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丝丝入彻)——结局篇 原来爱情会过去,我不懂珍惜

    第495章

    “pa,下面怎么那么吵啊?爹地妈在吵架吗?”二楼,正写着作业的rachel问。

    “没有,你爹地妈怎么会吵架呢?他们只是说话大声了点。”

    “是吗?”rachel狐疑看着pa妈,“我想下去看看。”

    “可是……”

    rachel已经跳下椅子,走出房间。

    pa妈正担心楼下的况,庆幸,rachel下楼的时候碰见了刚好上楼的乔丝。

    “妈!”

    rachel伸手亲昵抱住乔丝。

    乔丝除了眼睛红红的,看起来并没有任何异样,她将rachel抱了起来,轻声问,“怎么了,甜心?”

    “你和爹地是不是吵架了?”rachel担心地问。

    乔丝温声哄道,“没有,爹地妈怎么会吵架呢?”

    “可是我听见爹地妈说话好大声……”

    “爹地妈是在跟人讲电话,爹地的公司有事。”

    “哦。”

    rachel靠进乔丝的怀里,轻趴在她的肩上,“妈,你和爹地不要吵架,好不好?”

    女儿的声音里充满着惶然和担心。

    乔丝闭了闭眼,拥紧女儿,“嗯,爹地妈不会吵架的。”

    rachel低落逸出,“我最怕爹地妈吵架了,我不想爹地妈再分开。”

    乔丝轻轻应了一声“嗯”,疼惜在女儿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

    陪女儿写完作业,哄睡女儿,乔丝久久呆坐在*沿。

    pa妈递了一杯水过来,乔丝这才回神,“谢谢。”

    pa妈轻叹了一声,“小姐,你跟乔总吵架了?”

    提到乔彻,乔丝的心头划过尖锐的伤痛,她深吸了口气遏止着心头的痛楚,平静逸出,“有些事,我现在终于明白。”

    或许是刚才已经将眼泪流汗,这一刻,她的眼睛只是干涩,却再也流不出眼泪。

    “乔总他是如何想的?”pa妈关心地问。

    乔丝摇摇头,回答,“他怎么想的已经不重要。”

    pa妈不明白乔丝话底的意思,但她能够感觉到乔丝此刻努力掩饰的悲伤,“小姐,如果在这里过得不快乐,那就回巴黎吧……巴黎永远都是你温暖的家。”

    乔丝闭了闭眼,沉痛道,“我走了,rachel怎么办?”

    pa妈忙道,“我相信rachel一定会选择跟你生活在一起。”

    “这样做,会伤害到rachel,她那么渴望家庭的温暖……”

    “我知道,留在这里,你不会开心。”

    乔丝深深吸了口气,“pa妈,你去睡吧……我想留在这里陪陪rachel。”

    心疼乔丝此刻的隐忍,pa妈叹了一声,随即转移话题,“你晚上没吃东西,我去做点吃的给你。”

    “不用了,pa妈,我不饿。”

    “小姐……”

    “去吧,pa妈。”

    pa妈无奈摇头,最后默默退离。

    pa妈刚离开,乔丝的眼睛就落下的汹涌的泪水。

    心,好痛,好痛……

    为什么他要欺骗她?为什么?

    -----------------------------------

    办公室内没有开灯,落地窗外的城市灯火将办公室隐隐照亮,乔彻坐在办公桌后,疲累仰靠在椅背上。

    手机响起,是唐开打来的。

    他靠着椅背接听电话。

    “老板,pa妈说乔丝小姐在rachel的房间里,她没事……您放心吧,我会看着乔丝小姐,不会让她有事的。”

    结束通话,随手将手机扔到一旁,乔彻的脑海里闪过乔丝刚才心痛的一幕幕。

    他的心从来没有像这一刻像现在这样的惶然,他好怕她会离开。

    或许跟她在一起之初有心疼和怜悯,并非完全因为,但是这一刻,当他意识到他可能会离她而去的时候,他竟是这样的恐惧。

    他不能没有她,只要想到他可能会离她而去,他的心就慌乱和无措。

    直到这一刻他才意识到,原来他放不开她,是因为他真的上她了……

    刚才看到她痛哭难受的样子,他的心就像被五味真火灼烧,他从来没有这样害怕过,怕她会因此离他而去……

    原来他这样害怕失去她,原来不知不觉中,他已经不能没有她……

    这一刻他的脑子里没有苒苒,只有她悲戚痛苦的脸庞。

    他的心揪疼不已,从来没有这样的懊悔和自责过……

    跟她拥有过的点点滴滴在他的脑海中播放,她的一颦一笑,全都占据着他的心扉……

    原来,他的心里已经没有苒苒的影,有的全是跟她一起走过的路……

    他她……

    真真正正的她,毫无杂质的她,他真的她。

    下一秒,他捞起西装外,冲出了办公室。

    ……

    他一路飙车回到别墅,立刻来到rachel的房间。

    站在rachel房间门口的pa妈看见他,顿时不悦,“你还来干什么?你还嫌伤害小姐不够吗?”

    乔彻后的唐开忙走到pa妈面前,轻声道,“你让老板和乔丝小姐自己解决他们之间的问题吧!”

    “解决?“pa妈气不过逸出,“恐怕是想着如何伤害吧?”

    “pa妈,你冷静一点。”pa妈伸出脚想要去踢乔彻。

    唐开连忙将pa妈锢住。

    pa妈哭出声,“你这个混蛋,你怎么能这样伤害小姐,你怎么能这样……”

    唐开终于拖着失控的pa妈离开了走廊,乔彻吞噎了一下喉咙间的苦涩,轻轻推开门。

    房间里没有开灯,只有*头上那微亮的一盏灯照亮整个房间。

    她靠在*边,已经睡着。

    他轻步走了过去,轻轻将她抱在怀里。

    她嘤咛了一声,或许是因为疲累,她并没有因此醒来,将头靠在了他的怀里。

    借着*头微弱的灯光,他清楚的看到了她眼中的莹莹的水光。

    就连睡着,她的眼睛里也全都是眼泪。

    自责和愧疚如蝼蚁般嗜咬他的心,他的心痛不遏止,从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的懊悔。

    他轻轻将她抱了起来,走出房间。

    她睡着后向小猫一样,窝进他的怀里。

    回到他们的房间,他将她轻轻放在*上。

    她梦呓了几句,依旧没有醒来。

    他坐在*边,心疼的审视他略显苍白的脸庞,缓缓伸出手,无限怜地抚摸她美丽的脸庞。

    “丝丝?”他轻轻拨开覆在她脸颊旁的发丝,柔声唤道。原来,不知不觉中,她的头发已经留长,此刻像瀑布一样铺洒在雪白的*上。

    “嗯……”乔丝低喃了声,没有醒来。

    “对不起!”

    上-*,他将她抱进自己的怀里,紧紧地拥住。

    这*他跟她说了无数遍的对不起……

    直到天明。

    -----------------------------------

    阳光刺激着乔丝的眼皮,她慢慢的睁开眼。

    映入眼帘的是自己熟悉的卧室,还有一室的明亮。

    自窗帘缝隙里透出的阳光昭示着今的天气美好……

    乔丝缓缓坐起,从睡眼惺忪中醒来。

    脑海中最后一秒的回忆是在rachel的房间,她疑惑地看着周围。

    是谁抱她来房间的?

    房间里隐隐残留的好闻的男气息提醒着她昨晚某人的存在……

    她用力摇头,试图将他从她的脑海中挥之而去……

    心又开始疼痛,只要想起他,就无法忘记他的残忍和虚伪。

    她再也不要和他有半点关系,她再也不想见到他……

    她急急冲到门边,刚准备打开门,没有想到,他就站在房门外。

    他很高,遮挡住了她眼前的光线。

    她忙退后,试图将房门锁住,他却已经挤了进来,拥住她,“我们好好谈谈。”

    她像是受到刺激,费劲全所有的气力推拒着他,“我不想跟你谈,你出去,出去啊……”

    他硬是挤了进来,不顾一切将不断抡拳打他的她拥进怀里,紧紧抱住,“对不起……”

    (cqs!)

重要声明:小说《孽情,前妻我要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