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打架的野狗君

    星期六下午,七海做完了数学作业,看看窗外,天沉沉的,明天似乎要下雨呢。七海想了想家里的米面蔬菜,似乎该添置一些了。随手批了件针织外,挽了挽袖子,七海拎着篮子出门了。

    今天哪家超市好像有打折活动来着?家用少女边骑车边想,干劲十足。

    就是这里吗?德男打量着四周,小巷子虽然联通着两头的马路,但人迹稀少,确是个埋伏揍人的好地方。

    三井大哥,都第四天了,咱们能逮着那小子吗?一个剃了眉毛的小混混蹲在墙角处问。

    少废话!老实呆着就是了!德男大声骂过去,那小混混缩了缩脖子不说话了。

    三井靠在电线杆上,无聊的把玩着钥匙圈,抛起,再抓住,发出一阵阵金属碰撞的脆响。

    三井同学,你别在意。德男凑过来讨好的说。

    嗯。上次就是在这里,那家伙应该是玩的尽兴在往回走。我估计他就住在附近,不急,一定会等到的。三井单手插兜,钥匙圈骤然脱手,然后被稳稳狠狠的攥在了掌心。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落西山,已是傍晚。

    小巷子里传来一阵轻松的脚步声,染黄发的矮个子少年吹着口哨快步向这边走来。

    巷子出口处,几道影突然遮住了阳光。

    这张脸绝对忘不了呢……终于让我等到你了。三井慢悠悠的从四个一脸凶相的混混背后踱了出来,臭小子,上个周多谢你照顾了!

    xx超市,成衣区。

    滚开!这条裙子是老娘先看到的!

    谁管你啊!我先抓到就是我的!

    你说什么!?明明是我先抓到的!

    睁着眼说瞎话!你的手还没碰到裙边儿呢,我已经拿在手里了!

    各位尊贵的太太们,零食区的让利大抢购将在5分钟内开始……店员拿着小喇叭,一脸营业用笑容的喊着。话音未落,刚才还在争抢裙子的主妇们顿时两眼迸出噬人的精光,无数或粗壮或干瘪的大腿同时使力,一窝蜂的向着零食区挤去。

    七海默默整理了一下被推搡凌乱的衣衫,弯腰捡起刚才掉到地上的那条裙子,四处打量了一下,很好,没人注意这边。七海暗暗的握拳,小跑着奔向收银台:请帮我把这个包起来。

    啊……好久没看到这样壮观的景象了……好不容易买齐了东西,七海推着购物车虚虚的擦了把汗。

    七海今天着实被凶狠拼抢的家庭主妇们吓坏了。五月十八貌似正好是商家3周年店庆,人山人海不说,低廉实惠的价格更是把周边所有的精明主妇都吸引了过来。

    耐着子排了长长的队,终于付清了款项。七海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奋力挤开人群,充分的利用了自行车上的所有装载功能,一时间只见车把车筐和后座上装着的挂着的,满满的都是今的战利品。

    带着胜利后满足的心,七海开心的骑车踏上归途。

    ……

    小巷子里,黄发不良少年已经被德男一伙儿打倒在地。

    你这家伙还想怎样!我已经说了对不起了!黄发狠狠的擦了擦破了皮的嘴角。

    别把我当傻瓜啊……三井从几人后走上前来,你那也叫道歉么?态度可真不怎么样啊……

    几个小混混嘻嘻哈哈笑了两声。

    三井撇撇嘴蹲下、道:今天呢,看在你年幼不懂事,我就帮你的老师教育教育你吧。

    三井伸手抓着对方的头发:你们老师难道没说过不许染发吗?

    黄毛拧着脸瞪过去:有种你就动手!来啊!打我啊!

    三井揪起对方的头:丧家犬就少吠几声吧!你当我不会打你吗?

    少装相了!只会躲在背后耍谋诡计的懦夫!一到要动手的时候就软了吗!?真废,呸!黄毛一口唾过去,三井敏捷的退后一步闪开。

    呵呵……三井是动了真怒了,真是不巧啊……老子最讨厌的就是黄毛了!

    这么碍眼的颜色,啧啧……三井慢条斯理的打开钥匙圈上的折叠剪,就让我亲手帮你剃光吧!

    你!黄毛眼光一黯,拼狠挣脱两个小混混的辖制。只见他一个纵,猛地一脚踢在三井头上,再加一个干脆利落的膝肘双连击。电光石火间,没待德男等人反应过来,黄毛已经猛地一跳,两手攀上围墙,三两下翻过墙跑了。

    小子!站住!

    混蛋!有种别跑!

    几个小混混徒劳的叫嚷了几声便被德男喝止了。

    德男:别乱嚷乱叫了,已经追不上了。可恶,刚才大意了……你没事吧,三井同学?

    三井还维持着刚才被击倒在地的姿势,一动也不动。

    德男这才慌了,赶忙上前几步:三井同学!?三井同学!?你怎么了?!快醒醒!

    发生了什么事?一道清亮的女声从天而降,三井学长他……怎么了?

    德男转过头去,七海正推着车俏生生的站在巷子口。

    七海利落的停好车子,几步绕过不良少年的包围圈,蹲下翻了翻三井的眼皮。

    德男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那个……三井同学他怎么样?

    七海没好气的瞪过去,凶巴巴的开口:失去意识了,估计是被打到头了。

    那个,不是我们干的!德男不自觉的解释了一句,意识到后又结结巴巴的问,那……现在该怎么办?

    七海扶着三井的头,眼光凌厉的示意道:你、还有那边那个高个子,你们俩扶着三井。后面那两个没有眉毛的,去把我的车推过来,小心东西不要碰掉了。

    几个小混混犹豫着看着德男。

    还愣着干什么!?七海眼睛一瞪,猛地大喝,还不快点动手!?

    众人皆领命。

    拉开和室拉门,顾不上打量,几人拘谨的跟着七海进了房间。

    七海:你叫德男吗?去,那边的壁橱里有被子,抱一过来铺好。

    德男乖乖的依言而行。

    七海又指着两个小混混喝道:厨房在那边,把东西放过去,小心篮子里面有鸡蛋。

    小混混点头哈腰,忙不迭的去做了。

    被子很快铺好了,指挥着几人把三井安顿好,七海挽起袖子皱了皱眉毛:去,那边是漱洗室,都去把脸啊手的给我洗干净!

    是!几人缩头缩脑的排着队跑过去了。

    七海皱着眉头叹了口气:今晚就做咖喱饭吧……

    待几个不良少年你推我挤、争先恐后的,好不容易洗得头脸干净,手指甲缝隙一点儿污秽都没有时,七海已经端着菜上桌了。

    检查完几人的手确实是清洗干净了,七海才板着脸开口:好了,都坐下,吃吧!

    众人一起低头合掌:我开动了!

    一阵碗筷交响曲。

    捧着气腾腾软硬适中的白饭,吃着香喷喷的美味咖喱,一个小混混突然泪盈眶的大喊:请!请让我叫您大姐!

    忠、忠太!另一个没有眉毛的家伙激动的喝止对方,眼含泪,虽、虽然我明白你的感受……呜呜……

    文太!两人抱头痛哭。

    剩下两个混混也哭叫着要喊大姐,被德男一拳一个的制止了。

    德男一脸难堪的正坐:抱歉,大姐,让您见笑了!

    七海捧着饭碗:……

    ————————————————————————————————————

    无无义小剧场:

    一边是认了一帮小弟的七海,饭菜飘香,人气鼎旺。

    另一边,餐厅隔壁,和室的榻榻米上。

    三井虚弱的开口:喂……我已经醒了……有没有人记得我啊……喂……

    回答他的是隔壁的一阵欢声笑语。

    三井握拳含泪:可恶……有没有人听见啊……

    作者有话要说:  七海同学也很受不良少年的欢迎啊……

    写打架的场景费了不少事,擦汗。

    祝大家端午节快乐~!

    啊!刚才才发现,竟然被扔了一个地雷!!真是……啊啊……我有点被炸蒙了~!这还是第一次被丢地雷啊!才刚刚第九章,还没三万字就……

    多谢煙色記憶姑娘的厚,我会继续努力的!(扑到上幸福的打滚ing)

重要声明:小说《[SD]野狗的逻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