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所谓不良少年

    三井一路上都试图遮住自己的脸,紧张的好像第一次逃课怕被抓到,心愉快的程度也一样。

    当骤雨慢慢变小,三井才回过神来。糟糕!只顾着遮住脸,都忘记了要把伞偏一偏……

    转头看去,七海外侧的肩膀已经湿了,夏季制服的袖子贴在少女的上,透出肢体的轮廓。

    三井尴尬的把伞偏过去:啊……抱歉,我没注意到……让你淋湿了,那个……抱歉。

    七海有些惊讶的抬头,然后把伞拉正:不必这样,这把伞对两个人来讲确实是太小了。其实刚才的雨这么大,就是我自己打伞也会淋湿的,我超不擅长打伞的……呃、不擅长打伞的这句话请忘掉吧。

    三井有些不好意思:啊……那个,我也超不擅长打伞的。

    无声无息的,伞再次偏向了少女的那一边。

    七海的家很快便到了。虽然雨势已经减小,七海仍执意将伞借给三井。不过三井实在是没有勇气独自拿着这把少女伞,喊了一声谢谢,便转投入蒙蒙细雨之中。

    就像有狼在后追一样,三井一口气走到街角才停下来。从书包里拿出纯黑色的折叠伞撑上,三井又忍不住莞尔,超不擅长打伞吗?真是个有趣的家伙。

    自从混不良以来,三井便不喜欢走通学路了。暗的小巷,等待拆除的老楼,无人的建筑工地,仿佛是喜欢那种荒凉,三井总从这些地方回家。细如牛毛的雨丝落在伞面上,发出微弱的沙沙声。随意的向左一拐,便是废弃的公园。

    雨声掩盖了远处尾随而至的脚步,海蓝色的绅士伞下,染着金色短发的少年痞痞的笑了。

    一小池沙地,残破的秋千架,废弃的公园里杂草丛生,衬着这凄清的细雨,格外荒凉。今天三井却无心看风景,下意识默默的快步走着。湿的天气,对腿伤不利。

    喂,长头发的!这么急着回家找妈妈么?

    三井的脚步顿住了,皱着眉转看去。

    一个撑着伞的影远远的站在废弃的水泥管道上,看到三井转过来,还的挥了下手:晚上散步可是不良少年的必修课唷~!这么急着回家,难不成你其实是个乖宝宝?

    三井撇撇嘴:哼,这不是黄毛矮子么?丧家犬今天怎么嚣张起来了?

    谁是丧家之犬啊……只会躲在跟班背后的孬种吗?黄毛的眼睛黑的泛蓝,一对一,敢来吗?

    三井仿佛很感兴趣的笑了起来:不错嘛,正好闲得无聊,不妨陪你玩一会儿——不良少年的必修课,嗯?

    大话谁不会讲,一会儿可别哭着求饶哦!黄毛看了看天色:这次没有碍手碍脚的家伙,嗯,就在雨下大之前解决你。

    三井怒极反笑:混蛋,不要太嚣张了啊!

    黄毛把关节按的噼啪响:软脚虾,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就让本大爷教教你,什么是真正的不良少年吧!

    三井站着没动,连打伞的姿势都没变。两人遥遥对视着。

    仿佛开战的信号,黄毛扔掉了手中的伞,猛地冲了过来。

    黄毛矮子的速度惊人,从接近到拳头攻过来几乎只是一瞬间。

    跟着铁男德男他们,三井也不是全无进步,抬脚就是一记狠踢。

    黄毛机敏的用小臂格挡,不过击出的一拳却也落了空。

    黄毛:喔,还不错嘛!

    三井:哼,不过腿长而已。

    黄毛被激的眼神都变了,测测道:不要让我打断你的腿呀,长头发的。

    三井人高马大,居高临下的看过去:矮子。

    看招!

    去死吧!

    拳头打在**上的声声闷响,混杂着刚刚逸出喉咙便戛然而止的痛哼。打架说起来很炫,不过就是你来我往的拳打脚踢而已。这又有什么的!我也能做到!这又有什么的!

    三井狠狠打出一拳,然后被黄毛一肘击在小腹上——痛到发不出声音来。

    黄毛邪笑着:快点站好啊,你这样我怎么好好揍你呢?

    三井抬起头,凶狠的瞪过去。

    哟西,眼神不错!照着三井的脸就是一记利落的勾拳。

    三井狠狠的跌倒在雨地上。

    喂,怎么了?没有了那帮小喽啰就不行了吗?黄毛挽着袖子,拳头上带着血丝。

    三井挣扎着站起来,猛地发一声喊冲了过去。

    黄毛灵敏的侧闪避,贴近三井的瞬间连续快击了三拳。

    不行啊,速度太慢了,你是老年人吗?

    三井踉跄了两步才站稳,一言不发的再次攻了过去。

    这次被拧住了胳膊,反又是三拳。

    咳咳、咳!三井被雨呛的咳嗽,头发黏在脸上,雨滴顺着发丝流进眼睛里。

    湘北的,不会这么弱吧?哈哈哈!黄毛不可一世的笑着,一脚踹在三井的腹部。

    连退了几步,三井倒在一片水洼中,颤抖的蜷缩着体。

    被揍了,要识时务啊,小子!不行就别逞强。黄毛懒洋洋的说着,走过去捡起伞。

    笑嘻嘻的走回来,黄毛俯看着一泥水的三井:啧啧,还真是狼狈啊……

    三井努力想要撑起来,却被黄毛一脚踩在口。

    黄毛碾了碾脚,一脸怨毒的问:喂,谁是丧家之犬啊?说啊,谁是丧家之犬啊?!

    三井恨得目眦裂,却丝毫动弹不得。

    切,别以为放放狠话就是不良少年了。不良少年可是靠拳头说话的,就你这样的也配叫不良少年吗?我呸!黄毛一口唾在三井上,你这种家伙,我羞于与你为伍啊!

    松开脚,黄毛转撑起雨伞:呿,这么快就完蛋了,真是无趣。

    混蛋……混蛋!三井全颤栗,不顾一切的站了起来!

    哦?虽然是丧家之犬,仍然有志气在吗?黄毛眼中闪过一丝兴味。

    吵死了啊!混蛋!三井蹒跚着捡起自己的折叠伞,伞柄是沉重的金属制,不准……瞧不起我!

    黄毛收起了笑容,再次放下了手里的伞:你爸爸有没有教过你,男人单挑的时候,就应该赤手空拳!

    三井已经失去了理智,红着双眼冲了过去。

    又是一顿乱打。黄毛下手狠辣,拳拳到。三井胡乱挥舞的折叠伞就像一个笑话,连小孩的玩具都不如。

    肘击、膝击雨点般的打在上。嘴里全是血的锈味,眼前一阵阵发黑……不行了……

    三井狼狈的倒在泥水里。

    哼,垃圾,真废!

    黄毛皱着眉头撑起伞,用手捋了捋被雨打湿的头发,转踢踢踏踏的走掉了。

    泥土的腥气,雨的味道,血的味道,冰冷而又恶心。

    哈哈,这个残破不堪的垃圾一样的家伙,真的是我吗?

    我,什么时候落到了这样的地步?

    丧家之犬么?

    是啊,是满泥泞,被随意丢弃的丧家犬啊……

    可恶……可恶啊啊!

    愤怒、悲伤、恨意、委屈、不甘、苦闷、迷茫,那一口无可转圜的戾气终于破口而出——

    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

    像野兽绝望的哀鸣,又像濒死的长啸。那嘶吼太过凄厉,到最后已暗哑的不似人声。

    极高极高的天空中,无穷无尽的雨打落下来。

    作者有话要说:  所谓不良少年,就是用拳头说话。

    所谓正剧,就是不总是温……

    终于写到第一个起伏处了,嗯,求留言求收藏!

重要声明:小说《[SD]野狗的逻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