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丝丝入彻)——抢妻记 大灰狼和小白兔的夜晚

    第455章

    这是她曾经梦寐以求的画面。

    他抱着她,听他诉说温柔动人的话,她鼻息里全是他的气息……

    可是此刻,她的子却明显的一僵,她挣开了他。

    乔丝放下手边的盘子,跟他拉开距离,漠然道,“我说了,别对我说这些。”

    壁炉幽暗的火光下,乔彻面无表,眸光却意外的温柔,“你怕听了太多,会不小心透露出你还在乎我的事实吗?”

    乔丝猛地抬头看着他,她并不知道她的脸上有一丝狼狈。“如果你违背你之前的承诺,我绝不会跟你呆在这里。”

    乔彻上前一步,靠近她,探手去抚她的脸,乔丝别开头。

    “请你尊重点。”

    乔彻沉默半晌,终于说,“你还在气我?”

    乔丝子一颤,始终不愿看他。

    “别高估你自己,我对你已无任何感觉。”

    乔彻定定盯着她,终于轻叹一声。“我知道你在说谎,你的心里不会没有我。”

    乔丝倔强地偏过头,声音寒凛冷漠。

    “你真的太自大了。”

    乔彻眯起眼,“如果真是我自大,那你就看着我说话。”他突然上前抓住她,不许她逃避。

    “看着我!证明你已经对我死心!”

    乔丝扭头对住他,清亮的双眼,眨也不眨直视他。

    “很好……”乔彻突然笑了,伸手抚上她的脸。“你的伪装越来越强了,可是,你知道你没有办法在我面前演戏的。”

    乔丝愣了一下,任他轻抚她的脸。

    “你这口是心非的家伙……”乔彻上前一步搂住乔丝,亲昵地啄了一下她的脸,温存的举止,蕴含这一股深的*溺。

    “你还记得吗?以前每一次在*上,刚开始的时候你总拒绝,可是到了中途,我逗你说要停止的时候,你总是双腿缠着我不放……”

    “走开!”乔丝挣开他喊,不知为何,已有些面红耳赤。

    乔彻低笑,“我们曾经拥有过那么多愉快的回忆。”

    乔丝心血上涌,恼羞道,“我已经不记得了。”

    乔彻的笑纹勾得更深,“要我帮你回忆吗?”

    这回乔丝的双颊真的变成了潮红,连她自己都能够感觉到度,但她立刻就冷静下来。

    愤愤的,乔丝扭头走开。

    回忆在她的心底已经变得很久远很久远,她再也不会记起,也不会去回忆。

    乔丝才走到门口,就听见乔彻的声音,“我对苒苒的感并不是。”

    乔丝体一震,不由自主停住脚步,尽管她心中强烈挣扎,一再告诉自己,他说的话,他的事,他的一切……她都不要在意。

    乔彻来到了乔丝的后,继续道,“我不否认,苒苒曾经是我此生最想要照顾的女人,可我对她的感并不纯粹,甚至包含了一丝感激,所以我才能够接受她跟关昊在一起的事实,但是当我得知你跟厉承曜在一起的时候,我的心很痛很痛,那是我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心痛。”

    乔彻的声音虽然平静,但在乔丝听来他的话底里包含着一股压抑的激动……

    乔丝终于转过,对住乔彻复杂的眼神。

    她冷冷地笑,“乔彻,你知道吗?你现在说这样的话,带不了任何感动给我,反而让我感觉到恶心……以前的你,即便在当时给不了我想要的感,但你对苒苒的专一,却是我所感动的,可是现在的你,看见我跟厉承曜在一起,不服输的你,为了赢了厉承曜,你开始编造这样的谎言,你真的很可耻。”

    “我说的是实话。”乔彻脸上没有笑意,自嘲道,“过去我或许会用可耻的行为来绑住你,可是现在的我不会。”

    乔丝摇头,“你是在辩驳你此刻的行为吗?”

    乔彻眼底的复杂神色褪去,渐渐清明,“我你跟我来岛上,只是希望你给我一个机会……我不想我们就此错而过。”

    乔丝不语。

    乔彻接着说,“不要跟我怄气,我是个感迟钝的人,原谅我这么晚才弄清对你的感。”

    乔丝看着他,半晌才轻轻吐出,“真正的感,发自心底,根本不需要经过什么去弄清……”就像她对他的感,从一开始,她就清清楚楚。

    “是。其实是我一直在自欺欺人,我早就知道我在乎你,我执意不愿意去承认,只因为我的自尊心在作祟。我想我想要得到苒苒,最大的一个原因是我曾经那样渴求赢了关昊。”乔彻打断乔丝的话。

    “你是为了苒苒才去跟关昊较量的。”

    “我是为了m。”他辩驳。

    她沉思,许久后才道,“不管你说什么,如今都已经为时已晚。”

    她不想再听他说下去,因为,她已经跟厉承曜在一起,她很清楚,如今的她,更在乎的是厉承曜。

    他不想她太紧,他还有一个星期的时间去挽回她。

    “好吧,我们用餐。”他抓着她的手,不愿让她离开。

    乔丝看着他,淡淡道,“我们之间,没有可能了。”

    心头划过一丝痛楚,乔彻勉强一笑,“一个星期以后,再给我答案。”

    乔丝挣开乔彻的手,径直走向流理台。

    点着蜡烛的餐厅里,乔彻和乔丝相对而坐。

    他们都没有再说话,沉默变成了他们唯一的交流。

    ----------------------------------------------------------------------------------

    用完餐,乔彻去刷碗,乔丝坐在厅里的沙发上,有些累的将双腿放在沙发上。

    余光可以看到乔彻挽袖刷碗的样子,晕黄的壁炉火光,将他俊逸的脸庞映照得很是认真。

    她移开目光,再度环顾别墅四周。

    想到这个岛上只有她和他两个人,她不免还是有些害怕。

    不知何时,乔彻来到了她的后,“累了吗?”他柔声问。

    乔丝点点头。从飞机上下来她已经很累,加上神经一直都是紧绷的。

    “走吧,我带你去房间。”

    “嗯。”

    别墅很大,所以上楼的阶梯很长。

    乔丝默默地跟在乔彻的后,壁炉的火光呈现出他们的倒影,在倒影里,她和他是交叠的。

    她看着影子有些恍惚。

    转眼已经到了一扇房门前,他推开门,扭头对她说,“你今晚就住这个房间吧,关昊说这间房是三百六十度的海景房,明天一早醒来,看到那样美的景色,你的心一定会很好。”

    乔丝向房间里面看了一眼,黑乎乎的,她不敢进去。

    乔彻似乎已经猜到乔丝的恐惧,他走了进去,不知从哪里找到了几根蜡烛,他将蜡烛全都点燃,放在地上,矮柜上,让整个房间变得亮堂堂的。

    点好蜡烛,乔彻这才走向站在房门前止步不前的乔丝面前,“不暗了,你早点睡吧,浴室里是用天然气的,你可以洗个舒服的澡,我就在你对面的房间。”

    房间的光亮消除了乔丝大部分的恐惧,她点了点头,走进房间。

    乔彻最后说了一句“有什么事就叫我”,说完这句话,他没再说什么,转离去。

    ……

    关上房门,乔丝拉上了窗帘。

    偌大的房间里蜡烛的火光在跳跃,莫名形成了一种诡异的感觉。

    乔丝本来就怕黑,这会儿只剩下她一个人,她更加的恐惧起来。

    匆匆来这里也没有带行李,她这才发现,她连一件换洗的衣服都没有。

    她走出房间,来到对面,急敲门。

    对面房间的房门打开,乔彻高大的影出现在她的眼前。

    乔丝其实是因为害怕才会这样急切的敲门,但她不愿意在他面前显露她的脆弱,她看起来毫无异样地吐出,“那个……我没带衣服,房间里也没有睡衣之类的衣服。”

    乔彻转进房间,不一会儿拿了一件衣服出来。

    “我只收拾了简单的行李,你将就着穿,这是干净的。”

    乔彻递给乔丝的是他的衬衫。

    乔丝愣了一秒。

    其实她对他的衬衫一点都不陌生,以前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她经常都穿他的衬衫的。

    “那算了……”乔丝转就要走。如今的她,不想再跟他有任何*。

    乔彻拉住了她,道,“穿着脏衣服睡觉不舒服……将就一晚,明天岛上的佣人来了,会给你带干净的衣服来。”

    “不用了。”乔丝冷淡拒绝,径直回房。

    ……

    房间背光的沙发上,乔彻点燃了一根烟。

    烟在他的弹指间慢慢的燃烧……

    乔彻吸了一口,长长吐出一口气,蓦地,他摁灭烟头,起来到房间的落地窗前。

    透明玻璃可以看到对面海域上的灯塔……

    那是整个海上唯一的一盏灯,这个世界突然显得那样的黑暗和孤寂。

    我们之间,没有可能了。

    心头划过一丝痛楚,他突然体会到,他曾经跟她说出那些绝话语时她所承受的痛。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她的倔强个……

    他想要挽回她,并不是经过一番努力就能实现的,最重要的是,她的心必须还在他这里。

    她的心真的还在他这里吗?

    他不知道……

    他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也会这样的不自信。

    或许人只有在自己在乎的人面前,才会失去了判断和自信吧!

    ……

    乔彻从二楼下来,没有想到乔丝蜷缩在沙发的一角上,紧紧用毯子盖着自己。

    看到乔彻,乔丝立即子。

    乔彻穿着睡袍,俊眉微蹙,“睡不着吗?”

    乔丝立即从沙发上起,“我只是来楼下喝口水。”说完这句话,乔丝上楼。

    乔彻拉住了乔丝的手,才发现她的手心里全是汗。

    乔彻绕到了她的前,看到她额上堆积的满满的细密汗水,他轻声问,“是不是一个人害怕?”

    乔丝低下了头,没有说话。

    他知道她怕黑,所以,在来岛上之前,他已经安排好岛上的无电模式,可是这一刻,看到她害怕得满是汗的样子,他突然很是心疼。

    “撑过这一晚,明天我就想办法弄电。”

    乔丝点点头,越过他,上楼。

    乔彻的手没有放开,温柔的嗓音在她的后,“去我房里睡。”

    乔丝想都没想就回答,“不用了。”

    从下飞机到现在,她跟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不用了。”

    “你在*上睡,我睡在沙发上。”

    乔丝猛地抬眸,看着他。

    火光映的晕黄光线下,他的脸俊逸温柔。

    “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其实她相信他,但是她不想妥协。

    他仍旧是耐道,“就将就一晚……如果我真的对你做什么,我想事后你也不会原谅我,而这并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乔丝终于在迟疑,乔彻拉着乔丝的手,径直上了二楼。

    ……

    房间里,乔丝闻到浓浓的烟味。

    她看向了乔彻。

    她知道他抽烟并不凶,一般只有思考问题或烦恼的时候他才会抽烟,而房间的烟灰缸里此刻躺着十多个烟头。

    乔彻俊逸的脸庞上没有表,他道,“去你房间吧,这里空气不好。”

    乔丝点了下头。

    对面的房间里,两人的目光都停驻在了那不算宽敞的沙发上。

    以乔彻的高来说,如果今晚委屈在这沙发上,必定睡得不舒服。

    “这里不是很好睡……算了,你不用陪我了,我自己一个人能应付。”

    乔彻一笑,伸手抚她的脸,“你打算蒙在被子里过*吗?”

    “我……”乔丝窘迫。

    乔彻温柔道,“没事的……能陪你,我很开心。”

    乔丝别开脸,避开了他的手,也避开了他深的目光。

    乔彻轻笑一声,转移话题,“去洗澡吧,我在外面等你。”

    她的确是个很怕黑的人,所以刚才不敢一个人进浴室洗澡,可是此刻,有他在,她竟一点都不害怕了。

    我刚刚打过电话问关昊,他说衣帽间里有苒苒度假时留下的衣服,我去找几件给你换洗。

    乔丝没说什么。

    乔彻起,走出房间。

    或许是怕乔丝一个人呆在房间里害怕,乔彻很快就回来,手里多了几件衣服和睡衣。

    “谢谢。”

    “何必跟我这样客气。”

    乔丝拿过乔彻手里的睡衣,转去了浴室。

    浴室是用玻璃墙隔离的,里面能够看到外面,外面却看不到里面。

    看见走到酒柜前闲适给自己倒了杯酒的乔彻,乔丝很是安心。

    不知道是不是神经一直绷得很紧,此刻放松下来,竟格外的舒服。

    温水滑过她的细嫩的肌-肤,让她倍感轻松。

    这个澡她足足洗了有半个小时,等她洗完澡擦拭着体时,才发现他竟坐在沙发上,慵懒喝着红酒,眸光恣意地看着她这边。

    虽然隔着厚厚的玻璃墙,他看不见她,可她却感觉他的目光好像是精准地盯着她的。

    他不可能看得见她吧?

    乔丝在心底疑惑,同时加快速度穿上睡衣。

    可当她换好睡衣后,看着镜中的自己,她整个人顿时懵了。

    天……

    这……这哪里是普通的睡衣,前和下半若隐若现的透明薄纱设计,预示着这分明是一件-趣睡衣。

    ----------------------------------------------------------------------------------

    ps:明后天都会加更!有月票在手的童鞋们,希望不吝惜的投冰一票,鼓励冰冰啊!

重要声明:小说《孽情,前妻我要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