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丝丝入彻)——深爱篇 爹地,为什么你的公司要叫QCS

    第474章

    “腾乔”一楼大厅内拉着巨大的庆贺横幅,横幅下是一个led液晶背景,液晶屏上播放着乔氏家族百年来的兴衰,而液晶屏的前方,乔丝着一袭庄重典雅的宝蓝色削肩礼服站在台上。

    今天的乔丝,将已经长到耳后的头发绑成一个利落的燕子尾,让她看起来比平常女强人示人的面貌多了一丝女人味,精致的五官,清致的妆容,搭配母亲送给她价值千万的红宝石珠宝,珠宝的耀眼光辉跟她本的神采相映成趣,令她整个人看起来熠熠生辉。

    现场无数的记者正在拍照,闪光灯与镁光灯不断闪烁。

    这只是一个商业发布会,自然是不可能引来如此多的记者和媒体的,而此刻这么多的记者和媒体出现,皆因台下的那个人。

    他坐在台下第一排的位置,一灰色的西服剪裁非常合的衬托出他修长的形,斯文中带点慵懒的靠在椅背上,全散发着迷人的*,利落的头发修剪的刚好,五官立体分明,黑而亮的双眼里笑意盎然,嘴角上扬地看着台上的乔丝。

    乔丝当然是全场的焦点人物,但更多的闪光灯和镁光灯却是追逐着他的。

    “很感谢大家能够来参加‘腾乔’上市的发布会,‘腾乔’是我一年前倚靠家族的财富实力为我的家族创造的一个商业集团,起初的想法只是……”

    乔丝在台上发言,乔彻坐在台下,他温柔的目光里全都是对她的赞许和支持。

    在台上说话的时候,乔丝一直看着乔彻,他们四目相对的目光屡屡被记者捕捉到,但他们毫不顾忌。

    由乔丝先发言,再由“腾乔”的几位董事发言,一轮下来,终于到了提问的环节。

    记者们逮着了机会,自然不会放过最关心的问题,于是诸如此类的问开始不绝于耳的传进乔丝的耳中……

    “乔小姐,请问乔彻先生亲自送您来发布会现场又坐在台下默默关注你,这是不是意味着你们已经复合并处于恋之中?”

    “乔小姐,请问您和乔总是在什么时候认识的呢?为什么此前没有人看到过您和乔总交往呢?”

    “乔小姐……”

    面对这些问题,乔丝始终但笑不语,乔丝旁的安迪忍不住对发问的记者道,“请你们不要问我们乔小姐的私人问题,今是‘腾乔’上市的发布会,诸位请尽可能提问跟公司有关的问题。”

    “乔小姐,既然您邀请了乔总来参加公司的发布会,那您可不可以请乔总就你们公司的前景上台说两句呢?我们都知道乔总可是最年轻的商界翘楚……”出声的这位记者很是高明,一个问题,既能够扯上八卦,又不远离今发布会的主题。

    安迪愣了一下,对此问题不知道如何处理,只好询问乔丝。

    乔丝依旧面带优雅微笑,踩着十二寸高跟,她当着所有人的面走到乔彻的面前,温柔而亲昵地吐出,“可以为我上台说两句吗?”

    现场所有的灯光都投注在了他们的上。

    乔彻起,很自然的手搂在乔丝的腰上,俊美无俦的脸庞上带着*溺的淡笑,深凝着她。

    乔丝很自然地伸手替乔彻理了理领带,然后冲他甜蜜微笑。

    乔彻当着全世界的面,毫不顾忌地低头在乔丝的脸颊上亲了一下,而后走向台。

    乔丝站在台下,目光不偏不倚地凝注在他上,现场所有的摄像机似乎都在记录着他们眼睛里的恩交融。

    他站在被鲜花簇拥的话筒前缓声开口,“很荣幸能参加‘腾乔’上市的新闻发布会,一直以来,我都看好‘腾乔’,这不止是因为‘腾乔’是法国历史上以最短时间上市的集团,更因为‘腾乔’的负责人——乔丝,她曾经是养尊处优的大小姐,因为家庭的变故,她失去父亲,失去兄长,但她以最顽强的意志支撑起整个家族,她在家族最危难最落魄的时候接管家族,也是在家族最危难最落魄的时候带领整个家族创立‘腾乔’,她用短短一年的时间,让‘腾乔’成为法国家喻户晓的集团,她的勤奋、努力、上进、优秀是所有‘腾乔’员工所目睹的,正是因为她的执着和努力,‘腾乔’才会有今这样的成绩,我在此祝贺乔氏家族,祝贺‘腾乔’,也为我的女友乔丝感到骄傲。”

    现场所有的人在听乔彻发言的时候全都是秉着呼吸的,他们生怕因为吵闹而错漏了乔彻的每一句发言,可是当乔彻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全场不约而同地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乔彻看着台下,乔丝的眼眶里已经泛着泪水。

    她深深地望着台上的乔彻,无法抑制住眼泪的滑落。

    现场的记者捕捉到了乔丝感动落泪的一幕,纷纷拿起相机……

    这一刻,全世界仿佛只剩下了乔丝和乔彻,他们是这个世界的主角,他们眼睛里看到的彼此,就是对方的全世界。

    终于……

    乔彻当着全世界的面,宣布了他们的关系,也证实了网上曝光的那条新闻。

    一瞬之间,所有的人,对他们没有了疑惑,没有了猜忌,只有祝福……

    ……

    发布会结束。

    车里,乔丝靠在乔彻的肩上,轻捏着他的手臂,哽咽吐出,“你真的好讨厌,干嘛说得那么感人……”

    乔彻搂着乔丝,亲吻她散发着淡淡香味的头发,低嗄的嗓音逸出,“我所说的全都是我的真心话。”

    乔丝抬起泛红的眼眸,深望着他,“我在你眼底,真的有那么优秀吗?”

    乔彻温柔抚去乔丝额前掉落的一丝头发,深道,“当然。”

    乔丝像个孩子一样扁着嘴道,“可是一年前你还说我骄纵不懂事……”

    乔彻深深抚摸着乔丝细致的脸庞,低哑的声音像是从心底发出一样,“宝贝,你知道在没有你陪在我边的这一年,我经常想起的是什么吗?”

    “嗯?”

    “我经常想到的是你帮我折千纸鹤的那一幕……我依然记得那一晚,你穿着很单薄的衣服,坐在地上,很认真地帮我折纸鹤……当时的你,很坚强,可是眼眶里全都是打转的泪水。”

    乔丝直直注视着他,“我以为这件事不会在你的回忆里。”

    乔彻轻抚乔丝细致的脸颊,“傻瓜……你永远都不会知道,那一刻,当我劝说你放弃折纸鹤而怒斥你这荒唐行为时,你痛哭落下的眼泪,灼痛了我的心,那是我第一次意识到,一直以来,我似乎犯了错……”

    “是因为折纸鹤那件事,让你临时改变了打算对外宣布‘死讯’的决定吗?”

    “是。”

    乔丝咬着唇,突然哭出声。

    乔彻温柔拭着她眼角的泪水,“傻瓜,哭什么?”

    乔丝吸了吸鼻子,抑制住哽咽,“如果知道那晚你改变了主意,我一定不会离开你……”

    “不。”乔彻摇摇头,“我很庆幸你当时没有看着我醒来。”

    乔丝疑惑,“为什么?”

    乔彻望进乔丝被泪液洗刷得更加清澈的瞳眸,沙哑逸出,“因为如果醒来的时候看到你就在我边,我会习惯的认为你永远都不会离开我,这样我就不会体会到什么叫失去,也永远都不会学会珍惜。”

    乔丝抽泣着,靠入了乔彻的怀里。

    乔彻搂紧她,疼惜逸出,“宝贝,原谅我曾经让你吃了那么多的苦,未来,我绝不会再辜负你。”

    -------------------------------------------------------------------

    一个月后。

    安迪和公司的几位高层红着眼眶站在乔丝的办公室内。

    乔丝站在办公桌前,面带着微笑,“很感谢大家这一年来的陪伴,没有你们,‘腾乔’不可能会有今天,你们都是‘腾乔’的功臣,也是我惺惺相惜的朋友,未来,希望大家依旧保持着朋友间的联络。”

    安迪最先控制不住落泪,哽咽着吐出,“乔小姐,您真的要跟乔总去纽约吗?”

    乔丝点点头,目光里洋溢着甜蜜和幸福。

    安迪稚气用手肘拭着泪水,“乔小姐,我舍不得您……您走了,我去哪里找这么好的老板。”

    “傻瓜……”乔丝一笑,上前拥抱住安迪,“彻叫来管理公司的人也是一位女,很和蔼的一个人,相信你们会相处得愉快的。”

    安迪不舍的退出怀抱,“不管怎样……乔小姐,我祝您和乔总幸福,你们真的很般配。”

    “谢谢!”

    “乔小姐,虽然您会离开巴黎跟乔总一起到纽约生活,但我知道,您以后还会经常回巴黎的,因为这里也是你的家。”

    “嗯。”

    乔丝跟男同事礼貌地拥抱了一下,以法国的贴面吻诉说着离别。

    “再见了,大家,希望大家好好保重,努力工作,‘腾乔’一定不会亏待大家的。”

    “嗯嗯。”

    “我走了,再见。”

    唐开帮乔丝拿着一些档案和文件袋,乔丝在众人不舍的瞩目中湿润着眼眸离去。

    忽而,她的后传来安迪的声音,“乔小姐,你一定要跟乔总很幸福很幸福哦,多生几个像rachel那么可的小布丁,最好是男孩,这样将来我的孩子也有可能找到像乔总这样优秀的人哦……”

    乔丝被安迪的话逗笑,转过,看到几位同事正调皮地打安迪。

    乔丝一直保持在眼睛里打转的泪水终于不住滑了下来,她大声地回复大家,“你们放心吧,我一定会很幸福很幸福的!!”

    ……

    乔丝不舍地望着眼前的这栋大楼,这一年来进出这里的回忆在她的脑海中一遍遍地播放着。

    唐开轻声抚慰道,“乔丝小姐,您放心吧,老板派来打理‘腾乔’的人一定会将‘腾乔’打理好的,您不用担心。”

    乔丝眨也不眨地望着这栋大楼,嗓音微沙,“我并不是不放心别的人来打理,我只是不舍得这里……这里曾经也有我的梦想。”

    唐开微笑着道,“你转就能看到你现在的梦想。”

    乔丝子微微一震,慢慢转过,视线里,是她此生最在乎的两个人。

    他戴着墨镜站车前,手里抱着rachel,俊逸的脸庞上是他一如既往的迷魅笑容。

    “妈!”

    rachel兴奋地唤着。

    她一步一步地走了过去,冲她此生最的两个人微笑,对他道,“我以为你下午有事,不能来接我了。”

    他*溺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还有什么事比你更重要吗?”

    乔丝笑了一声,不知为何,眼睛里却溢满了泪水。

    乔彻顿时紧张,“怎么了?”

    “妈,你怎么哭了?”小孩瞪着大眼问。

    乔丝摇摇头,从乔彻的怀里将rachel抱了过来,破涕为笑,“妈只是觉得现在好幸福。”

    乔彻扶住乔丝的肩,柔声问,“是不是舍不得这里?”

    “不是。”

    “我指的是巴黎。”

    他向来很容易就猜中她的心思,她默认的垂下了眼帘。

    他扶着她肩的手微微收紧,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我知道这个城市有你很多的回忆,也有我们很多的回忆。”

    乔丝停下了步伐,抬眸看着他俊逸的脸庞。

    他笑了一下,手抚着她美丽的脸庞。

    rachel在此刻出声,“妈,你不要舍不得巴黎,爹地说了,以后我们还会回巴黎生活的。”

    rachel的话让乔丝一怔,她黯淡的漂亮眼眸瞬间像是被点亮,她难以置信地看着乔彻。

    乔彻深沉注视着乔丝,道,“我想过了,等‘qcs’的商业版图再拓展到一个层次,我就会放手‘qcs’,跟你回来巴黎……”

    “为什么?”

    乔彻手臂一弯让乔丝和rachel靠在自己的怀里,“因为这里有我们相识的记忆,也有我们父亲的梦想。”

    “嗯?”

    “‘赛丽’酒庄的前是‘波多’酒庄,而‘波多’酒庄曾经酿造出全世界最好的红酒……爹地在世的时候就跟我说过,希望我继承乔家的事业,将‘赛丽’恢复到曾经的辉煌,我当时拒绝了,因为我并不是乔家的一份子,我无权担起他老人家这样大的期盼……可是,你还记得吗?在沫岛的时候,答应过你,如果你愿意跟我交往,我将解决你此生所有的烦恼,也将实现你此生所有的愿望,所以,未来,当‘qcs’已经达到我的期望,我就回来跟你打理‘赛丽’,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我一定会替爹地实现他当年的愿望。”

    乔丝听完这话竟仰头问了一句,“你跟我来打理酒庄了,那谁赚钱养我们?我开销很大的。”

    乔彻一笑,抚着她的脸,“你放心吧,我的钱,你几辈子都花不完……”

    乔丝只是以玩笑来化解她此刻的感动,她怕她又会因为他的话而在他面前落泪。

    他总说她哭……

    这时候,rachel突然插入问了一句,“爹地,为什么你的公司要叫‘qcs’呀?”

    rachel的问题也引起了乔丝的兴趣,其实她也一直想问乔彻,只是一直不记得问了。

    乔彻在一刻搂着乔丝,走向车子,“因为它叫‘乔彻丝’,代表我和你妈,永远都会在一起。”

    -------------------------------------------------------------------

    ps:下章一万字。这个月争取能进月票前五名,望所有支持冰的亲们都能投月票支持冰一下,感激不尽。

重要声明:小说《孽情,前妻我要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