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安田君的一日

    安田靖,15岁,神奈川县立湘北高校一年级十班12号,座位在中左第一排,乏善可陈的普通男子高中生一枚——今天迎来了到目前为止的人生中最漫长的一天。

    这一天的早上是正常、普通,带着一点愉悦的。我们的安田君像往常一样告别了父母、姐姐、妹妹和弟弟,拎着午餐便当走出了家门。在校车的站点前看到了从小学一直同校到高中的好友良田。

    安田:早上好,良田!

    宫城:喔,早啊。

    安田:昨天的请求,木村老师答应了吗?

    宫城露出一个拽到不行的笑容:那是当然的啦!也不看看我是谁啊,安田!

    安田靖便开心的笑了:太好了,这样良田便不会缺席暑期的合宿了。

    宫城:哼哼……这次一定要趁着合宿的机会,让彩子小姐上我!

    安田的头上滴下一滴汗:啊啊……良田你还未死心吗?

    宫城充耳未闻,撅嘴皱眉道:安田啊,我一直很奇怪,按理说我也不是不受欢迎的男人,彩子小姐为何对我始终不理不睬呢?

    安田:呃、呵呵……这我哪里知道……就冲你一见到彩子就脸露蠢笑的样子……

    宫城:啊哈哈哈~!也是啊,安田你对恋还是零经验吧!

    安田:我被伤到了啊,良田……

    宫城朗笑着拍打着安田的肩膀:抱歉啊抱歉,走吧,车已经来了。

    完全没有诚意啊,道歉……算了,良田君就是这样子,没办法呢……

    校车的第四站就是湘北高校,两人从中门下车,并肩向教室走去。

    安田:不过良田后面的几门考试没问题吗?要是再像英文那样……

    宫城:嗯,安啦~!英文不过是失误啊,失误!安田你呢?可别我去了合宿,结果你却要补习。

    安田:我们班都影印了七海同学的全科目笔记,大家都信心满满呢!

    宫城:噗……那家伙……

    安田:良田?

    宫城摆摆手:没什么,我就是笑……那家伙花了这么大的力气,结果自己却错过两门考试被强制补习。

    安田:咦?七海同学要参加暑期补习吗?

    宫城:嗯,昨天放课后在教师办公室碰到她了。

    安田:这样啊……七海同学好可怜,明明是功臣的说……

    `

    告别了宫城,安田像往常一样和大家问好打招呼,像往常一样坐到座位上一边放下书包一边和邻座闲聊几句,像往常一样抱怨了一下考试(可怕)、作业(困难)、最近的电视节目(越来越无聊)。

    到目前为止的安田靖的今天,一切正常。

    直到——七海雪走到安田的边:安田同学,可以拜托你一件事吗?

    ……

    安田跟着七海雪走到后门的走廊:七海同学,究竟是什么事?

    七海雪踌躇了一下,低着头摸出一封洁白的用星星贴纸封口的信:那个……不知道安田同学能不能帮我转交给宫城同学……

    安田:欸——?良、良田吗?!

    七海雪点点头:嗯。

    这个是书吧……告白信?可是良田他喜欢的是彩子啊……但是七海同学……怎么办?

    七海雪:不行吗?

    安田:不、不不不!交给我吧!

    一时冲动,安田靖同学毅然接下了这封烫手的信。

    七海雪微微鞠躬:谢谢安田同学,那么就拜托你了。

    安田:啊哈哈……那个,一定送到。

    `

    七海同学她……真是可怜啊……一定会被拒绝的吧?不,也不一定,也许会像之前的那个一样,交往没多久便分手……呃呃……怎么办呢?不管怎么想……七海同学她……真是可怜啊……安田君的整个上午都在纠结。

    真是一封烫手的信啊……不过,答应了人家,不管怎样都要送达啊。

    午休时间,安田揣着信,怀着忐忑的心准备交给宫城。

    呃……还是先去趟洗手间吧……

    ·

    最漫长的一天是波澜起伏的。安田同学踏进男洗手间的那一刻便后悔了——为什么二年级的不良团体会聚集在这里啊啊!这里不是一年级的楼层吗!?

    被一众小混混凶狠的瞪视,安田瞬间汗湿衣襟:那、那个……我我我……抱歉!我这就出去!

    站住!

    一声大喝将安田的脚定在了原地。

    一个戴着眼镜的小混混摸着下巴探究的靠过来:你……

    完蛋了!会被杀死的!

    安田猛地掏出口袋里钱:抱、抱歉!我上只剩下这么多了!中午的时候买了果汁,实在是对不起!

    忠太习惯的接过钱:哦,算你小子识相……不对!

    安田连连摆手:实在是没有了!真的是没有了!不信可以搜

    忠太:啊,我不是……

    文太一把拉下忠太:让开,笨蛋!放着我来!

    看着金发小混混狰狞的笑脸,安田全都冰凉了:爸爸,妈妈,秋姐,小夏,豆太郎……我你们……永别了……

    《校园暴力何时止?懦弱学生被害男厕所》、《勒索不成愤而动手?直击湘北高校杀人事件》……在泪水划过脸颊的一瞬间,安田脑海中浮现出明的新闻标题。

    文太狞笑着靠近:你……是七海雪的同学吧?

    安田:欸——?

    文太:你最好给我老实交待,免得吃苦头!最近几天她的行踪,你知不知道?

    安田:呃……我、我……七海同学……你什么时候惹上了不良少年啊啊!?

    文太拽起安田的领子:说!

    要被揍了!安田闭紧了眼睛,咬紧了牙关。

    德男一拳捶在文太的头上:你才是笨蛋!滚开,我来!

    安田心中暗想,连老大都出手了,这次真的死定了。

    德男看向面色惨白一副随时准备就义的安田:啊,小子,你别害怕。我们没有恶意的。

    咦?安田试探着睁开了一只眼。

    德男:能告诉我们七海大姐最近怎么了吗?

    七海大姐……?他们竟然是七海同学的手下?!脑海中闪过无数黑帮片经典片段。

    安田靖,15岁,普通的男子高中生,业余好——篮球、黑帮电影(相当狂)。

    安田:呃,七海同学前两天生病请假了,昨天才回来。

    德男:原来如此,七海大姐这两天生病了……我们竟然都没有发现,实在是失职!

    忠太:这么简单就问出来了?

    文太:不愧是崛田大哥!

    是你们两个太笨了!德男转头骂了两个不争气的小弟,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封粉红色的贴着小心的信。

    德男有些不好意思的把信塞到安田手里:这个……请你交给七海大姐。

    安田大惊失色,不会吧!又是一封!?

    德男对着忠太使了个眼色。

    忠太笑嘻嘻的吧钱还给安田:抱歉了,兄弟。刚才一时顺手。

    德男正色点头:那么,就拜托你了。

    安田犹豫:呃……

    德男皱眉:哈?

    安田:是!我一定送到!

    ·

    于是……烫手的信,变作了两封。

    良田喜欢彩子,七海同学喜欢良田,不良少年头目喜欢七海同学……不对,七海同学的小弟慕着大姐……?啊啊!好混乱啊!怎么办!?

    今天,安田靖少年渡过了漫长的一天。

    ·

    下午放课后。

    安田:那个,七海同学,您的信我已经交给良田了。

    七海:啊,谢谢。不过,为什么对我使用敬称?

    安田:那个……

    七海:嗯?

    安田:……这是别人让我转交给您的。就这样,我先告辞了!

    七海默默的看着安田飞奔而去的背影:跑得真快啊,不愧是篮球队的。

    ——————————————————————————————————————

    无无义小剧场:

    德男:所以说,三井同学,七海大姐只是病了,并不是故意躲开我们。

    三井:德男,你在啰嗦些什么啊!

    德男:我就是觉得你最近好像有一点消沉……我想是不是……

    三井:够了!不要做多余的事!

    德男:三井同学!三井……

    三井已经怒气冲冲的走远了。

    德男:哼哼……等七海大姐看了那封信以后……三井同学,将来你一定会感谢我的……

    德男怀着一种无名英雄的骄傲,昂首退场:喂,走了!

    忠太文太等人:是!崛田大哥!

    ·

    三井猛的打了一个喷嚏:……是吗?原来没有被她讨厌啊……

    ·

    七海三两下拆开信:七海同学,我喜欢你。知名不具。

    七海默默看向远方——恶作剧?

    作者有话要说:  嗯,安田同学是个好同学。炎之男应援团今天也在行动!

    这几天好抽搐,刷新作者后台竟然显示该文已被删除,吓死我了!

重要声明:小说《[SD]野狗的逻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