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酒心巧克力

    时间一晃而过,已经是神奈川的八月。梧桐树的浓荫也遮不住烤灼的空气,蝉在看不见的地方拼死拼活的鸣叫。

    七海雪穿着吊带短裤,整个人趴在沁过水的竹席上。芦苇编织的帘子半卷着,金鱼风铃轻轻晃动。蚊香猪摆在不远的地上,小小一台电扇嗡嗡的响着,一会儿转向这边,一会儿转向那边,让人昏昏睡。

    笃笃笃一阵敲门声。

    啊……谁啊?七海迷迷糊糊的揉揉眼睛爬起来。

    是我。门外传来三井的声音。

    稍等~~!七海把披散着的头发随手用皮筋扎了个马尾,胡乱踩上木屐跑去开门。

    门外,三井寿穿着帅气的牛仔裤,有力的双手分别拎着两个西瓜,一脸不耐烦的样子。

    德男乡下的亲戚拉来了一车西瓜,让我拿两个过来给你。三井看着吊带短裤迷糊版的七海,觉得这家伙不戴那种傻瓜眼镜果然顺眼多了。

    哦,谢谢。进来吧。七海顺手去接西瓜。

    三井闪了一下:这个很沉的,还是我来吧。厨房在那边对吧?

    七海还不太清醒:啊,不过你会切西瓜吗?

    三井换好鞋子踏上玄关:用棒球棒直接砸开的话。

    七海一个激灵醒过来:请务必放着我来!

    ……

    经过几次呼叫英雄的召唤仪式,七海对三井的态度越发随意,甚至有些没大没小起来。

    当然,三井对此全无意见,德男等人更是表示喜闻乐见。

    七海端着切好的西瓜到客厅时,三井正坐在蒲团上看《少年jump》。

    七海:久等了,吃西瓜吧。

    啊,谢了。三井放下手中的漫画周刊,拿起一片西瓜来,不过你家里连个电视都没有,未免太不像样了吧?你这样也算是新时代的女子高中生吗?

    七海头也不抬的吃西瓜:有《少年jump》还不够吗?

    三井被噎了一下:你这家伙……有的时候我真怀疑你是不是女人。

    七海微笑致意:谢谢,我不会证明给您看的。

    三井:切,只有嘴巴厉害的家伙。

    七海:西瓜也堵不上你的嘴吗?

    三井坏笑了一下:有本事你用嘴来堵啊。

    七海猛的抬头看过去:……三井君。

    三井不由自主的缩了一下,意识到后又勇敢的:干嘛?

    七海:厨房里还有一个没切的西瓜,请帮我把它浸到井里去。

    三井:……

    啊……吓我一跳。一瞬间还幻想了她如果真的靠过来会怎么样……啧。三井抱着西瓜,觉得夏天真是啊……

    三井君……

    哇啊!!三井差点便把西瓜跌了,不要突然在人背后说话啊!

    啊,抱歉。七海把头凑过去,用手在三井前比量了一下,三井你好像长高了呢。

    三井有点小脸红:嗯,长了4公分。

    七海恍然大悟:原来你还在生长期啊……

    三井恼羞成怒了:我才16岁!

    啊哈哈,三井学长长得比较老成嘛!七海笑着躲开去,别生气,别生气呀。

    哼。对于变得开朗起来的七海,三井一点办法也没有。

    ……

    怎么不装台冷气呢?三井晃着扇子抱怨着。

    要护环境啊,冷气会让全球变暖,两极冰川融化,海平面升高,神奈川被淹没……所以,还是扇子最好,节约能源。七海翻看着漫画,头也不抬的道。

    开冷气,为什么会全球变暖?

    这个嘛。七海深吸了一口气,因为制冷剂中含有氟利昂,当这种稳定的化学成分从对流层上升到平流层后会被紫外线分解释放出氯原子并和臭氧发生反应……

    停停停!三井紧急叫停了七海,避免了一长串的古怪名词和专业解释。

    七海大喘气:总之,会破坏臭氧层。

    好吧,我知道了。三井挫败的摆手,让我们把臭氧层什么的忘掉吧。

    对面的五斗柜上,一个花花绿绿的盒子吸引了三井的视线。

    三井:之前我给你的糖果,还没有吃吗?

    嗯?七海顺着三井的手看过去,啊,当时想着放起来先,有的就忘记吃了。

    三井:那一盒是巧克力吧?这么的天,要是化掉了就糟了。拿出来吃掉吧。

    七海:好。

    铁质的盒子上印着一串串字母。

    七海:不是英文呢……看起来好高级的样子。

    三井摸着下巴:大概是法国或者意大利的吧,不管他,先吃一粒吧。

    啊,果然有点融化了……黏黏的,都粘在手指上了。七海用手托起一颗巧克力球放到嘴里,味道……怪怪的……会不会是坏了?

    我尝尝。三井也拿起一粒放进嘴里,丝滑的黑巧克力质地细腻,咬碎坚果和糖壳,浓郁的酒浆流了出来。

    没坏,这个是酒心巧克力,就是这种味道。

    哦,那我们快点把它吃完吧,总不好再放下去了。七海又拿了一粒放进嘴里,顺便还了一下指尖。

    三井晃了一下神,转头看向别处。

    心在跳。

    和室里只听见七海细碎的咀嚼声。

    嗯……三井学长……不吃吗?

    啊,你吃好了,我不喜欢太甜的东西,吃多了会腻。

    可是巧克力……是会让人开心的食物……你真的不吃吗?

    你……三井回过头,正看到七海满脸通红的看着自己:哇,你!你怎么了?

    七海傻乎乎的笑了一下:不知道呢……好像有点晕,不过很高兴……这个的味道有一点甜,有一点苦,还有一点涩……怪怪的,但是很好吃……

    三井打掉七海手里的巧克力:别吃了,你醉了。

    醉……?我只是……有一点困……抱歉,我先睡了……

    话音刚落,七海便一头倒在榻榻米上睡死过去。

    喂,喂喂……三井推了推七海的胳膊,还真的睡了啊……你不知道这里还有一个男生在的吗?喂喂,未免太没有防备心了啊……

    午后的阳光透过芦苇的帘子洒下来,少女的脸颊红润,长长的睫毛静静的合着,脯随着呼吸轻轻起伏。吊带背心露出大段的肌肤,运动短裤遮不住光,修长纤细的双腿完全暴露在空气中……也暴露在某个少年的眼中。

    啧,这家伙……对自己全无防备……

    噗通,噗通,噗通噗通……

    好像有什么敲打着三井的心房,有什么东西在蠢蠢动。

    慢慢的,慢慢的,少年俯覆上去,仿佛是害怕惊飞了蝴蝶。三井的头发垂下来,遮住了七海嘴唇上的光。

    极轻极缓的,一个人的双唇轻触上另一个人的……

    油的甜蜜,黑巧克力的微苦,酒的微酸与涩……复杂的,青涩的,美味的,陌生的,大人的味道……

    血在燃烧!

    ———————————————————————————————————————

    无无义小剧场:

    大事不妙!大事不妙!野狗!野狗咬人了!

    守护着圣少女的独角兽们焦急的悲鸣着,沉睡的少女依然无动于衷!

    七海醒来的时候,已是华灯初上。

    三井学长已经走了,地上空余着巧克力的盒子。

    糟糕,我竟然睡了这么久……三井学长一定生气了。

    七海起去洗脸,洗手台前的镜子里,女孩子雪白的脖颈上印着一痕深红。

    七海摸了摸红印:嗯?有蚊子吗?

    作者有话要说:三更君羞涩的躺平任调戏~

重要声明:小说《[SD]野狗的逻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