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计划可能有变

    七海一进家门就看到晾满了被子的庭院,密密麻麻的晾衣架上,密密麻麻的滴着水的被子。

    七海雪停好自行车,慢条斯理地把买来的东西一一归类放好,最后去洗手间仔仔细细的把手洗干净。

    怒气上涌带来的眩晕终于稍稍平息了一点,七海雪深吸一口气。

    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啊啊啊——!!

    七海洋一被这惊人的呼唤吓泼了咖啡,几乎是惊慌失措的从楼梯上滚下来。

    伸手扶了扶完全歪掉的眼镜,七海洋一抓着女儿上下翻看,声音都不稳了:怎、怎么了阿雪?受伤了?被人欺负了?钱包丢了?

    七海雪浑颤抖:爸爸……

    七海洋一:什么?

    七海雪:为什么……不,你能解释一下院子里的是怎么回事吗?

    七海洋一猛地松了一口气,露出求表扬的腼腆笑容:啊哈,我就是想着,阿雪这么辛苦。晒被子这种力气活,爸爸就顺手帮你干了好了。嗯……今天天气还不错,阳光又那么好,应该……适合晒被子……吧?

    七海雪越来越冷的眼神让笨蛋爸爸及时收住了后面的话。

    为什么所有的被子都在滴水?

    啊……大概是新买的全自动洗衣机的错,脱水的程序貌似不太管用。七海洋一一副恍然大悟的表,说得对,我这就去找人来修……不不不,也许应该先投诉?

    也就是说……你是用洗衣机洗的被子?

    嗯,爸爸也知道自己的力气太大,如果是手洗的话肯定会把被子洗坏的。以前的经验教训爸爸还是有吸取的,妈妈之前骂过我的,我当然知道啦~!

    为什么……晾个被子而已,为什么还要过水洗一遍?

    唉?所谓晾晒不就是把洗过的东西放到绳子上让太阳晒干吗?这点常识爸爸还是知道的。

    七海雪沉痛的拍拍爸爸的胳膊:爸爸……以后凡是跟家务有关的一切事,请务必放着我来!

    欸?

    还有,今天晚上你没被子盖了!

    欸?欸?

    ……

    吃过晚饭,七海雪还是有些生气,叮呤当啷地把盘子碗筷洗出一场交响。

    看着女儿在厨房忙碌的背影,七海洋一懵懂的挠挠头发,随手拿起钱包,穿着拖鞋便出门了。

    ·

    夏百货公司成衣部,今天晚上迎来了一个古怪的客人。

    作为夏百货公司的资深营业员,美崎女士只要一眼就能从客人的装扮上看出对方的大致份。但今天的这位客人让她有些意外。

    有些散乱的刘海配上斯文的金边眼镜,似乎是个学生的样子。略显消瘦的秀气面孔却挂着一幅冷冷的表,透着一股精英人士的气息。家居纯棉白色无标记t恤配浅苍色运动长裤,赤脚穿着深蓝色的塑胶拖鞋——这家伙……瘦削、高大、冷漠、斯文——不修边幅的it界人士?看着裤子后袋里插着的高级定制皮夹子,美崎女士又不确定了。也许是艺术家?或者,有钱人家读书读傻了的博士生?

    不过,不管是什么份,美崎女士都万分确定——此人钱多人傻。

    七海洋一并不知道自己被标记了钱多人傻的签子,他摸着下巴扫视着柜台的高级展区,挑剔的把80%以上的【碍眼、【花哨、【庸俗、【低劣首先排除,然后伸手去挑拣剩下的部分。

    美崎笑容可掬的上前:这位客人,是要挑选女士浴衣吗?不知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七海洋一冷冷的看过去,口中飞快的报出一串数字:15岁,高170公分,体重55公斤,三围大约是【哔哔——、【哔哔——和【哔哔——。

    美崎女士被15岁击倒了,援、援助交际吗?还真是看不出来呀……

    说时迟那时快,趁着美崎女士发呆的十几秒,七海洋一已经大发神威的将展示区的商品翻了个一团糟。

    似乎都不满意,七海洋一摇了摇头,面无表的把手下的烂摊子抛在一边。

    视线在展示柜台的角落里微微一顿,七海洋一伸手抽出了最上方的商品图册翻了起来。

    指着跨页海报上的一件月夜雪樱,七海洋一抬头问道:怎么没有看到这一件?

    美崎女士深吸了一口气,灿烂的营业用笑容再一次挂上了脸庞:啊啊……这位客人真是好眼光,不过这一件月夜雪樱因为数量稀少……

    七海洋一掏出一张金卡:到底有没有?我现在就要买。

    美崎女士及时止住了后面的话:有的有的,仓库里就有一件,正好尺寸也合适。田中,快去帮这位客人把月夜雪樱取来!

    欸?是、是的!名叫田中的服务员赶紧小跑着去了。

    嗯,麻烦你们了。七海洋一淡淡的点头,不知道这个图片上配的簪子……

    美崎连连点头:有的有的。田中!还有簪子!

    那么木屐……

    把那一全拿过来!美崎女士干脆亲自去取了。

    ……

    美崎恭恭敬敬的双手递上金卡:客人,您的卡,请收好。

    七海洋一随随便便的把卡装到裤子口袋里:谢谢,你们这里有上门服务吗?穿衣的。

    美崎:有的,客人您可以在这里留下时间地址和联系方式,我们届时会派人上门为您服务。

    好的。

    ……

    七海洋一轻轻的敲了敲女儿的房门:阿雪……阿雪?阿雪你睡了吗?

    门被打开了,七海雪穿着睡衣睡裤没好气的看着他:爸爸你出门怎么也不说一声。

    七海洋一笑嘻嘻的亮出手里的袋子:阿雪,看看爸爸给你买了什么?

    七海雪警惕的扫视了一眼袋子,貌似不是什么毛绒玩偶:爸爸买了什么?

    七海洋一走进女儿的房间:来来,打开看看。

    纯净的海蓝作为底色,大团大团的雪樱在枝头绽放。仿佛是将花开荼蘼的那一刹那定格在浴衣上,凋零的花瓣随风飞舞,姿态优美而又哀婉。

    真美……七海雪忍不住伸手去触那花瓣,刺绣随着角度的不同时明时黯,好像沐浴着月色一般。

    七海洋一露出微笑:喜欢吗?

    七海雪大力的点头:嗯。

    七海洋一:那么,阿雪还生爸爸的气吗?

    七海雪眨了眨眼睛:我怎么会生爸爸的气呢?我的爸爸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

    阿雪也是世界上最好的女儿!七海洋一幸福的泪流满面。

    ……

    七海雪在上比量着,转头兴奋的问道:呐~呐~爸爸,我能穿着它去参加夏祭吗?

    可以呀。看着对礼物不释手的女儿,七海洋一微笑着,说起来,爸爸好久没有和阿雪一起去参加祭典了。啊啊……真是期待呀……记得阿雪小的时候最喜欢苹果糖了,还有炒面,棉花糖,冰激凌……爸爸还给你买咸蛋超人的面具,一起去捞金鱼。不过可惜不能再把阿雪扛在肩膀上了,我的阿雪已经长大了……

    七海洋一絮絮叨叨的讲着:记得有一次人多,我们一家被人流冲开,但是阿雪还是紧紧的牵着爸爸的手……

    爸爸……七海雪觉得鼻子酸酸的,我记得。当时我的木屐被人群挤掉了,是爸爸背着我……

    人头攒动中,爸爸的肩膀那么坚实可靠,阿雪一点也不害怕,棉花糖甜甜的,入口即化,然后远远的,妈妈抱着弟弟正笑着向自己挥手……

    七海洋一摸摸女儿的头:阿雪……过几天爸爸会向公司请假。我们一起去参加夏祭好吗?

    ……好。

    三井学长,抱歉了……虽然答应你在先,但是……我还是想和爸爸在一起。

    ————————————————————————————————————————

    无无义小剧场:

    此时此刻的三井宅。

    三井寿正站在镜子前跟德男打电话:……对,你们几个只要一开始露个面就好了。后面的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做。嗯,就这样说定了。

    手机嗡得震动了一下。

    三井对着镜子理了一下头发:德男,我等一下再跟你讲。刚刚有条短信过来。……嗯。好的。挂了啊。

    看看收件箱的未读信息,竟然是来自七海的短信,三井有些意外。

    如果是紧急况,她一般是来电话求助的。不过也许是因为她爸爸回来了吧……

    三井打开短信,一头仰躺在柔软的上,短信界面的白光柔和的照亮少年微笑的脸:

    【三井学长,这么晚还发短信过来真是打扰了。非常抱歉。虽然之前已经接受了你的邀请,可是我还是决定要陪着爸爸一起去参加夏祭。看烟花的话,也许下次再一起去吧。七海雪敬上。

    笑容从三井的脸上消失了。

    手指流畅的按下一连串号码:喂喂?德男吗?是我。……嗯,这个先放一放,等一下再说。因为……计划可能有变。

    果然,爸爸什么的,都是些麻烦的家伙。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瞌睡の狸的手榴弹,从猎人那篇一直支持着我,真是万分感谢。

    谢谢流夏未央姑娘的长评,呃,双更不知能不能在午夜前赶出来……码字手残党伤不起。

    下一章就是爸爸和三井君的斗智斗勇了,嗯,胜负难料呢……

重要声明:小说《[SD]野狗的逻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