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在七海的家

    七海的家在偏僻小巷附近不远的一片民宅,老式的一户型建筑。艰难的穿过小小的种着本松的庭院,进入两层带阁楼的古旧小楼,三井被安置在一间和室的榻榻米上。

    稍等一下。七海拿了几个靠垫来给三井垫到后,小步快跑着出了房间。

    还真是相当朴素啊……三井打量着四周。六铺席半大小的房间非常干净,除了最低限度所必须的家具以外,并没有放置其他的东西,感觉好像没有人居住一样,应该是会客室的和室里连个电视之类的家用电器都没有。转过头,边的五斗柜上放着几张照片,一张全家福,一张是武石国中的毕业合影,还有一张姐弟两人三五七节的合影。那家伙是武石国中的吗?三井瞄了一眼期,比我低一级呢。

    久等了。七海端来清水和毛巾,又从五斗柜里拿出急救箱。

    冰袋刚刚放入冰箱速冻,还需要等一会。七海翻检出急救箱里的纱布、胶带、剪刀、消毒水等物,我们先处理一下脸上的伤口吧。

    三井:唔、嗯……谢谢。

    不知道为什么,这家伙的话有一种让人完全无法反抗的魔力。三井乖乖的配合着撩起头发,感到对方轻柔利落的处理伤口的动作,凉凉的,灼烧肿胀的痛楚慢慢的缓解了。

    ……

    七海:接下来是手臂,把外脱了吧。

    三井:哈?

    七海奇怪的看了一眼坐着不动的三井:我说,要处理手臂的伤口,所以,请把外脱掉,袖子卷起来。

    对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陌生男子,突然的命令对方脱衣服什么的……这家伙未免太没有防卫意识了吧?三井默默的腹诽着,听话的脱掉外

    胳膊上的伤口不多,不过几条擦伤,大部分都是淤血,已经开始泛起青紫的颜色。被喷了点消毒水,贴上ok绷,便简单的处理完毕。三井感到对方的眼睛似乎在瞄向自己的下半\,喂喂,不会吧……

    七海面无表的开口:接下来是腿,来,把裤子脱掉。

    三井:喂、喂!那个……

    七海一脸正经的看过来:怎么?难道你没有穿内裤?

    三井窘的脸上冒火:不是啦!我……我的腿没有受伤!

    七海眯了眯眼睛:少骗人了,刚才你走动的时候,左腿完全不敢使力吧?

    三井没想到对方竟然会注意到,不沉默了一下:……没什么,是以前的旧伤。

    七海怀疑的挑眉:是吗?

    嗯,现在已经好了。那么……三井一手撑地准备起告辞:多谢你,我……

    蛋包饭还是中华炒面?

    三井被对方神来的一句问呆了:哈?

    七海一边收拾急救箱用品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鸡蛋剩下的不多了,只够做其中的一样,你喜欢吃蛋包饭还是中华炒面?

    三井:那个,我……

    七海已经端起水盆毛巾起向外走了:那么就蛋包饭吧,你先坐着等一下,冰袋应该好了。

    喂喂……你都不听人家说话的吗?三井看着少女离开的背影,无力的坐回原地。算了,反正也不是那么急着回家……

    一会儿的功夫,七海已经在榻榻米上铺好了铺盖,冰袋也用毛巾包好递到三井手里:在这里躺一下,虽然有点冷,但是不可以把冰袋偷偷拿开哦。撒~我去做饭了。

    哦……三井被对方引导着躺到松软的被褥上,眼睛和嘴角都用冰袋冷敷着。什么嘛……这种哄小孩子的语气,明明比我还低一个年级。

    厨房里传来料理的声响,一会儿的功夫,空气里尽是食物的香气。

    啊……好像很好吃的样子,闭着眼睛,一手扶着冰袋,三井突然觉得肚子已经非常饿了。

    蛋包饭好了。没有把饭端到餐厅,而是直接放到三井面前的矮桌上,七海用围裙擦了擦手道,先去洗洗手,一会儿还有味增汤,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吃什锦豆腐。

    哦,那个,麻烦了,谢谢。三井有些拘谨的站起来。

    不用客气,洗漱室就在那边。七海微笑了一下,转又回到厨房忙碌起来。

    拧开水龙头,三井对着洗漱室的镜子看了看,脸上的浮肿消掉了一些,虽然眼睛还是一个大一个小。嘴角贴着药用胶布,看起来有些滑稽。三井拨了拨流海,头发比一年前长了很多,嗯,勉强能看。

    武石国中的学妹么……不会是追着我到湘北的吧?三井略有些自恋的想着。

    三井坐到矮桌前时,七海正拿着番茄酱在蛋包饭上画笑脸。

    三井:啊……还要画上笑脸吗?

    七海:不画上笑脸,蛋包饭就等于没有完成啊。

    三井:这样啊……那么,我开动了。

    七海笑着点头:嗯。希望合你胃口。

    三井有点脸红,这个对话感觉好像……嗯。

    七海:味道怎么样?

    三井:啊,很好吃。

    七海:那就请多吃一点吧。

    三井注意到对方吃的并不是蛋包饭,而是一碗加了温泉蛋的素面。

    为什么给我吃这种小儿科的饭啊……还画上笑脸什么的……不过,很好吃就是了。

    两个人静静对坐着吃饭,突然响起了一阵铃声。

    抱歉,我接下电话。七海忽的站起来,匆匆向外间走去。

    啊,请便。一不留神,三井面前的蛋包饭几乎快被扫干净了。呃、不够的话,回家再吃些面包吧……三井不好意思再吃下去,轻轻放下筷子,听到那边少女轻声细语的应答:嗯,我很好。……嗯嗯,妈妈也要注意体。……是的,请放心。……嗯。

    是家人的电话吗?听起来好像很开心的样子。说起来,这个家里好像只有她一个人呢……父母都工作到很晚吗?不过那个照片里不是有个弟弟的样子吗?

    姐姐——!生快乐——!电话里传来小男孩的音波攻击。

    啊,这个就是弟弟了吧。

    三井有些无趣的坐了一会,时间已经不早了,打完电话就向她告辞吧。

    不好意思,电话打了很久。七海笑着抱歉道。

    没有关系,是我才打扰了。三井看了看,自己的外被挂在门口。那个,生快乐啊。

    啊……七海愣住了。

    三井被这突如其来的沉默吓了一跳:那个,今天不是你的生吗?抱歉,刚才电话里,听到了一点……

    啊……七海摇了摇头。糟糕了,眼泪……

    糟糕!她竟然哭了。怎么办?三井从没和女生这样打过交道,立刻慌了手脚:抱歉!那个,如果是我说错了话……

    呵……没有。七海快速的抹了抹眼角,没有的事。是我自己不好。

    完蛋了,我完全不会哄女孩子……这个时候,又无论如何没办法说出告辞的话啊……怎么办……三井坐立不安的挠挠头。

    七海雪。

    啊?

    我说,我叫七海雪。

    啊,我是三井寿,请多多关照。竟然这么晚才交换姓名,三井觉得有些失礼。

    雪这个名字,一般人都会觉得是出生在冬天吧?

    啊?……嗯。

    但是我却是生在天。因为我出生的那一天,正是雨过天晴,樱花的花瓣似雪般洒落在庭院,所以,我被取名叫雪。七海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这么自顾自的讲起了不着边际的话。

    我一直觉得,雪这个名字又土气,又冰冷,是一个相当寂寞的名字呢。七海低下头,今天是我的生。爸爸妈妈,还有弟弟,都在国外,常年不在家。……我已经很久没有在家里做超过一个人的饭菜了。所以……刚才听到你祝我生快乐,突然有一点…………谢谢你。

    啊啊……三井的眼神变得柔软了。

    那个女孩带着泪的笑容,真是美好啊。

    ————————————————————————————————

    无无义小剧场:

    七海一拍大腿:啊!

    三井:什么?

    七海:你刚才说你叫三井寿?!

    三井:啊。

    七海:你是三井寿?!

    三井:嗯。

    七海:你是那个武石国中的……那个三井寿?

    三井:怎么,你有意见啊?

    七海( ⊙ o ⊙):咦——?!咦咦——?!

    三井:你那是什么态度啊!?混蛋! -_-#

    所以说,这家伙根本不知道我是谁的吗!?离开七海宅时,三井愤愤的想着。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各位捧场,之前忘了告诉大家了,这篇文……目前只有大纲,没有存稿。(表打我!)

    请大家慢慢欣赏,我会努力更新的。握拳!

    老规矩,抢到整百留言的孩子,有权利指名番外。

    那么,请多多收藏本文和作者吧!

    祝好~

重要声明:小说《[SD]野狗的逻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