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丝丝入彻)——结局篇 原来你早就占据我的心扉

    第496章

    “我不要你跟我说对不起,请你离开,请你走,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乔丝几近乞怜吐出。

    “丝丝,你冷静听我说,我……”他(爱ài)她,在给她造成巨大的伤害之后,他该如何跟她说这句话。

    猛地推开他,她拭去眼角(欲yù)滑出的泪液,冷冷看着他,“请不要再说一些恶心虚假的话,我不想再听,请你出去!!”

    乔彻脸色肃凝,“如果你现在没办法听我说,我们可以稍后再谈……我在房间门口等你。”

    “我不想跟你谈,我们也没什么好谈的,出去!!”她打断他的话,愠怒对他道。

    “我不会离开你!”乔彻终于忍不住,“也许将你从巴黎带来纽约的时候我的心还不确定,但是这些(日rì)子的相处,让我渐渐明白我不能没有你,我跟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认真和诚挚的,昨天跟你的那些话,我只是想坦诚对你,不想你再猜忌和怀疑我,我想让你知道真实的乔彻,并非我不(爱ài)你。”

    “是吗?”她迎视他的目光,“可惜你现在所说的话在我听来非常的可笑。”

    “我欺骗你的只有来纽约以前,来纽约以后,我发誓我跟你说的每一句话都出自真心……难道这些(日rì)子我对你的在意,你真的感觉不到?”他问她。

    “我唯一能感觉到的就是你高超的演技。”她嘲讽道。

    他沉默了几秒,仔细审视她的脸。

    她的脸较流产之后又清瘦了很多,让他心痛。

    “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没有用,我只希望你给我一点时间,让我证明给你看。”

    乔丝冷笑一声,“带我来纽约的时候,你也说过你会用以后的(日rì)子证明你是(爱ài)我的,可是现在呢?我得到了什么?得到了你说你从未(爱ài)过我……”乔丝呵呵的痴笑,“也就只有我笨,会那么傻傻的相信你说的话,但请你别再把我当傻子,耍得我团团转。”

    “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即便是从前,我所希望的也是你能过得好……”

    “你希望我好,就不该用感(情qíng)欺骗我。”

    “当时你独自带着rachel,又将心思放在你根本就不喜欢的事业上,我看着你佯装坚强的样子,我真的很心疼……如果当时你真的跟厉承曜在一起,我绝不会再打扰你,但是从rachel口中得知的事实,让我没有办法看着你独自带着rachel苦苦支撑……或许我当时并不是因为(爱ài)而将你带回我的(身shēn)边,但你跟我来了纽约之后,跟你生活在一起,我是真心喜欢上有你和女儿在我(身shēn)边的(日rì)子,跟你求婚之时,我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心的。”

    “请你出去吧,我不会再相信你说的话。”乔丝别开脸,冷淡对他道,“我很感谢你见到我颓然低落的时候产生了想要照顾我一辈子的想法,但这样的怜悯和同(情qíng)却不是我所需要的,就算孤独一生,我也不要别人施舍的(爱ài),我乔丝还没有到那么卑微的地步。”

    “我并不是施舍!”乔彻绕到她的面前,失去控制地捉住她的手腕,“你看着我说话!过去我不明白,以为我想要带你来纽约的心(情qíng)是因为我心疼看到你孤单的样子,可是直到今天我才明白,原来我并不是因为同(情qíng)你而想办法从厉承曜(身shēn)边抢走你……一年前我手术完第一次去找你,当我看到你跟厉承曜在一起的时候,我祝福之余,心却在痛,但是当时我并不明白我心痛的原由,只以为是我失落于我失去了一个一直在我(身shēn)边的女人,甚至到后来时常想起你,在安海建别墅,为你洒下向(日rì)葵的种子,我依然还没有意识到这种在乎原来和以前对你如妹妹一般的疼(爱ài)并不相同……一年后在巴黎看到你,以为你依然跟厉承曜在一起,我只能跟你保持距离,可是要分别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我舍不得你,在德国再一次相遇之后,我真的很开心,可是每次看到你疏离我的样子,我又很难受,最后得知你没有跟厉承曜在一起,我欣喜若狂,我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把你带回我的(身shēn)边……”

    乔丝不耐吐出,“我不想听你的长篇大论!!”

    他(禁jìn)锢着她的手腕,正色吐出,“这不是长篇大论,是我想要让你知道我的心……第一次心痛,我没有明白当时我的在乎是因为(爱ài),第二次千方百计想要带你来纽约,我也没有明白我当时不顾一切从厉承曜(身shēn)边夺走你是因为(爱ài),可是直到昨天,当我对你敞开心扉,看到你难受痛哭的样子,我的心痛不遏止,想到你可能因此离我而去,我就感觉心好像被人掏空了一样,我这才明白,原来我一直以来对你的在乎和疼(爱ài)都是因为(爱ài)……我(爱ài)你,丝丝,请原谅我直到昨天才明白,原来我这一年来都没有删除电脑里苒苒的照片,不是因为我舍不得,而是因为我从来都没有想起过电脑里有苒苒的照片,若不是为了别墅的设计,我也不会想起电脑里有些照片。”

    乔丝用力挣开他,(身shēn)子后退,用力摇头,“我再也不要听你说这些虚假的话……再也不会相信。”

    他重新将她的双手(禁jìn)锢,以沙哑的嗓音逸出,“丝丝,我跟你说的都是真话……我不求你现在就原谅我,我只求你相信我一次。”

    “我不会相信!!”乔丝想要摆脱他的手,却没办法,因为她的力气根本不够,“不管你此刻说得有多么的(情qíng)真意切,都只会让我觉得你这个人残忍和虚伪……我永远都不会再相信你说的话,更不想再留在你(身shēn)边,多留在你(身shēn)边一秒都让我感觉到自己的愚蠢和恶心!我再也不要跟你在一起,再也不想见到你!!”她说出无(情qíng)的话。

    未免她(情qíng)绪继续激动,他不得已放开手。

    深凝的她,他漆黑的眸子里透着一股无可奈何。

    “你出去吧!”乔丝退到房子的角落,与他保持距离,“我现在没有走出这栋别墅,因为我还没有考虑清楚我该如何跟rachel解释我和你之间的事,等我想清楚之后,我就会带着rachel离开这里,再也不需要你的同(情qíng)和怜悯。”

    乔彻僵立在房间中央,直到他的手机响起。

    手机响了很久,他不接,对方却不放弃,持续来电。

    终于,他缓慢拿出手机,“boss,关总夫人和季总夫人来了,她们现在在公司。”

    ada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

    ada的声音不算小,乔丝就站在客厅角落,也能听见她急切的声音。

    乔彻最后看了乔丝一眼,离开了房间。

    直到房间里没有任何声音传进她的耳朵,她这才转过(身shēn),乔彻已经不在房间里。

    ---------------------------------------------------------------------------------

    乔彻来到办公室,看到瞿苒苒和秦梓歆坐在沙发上表(情qíng)凝重。

    她们看见他,立即就从沙发上起(身shēn)。

    秦梓歆率先开口,“我们去别墅看丝丝,为什么佣人不肯让我们见丝丝,别墅里还有那么多的保镖看着?”

    乔彻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淡淡道,“你们来见她做什么?”

    “这两天打不通丝丝的电话,昨晚好不容易联系上pa妈,这才知道你和丝丝起了争执……pa妈已经将你和丝丝的事全都跟我们说了,乔彻,你还是人吗?”秦梓歆向来心直口快,愤愤骂出。

    乔彻没有回应,脸色(阴yīn)沉得可怕。

    瞿苒苒抱住了义愤填膺的秦梓歆,冷淡看着乔彻。

    秦梓歆怒声道,“亏我们之前在丝丝面前帮你说了那么多的好话,现在看来我们真是眼瞎了,才由着你这么伤害丝丝。”

    乔彻看着远处,淡淡吐出,“说完了吗?”

    “我还没说完,你这个混蛋,你……”

    秦梓歆更多的怒骂被瞿苒苒劝阻。

    “姐你冷静一些……”

    “我怎么能冷静?我只要想到我们一直在帮着这个混蛋伤害丝丝,我就像把他大卸八块。”

    “姐!!”瞿苒苒请求秦梓歆。

    秦梓歆瞪着乔彻,在瞿苒苒的请求的目光下,她忍下(胸xiōng)中一口气,以愤恨的眼神瞪了乔彻一眼,终于调头走到一边。

    剩下两个人时,瞿苒苒开口,“建别墅和种向(日rì)葵,不是演戏就能演出来的,我相信你只是没有跟乔丝解释清楚。”

    乔彻起(身shēn)走到落地窗前,背对瞿苒苒,清冷逸出,“你们走吧……我和乔丝的问题我自会解决。”

    秦梓歆不以为然道,“你准备怎么解决?把乔丝关在家里,不让我们见她,也不让她离开?你真自私!!”

    乔彻面无表(情qíng),(阴yīn)沉的眸底有着思忖。

    “姐。”瞿苒苒再一次请求。

    秦梓歆哼了一声,停住了嘴。

    瞿苒苒看着乔彻的背影,缓声开口,“丝丝此刻的心(情qíng)必定很糟,如果你用强硬的手段留下她,结果只会适得其反……不如我和姐将丝丝接去关宅,这样不仅能让你和丝丝不那么僵,也能开导开导丝丝。”

    乔彻清冷淡漠吐出,“我和丝丝的事不需要你们插手!!”

    秦梓歆听闻,气不打一处来,忍不住再一次骂出,“乔彻,你拽个什么?你以为我们很想帮你啊?我们只是忍受不了你再欺负丝丝!!”

    “真没见过你这样的男人,狂妄、自大,冷(情qíng)、虚伪……丝丝是瞎了眼才会(爱ài)上你!!”

    “混蛋!!”

    “姐,算了……”瞿苒苒拉着喋喋不休骂着乔彻的秦梓歆走出办公室。

    秦梓歆恼怒,“别拉着我,我还没骂完……”

    瞿苒苒费劲气力拉着秦梓歆来到门口。

    秦梓歆负气吐出,“苒苒,你干嘛拉着我?难道你同(情qíng)这个人渣?”

    瞿苒苒平静看着秦梓歆,缓声吐出,“我问你,丝丝和乔彻争执的原因是什么?”

    秦梓歆不齿道,“还不是乔彻口口声声说(爱ài)乔丝,心里却还对你这个有夫之妇念念不忘。”

    瞿苒苒轻声一笑,又问,“姐,我刚刚也在办公室对吗?”

    “是啊,干嘛?”

    “你有没有发现,今天由始至终,乔彻他都没有看我一眼。”

    秦梓歆眨了眨漂亮的双眸。好像是……

    瞿苒苒笑得更轻松了,“你再想想,我刚才跟乔彻说话时,乔彻跟我说话的态度。”

    “他刚才对你的语气好像没有比我好,还凶了你。”刚说完这话,秦梓歆顿时一副顿悟的样子,“他……”

    瞿苒苒笑着挽着秦梓歆走向电梯,“现在你还想骂他吗?”

    “呃……”

    “有些人在感(情qíng)上是比较迟钝的……这么多年那么*(爱ài)和疼惜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女人,是因为心底早就有(情qíng)……他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只要他跟乔丝吵架,他就会变得极度不悦和烦躁,他的眼里和心底都不会再有别人,只有丝丝,而他一直没有明白的是,其实由始至终,他只(爱ài)乔丝。”

    --------------------------------------------------------------------

    ps:月底了,有月票在手的亲们若愿意可以投冰一票,支持冰上月票榜,谢谢。

重要声明:小说《孽情,前妻我要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