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玻璃心少年

    时间向前倒回一点点,湘北篮球社团教室门口。

    宫城良田拆开信,里面只有简单的一句话:宫城同学,晚上请打这个电话找我。后面是一段电话号码。

    宫城倚着消防栓皱眉:安田,你确定这是七海雪让你给我的?

    安田点头,想要看信的内容,又不敢:那个……良田,你要答应七海同学吗?

    宫城:嗯。

    安田:欸——?可你不是喜欢彩子的吗?

    宫城收起信:啊,这个又没有什么冲突。话说,彩子小姐今天穿着粉红色的t恤好可啊~!一瞬间又变花痴脸。

    良田……你这个渣男!

    良田!我看错你了!安田激愤的大喊,猛地转跑掉了。

    哈?在说什么啊……宫城有些莫名其妙,喂——!社团活动啊!

    安田的背影踉跄了一下,还是老实的回头请假:和木暮前辈说一下,我一会儿就回来!

    不行,与其让七海同学……不如把不良少年的信转交给她……本来想压下不转的……安田的心中浮现崛田的脸——虽然是不良少年,但是那个人才是真正的男子汉!

    就这样,飞奔着转交了粉□信的安田少年,又再次飞奔着参加社团活动去了,只留下心中诚挚的祝福:

    两人一起谱就不良少年与大姐头的传奇恋吧!请一定要幸福啊,七海同学!

    ·

    宫城宅。

    打开淋浴喷头,温的水没头没脑的浇下来。宫城良田有些摸不着头脑,七海雪古怪的来信也好,安田那家伙突然的生气也好,啊啊……一个两个的,都是麻烦的家伙。

    从浴室出来,宫城一边用毛巾擦头,一边走到冰箱前,拿出一大瓶牛咕嘟咕嘟的大口喝掉:啊——夏天喝冰牛,超棒啊!

    作为独子的生活,已经好几年了。在老哥的牌位前合掌拜拜,耳畔传来老太婆絮絮叨叨的数落:喝多少也不见你长个子……啧,良仔!说过你多少次了,不要没擦干净头发就到处乱走!

    啊啊,知道了知道了。

    总是知道了知道了,说来说去也不见你改改!还不赶紧去吹吹干!

    有什么关系嘛,老太婆就是啰嗦。

    真是的,水滴的到处都是……

    回到浴室吹头发,夏天,风,噪声,头发吹干的那一瞬间,意外的听到了蝉鸣。

    宫城露出一个傻笑:暑假快到了啊。

    窗外是绿树的浓荫。

    ·

    暑假快到了啊。七海雪把晾干的竹帘挂好,轻轻擦了擦额头的汗。风吹过,金鱼的风铃发出摇摆的碎响。

    不知道宫城同学什么时候会打电话来?七海有些头疼的想着。

    只要是有关彩子的消息,宫城同学总是很容易……引发绪的剧烈波动。一想到这次即将汇报的坏消息一定会伴随而来的——湿嗒嗒的手绢,长时间的鬼哭狼嚎以及手帕交小狗眼神攻击……七海雪不由得打了个冷颤。还是打电话好,打电话,记得用委婉一点的语气说明。嗯,就这么办吧。如果宫城同学没完没了的大哭,就把话筒放到一边先。七海雪在心里打定了主意。

    说曹到。

    嘀铃铃……电话响了。

    喂喂,这里是七海宅。

    喂喂,是小七海吗?电话的那头传来宫城良田一贯吊儿郎当的声音。

    啊……宫城同学。

    嗯,到底让我打电话来做什么啊?神神秘秘的,还送信来……宫城用肩膀夹着话筒,两手拧开北海道纯牛的金属瓶盖。

    七海雪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那个,我只是有件事想要告诉宫城同学。

    宫城喝了一口冰牛,心不在焉的道:哈?那你说啊。

    七海严肃的建议:请先做好心理准备。

    宫城:啊?心理准……备?什么事啊,这么严重?难不成是中了什么大奖了?

    宫城同学……七海雪在脑海中选择了一个相对比较委婉的说法,彩子她根本没把你当男人看。她只是把你当做篮球队优秀的一员而已。

    宫城失手打碎了牛瓶:什么!?

    呃……难道还不够委婉?七海赶忙补救,我是说,彩子她可能比较喜欢高大、强壮、威武的那种男子汉……

    也许是第六感让人觉得有些不安,七海雪到底把后面那句你这种短小精悍型的估计不合彩子的喜好给吞了下去。然而前三个炮弹已经威力足够。

    【高大,【强壮,【威武。

    一块块巨石连击,压碎了宫城少年妥妥儿的一颗玻璃心。

    七海:啊,对了……刚才是什么东西碎了?

    宫城看着满地碎玻璃,哭无泪:……我的心。qq

    七海:啊咧?

    宫城含泪怒吼:可恶!你不知道15岁少年的心就像玻璃一样易碎吗?啊!?

    七海:呃?……那个,抱歉……?不管怎样,先道歉吧。

    宫城:呜呜……小七海……

    七海:嗯,我在。

    宫城:我……好像真的失恋了……

    七海:难道你以前的那次是假的吗?

    宫城:呜呜……呜哇啊啊——!!呜呜哇啊啊——!!

    七海:……果然。

    哭声越来越大,七海默默的把话筒拿远。

    怎么办?好想挂电话,但是又觉得有一点可怜。

    七海雪看着不断传出凶狠哭声的话筒,一时间进退两难。

    -----------------------------------------------------------------------

    无无义小剧场:

    绕了一大圈,三井寿不自觉的停在了七海宅前,又一次。

    夜幕渐深,七海宅的窗户透出温暖的灯光。

    三井寿踟蹰着,不知还有什么借口能在这样的夜晚敲开七海家的大门。

    ‘今晚夜色真美,我特意邀请你一起散步?’

    不不不,这又不是古早的话剧。

    ‘上一次受你照顾了,特意来说声谢谢。’

    啧,听起来脑子好像有病。

    ‘听说你之前病了,过来探望一下,这是礼物。’

    病的时候怎么不来探望?再说现在两手空空,礼物要到哪里找?自助贩卖机里买瓶饮料吗?

    ‘很想见你一面……’

    只是在心里想了半句,脸便整个烧了起来……三井寿单手捂脸,眉头深深的皱起。

    手电筒的光柱突然从街角直刺过来。

    巡警先生:喂!那边的家伙,大晚上的在独居少女的家门前徘徊,是想做什么!?

    三井眯眼皱眉:哈?

    巡警先生:看看你这幅不良少年的样子!走!跟我回卫所一趟!

    三井:啊咧?

    是夜,三井寿被巡警先生训斥教导了半个多小时。

    蝉鸣,蝉鸣,蝉鸣~~ ^_^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各位,之前不告而别这么久。我的颈椎和眼睛出了点问题,被止伏案工作,也不能长时间盯着电脑屏幕。前几天偷码这章的时候被母后大人发现,一脚踹过来,左胳膊肘一片青紫……

    目前我只能在纸片上把想到的东西零碎的写下来,已经写好了几个后面的番外,可惜不能打出来。开学返校后,脱离了母后的魔爪,会连续更双更补回来的。

    这章是分六次码的,可能看起来不太连贯,多多包涵。

重要声明:小说《[SD]野狗的逻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