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丝丝入彻)——抢妻记 大灰狼和小白兔和好

    第469章

    “放开我,我不会跟你去纽约!!”别墅大门前,乔丝用尽气力挣开了乔彻。

    乔彻没有再上前,面色肃冷,骘盯着她,“为什么?”

    乔丝哽咽吐出,“我说了我已经不你!!”

    乔彻面无表,眸光却意外的温柔。

    “如果你不我,那你为什么流泪?”

    乔丝猛抬头,苍白的脸上掠过一抹狼狈。“请你离开我家!”

    乔彻前进一步,靠近她,探手拭她脸上的泪痕。

    乔丝别过头。

    “请你离开我家!!”

    乔彻沉默半晌,终于道,“我今天来了,就不准备走。”

    乔丝子一颤,始终不愿看他。

    “我和你之间绝无可能。”

    乔彻定定地看着她,终于轻叹一声。

    “我在你心底就真的那么不可信吗?”

    乔丝倔强地偏过头,声音凛如寒冰,“我说了,你说什么我都已经不在乎。”

    乔彻眯起眼,“如果不在乎,现在就看着我说话。”突然上前抓住她,他不许她逃避。

    “看着我,听我把所有的话说完。”他视着她。

    她慢慢扭头,对住他,清亮的双眼,眨也不眨地直视他。

    “既然你不愿意跟我去纽约,我现在就当着你的面打电话给苒苒,我要你亲耳听见我当着苒苒的面告诉你,我你。”说完,他真的去拿手机。

    当他将手机拿出来的时候,她猛地抢了过去,“你疯了。”苒苒和关昊如今那样的幸福恩,他们之间的事,又怎么能够再去牵扯苒苒?

    他凝望着她清亮的双眸,深逸出,“为了你,我可以做出更疯的事。”

    她最害怕的就是他深的目光。

    “你要打就打吧,我不会在这里听。”她将手机丢给他,挣开他,扭头走开。

    她心底的痛,不是他三言两语就可以抹平的。

    才走到别墅门口,就听见他说,“乔丝,我你。”

    乔丝体一震,不由自主地停住了脚步,尽管她心中强烈地挣扎,一再告诉自己,不能相信他说的话……

    他走到她后,继续道,“我你,丝丝,我你,我你,我你……”

    “我求你不要说了!!”乔丝突然捂住了自己的耳朵,眼泪如洪水般无法控制地涌出。

    他上前搂住了她,这一回她只是略微做挣扎,他执意不放手,他的眸光墨沉,如一泓深不见底的黑潭,深挚地锁住她。

    “我你……”

    乔丝已经满脸泪痕,她挣开他,转过,不让他看到她流泪的样子。

    “你骗我……”

    “不。”他自后抱住她。“这样话我不会随便说。”

    “你跟苒苒也说过很多次……”她回过

    “你确定?你听见了?”他笑,搂着她死紧,吻她的额,教她避不开。

    “……”她当然没有听见,他跟苒苒表白的时候,她又怎么会在现场。

    “不管我以前跟苒苒说过什么话,那都是我没有弄清我自己感时说的话。”

    “你现在当然这样说,因为你已经追不到苒苒。”

    “你要我发誓吗?”他举手,“如果我心里还有苒苒的话,就罚我下半生一无所有,最后孤独终老,还要罚我做乔丝的奴隶一辈子。”

    乔丝教乔彻的话逗笑,可心里还有气。

    “我才不要你做我的奴隶。”

    “那我做个妻管严。”他居然喜上眉梢。

    乔丝红了脸。

    乔彻得寸进尺,涎着脸说,“嫁给我!”

    “你先放开我!”乔丝才想起挣扎。

    “你答应嫁给我,我就放开。”乔彻愈发的无赖。

    “你……”乔丝又气又尴尬,偏偏教他给缠上,脱不了

    “哪有这样无赖的人,你快放开啊!”

    乔彻非但不放,反倒搂得更紧。

    “我说了,你答应我就放!”

    “你这人……”

    “答应我,丝丝,我心里真的只有你,没有苒苒。”

    “你,你又提她?”乔丝嘟起嘴,秀眉全都堆在了一块儿。

    乔彻看见大乐。生气了?会吃醋就表示在乎。

    别墅里突然涌出了几个人,关母,pa妈,秦梓歆……

    眼前乔彻抱着乔丝的画面让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乔丝看到众人,猛地挣脱乔彻的怀抱,两颊烫得像红苹果。

    秦梓歆立即识相道,“我们什么都没有看见,你们继续……好好谈啊!”

    “都怪你!”乔丝冷冷瞪边的人,“放开我啦!”用力在他脚上一跺,她扭头走进别墅。

    他疼得眉心蹙成一团,追上上去,“丝丝……”

    ……

    二楼,乔丝正准备关门,乔彻已经从门缝中进了进来。

    乔丝无奈打开门,走向了房间的落地窗。

    乔彻走进房间,将房门关闭,由后拥住她。

    乔丝挣扎,他却将她抱得跟紧,双臂紧紧箍着她。

    乔丝放弃了挣扎,突然失声抽泣了起来。

    乔彻吓了一跳,绕到她的面前,紧张道,“丝丝……”

    她握紧的拳头用力挥舞在了他的膛上,她委屈痛哭道,“你这个大坏蛋,为什么还要出现在我面前,坏蛋!!”

    乔彻捉住了乔丝的双手,听她诉说着委屈,他却宛如上了天堂一样的开心。

    他将她摁进怀里,“我们重新开始,宝贝。”

    她赌气逸出,“谁是你宝贝。”

    他笑,“当然是你。”

    “我配不起。”

    他轻轻扶住她因抑制抽泣而颤抖的柔软双肩,抬起她低着的脸,无限怜地逸出,“我没有这样叫过别人,这个称呼,我只叫过你,而且,以后我再也不会只在*上这样叫你。”

    她的脸在这一刻酡红。

    过去欢的时候,他经常这样叫她,可他并不知道,他每次叫她,她的心都是疼痛的。

    只有在*上他才会这样叫她,离开了她,他和她不过就是兄妹。

    她倔强吐出,“我不稀罕!”

    他勾起了她的下巴,“你不稀罕我也要这样叫你,而且,以后你还会多了一个称呼,老婆。”

    乔丝有一秒地恍惚,怔怔地望着他。

    他叫她什么?“老婆”……

    这是梦境里他对她的称呼,是她一直以为永远都不可能实现的梦。

    他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深逸出,“嫁给我,丝丝。”

    王子和公主从此就这样幸福的在一起了吗?

    不……

    乔丝深吸了口气,拭去眼眶周围的泪水,“我需要考虑。”

    乔彻眉皱成一团,“为什么?”

    “因为还没有办法全心全意的信任你。”

    乔彻由后抱住了她,双臂紧紧箍住她,“那你想怎么做?如果你想我离开你让你好好考虑的话,抱歉,我做不到。”

    她想要说的正是如此,没有想到他提前洞悉。

    “你真无赖。”

    他将头靠在她的肩上,脸贴着她的脸,“我至多答应你,我可以等你点头再嫁给我。”

    “我没说要嫁给你。”

    他霸道道,“除了嫁给我,你别无选择。”

    “无赖。”

    他笑,缓缓扳过她的子,让她面对着他,“让我好好亲亲你,我好久都没有……”

    “啊!”乔丝突然尖叫一声,推开了他。

    乔彻眉一皱,“怎么了?”

    乔丝急急道,“我忘了,公司的董事还在等我开会。”说着她看了一眼时间,“糟糕了,开会的时间都到了。”她如箭一样冲出房间。

    他适时拉住了她,面容极其的不爽,“这个时候你不留在家里陪我,居然还想着开会?”

    乔丝使力挣开他,“陪你个大头鬼。”

    乔彻黑了脸。

    乔丝已奔出房间。

    只听见房间里传来一声怒骂,“该死的!”

    ----------------------------------------------------------------------------------

    乔丝承认,她是要来开会,同时也是想用开会来逃避他。

    靠在车厢里的椅背上,乔丝的心还在扑通扑通的直跳。

    她真没用,面对着她,居然还会紧张。

    没有人知道,她根本就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女强人,她永远都做不到安之若素,处之泰然。

    这一年来她能够将公司打理好,不是因为她真的很有能力,而是她付出了比别人更多的汗水。

    她一点都不懂经商,刚创建“腾乔”的时候,她忙得晕头转向、一筹莫展,但就算再艰辛,她也没有在下属或客户面前显露分毫,因为她发誓她必须学会独立和坚强。

    这一年心无旁骛地处理公司的事,终于让她拥有了一张对内对外都冷漠高傲的盔甲,可其实只有她自己最清楚,她不懂经商,也不喜欢经商,她向往的生活从来都是最简单的相夫教子。

    可是,这样的伪装,她不愿意在他面前撕破。

    她好不容易才撑起这份坚强,她不能再让自己变得卑微。

    如果她刚才由着自己沉浸在他所制造的温柔网里,她真的很怕她会不小心又变回以前。

    她承认,她对他,依然是心动的。

    她已经费劲气力去拒绝他,但她终究拒绝不了自己对他依旧存在的那份心动。

    她他。

    在德国的时候,她对他无感,在沫岛的时候,她对他冷漠,但是刚刚,当他一遍又一遍跟她诉说着“我你”的时候,她想要开口拒绝,却发现她根本没有办法开口……

    她只想哭,只想抱怨他,骂他个千百回,但是,她想跟他在一起。

    她这样是不是很没用?

    ……

    “乔小姐,乔小姐……”

    安迪小声叫唤。

    沉浸在思绪当中的乔丝这才回过神,“呃……”她尴尬地看向了面前十多位正聚精会神看着她的董事。

    江正道,“乔小姐,我知道最近关于您的私人报道很多,必定影响了您的心……如果您的心还没有好转的话,不如就延期会议吧,您回家好好休息几天。”

    “是啊,乔小姐,这一年来你努力工作,连一天假也没有请过……不如就趁着最近,在家休息一段时间吧,公司我们几个老头会帮你看着。”开口说话的人是黎安固。

    自从乔丝让这几个老头加入“腾乔”的董事会,这几个老头已彻底对‘腾乔’忠心耿耿。

    乔丝尴尬对大家微微一笑,“我知道大家都很关心,但我没事……会议继续吧,我希望‘腾乔’能早点结束。”

    会议结束,乔丝回到办公室。

    安迪已经在收拾东西准备下班,看到乔丝依然坐在办公桌前,安迪不住关心问,“乔小姐,您不回家吗?”

    “呃,我还想留在公司看看公司上市的资料。”

    “我留下来陪您。”

    “不用了……开了四个小时的会,你也累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我看完资料就回去。”

    “那好吧,乔小姐您有事就打电话给我。”

    “嗯。”

    安迪离开后,偌大的负责人办公室里只剩下了乔丝一个人。

    乔丝哪有心思看文件,她不过是想找个借口留在公司。

    是的,她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回去见他。

    他们就这样重新开始了吗?

    这本来是件开心的事,此刻却令她十分的心烦。

    她心烦的原因是心底不断涌起的那份内疚和自责。

    是的,她觉得此时此刻,她很对不起厉承曜。

    这一年来,如果不是厉承曜,她没有办法支撑到今天,她亏欠厉承曜很多很多……

    这两天,厉承曜没有再打电话给她,他信守着诺言,不给她任何压力,让她冷静做选择。

    她已经很冷静很冷静了,为什么在碰到乔彻的时候,她还是冷静不下来?

    她不想伤害厉承曜,她真的不想……

    她从来没有把厉承曜当做危难时的救生圈,她选择厉承曜,是因为真的想要陪伴他终生。

    可是,他为什么要对她那样的好?

    如果他不给她选择的机会,不让她用这两天的时间想清楚她对乔彻的感,也许她就不会将心偏向乔彻……

    她该如何去回复他?他对她的尊重,却让他受到了伤害。

    深思熟虑过后,乔丝拿起手机,给厉承曜拨去了一通电话。

    对不起,你所拨的号码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耳朵里不断响着这句话,乔丝慢慢地放下了手机。

    “你不敢回家面对我,就是因为厉承曜吗?”

    突然而来的一道浑厚的低沉男音让乔丝吓了一跳,她猛地抬眸,不经意地对到了乔彻幽深的黑眸。

    乔丝马上从椅子上起,有些无措地看着他。

    乔彻走进了办公室,他后的唐开及两名保镖退到了办公室的门外。

    他绕过办公桌,走到了她的面前,“其实你不用对他愧疚的,是他使计让我们分开的。”

    “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好。”

    “真的为了你好,一年前就不该制造误会让我们彼此错过……这一年来,你说他默默地守护在你边,竭尽所能地给你体贴和保护,他又何尝不是乘我不在的时候乘虚而入?”

    “他没有我跟他在一起,是我自己选择的。”

    乔彻嗤笑一声,“他对你无微不至的好,就是在你。一年前,在他制造误会让我们分开的后,他为什么不跟你表白?就是因为他当时很清楚,如果他当下跟你表白,你一定会拒绝,所以他使用心计,用对你这一年的好,让你没有办法在一年后拒绝他的求……他一直利用你对他的内疚和自责,迷糊你对我的,让你不得不在乎他。”

重要声明:小说《孽情,前妻我要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