只精巧的樱花簪子静静的躺在草地上,水晶的珠子和樱花瓣状的贝壳在月色下闪耀着微弱的光芒。

    七海洋一弯腰将簪子捡起,紧紧地攥在了手心。

    ……

    三井拉着七海在树丛中穿梭,后的脚步停了一会儿,又追了上来。

    呿……盯得真紧……三井小声的抱怨,脚步更急了。

    三井君,你刚刚说什么?

    没什么,快些跟上。我们甩掉他。

    喔。

    视线被阿龟面具所限,透过眼睛的孔洞,七海只看得见三井上的格子衬衫,有时是肩膀,有时是领子。她的手被拉的生疼,精心盘好的头发被树枝挂的乱了,木屐在凹凸不平的路面上跌跌撞撞的。上出了一汗,浴衣的裙摆粘在腿上,让人迈不开步子。

    啊!七海雪突然小声的叫了一声。

    怎么了?

    没……没什么,刚刚看不到路,好像踩到了水洼里。

    崴脚了吗?

    没有,只是袜子都湿了,吓了一跳……

    把袜子脱了,光着脚走吧。

    嗯。

    ……

    七海洋一在树林里艰难的走着,他有些后悔穿了皮鞋,前面的脚步声变得越来越远,听不出是往什么方向去了。

    七海洋一笼起手:阿雪——!

    ·

    三井学长,我刚刚好像听到爸爸在叫我。

    你一定是听错了。你爸爸不是说开场时在会场见面吗?

    说的也是……不知道有没有过了开场的时间。

    先走再说吧,把后的家伙摆脱掉。

    好。

    ·

    声音已经完全听不见了,看来是真的追丢了。

    七海洋一气喘吁吁地扶着树干停了下来,心里有如火烧。本来就很虚弱的胃部因为激烈的运动紧缩着,他又有些想吐。

    七海洋一捂着嘴巴,体靠着树干慢慢的滑坐下来。

    ——到极限了。

    阿雪……阿雪……

    黑暗中一团白色的织物映入眼帘,七海洋一盯着看了许久——那是,阿雪的袜子。

    被水湿透了,还被泥土弄脏了,挂着草籽和细小的树枝……那小子一定没有好好照顾她。

    【爸爸,我已经长大了,就算不牵着手也没有问题的。

    阿雪……阿雪……!

    可恶!臭小子,你最好祈祷不要被我看到……

    七海洋一靠着树干大口的喘息着,回答他的只有夏虫的鸣叫。

    ———————————————————————————————————————

    无无义小剧场:

    德男看着三井成功的拉着七海跑进小巷,微笑着揉了揉鼻子。

    加油啊,三井同学,我只能帮你到这了。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的真正标题是——论三井野狗是如何拐带少女的(喂喂!

    这一轮三井小胜,下一章也许就不一定了。

    那么,三井野狗要把七海带到哪里去捏~?

重要声明:小说《[SD]野狗的逻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